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劈空神掌 上
    左天昂在一边看见了唐战满脸忧愁的样子,似乎是知道了唐战的一些想法,于是说道:“唐少侠,老夫知道,告诉你这些东西,你一时间很难接受……”

    唐战没有说什么,依旧是在阶梯处忧郁地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样子。

    “但是这的确就是当年的事实”左天昂继续说道,“唐门世家自己踏上了这条路,从一开始他们也不会想到最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陆菁看着唐战郁郁不振的样子,眼神迷离地低声说道:“傻蛋他已经很不容易了,知道了自己父母的身世,本就心中矛盾得很,现在又得知了家族的历史真相和惨遭灭门的原因,傻蛋现在恐怕……”陆菁望着唐战,心中一直放心不下。

    左天昂听完,静下来想了想,随后又说道:“唐少侠,相信你还记得老夫昨日于你讲过的话‘自己的命运结果,永远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家族命运什么的,作为唐家后人,你有权是选择就此隐没、脱离这段苦难的历史,还是愿意承受痛苦地接受这一切、继承家族未完成的遗愿,冒着世人的偏见和敌人的虎视眈眈,将这条家族的未知路继续走下去……”

    左天昂的话振振有词,唐战在阶梯旁也是思绪不断。“傻蛋……”陆菁看着唐战举棋不定,又轻声嘀咕道。

    这一回唐战听了左天昂的话,少了之前的几分痛苦忧伤。多了几分静默的思考。他似乎一直在思考这条家族未走完的长路,虽然自己的父亲是天下人人恶之的江湖恶人,唐门世家也惨遭灭门。但是回忆起小时唐骁风对自己的谆谆教导以及自己从来就没有放弃过的志愿,唐战的眼神中逐渐多了一份坚定……

    想了许久,唐战慢慢站起身,随后从背后抽出了那把梨花枪。将枪杆握在手中,凝视着精致的梨花枪枪头以及枪头上那一处殷红十七年前自己父亲曾经有过的血迹,唐战只字只句地说道:“这把梨花枪,从唐门世家创始以来。就一直是家族的至传之宝,能够得到这把梨花枪的人,是被家族公认为能够传承家族血脉的人……家族中上一个持有此枪的人。还是骁风叔叔,作为唐门世家的首席弟子兼武林七雄之一,胸怀大志的骁风叔叔自然是有资格持有梨花枪,他也被认定为是唐家的传世后人……果不其然。家族惨遭灭门。唯有骁风叔叔免于其难,并用这把梨花枪,亲手杀死了身为罪人的我的父亲,为家族正了名……”

    唐战说了这些,左天昂和陆菁都用不一样的目光望着唐战。

    唐战稍稍停顿了一会儿,望着手中的梨花枪,随后继续说道:“而如今,骁风叔叔把这把梨花枪传给了我。说明骁风叔叔并没有因为我父亲曾经的罪过而对我产生偏见,反倒是教育了我十七年。并认可了我作为唐家血脉继承的又一人……尽管现在唐门世家早已不复于世,但唐家的血脉不断,现在我既然是这把梨花枪的人,那我就必须担当起家族的命运,继续去实现家族未完成的使命,而且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志愿”说着,唐战也用坚定的眼神望着左天昂。

    左天昂看着唐战坚定的眼神,会心一笑道:“看来告诉你这些东西,不但没有让你继续沉沦,反倒是激起了你的决心”

    唐战嘴角稍稍扬起,随后对左天昂继续说道:“左前辈,谢谢您告诉晚辈这些真相,作为唐家后人,晚辈一定不会辜负祖先的期愿和自己的志愿。就算晚辈的父辈曾经犯下过无法容忍的罪过,家族又惨遭灭门,但晚辈不会因为此事而选择避世,而是选择继续将这条路走下去,尽管这其中少不了外人的偏见和重重的危险……”

    “傻蛋……”看见唐战又回到了那份坚定和自信的神情,陆菁在一旁微笑着轻声道。

    左天昂听了唐战的话,轻轻笑着点了点头,似乎是对唐战多了一份莫名的认可。随即,左天昂正视着唐战坚定的眼神,笑着说道:“骁风大侠不愧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面对家族灭门之仇,骁风大侠你不但没有因唐天辉的罪过而一了了之,反而至心十七年,将唐天辉的儿子培养成了一个胸怀天下的大丈夫,使其继续成为了唐门世家后续的传世人,你真不愧为唐门世家血脉的继承人……当然,被你培养出来的唐战,不忘志愿的他也会成为唐家未来有一个继承人。是骁风大侠你保留了唐家的火种,你是当之无愧的英雄,老夫佩服你……”

    唐战听了左天昂的话,心中已知左天昂作为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对唐门世家以及自己的认可,于是自己也用钦佩的眼光望着左天昂。

    左天昂没有停,继续站在唐战身前,问声道:“所以呢,唐少侠你自己决定的命运之路已经不变了吗?”

