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掌门出面
    陆菁在一旁看出来了,华山派的“虚末门阵”,目标全部都是指向唐战的,对自己毫无半点伤害之意。如此看来,陆菁猜测着对方的目的似乎并不是要置自己和唐战于死地。

    不过话说回来,华山派这边似乎也打得毫不手软,如若不是唐战一直拼尽全力地在阵中见招拆招,唐战自己很有可能会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既然自己是安全的,那陆菁便静下心来,看能不能帮助唐战,看出这阵中的什么。“虚末门阵”虽然是一个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阵法,但是世间阵法万变不离其宗,其关键点都是以阵眼为中心,指挥阵中人进行不断的进攻与防反。

    陆菁想了想,望了一眼阵眼一直指挥的弟子,随即便对唐战说道:“傻蛋,你自己不要乱了节奏,这‘虚末门阵’也不是什么神秘莫测的阵法。你只要把握住关键,找机会对其阵眼进行施压,问题应该不会大的”

    “我知道了”唐战听到陆菁的话语,应答了一声,随后两寻找着阵眼的位置。

    阵眼的位置毋庸置疑,指挥的那个华山派弟子站着的位置自然是阵眼的位置。唐战一定神,手中的梨花枪又抵挡住了几波剑光飞袭后,横向一枪“大雁飞尘”,带着横扫千军般地气魄,一次性挡住了夹击袭来的“冲灵剑法”的剑气。

    “虚末门阵”的众华山派弟子还不知道唐战的真正目标,以为唐战的这一招只不过是一次性抵挡这一波的进攻罢了。因此对阵眼的保护做得并不是很足。

    唐战虽然平时行为处事脑子不太好使,但是一旦身临比武对决时,他的精神力会异常的集中。并且也能想到非常多的战机。果不其然,唐战的那招只不过是一阵虚晃,他真正的目标是阵中的阵眼。

    但是唐战也不急,他似乎在等,面对阵眼的弟子,唐战先一回合只不过是一招简单的“光雷斩”,伴着金光冲向阵眼的弟子。华山派弟子见状。仅仅只是简单地两三个人朝阵眼的弟子互伴而去。

    这两三人同时举剑,剑气化为一道,与唐战的“光雷斩”硬接了上去。其实。唐战的这一招也只不过用了七成内力,华山派的弟子想要挡住只不过是轻而易举。然而他们不会想到,唐战的这一招虚晃,只不过是为了降低他们的警惕性。

    果不其然。唐战一招待过。接下来便没有手软。趁着阵眼处的华山派弟子放松了警惕,唐战猛然两脚一踮,起身举枪,自上而下凌厉一招劈过“亘古绝音枪法”杀出,带着凄厉的呼啸声,一道惊天动地般划开的沟壑沿着地面爆裂开来,沿着“虚末门阵”阵眼的方向冲击而去。

    这边华山派弟子还以为唐战的出招依旧是像刚才那样软绵无力,因此并没有做多么充分的准备。这一次“亘古绝音枪法”如闪电般杀出。华山派众弟子触不及防。尤其是阵眼这边,还没来得及举剑反应予以反击。一看大事不妙,纷纷聚气准备用“混元掌”强行抵挡。

    怎奈“亘古绝音枪法”冲击力超乎众华山派弟子的想象,几个人“混元掌”的内力根本无法阻挡。强大的杀招掠过,前排的弟子很快被强劲的余力冲散,站在最后面的阵眼弟子自然也是无心原立,抵招不及后,也被“亘古绝音枪法”的内力冲退几十步。

    “亘古绝音枪法”本就是唐家霸王枪中威慑力最强的招数之一,受招者若无抵御之力,很有可能会被劈开沟壑一般的内力直接分尸。刚才“虚末门阵”的华山派弟子怎么说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手,齐出掌力也是没能抵挡。当然,刚才唐战也只是稍用一计,降低了华山派弟子的警惕性,唐战才能出其不备,胜得如此轻松。

    阵眼瓦解,“虚末门阵”不攻自破。唐战见着周围已无阻止的零零散散的华山派弟子,继续施展着唐家霸王枪的一招一式,将周身的华山派弟子打得算是毫无半点近身可言。很明显,唐战已经拿下了这不经意间对决的胜利……

    陆菁看在眼里,知道了唐战刚才动用了一些计谋,于是心中暗喜道:“这个傻蛋,没想到到了这样关键对决的时候,居然也聪明了一把。刚才傻蛋的虚招非常成功地骗了那些华山派的弟子,让那些华山派的弟子放松了警惕,傻蛋才这么容易一招制敌的……看来傻蛋也不傻嘛,以后多练练这方面的东西,说不定对提高傻蛋的慧根有不小的帮助……”

