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六十六章 秘密终知
    “唐家的血脉,继承了先人的宏图之志是吗……”看着唐战坚定的眼神,左天昂默默道,“好吧,正如老夫昨日与你说的那样,唐少侠既然决定了自己的命运,延续唐家的正路,那老夫也如你所愿好了……”

    陆菁一直在唐战身后听着二人的对话,听到左天昂这句话,陆菁自己也从雪地上站了起来。

    左天昂从台阶上往下走了几步,走到了离唐战个跟前较近的地方,随后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王家村的秘密吗?决心已定,老夫也就告诉你好了。作为唐门世家的弟子,骁风大侠培养出的后人,你应当知道这个秘密的……”

    听到左天昂终于愿意将这个自己一直想知道的秘密告诉自己,唐战的求知心又提了起来。“是真的吗,前辈?”唐战有些兴奋地问道,“前辈愿意将秘密告诉晚辈,关于唐门世家的秘密?”

    左天昂稍稍点了点头,随后轻声道:“这个秘密的确和唐门世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而且唐门世家的所有人中,你父亲唐天辉是这件事情、这个秘密的关键,所以在唐少侠你表露决心之前,老夫一直没有打算告诉你。如今表示了决心,老夫还是先为之前对唐少侠你的猜忌做一些道歉吧……”

    唐战见到身为前辈的左天昂又在自己面前谦卑的样子,有些尴尬地说道:“前辈如此谦对晚辈,晚辈承受不起。晚辈只是想快点知道。那个和唐门世家有关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左天昂咳嗽几声缓了缓神,紧接着继续道:“好吧,既是如此。老夫现在就告诉你好了,这秘密的开始,还得追溯到十八年前……”

    “十八年前,果然所有事情还是那个时候发生的是吗?”陆菁也走到了唐战身边向左天昂问道,二人一同站到左天昂的一侧,细心地听着。

    左天昂两眼望着远方皑皑的雪山,略有所思地说道:“十八年前。唐门世家就已经和蒙元朝廷隐隐中对峙的关系了。当时蒙元朝廷已经出现了分裂,内部党派纷争不断,外部军阀势力割据有好有坏。其中与蒙元朝廷对峙最突出的。当属当时郭子兴带领的红巾军。”

    “红巾军?”陆菁听了,插句道,“晚辈也听说过,起初朱元璋也是从郭子兴的红巾军中发展起来的。郭子兴那个时候就十分看重朱元璋。甚至把自己的义女嫁予给了他……”

    “不错”左天昂继续说道。“这其中,朱元璋的确是个很重要的人物……”

    “可是,这些和唐门世家有什么关系呢?”唐战又问道。

    “这也是老夫现在要提到的”左天昂继续说道,“十八年前,那个时候朱元璋还没有投奔到郭子兴帐下,而郭子兴却也是识得了天下众多豪杰。朱元璋那时还只是一介平民,在一次偶然中,朱元璋曾遭到蒙元士兵的追杀。关键时候唐门世家的弟子碰巧出现,将朱元璋从蒙元士兵的刀下救了出来。”

    “那个时候唐门世家的人就和朱元璋有交结了……”唐战又不禁感叹道。

    “是的……”左天昂继续道。“明教出来的朱元璋为人仗义,喜好结交天下义士,于是便和唐门世家的人结下了不解之缘。而在结交的过程中,唐家的人也发现朱元璋是一个胸怀大志的汉子,于是便提议朱元璋去投奔当时势力渐起的郭子兴,毕竟那个时候郭子兴也是广交中原中的武林豪杰,和唐门世家也有过交结。”

    “这么说来,这中原武林的各大门派,很早以前就在暗中与蒙元朝廷对峙了是吗?”陆菁又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左天昂又说道,“虽然朱元璋也很愿意投靠郭子兴,但是却没有能够让郭子兴凭信的东西。唐门世家的人想了想,于是便打算给朱元璋几件信物,声称朱元璋若是拿着这些信物去见郭子兴,郭子兴一定会重用朱元璋的。”

    “那是什么信物,居然会这么重要?”唐战听出了这其中的关键,于是又问道。

    左天昂顿了顿,随后回答道:“那些信物非常重要,是唐门世家对抗蒙元军队的利器”

    “什么利器?”陆菁也好奇地问道。

    左天昂眼神一紧,继续答道:“那些信物里有两件东西,一件是对抗蒙元骑兵的阵法,是唐门世家自己研究出来的”

    “阵法?”唐战又问道,“我怎么没听说过,骁风叔叔也从来没有跟我提起来过”