    唐战握紧了手中的梨花枪,义正言辞地回答道:“作为唐家后人,晚辈自然要继承家族的遗愿,北上疆场,愿斩杀夷狄,将蒙元暴政驱逐出中原大地,既是为赎父辈的罪过,也是完成家族的事情和自己的志愿!”

    左天昂听了唐战慷慨激昂的话语,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陆菁在一旁听了,也是满脸笑容她现在对唐战的情绪已经完全放心了。

    左天昂思度了一下,随后两眼望着唐战手中紧握的梨花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于是说道:“老夫刚才也说了,老夫曾在‘英雄试剑会’上与当时正值年轻的骁风大侠你叔叔有过对决。虽然骁风大侠的‘唐家霸王枪’最后不敌老夫的‘劈空掌’,但老夫依旧是对当时还年轻的骁风大侠及唐家枪法赞叹不已。而且。老夫非常佩服骁风大侠的为人,想到今日他对唐少侠你十七年来的教导以及从未放弃过家族的命运,老夫觉得他是真正的英雄!”

    听着左天昂慷慨的话语。唐战听得也是热血沸腾,自己也不禁道:“骁风叔叔他……很早以前就受到左前辈您的看好期望了是吗……”

    左天昂说完,又望了望眼前的唐战,随后继续说道:“如今事过变迁,但是家族的志愿不变,即使家族惨遭灭门,但是骁风大侠依旧是没有放弃过……十七年的苦心教导。家族的命运终于是交到了这个名叫唐战曾经遭人深恶的唐天辉的儿子手上,也算是唐家血脉的传承……”

    说了这么多,从左天昂的言语中已经可以看出。左天昂对唐战的眼光不再是之前对其身世的偏见,取而代之的是对武林七雄之一唐骁风的敬佩以及对唐战这个当之无愧的唐家后人的无限期盼。

    左天昂看着唐战,心生想法地继续说道:“骁风大侠曾经也说过,唐门世家的‘唐家霸王枪’虽然一直都是武林兵器榜中的武功头名。但是缺陷也大。很少能够敌过尔后新上的一些新世武功……也正因为如此,骁风大侠在唐门世家惨遭灭门之前,放弃了唐门世家首席弟子的位置,加入了以‘道世清高’为名的方仲天逸仙门门下,能够习得更多武林世人的功夫,以其融会贯通、补长缺漏……”

    “逸仙门,武林中最大的门派是吗……”唐战轻声喃喃道。

    左天昂轻轻点了点头,随后望着唐战的双眼。似乎心中有什么决定,随后他继续说道:“老夫有一个想法。想要在唐少侠你身上视线,也当是了了骁风大侠曾经多年以来的心愿……”

    “什……什么想法,什么心愿……”唐战有些不明所理地问道。

    左天昂稍稍停顿了一会儿,随后用声音不大却语气坚定的话语说道:“骁风大侠一直想要唐门世家能够融汇与其枪法有别的其他武功,毕竟他认为只有‘唐家霸王枪’这一种武功,是很难长时在日新月异武林潮流中处于高时之位……”

    说到这里,陆菁也点了点头,随后无意间插嘴道:“的确就是这样,像昨日傻蛋你和窦德庸对峙的时候,就是被他的那个什么奇怪的‘雪狼阵’限制得一点办法都没有。总是只用一种武功,很容易被针对,即使是像‘唐家霸王枪’这样兵器榜排名第一的武功……像之前在汴梁的时候,萧大哥就会多种武功,无论是萧家拳法剑法还是神龙九变剑法,虽然武功并不算太高,但却能打败众多武林高手,这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种武功不足以立世是吗……”唐战望着自己手中的梨花枪,眼神迷离地喃喃道。

    左天昂望着唐战,停顿了好一会儿,随后只字说道:“为了表达老夫对骁风大侠的敬佩以及对唐少侠你继承家族命运的决心,老夫愿将毕生的绝学‘劈空掌’传授于你”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不仅仅是唐战和陆菁,包括赵子博在内的其他华山派弟子全部都惊呆了,他们都万万没有想到,身为华山派掌门兼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左天昂,居然会将自己的毕生绝学“劈空掌”,传授给这个曾经被万人痛恶的欺师灭祖的唐天辉的儿子,尽管现在左天昂已经没了对唐战的偏见。

