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再上雪山
    “我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要你这个大笨蛋去,是因为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和你交代……”紧接着的陆菁这句话,语气中略带着一丝严肃。

    “嗯?”赵子川也是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随后用惊异的眼神望着陆菁道,“怎么,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和我交代?”

    陆菁看了一眼赵子川,又看了一眼身旁的李玉如,随后说道:“你先到这边来,我单独跟你说……”

    于是,陆菁先转过身,走到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然后等赵子川过来。赵子川看在眼里,先是嘀咕道:“这个死丫头,又在想什么?”

    “看菁妹的样子,她好像挺认真的,你先过去看看吧,说不定她真的有重要的事情给你交代呢……”李玉如在一旁道。

    赵子川想了想,轻轻摇了摇头,随后还是朝陆菁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到陆菁身边,离唐战和李玉如有些距离了,赵子川便问道:“说吧,你这丫头有什么事情要和我交代?”

    “先认真点,我说的可是正事”陆菁先言道。

    “好像每次不认真的总是你吧……”赵子川又不好气地轻声嘀咕道。

    换做是平时的陆菁,听到赵子川这句话,一定又会和赵子川犟上了。但是今天陆菁似乎有些不太一样,整个人开完玩笑后,变得严肃了许多,似乎是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说。只见陆菁并没有太在意赵子川刚才的那句话,反倒是提醒着赵子川道:“这件事情虽然只是猜测。但是非同小可,而且很有可能就发生在我和傻蛋离开的这段时间……”

    “什么事情这么严重,干嘛非要独自和我说?”赵子川又问道。

    陆菁轻声应道:“因为此事态不能轻视。不告诉傻蛋,是因为怕影响了他待会儿见左前辈的心情;而不告诉嫂子,是因为怕她太急躁,然后紧张得要死……”

    听到陆菁有些紧张的口气,赵子川也紧声问道:“听你的话,好像挺严重的……”

    陆菁点了点头,随后跟赵子川悄悄地一一道来。而赵子川听了陆菁的一字一句之后。整个人也显出了略微紧张的神情……

    唐战这边,唐战还在做着出发的准备。一旁的李玉如看着唐战精神满满的样子,于是先笑着道:“没想到唐战兄弟昨天和‘堂英会’一战。还遇上了华山派掌门兼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左天昂左前辈,可算是开了眼界了……”

    “见是见了,可是左前辈对我说的那些话……”唐战想起了昨日在野狼山上自己和左天昂对话的场景,不禁喃喃道。

    “我知道。昨日你从‘堂英会’那里知道了你身世的真相。心中肯定不能立刻接受……”李玉如昨日也是听说了唐战和陆菁的事情,于是细想下来,还是安慰着唐战道,“其实昨天我们在村长家知道了这个消息后,也是挺吃惊的……”

    “说实话,我最在意的,还是世人对我爹的看法,还有对我的看法……”唐战又低声道。“我昨日因为这件事情情绪失控,虽然菁儿缓解了我的情绪。给我讲了许多道理,让我放下原来的一切,做好现在的自己。但是你说让我把这件事情完全放下,那是不可能的,每当有人评价我父亲的所作所为时,我心里总是很难过……而且昨日,就连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左天昂左前辈都因为这件事情,而没有告诉我实情……”

    李玉如听了唐战的话后,似乎是明白了唐战的心里所想。她稍稍停顿了一下,随后说道:“其实唐战兄弟,昨日菁妹对你说的不错,有些东西我们不能改变,但是我们一定能做到的,是改变我们自己”

    “改变……自己是吗?”唐战转过头,对李玉如问道。

    李玉如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说道:“其实不只是你,很多人都有不一样的身世。就拿我和子川说吧,我的祖先是先宋时期的抗元名将李庭芝,而子川的祖籍就更别说了,他是宋代皇室的后裔。自宋灭后,蒙元朝廷控制了整个中原,作为宋皇血统的后代,寄居在蒙元管辖的汴梁城内,忍辱负重供奉着蒙元朝廷,这原先本就在世人眼里是有些不敢相信的。但是子川他们赵氏祖先并没有因为过去的成见而自甘堕落,反而卧薪尝胆、发愤图强。当年赵氏祖先赵樊留下的那对让蒙古夷狄闻风丧胆的‘乾坤二剑’,成了赵家的精神象征。再如今,子川的大哥还有子川他自己都继承了祖先的遗志,重出剑鞘、奔赴疆场,真正实现了祖先的志愿……我也一样,摒弃了名将后代的光环,冒着被蒙元朝廷敌视以及因父母因缘而被峨眉派追杀的危险,依然在扬州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成为了‘扬州女侠’……”

    “子川兄弟还有嫂子也是这样的是吗……”唐战喃喃道。

    “不仅仅是我和子川……”李玉如又说道,“还有苏佳妹子、黄纪兄弟,他们以前坎坷的身世经历,一点不从人愿……但是他们都一样,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理想,虽然不能改变过去,但是却实现了自己不是吗?”