    唐战见周身的华山派弟子已是不敢再犯,按照江湖中的规矩,唐战已经赢了。这些华山派弟子是在唐战和陆菁到这里后,突然偷袭而出的,虽然目的很有可能并不是置自己于死地,只是想以武交手一番,但是其手段的光明磊落性也很难让唐战心服。于是,唐战定了定神,想要问这些华山派弟子一些问题,然而还没等他开口,就在“堂英会”阶梯的后门处,一个熟悉的声音最先出来了。

    “真不愧是唐家霸王枪,奇招不断,步步杀机,威力惊人”青色的身影伴着声音缓缓走了出来,“想当年在‘英雄试剑会’上,老夫与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唐骁风对上两百回合,竟也丝毫不占便宜。骁风大侠的唐家霸王枪堪称一绝,其家传世宝梨花枪也是惊鸿一世,不愧为当今武林的兵器武功榜头名!”

    从阶梯门后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华山派掌门人兼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左天昂。又一次看见了熟悉的声音,唐战和左天昂互相正视着对方。

    “左前辈要晚辈辰时以后来此会面,晚辈做到了……”唐战见到了左天昂这样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还是先有礼道,“但是晚辈不解,前辈好像是为晚辈特意设的这‘虚末门阵’。究竟何意?”

    左天昂似乎是听出了唐战的一丝“怪罪之意”,于是从容地解释道:“虽然方式有些不妥,但老夫只是想再临一面唐家霸王枪的威力,刚才的‘偷袭’确实是有些不大光明,老夫也在这给唐少侠陪不是”说着,左天昂虽然一脸严肃的样子,但是却给唐战一副实实在在的歉意之容。

    唐战看到身为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左天昂左前辈。居然放低身份,在自己这个无名晚辈面前道歉,唐战不禁对左天昂又敬佩几分。但是看着左前辈在自己面前道歉。唐战自然是不好意思,于是立刻解释道:“不,晚辈并没有责怪前辈的意思,晚辈只是不解……只是不解……”唐战紧张得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左天昂看着唐战“卸甲”后傻乎乎的样子。不经意间轻轻一笑。看来左天昂虽贵为华山派的掌门人,又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却是如此平易近人这才是一个真正道高武林长者该有的风度和胸襟。

    还没说几句话,左天昂的身旁又出现几个人,似乎是他身旁的一些弟子,其中就包括赵子川的二哥赵子博。赵子博看着唐战也是如约来了,也露出了平淡的笑容。

    然而,这些人之中。那两个人居然也在。唐战望了一眼,顿时感到吃惊不已。那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野狼山”路口向自己劝降的那两个“败类”弟子。

    “你们两个……”唐战望见后,忍不住叫了一句。

    然而此时这两个人不再像之前那样一脸无赖阴险的笑容,相反,此时他们二人也是从容一笑,和之前走狗败类的情态天差地别。

    “我知道,唐少侠你误会了……”那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人说道,“只能说先在这里和唐少侠道个歉了,刚才我们兄弟二人骗了你……”

    “什么……骗了我?”刚才还“令人发指”地说要投靠蒙元朝廷,如今却是这样一副和善的样子,还和自己道歉,唐战很是适应不过来并且深感疑惑,不禁问道。

    “是老夫安排的……”左天昂又在一旁道,“老夫安排阿昌和阿顾二人前去路口,先行拦住唐少侠你,只是为了弄清唐少侠你的人生观罢了。虽然手段有点不太光明正大,而且也有猜忌的意思在里面,但是唐少侠你表现出来的决心,老夫却是很满意。至于对唐少侠的猜忌,老夫也只有在这里再一次深感抱歉了……”

    原来刚才那两个劝降的人是左天昂亲自安排的,其目的是想侧面弄清楚唐战的人生观究竟是像他父亲生前那样追求名利,还是洗心革面,真正作为唐门世家的后人,继承祖先的遗志。令左天昂欣慰的是,唐战是后者的情况。

    客观上来看,左天昂的方法并不妥善,带着对唐战猜忌的意思。不过唐战在左天昂面前并没有任何的责怪,知道了真相后,有看到德高望重的左前辈在自己面前不断反省,唐战自己也是不太从容。于是,唐战有些吞吐地答道:“没……没什么,前辈行为处事自有前辈的道理,晚辈……晚辈不敢多言……”

    唐战不敢说,身后的陆菁可没那么多拘束。同样是知道了真相的她,恍然大悟地笑着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就说嘛,左掌门左前辈就在这里,他们两个人就是再大的胆,也不敢在这里明目张胆地表达出投敌之意……”

    对于陆菁的“毫无顾忌”,左天昂也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相反,看到陆菁机灵活泼的样子,左天昂反倒是轻轻一笑,这倒也显示出了他平易近人的为人作风……

    解释了好一番,唐战不禁对左天昂叫自己的目的感到疑惑,于是又问道:“说了这么多,晚辈冒昧问一句,前辈这次叫晚辈来此地,究竟所为何事?”

