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独挑门阵
    “哼,罪人之子,没有资格说我们”华山派的弟子继续挑衅道,“你父亲不但为了追求荣华富贵,亲手灭了唐门世家,还留得一世臭名,丢尽了唐家祖先的脸,身为儿子的你居然还有脸又站出来对我们指头论足”

    “就是……”另一个华山派弟子也跟上道,“还不如像当年你父亲那样,随我们一起投靠蒙元朝廷,想的一世荣华,岂不快哉?”

    唐战听着二人的话语,不但侮辱了自己的父亲和唐门世家,而且竟说出“投靠蒙元”这样的放诞之言,心中的怒火早已是压抑不住。唐战两手提起梨花枪,枪尖直指二人,义正言辞道:“说出这样的话,亏你们还是堂堂华山派的弟子,无论唐门世家曾经有什么过节,无论我父亲曾经做过什么,我,唐战,做我自己,今天就替天行道,为世人除了你们这两个败类!”

    陆菁听到了唐战激昂的话语,心中感到了意思欣慰。她倒不是因为对唐战的豪言壮语感到欣慰,而是从唐战的话中可以听出,唐战他已经从身世的阴霾中走了出来,正视过去的成见,坚定了走自己的路,这让陆菁放心和高兴了许多。

    唐战二话不说,还没等前面的两个华山派弟子做出任何反应,自己的手中的梨花枪早已是提上正头。只见枪尖划过,一道金光一闪,“光雷斩”迸发而出,扫起地上的阵阵积雪。呼啸般地朝面前的二人而去。

    前面的两个华山派弟子见唐战先动手了,也不甘示弱,两人一左一右。分别使出华山派的“朝阳一气剑”,两道剑锋左右夹击,剑芒内力与唐家霸王枪的“光雷斩”硬接而上。

    两招相碰,内力乱冲,刚才地上还是满满的积雪,瞬间就全部被凌乱的内力气流冲得消散而去,露出了裸露的岩面。

    但是两招純拼内力来看。似乎死唐家霸王枪的“光雷斩”更胜一筹,唐战这边出招流动自如,而面前的两个华山派弟子却是应对得有些吃力。“朝阳一气剑”的威力显然不如“光雷斩”。两招相加,唐家枪法却是没有退后半点。

    “没想到唐家霸王枪果然内力厚实惊人”其中一个华山派弟子悄声说道,“糟了,这样下去恐怕你我二人不是这唐家小子的对手。现在该怎么办?”

    另一个华山派弟子望了望。随后说道:“先撤一步吧,看着姓唐的小子敢不敢追上来,反正就算打不过这个小子,就凭你我二人的武功,他想打败我们,也绝计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

    于是二人对望一眼,似乎有新的打算……

    唐战可不管,见到面前的二人没有继续出招。唐战依旧是先发制人,梨花枪向下一抵。随后从下而上突起,一道灵光闪过,“流星望月”即出。凌厉枪尖如同飞夜流星一般,“嗖”从天际划过,光芒纵向劈向前方空地站着的华山派弟子二人。

    “快闪”其中一个华山派弟子立刻喊道,一个命令即下,两人同时脚步一踮,向后退了老远。

    “流星望月”的凌光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沟壑继续向前裂开,朝着前方冲击而去。华山派弟子这边也是不敢怠慢,往后跳开躲过攻击范围后,又立刻施展轻功,离开了激战的地点,往山顶的方向逃去,很快就离开了唐战和陆菁的视线,消失在了上方的皑皑白雪中……

    “哼,刚才那么能说,现在逃得这么快……”唐战见这两人一下子就逃得不见踪影,不禁说了一句道。见战斗暂时结束了,唐战还是先放下了梨花枪。

    陆菁在一旁看了刚才的情景,倒是略有所思的样子。唐战见陆菁又在思考着问题,于是不禁问道:“菁儿,你又在想什么?”

    陆菁托着下巴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随后轻声道:“菁儿在想,这其中是不是太蹊跷了一点……”

    “什么太蹊跷了?”唐战又是不解地问道。

    陆菁继续说道:“昨天还和左天昂左前辈见了面,左前辈也就在这野狼山的地域暂时落脚休息。傻蛋你今天和左掌门有约,明知要经过这条路,而华山派的弟子却早早地在这等候了……他们要是来迎接我们,怕我们迷路的话那还好说,可是他们来的目的,却是来劝傻蛋你投靠蒙元朝廷的……劝诱傻蛋你还好了,他们还敢明目张胆地说自己也有投敌的意愿,这未免也太大胆了吧,毕竟左掌门可就在这不远的山顶上,现在他们还往山顶上逃……”

    唐战听着陆菁说的也有一些道理,不禁更加多了几分疑惑,随后又问道:“听菁儿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奇怪,华山派的弟子敢在这里说这种话,也未免过于大胆了……那菁儿你觉得,这其中究竟还有什么蹊跷?”