    “对”左天昂也回答道,“蒙元铁骑践踏中原,追溯先宋对抗外族的历史,无论是面对曾经金人的铁骑,还是尔后蒙元的骑兵,中原汉人从来都是无力应敌。后人不断研究其行兵战术,只有曾经的宋将岳飞研究出对阵金人骑兵的阵法还算成功,唐门世家便借鉴了曾经岳家军的阵法,自创了一套专门对抗蒙元铁骑的阵法……不过鉴于自己只是武林中的门派世家,根本无力光明正大地与蒙元朝廷对抗,唐门世家一直在寻找机会为驱逐蒙元暴政做出自己的一丝贡献。朱元璋的出现,郭子兴的崛起,唐门世家的人似乎是看到了机会,想要借朱元璋之手,通过郭子兴的红巾军,来实现唐家的宏图之志。于是为了将信物交给朱元璋,并最终交到郭子兴的手上,唐家的人便告知朱元璋在濠州城边境等候……”

    “濠州城?”陆菁两眼一凝问道。

    “濠州城离这里也不远,就在裕兴城的附近。唐门世家的人约定朱元璋在濠州城边境等候消息,然后派人偷偷将信物送去,以避蒙元朝廷的耳目……”左天昂继续说道。“至于这信物的另一件东西,据说是唐门世家北伐蒙元的计策,唐家的人也想通过朱元璋的渠道。将其交到郭子兴的手中……”

    “那朱元璋后来拿到信物了吗?”唐战继续问道。

    左天昂闭眼摇了摇头,随后应声道:“没有,朱元璋并没有拿到唐门世家的信物……”

    “那这又是怎么回事?”陆菁也是好奇心越来越强了,于是又问道。

    左天昂继续回答道:“想要去濠州城,从唐门世家的地方往北走,一定会通过这条裕兴城的道路。而通过裕兴城,就一定会经过王家村。”

    “果然还是和王家村连上关系了是吗……”听到了“王家村”。陆菁心中默默道。

    左天昂紧接着说道:“但是事情不巧,唐少侠你的父亲,也就是唐天辉正好在王家村一带执行师门任务。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唐天辉在王家村那里耽误了一些事情,据说还和当地的女子成了亲”

    “是娘亲……”听到这里,唐战明白了这一段的事情,那时正好碰上窦德庸率领的“堂英会”侵扰王家村。唐战的父亲唐天辉只身一人击退了“堂英会”的所有山贼。并和唐战的母亲王雨萍结成了夫妻。唐战自己也没有想到,一次因缘竟会碰上了这件秘密事情。

    “对了,那个女子叫王雨萍……”左天昂轻声道,“江湖传闻有听说过,这样看来,这王雨萍,也就是唐少侠你母亲,便是王家村的人了……”

    唐战听到了这里。又起了对母亲的思念,略带追忆地低了低头。

    陆菁看到唐战这个样子。也知道此时唐战的心里所想,自己也能理解唐战的心情。不过陆菁还是想要弄清楚这其中的事情,随后接续问道:“那左前辈,正巧两件事情碰在了一起,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这也是老夫现在要说的……”左天昂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后来就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什么奇怪的事?”陆菁又问道。

    左天昂紧接着答道:“信物本来是交传给在王家村一带暗藏的唐门弟子,但是信物传到了王家村一带之后,就莫名其妙地失去了消息,也不知道信物的去向究竟怎样了……”

    “前辈是说,信物就在经过王家村附近的时候,就失去了消息是吗?”陆菁继续问道。

    左天昂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当时在王家村附近的唐家弟子,也只有唐天辉罢了,所以所有的唐门弟子都在猜测,是不是信物还在唐天辉的手中。”

    “爹……”唐战这个时候又发话了,“那爹手中究竟有没有拿到唐家信物呢?”

    “紧接着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左天昂继续说道,“唐天辉自称根本就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唐家信物的东西……”

    “意思是说……信物在王家村凭空失踪了是吗……”陆菁暗暗嘀咕道。

    左天昂又点了点头,紧接着说道:“就在大家都在揣测的时候,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唐天辉投靠了蒙元朝廷。而且更让人不解的是,唐家的人正担心可能持有唐家信物的唐天辉会不会把这两个重要信物上交蒙元朝廷,从而引得天下大乱时,唐天辉自己居然在蒙元朝廷面前声称自己并没有收到任何信物这说明唐天辉手中的确是没有那信物的……但是唐天辉还是把这件事情告知了当时南巡的察台王,察台王知道此事不容小觑,于是立刻命令唐天辉率兵攻打唐门世家,自觉与其秘密不明不白世间,不如趁早斩草除根。也正因为如此,唐门世家惨遭自家弟子唐天辉灭门……”

    听到这里,唐战和陆菁都怔住了,今天他们才终于明白,唐门世家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惨遭灭门了。