    唐战听了,也是受宠若惊了好一会儿,想到此事事关轻重,唐战第一反应还是回绝道:“前辈竟授予晚辈如此武功绝学,晚辈万万不可接受,何况昨日晚辈和前辈也只不过是一面之缘……”

    “老夫这么做,不仅仅是完成骁风大侠曾经的愿望,也算是老夫对之前对唐少侠你的偏见做出道歉罢了……”左天昂继续说道,“其实什么武功绝学的,都只是世人之谈。天下武功不分好坏,关键是用其之人,如若放下那些对武功美誉的修饰,天下武功皆为一等,传授与人都为情理之中……何况,之前老夫在江湖中也听说了,在汴梁剑道大会的时候,已经见到了‘神龙九变剑法’和‘断魂刀法’的‘江湖博’的传人。连此等武功都已问世。老夫的武功也无需隐世多日,而且将老夫的武功传于唐少侠你,老夫也非常放心……”

    左天昂口中的“江湖博传人”。唐战和陆菁也听出来了,自然是之前已经在汴梁城内城外展示过武功绝学的萧天和苏佳,他们二人也没想到,和峨眉派傲晶师太在南山郊的一战,二人的身世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武林。

    唐战虽然敬佩左天昂前辈,并赞同左前辈的话语,但是听到左前辈要将自己的武功绝学传授给自己。唐战自己还是一时间不能从容接受。

    但是唐战身边的陆菁却是不一样的心态,见到身为华山派掌门兼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左天昂要传授唐战“劈空掌”这样的武功绝学,自己是没有理由拒绝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

    考虑到唐战的担忧。陆菁走到唐战身边劝声道:“傻蛋,刚才左前辈也说过了,这是你叔叔骁风前辈一直以来的愿望。何况如今正是习得新种武功,补长缺漏的好机会。傻蛋你自己也不是想要为昨日败给窦德庸的事情出一口恶气吗?现在机会来了。如果能够学会‘劈空掌’,不仅仅是自身的质变,再次面对窦德庸的时候,就不会在他再侮辱你们唐门世家的时候有心无力……”

    唐战一向都是很听陆菁的话,陆菁这么说,唐战也觉得不乏道理。于是唐战静下心来想了想,觉得习得新的武功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像之前认识的萧天、苏佳还有黄纪他们。都能游刃于两种甚至两种以上的武功本事,自己也没有理由落后于他们。

    想罢。唐战望着前方即将成为自己传授师父的左天昂,鞠躬谢道:“前辈您不但告知晚辈家族真相,还传授晚辈武功绝学,晚辈感激不尽!”

    唐战若能学得“劈空掌”,一旁关系甚好的赵子博也是非常高兴。只见赵子博在对面笑着说道:“掌门教你武功,唐兄弟你现在应该改口了”

    唐战意识到了,随即改口道:“谢……谢过师父……”唐战终于称呼左天昂为“师父”,仔细想想,这还是唐战第一次认他人为自己的师父。

    左天昂听了,轻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慢慢走下台阶,往一个方向走去,并说道:“本次调查唐门世家及王家村的秘密,华山派本来就是暗中行动,所以呆的时间并不长。老夫虽说能教给你‘劈空掌’,但也不过几日之长。能教给你所有的招式套路是没有问题,至于你自己的造化和对武功的理解应用,就看你自己了……这里地形太窄,不方便施展,你先随我到另一边吧……”

    “是,师父……”唐战轻声答应了一声,随后跟在左天昂的身后,往别的地方走去。陆菁自然也是默默地跟在唐战的背后,随后其他的华山派弟子也跟着左天昂慢慢过去。

    左天昂一边走,一边对唐战说道:“徒儿,你应该对师父的‘劈空掌’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吧?”

    “嗯……”唐战在左天昂身后轻声答道,“曾经武林中被公认为最厉害的拳掌法有四个,分别是苍龙前辈的‘苍龙掌’,丐帮帮主世传的‘降龙十八掌’,逸仙门掌门历任掌门都会的‘龙虎霸王拳’和师父您的‘劈空掌’……”

    “嗯,确实如此……不过因为苍龙前辈的‘苍龙掌’太过久远,而且早已失传于世,所以现在世人所说的,多为后面的三种……”左天昂继续说道,“老夫曾与逸仙门掌门兼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方仲天方大侠于‘英雄试剑会’上一较高下,老夫的‘劈空掌’与方仲天方大侠的‘龙虎霸王拳’有过正面交锋,最后还是以微弱优势胜出……”

    “之前两种拳法就有过正面对决是吗……”唐战听了这么多,想到自己也即将学会这样的绝世掌法,自己心中不免还是有许多紧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