    陆菁轻轻摇了摇头,随后说道:“我也不是清楚,这种情况我真的猜不出华山派的人究竟在搞什么……不过不管怎样,他们既是往山顶上逃,我们也是往山顶上去,何不前往山顶,正好一望究竟?”

    “也对”唐战笑着说道,“至少,左掌门左前辈一定还在山顶上等着呢,我们走吧……”

    陆菁看见唐战笑的样子,露出了温馨的笑容,随后说道:“傻蛋,说真的,菁儿刚才看见傻蛋你的样子,听你说的话,真的为傻蛋你感到高兴”

    “什么?”走在前面的唐战突然听到陆菁说出这句话,立刻回头问道,“为我高兴?原来我不都是一直说这样的话吗……”

    “嗯”陆菁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是菁儿看出了傻蛋你的觉悟……面对他人对唐门世家以及对傻蛋你父亲的非议,傻蛋你非但没有表现出过于悲痛的样子,反倒是能从痛苦中冷静下来。找准了自己的定位,坚定了做好自己的决心,这是菁儿最高兴的地方!”

    唐战听了后,明白了陆菁高兴的原因,想到今天早上出发前李玉如对自己说过的话,唐战哟笑问道:“那菁儿,我……真的变了是吗?”

    陆菁笑着点了点头。随后红着脸鼓励道:“这才是真正的傻蛋,这才是我的傻蛋……”

    于是,伴着上进的心头。唐战和陆菁二人继续朝着山顶进发而去。转过了雪山的几道弯,总算是离昨天的山顶处没有太远了……

    “到了到了,就是这里……”唐战走在前面,绕过了最后一道山弯。来到了一块空地。抬头看见昨日“堂英会”的大门以及破旧的阶梯,唐战知道了已经到了目的地,于是高兴地喊道。

    陆菁从后面跟着绕了上来,虽然自己和唐战到了目的地,却是没有发现一个人的踪迹,于是不假思索道:“奇怪了,都已经过了辰时了,怎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难道左前辈没有来?”

    唐战也四下望了望,除了自己和陆菁。没有发现另有其人,也疑惑道:“别说左掌门左前辈了,就连刚才那两个‘诞言’的华山派弟子也没了踪影,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难道他们到正厅里面去了……”陆菁轻声嘀咕着,目光又沿着阶梯而上,望着上面闭合着的大门,随后又说道,“昨日左前辈和傻蛋你定约的时候,我就感觉左掌门的口气有些不太一样,却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日前来一看,连一个人影都没看到,左前辈究竟想干什么……”

    正在二人疑惑间,一向对武功内力敏感的唐战突然感觉到头顶上方的四面一股压迫感袭来。唐战顿觉不妙,立刻对身后的陆菁大喊道:“菁儿,快低头”

    陆菁也是感觉到了,听到了唐战的叫喊,想也没想地将头低了下去。只见头顶上的四面,忽地剑雨般地袭来无数的剑芒。要不是陆菁低头得及时,很有可能头颅会被万剑穿过。

    唐战也是没有敢丝毫怠慢,自在之前那两个逃跑的华山派弟子亮出梨花枪后,唐战就没有收回枪。这次见到突如其来的无数剑光,唐战二话不说,身形瞬间移至了陆菁身边,提起手中的梨花枪,一个金光轮回“回轮枪法”即出,用轮回的虚实内力逐渐化解了这一轮的剑光袭过。

    一轮剑光过后,唐战和陆菁算是稍稍惊出一声冷汗。好在这一轮过后,没有下一轮偷袭了,两人所站的地方算是平静了。

    但是唐战这边可平静不下来,看见刚刚身处危险的陆菁和自己,唐战大喊道:“是谁,谁用如此手段偷袭我等?是男子汉大丈夫,就光面正大地站出来,唐某愿独挑应战”

    就在唐战喊话没多久,从侧面的峭崖处、门堂的阶梯处,顺势飞出一二十来个青衣弟子看样子他们都是华山派的弟子。所有的华山派弟子现身后,很快形成一道阵法,将唐战和陆菁团团包围在了正中央。

    “全部都是华山派弟子,果然他们都在这里……”陆菁轻声应和道,“照这样看来,左掌门左前辈应该也在这里……”

    “先别管左前辈了……”唐战看着这些包围自己的华山派弟子,不敢怠慢地说道,“看这些华山派弟子,好像没什么善意的样子。而且刚才他们就躲在附近,剑光闪现之前我连一丝气息都没有察觉出来。气息遮眼得如此隐蔽,这些华山派弟子一定个个都是高手……”