    唐战更是露出了吃惊的眼神,颤抖地说道:“没想到……没想到……没想到家族的灭亡,竟是因为……竟是因为这个原因……”

    “唐家的秘密,最后害了自己是吗……”陆菁也小声地忧伤道。

    左天昂看着二人吃惊而又悲痛的眼神,也是于心不忍。但是所有的秘密终归还是要大白于世的。左天昂继续说道:“但是这事情还没有结束,唐门世家的首席唐骁风,因为加入了武林中的逸仙门。才辛免于难……得知家族灭亡的消息后,一边是带着报仇的心,一边是担心唐天辉之后知道了那个秘密,会把秘密告知蒙元朝廷,到时天下依旧会动荡不已。于是骁风大侠便四处打听、痛下杀手,杀死了唐天辉,这件事情才算是有个暂时的了结……不过说是了结。那个唐家的秘密到最后还是没有人再找到……”

    “秘密最后在王家村消失了是吗……”陆菁悲伤了一会儿,随后想了想,然后继续道。“那朱元璋最后在濠州城附近也没有得到唐门世家的信物是吗?”

    “没错……”左天昂声音放低道,“虽然没了唐家的信物,但是朱元璋去投奔郭子兴的时候,郭子兴还是将朱元璋收到了帐下……朱元璋投奔郭子兴的时候。已经是唐门世家灭门四年之后的事情了。当时郭子兴集齐数千人马。占领了濠州城,朱元璋也就是那个时候投奔的郭子兴。事后朱元璋被委以重任的时候,朱元璋也和郭子兴提起过唐门世家秘密的这件事情,并劝告郭子兴尽快去王家村弄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

    “那郭子兴后来知道了吗?”陆菁又问道。

    左天昂继续说道:“没有当时正赶上濠州城红巾军内部不和,郭子兴与孙德崖、赵均用等人内争不断,加上蒙元军队对濠州城的施压,唐家秘密的事情根本无暇顾及,但是朱元璋却一直将这件事情放在心里。后来经历了内乱风波后。郭子兴抑郁而终,朱元璋最终成为了红巾军的统帅。”

    “那朱元璋成了统帅后。他就回来调查了这件事情吗?”陆菁继续问道。

    “还没有……”左天昂又回答道,“不巧,朱元璋成了统帅后,又和陈友谅、张士诚等军阀势力进行了长期的对峙。而蒙元朝廷也是在唐天辉生前的时候,从唐天辉那里得知了唐家秘密的这件事情,但是迫于朝政的内乱和对外部军阀的镇压,蒙元朝廷也无暇惦记这件事情……直到不久前,朱元璋成功打败了最后一个军阀张士诚后,天下的对峙局势变成了吴王朱元璋与蒙元朝廷两方,双方才又把这件事情重新看重。因为那件信物里有对抗蒙元主力铁骑的阵法以及北伐蒙元的计策,所以如果说双方谁先得到了这个唐门的秘密,很有可能就能主宰天下命运”

    “怪不得,现在两边的人都在尽力寻找消失在王家村的唐门的秘密,这样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时隔十八年之后,‘堂英会’的山贼还会重新侵扰王家村……”陆菁似乎是明白了这其中的一些关联,独自默默道。

    “按道理来说,消失在王家村的唐门的秘密,应该还在王家村,尽管过去了十八年之久……”左天昂又说道,“华山派在朱元璋的帐下有接应,得知这个唐门秘密的消息后,我们华山派的人也在暗中调查这件事情。作为武林门派,我们自然不能明目张胆地和蒙元朝廷作对,我们能做的,只能暗中调查了……”

    “看来所有的秘密还是和王家村脱不了干系,估计蒙元朝廷的人还是不会放过王家村这个‘普通’村庄的……还有骁风前辈,或许傻蛋的叔叔从一开始就不想让傻蛋因为这件事情而沉郁不已,才故意没有将唐家的这个秘密告诉傻蛋吧……”陆菁先是说了一句,随后看了一眼旁边一直低头思绪的唐战,然后两眼略带悲伤地说道,“或许这些事情,对傻蛋最是不公平的吧……家族的血泪史,父母的因缘,以及天下的命运,这些东西都串联在一起,傻蛋他自己也没想过唐家以及自己的命运会如此的坎坷吧……”陆菁的这句话,是凑在唐战的耳边说的,虽然她知道唐战此时的心里非常难受。

    唐战的心情自然是无法平静,知道了家族灭门的真相,面对着天下势衡的命运,所有的负担全压在了唐战这个如今唐门世家遗孤弟子的身上,唐战自己心中也是觉得有快千斤石,有苦欲言不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