    左天昂顿了一会儿,随后话归正题道:“昨日老夫不是说了吗?要想知道王家村的秘密,今日来此赴约……不过在决定是否告诉你之前,老夫先要确定你的人生观是非问题。虽然说这话可能会有些伤害你,但是毕竟客观上你是唐天辉的儿子,因为这个秘密就和唐门世家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而且关系的命运也是不容小觑……”

    “这样是吗……”唐战听左天昂这么说,又想起了自己的身世,想到了自己父亲原来的所作所为,心中不免又起一丝悲伤。

    左天昂看出了唐战的悲伤,随后说道:“其实我早就听说过了,在汴梁城剑道大会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唐门世家的后人弟子,都传言说是唐骁风大侠的儿子,应该就是你吧……”左天昂又正眼望了一眼唐战。

    “是的……”想到了之前在汴梁城的事情,唐战回忆着轻声说道,“之前因为骁风叔叔有过交代,江湖人心苟测,不可轻易将自己真正的身世告诉外人,所以……所以骁风叔叔才叫晚辈在世间谎称自己是骁风叔叔的儿子,从而隐瞒自己真正父亲的身份……”

    “可是你却在老夫面前道出了实话……”左天昂略带笑意地望着唐战说道。

    “那是因为……因为前辈是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前辈,晚辈……晚辈不敢在前辈面前谎言……”唐战低头轻声说道。

    左天昂听了唐战的话,又起一丝笑意。随即左天昂想了想,然后双手靠背说道:“其实当老夫看见了你手中的梨花枪,大概就清楚了你的情况……这把梨花枪作为唐门世家的至传之宝,一直是在唐骁风大侠手中的,现在既然在你的手中,那你的关系一定和骁风大侠很近。你昨日又说你是唐天辉的儿子,老夫就想到了十七年前唐骁风大侠亲手杀了同门弟子唐天辉的事情。你作为唐天辉的儿子,骁风大侠一定是替你死去的父亲将你抚养成人的对吧……”

    唐战想了想,轻声地默认道:“一切正如前辈所说……听骁风叔叔说过,骁风叔叔原来和我爹是兄弟,可是由于我爹生前做出了丧尽天良的事情,骁风叔叔当年不得不痛下杀手。不过为了答应实现作为兄弟死前最后一个的愿望,我爹将那是还是婴儿的我托付给了骁风叔叔。我爹死后,十七年来,一直都是骁风叔叔将我抚育成人……”说到这里,唐战心中又流露出一丝悲伤。

    左天昂思绪了一会儿,随后说道:“骁风大侠作为当今武林七雄之一,人格风襟也是深受天下人敬佩不已……如今他居然能将唐门世家的至传之宝梨花枪托付给你,老夫心想,他一定也是认为你已经具备了为侠、为英雄者的素质了吧……”

    “骁风叔叔给我梨花枪的那天,是我知道父亲真相的那天……在那之后,骁风叔叔便离开了,不知去向……”唐战继续回忆着说道,“骁风叔叔一直非常爱我,但是对我的寄望也很大。说是继承我父亲生前的遗愿,将我抚养成人,其实他也是对我从小严格要求,因为听骁风叔叔说,我爹临死前也要求骁风叔叔将我培养成一个顶天立地的正人君子,而不是像我爹那样……”说到这里,唐战眼神中也是流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陆菁在后面听了唐战的叙述,也跟着有些伤心起来了。

    左天昂一边听着,一边静静的思考着。随即,左天昂又说道:“世人都说,唐门世家的人一直有着心寄苍生、誓将蒙元暴政驱逐中原的志愿。骁风大侠没有机会做到,说不定他将这个志愿寄托给了你这个唐家后人,自己默默隐退也说不定……”

    听到这里,唐战似乎是灵光一闪,收回了眼中的悲伤,反倒是多了几分坚定。唐战用坚定的眼神望着左天昂,随后义正言辞道:“晚辈正是因为此事而北上的”

    如此坚定的口气,唐战在左天昂面前还是第一次。左天昂望着唐战非同寻常的眼神,心中顿时有了一种莫名的想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