    “照这样看来,好像不先把这些人应付掉,是见不到左前辈的了……”陆菁轻声道,“不过看这架势,想要打败这些华山派的高手,好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

    唐战两手握紧梨花枪,和陆菁背对背站在人群的正中央,随后背靠着陆菁说道:“菁儿,你就紧跟在我身边,我会尽力保护你的”

    陆菁听了唐战的话,不禁有些感动。但是想到这些华山派弟子的身手不简单,自己在这里很有可能会给唐战带来不小的累赘。于是跟多的是对唐战的担心。

    陆菁想了想,还是提醒了一句道:“傻蛋,既然这些人都是华山派的高手。那里自己可要小心点……”

    “我知道,菁儿你跟紧我就行了……”唐战两眼一皱道,“既然华山派的人对我百般阻挠,那我就一定要冲破阻挠,一看究竟才行”

    华山派的弟子将唐战给团团围住,其中阵眼处类似指挥的华山派弟子突然叫喊道:“华山派‘虚末门阵’,起剑”

    “虚末门阵?”陆菁听了后。心中不禁暗道,“一种阵法是吗……”

    还没等陆菁多想,华山派所摆设的“虚末门阵”众人纷纷抽出长剑。剑锋直对准阵中心的唐战。

    还没等唐战弄明白怎么回事,华山派弟子便采取了行动。阵眼弟子一声令下,“虚末门阵”众弟子剑光瞬现。华山派的“冲灵剑法”随剑阵杀出,由于是在“虚末门阵”中施展“冲灵剑法”。无数的剑光密密麻麻地朝唐战身前而去。

    唐战见状。无法获得先手机会,于是抵挡一步,先行用“回轮枪法”,见招拆招,利用虚晃的内力慢慢偏移飞来的剑光。由于担心身后陆菁的安危,唐战没有太多时间去寻找阵法的漏洞,而是心里想的赶紧避开阵法的锋芒,而不是去破阵。

    想罢。唐战左手将身后的陆菁顺势下压一步,随后右手提枪举头一顶。紧接着。唐战左手跟上,两手持枪横向一阵横扫唐家霸王枪“大雁飞尘”横向扫过,冲击着抵挡住了华山派弟子的前排一轮进攻。

    “菁儿,你先别起身”唐战又冲着身后的陆菁叫喊道。

    陆菁也停了唐战的话,先暂时低身下去。不过仔细想了想,虽然担心唐战的安危,但是唐战现在脱不开手,自己何不趁这个时机静观一下其阵法,帮唐战找出一些破绽呢?想罢,陆菁开始认真观察着华山派这个所谓的“虚末门阵”的阵法……

    唐战一轮抵挡过后,先行进攻而去,“唰唰”十字划过唐家霸王枪的“十字连刃”再现,呼啸着擦地而起,冲击着向前而去,雪地上也留下了连续不断的十字痕迹。

    “门阵,变剑法”阵眼的弟子又一次叫道,看见唐战攻来的“十字连刃”,华山派的众弟子随即同时变阵,左右两边夹击一式“无边落木”,欲使阵中心的唐战毫无逃阵之机。

    其实唐战自身的武功内力本身就比这些华山派的弟子强上许多,但是一二十来个华山派弟子合力击之,又是在“虚末门阵”的阵法中,唐战很难从容应付。唐战没有办法,只得暂时继续用“轮回枪法”予以缓冲,然后慢慢寻找着进攻机会。

    不过慢慢打了几回合,在一旁细心观察的陆菁突然发现,华山派弟子的目标似乎全部都对准了唐战,而没有对准自己,似乎是打从一开始目标就不是自己,或者说是当自己不存在。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陆菁又耐心地观察了几回合。看着唐战一边吃力抵挡又一边关心自己安危的样子,陆菁心里也是不放心。待到确定了华山派弟子的目标全然都是唐战的时候,陆菁心中打赌了一番,随后待到中间过招的一个空隙间,对唐战说道:“傻蛋,我看出来了,这些华山派弟子的目标全都是傻蛋你,并没有人对我有任何想法”

    “什么?”刚刚应付完华山派弟子又一回合猛攻的唐战问道,“菁儿你说什么?”

    陆菁继续说道:“傻蛋你放开手去干吧,不用担心菁儿,他们并没有想要伤害菁儿……”

    唐战急于谨慎应招,也不知道陆菁是怎么看出这其中的蹊跷的。但是唐战一向都是相信陆菁的,所以陆菁这么说,唐战也没有多想,既然不用再担心陆菁,唐战决定放手一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