<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劈空神掌 下
    “真的很冷……”唐战脱掉上身衣服,从洞里走出来时,毅力在风雪中,不禁哆嗦道。

    山间积雪加上夜晚霜寒,是个正常人都会觉得噩梦般的冰冷,何况唐战还是脱光上身站在夜间的雪地里。

    寒风刺骨地呼啸,如同魔鬼一般在唐战上身的皮肤上肆虐,蚕食着唐战上身的每一丝温度。尽管唐战紧咬牙关,向体外送出源源不断深厚的内力,以保持自己的体温,但是在这茫茫的寒风冰雪之中,这些温度根本微不足道,没过多久,唐战整个人的上半身也处于濒临冻僵的状态。

    “这样不行啊,得快点抓紧时间才行,否则我很有可能撑不住……”唐战咬牙嘀咕着。

    其实,唐战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更好地练习自己的“劈空掌”。由于今天白天练习过度,唐战将手埋进积雪中的时候,得到了出乎意料的恢复和控制内力的辅助,这给了唐战灵感。于是唐战心想着,若是在极度寒冷的条件下练习,通过冻僵手臂以及身体的方法,强行使自己控制住聚集的内力,说不定能更好地掌握聚力的方法,从而能让“劈空掌”使得更加有效。不过在夜里寒风雪中脱光上身练习,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所以唐战必须抓紧时间……

    想罢,唐战深吸一口气,想要镇定一下自己。冰冷的空气进入体内,又让唐战神经一阵颤动,这更是让唐战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唐战打了一个哆嗦后。强行让自己定了定神,随后脚踏着厚厚的积雪,慢慢地走向一块积雪深厚的地方。随后。唐战在一处位置站住了,静静地望着地面上的积雪,眼神一皱,似乎在决定着什么……突然,唐战咬紧牙关地下深,两只手臂狠命地埋进了厚厚的积雪中又是一阵刺骨的冰凉,让本来就已经对冰冷感到麻木的唐战。又是感到一顿侵袭全身的痛苦感。

    但是唐战并没有痛得叫出声来,相反,唐战两眼紧闭。并紧绷神经,用力感觉着双臂在积雪中的状态。冰冷的状态一阵接一阵,唐战也是强忍着,直到他的两臂近乎失去知觉尽管他自己心里明白。这个过程会是有多么的煎熬……

    终于。待到时机差不多了,唐战瞬地将两臂从积雪中抽出。现在唐战的双臂就如同两根冰冷的圆木,唐战已经不能灵活地活动,但是这并不影响手臂内内力的传输和聚集。虽然聚力的速度慢了许多,但是唐战发现,手冻僵之后,不再像白天那样因为掌形内力的过剩而控制不住。

    通过冰冷的“外力”让自己的双手镇定下来,虽然有些急于求成的感觉。但是效果还的确不错。唐战明显感觉到了,自己掌心的内力逐渐聚多。而且也能很平稳地把持住这在白天的时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唐战心中暗暗一喜,随后继续朝前走了几步,然后聚力的手掌对准白天时候同样的离自己十丈之远的巨石,将内力在一瞬间迸发出去。

    寒冷的风雪中,只感觉空气一阵震动,一股强劲的内力并朝一个方向打出……

    “砰”虽然天黑看不太清楚,但是却能明显听见十丈之远巨石碎裂的声音是“劈空掌”的威力,看来这一次唐战是成功了。

    “太好了,终于成功了……”唐战心中暗喜道,“再多试试,逐渐熟悉这个感觉……”

    于是,唐战又多来了几个回合,左手、右手、双手齐发,通过冻僵的方法强行使自己的掌心控制住聚集的内力,唐战不禁为自己想到的办法感到一股莫名的兴奋和高兴……

    然而,唐战当然不会就此满足,毕竟这是通过“旁门左道”的方法成功的,如果换做是平时没有这样寒冷的条件,自己还是不行。

    想到这里,唐战想要脱离冰冷冻僵的借助,完全凭自己的力道控制住“劈空掌”聚集的内力。于是,唐战再一次迸发出体内身后的内力,热温源源不断地充斥着全身。待到自己的手臂恢复到正常温度,能够差不多活动自如的时候,唐战又一次试了一下。

    刚恢复的时候依旧是有一些不适应,掌心聚集内力过多时,手臂还是有些许的颤动。但是唐战静下了心,试图找着刚才被冻僵时候的感觉,借此记忆来强行令自己的手臂及手掌镇定聚集内力。虽然第一次并没有太成功,但是多做了几次,唐战逐渐熟悉了掌控聚集内力的套路,果然没有几次试验,唐战基本上能够纹丝不动地用手把控好聚集的所有内力,只待“劈空掌”随掌而出……

    “砰砰砰”,又是几阵巨石碎裂的声音,唐战的“劈空掌”接二连三地将前方的巨石一一击碎,看来唐战今晚练习“劈空掌”的方法是成功了。

    “太好了,总算成功了”唐战看着自己的成果,满意地笑了笑,不禁为自己的成功感到高兴,也觉得今天晚上冒险的事情没有白费。

    由于雪山外天寒地冻,练习成功的唐战也没有多呆几分,觉得自己差不多熟悉掌握了,便立刻跑回之前的山洞中,以免自己消耗过多内力,让自己也冻出病来……

    回到洞里,陆菁依旧是安静地熟睡着,并不知道刚才外面发生的一切,就连外面巨石碎裂的声音也没有把她吵醒,上面仍旧还盖着唐战脱掉的上衣。

    为了不使自己冻着,唐战赶紧将盖在陆菁身上的上衣全部重新穿上,身心疲惫的他也想要立刻休息。

    然而,就在唐战重新穿好上衣的时候,忽地发现正熟睡的陆菁不经意间打了几个哆嗦看来在这洞中睡觉,也会有冻病的危险。

    唐战脑子笨。一时间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可以让陆菁保持温暖的方法。再加上自己也是疲劳至极,自己又困睡不已,没有多想。唐战壮起胆子,也慢慢躺了下来,躺在了陆菁的身后。

    为了不让陆菁感到寒冷,唐战竟两手将陆菁从背后搂在自己的怀里,好让她不再因为寒冷而感到哆嗦。

    果然,搂了一段时间后,情况确实有所好转。陆菁停止了之前的哆嗦,很快又安静地睡下了。而唐战也是非常疲劳,这个时候也没有其他太多多余的“想法”。搂了陆菁没多久,也安静地靠在陆菁靠背的肩膀上睡下了……

    王家村里,大部分的人都睡了,毕竟雪天里的夜晚极为寒冷。也没有人愿意这个时候还不睡觉活活受冻……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休息了。由于唐战和陆菁出去一天了还没有回来,不知道情况的赵子川、李玉如等人也是有些担心,直到现在还没有睡……

    赵子川的房间里,此时赵子川还在一个人想着问题,也许是在担心唐战陆菁在外的安危,也许是在担心别的……

    正在这个时候,李玉如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赵子川还在一个人思考问题的样子。李玉如先说道:“刚才陆大哥还有小蒙又来问过了,我说菁妹他们还没有回来。他们该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

    赵子川摇了摇头,似乎是不太担心唐战和陆菁两个人,随口应道:“他们两人在一起,唐战兄弟武功那么高,菁妹又那么聪明,再加上他们见的可是华山派掌门兼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左天昂左前辈,虽然一天没回来了,但是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我想大概是什么事情左前辈把他们两个人暂时留下了吧……”

    “噢,是这样吗?”李玉如看到赵子川担心的表情和说话的内容似乎不在一个点上,于是又问道,“听子川你说话的口气,似乎并不担心菁妹他们……但是你还是这一副紧张兮兮的表情,是又在担心什么是吗?”

    赵子川顿了一会儿,随后轻声应道:“我现在担心的,是早上菁妹给我交代的事……”

    听赵子川这么一提,李玉如这才想起来,于是李玉如又道:“对哦,今天早上你还瞒着没把那件事情告诉我……快说,到底什么事情,为什么你和菁妹要瞒着我?”李玉如的口气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泼辣。

    赵子川神情地望了李玉如一眼,随后说道:“说实话,早上之所以没告诉你,是怕玉如你性子急,一下子又紧张地躁动不安的……不过现在已是晚上,而且玉如你迟早也得知道这件事情的,不如现在就告诉你吧……”

    李玉如听了,好奇心又来了,于是又问道:“那好啊,快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

    赵子川走到了李玉如身旁,随后在她耳边轻轻道来。李玉如一边听着,脸上逐渐露出吃惊的表情……

    “什么,是真的吗?”听完后的李玉如有些小惊道。

    赵子川轻轻点头道:“只是很有这个可能,不得不防范……虽然菁妹平时小打小闹,但是这等认真的事情,凭她的机智和性格,不会在这件事情上有所懈怠的,所以今天白天为了这件事情,我也忙活了一整天……”

    “可是这件事情如果真发生的话……”李玉如有些担心道。

    “真发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赵子川紧接着道,“反正今天上午,菁妹也给了我许多对付的办法……”

    李玉如听了后,没有说什么话,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担心。

    赵子川看着李玉如有些担心的样子,心中也有些过意不去,为了缓解一下气氛,赵子川故意笑着转移话题道:“好了,就算这件事情明天就发生,我们也不用现在就这么担心……今天晚上还好好的,干嘛这么紧张,日子还是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怎么,晚上还有什么事吗?”李玉如不禁问道。

    赵子川“邪邪”一笑,随后走上前几步,一把抱住李玉如,宠着说道:“前些日子惹恼了娘子,还没来得及补偿完。今晚正好有空,不如早点完事好了……”

    李玉如听了后,知道了赵子川的意思。又见着赵子川突然保住自己,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于是立刻脸红道:“死相,总想这些不正经的事情……”

    “我要老想那些正经的事情,那你还不真用鞭子把我抽死啊……”赵子川也脸红笑道,“总得哄你开心一下,才能补偿你不是吗?‘**一刻值千金’。在相公面前,你这个‘芙蓉女系’还不得偶尔放松一下……”

    “死相,不要脸……”李玉如脸红透了。被赵子川紧抱着,她继续羞涩道,“以后在别人面前,哪怕是菁妹他们。也不许提这件事情……”

    “是、是。娘子说什么,相公都答应,今晚相公还得好好补偿娘子呢……”赵子川笑着道,随后吹灭了房里的蜡烛赵子川和李玉如度过了属于他们二人的温馨之夜……

    第二日天亮,积雪依旧是没有消融多少,“野狼山”上就更不用说了。而在昨日练功的山洞处,唐战和陆菁还没有睡醒……

    随着洞外的亮光逐渐渗入洞里,陆菁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她比唐战要先醒来。然而。当她意识逐渐清醒时,突然发现唐战正紧搂着自己……

    “啊啊”一声尖叫。紧接着就是脸上响亮的一巴掌……

    这下好了,唐战睡得好好的,直接一巴掌被陆菁给打醒了。

    “你、你、你……昨晚都干了什么?”陆菁站起身,指着还未站起的唐战脸红道。

    “我昨晚……练功啊,还干了什么……”唐战迷迷糊糊道,整个人显出傻呆呆的样子,“菁儿,你干嘛打我?”

    唐战此时的样子,确实是傻得让人哭笑不得。陆菁连忙检查了自己的全身,发现自己的衣冠很整洁,才放下了心。但是想着昨晚唐战抱着自己睡了一晚,陆菁还是脸红道:“你、傻蛋、你……你昨天晚上没对我做什么吧?”

    这个时候唐战也算是清醒了一些,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又见到陆菁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即使唐战再傻,也该猜出陆菁为什么而“生气”了。

    唐战想要解释,于是回忆着昨晚的事情,然后一一道来:“不是,菁儿,你误会了,昨天看你睡得那么早,怕你冻着,所以我把上衣都脱了,先是全部盖在了你身上……”

    “你还把衣服脱了?”还没等唐战说完,听到“脱衣服”这些字,陆菁又不禁担心道。

    “听我说完嘛……”唐战知道陆菁多想了,于是立刻解释道,“脱衣服一来是为了帮你盖上‘被子’,怕菁儿你冻着,二来是为了练功……”

    陆菁听了后,依旧是半信半疑道:“傻蛋你昨晚,真的……没做什么逾距的事情?”

    “我发誓没有”唐战还是傻傻地回答道,“后来抱着菁儿你睡,是因为怕你又冻着了,所以我重新穿好上衣后,才抱着你的……我当时也很困,抱着菁儿你很快就睡着了,真的没做什么事……”

    陆菁发现自己的衣服确实很整齐,没有什么不整的样子,于是还是相信了唐战说的话。但是想到昨天唐战抱着自己睡了一晚,陆菁还是害羞得脸红了半天。不过刚才唐战提到了他练功的事情,陆菁又不禁问道:“欸,对耶,你昨天到底想到什么办法练‘劈空掌’的,和脱衣服有什么关系?而且,昨天晚上那么冷,傻蛋你脱了上衣,不怕出去冻着吗?”

    唐战从地上站起来,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臂,发现手臂还是有些许昨日练功时的冻伤。随后,唐战精神饱满地说道:“对了,菁儿,忘了告诉你了,我昨天晚上成功了,我成功练会‘劈空掌’了!”

    “是真的吗?”陆菁也有些疑惑道,“傻蛋你……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是我自己想到的办法,虽然有些危险,但是还挺有效的……”唐战笑了笑,随后拉着陆菁的手,往洞外跑去道,“来,菁儿,我再做给你看看”说完,唐战拉着陆菁一起到了洞外。

    被唐战这样用手抓着,关键是想起昨晚睡觉的事情,陆菁还是脸红地消停不了。但是听到唐战说自己成功练会了“劈空掌”,陆菁还是忍不住好奇心想要去看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