    “嫂子……”唐战听了李玉如的话,心中触动不小。

    “所以说,过去的痛苦、他人的成见,这些你都改变不了,你唯一能改变的是你自己……”李玉如继续说道,“就像你昨天说的,左前辈最后对你说的那些话,自己掌握你自己的命运一样。你现在就立下决心,坚信你自己能做好你自己,然后去见左前辈,相信从前的成见并不是能放下,而是能正视”

    “不是放下成见,而是正视……”唐战默默地重复了刚才李玉如的话。随后似乎是明白了其中的道理,随即对李玉如笑道,“我懂了。谢谢你了,嫂子!”

    李玉如看着唐战自信的笑脸又一次回来了,也笑着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陆菁那边也和赵子川交代完了事情。两人从树那边走了回来,表情还是刚开始的一样面带笑容,但是他们心里所想的究竟怎样,只有刚刚交代事情的他们两个人自己最清楚。

    “交代完事情了?”李玉如看着二人回来了。先声问道。

    赵子川点了点头,回声应道:“事情有点复杂,所以耽误了点时间……”

    唐战对刚才二人的对话略感疑惑。想要一问究竟。但是陆菁在一旁似乎是想要阻止的样子,于是抢先说道:“傻蛋,时辰快到了,我们快点走吧。跟左前辈见面。迟到了可不好”

    “可是……”唐战还想要说什么,却被陆菁一把从背后推开了。

    陆菁一边推着唐战,一边说道:“哎呀,可是什么,赶紧走了,要是等下村长来了,又像昨天那样知道真相后对你问这问那,那就又走不了了”于是。陆菁双手一用力,直接带着唐战一起向前奔了十丈远。很快就离开了赵子川和李玉如二人……

    剩下赵子川和李玉如两个人留在原地,李玉如自己也是很想知道刚才陆菁和赵子川的对话,于是对赵子川问道:“子川,你和菁妹刚才在说些什么?”

    赵子川刚才听了陆菁的话,暂时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李玉如。于是赵子川想了想,随后说道:“没什么事情,只是昨天晚上村长知道唐战兄弟就是唐天辉和王雨萍儿子的时候,村长一直缠着唐战兄弟左问右问的。昨晚好不容易打发了,菁妹怕今天一大早又会是同样的情况,于是先和我交代好了,要我注意待会儿可能怎么回应村长的问题。”

    “就这么简单?”李玉如似乎是有些不相信,于是继续问道,“既然是这么简单的问题,她干嘛还故意避开我和唐战兄弟,独自把你叫过去说?”

    “这个嘛……”赵子川见李玉如好似要刨根问底的样子,自己又找不开什么理由开脱,于是思考了一会儿后,便变换着调侃的语气道,“她觉得玉如你做事总是没脑子,完全凭性子,怕告诉了你,又让你坏了事情……”

    “赵子川,你说什么?”果然,性格一向泼辣的李玉如一下子就中了赵子川的套子,听到这句话,立刻开骂道,“信不信我现在就用鞭子抽死你”说完,李玉如已经将手放在了腰间的皮鞭上了。

    “喂喂喂,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今天怎么又火上了?”赵子川看着算是暂时把李玉如骗过去了,于是将计就计道。

    “什么好好的,昨天的事情你还好意思在菁妹他们面前说出来”想到昨天的事情,李玉如脸红地说道,“你以为本姑娘是床上一晚就能打发的吗?昨天的账,我还没和你这个混蛋好好算呢!”

    “床上一晚不够,那今晚再来?”赵子川又调侃道。

    这下子李玉如更是脸红了,也不知是羞红还是生气,提起鞭子就朝赵子川唰去。“赵子川,我要杀了你”李玉如一边大喊着,一边提起提鞭道。

    赵子川二话不说,见李玉如火又来了,立马掉头就跑。夫妻两个昨晚好不容易合好了,今天一大早“矛盾”又开始了……

    话说唐战和陆菁这边,离开王家村后,就直接朝着“野狼上”的方向而去。而对于刚才陆菁和赵子川的谈话问题,唐战也是没有再提了……

    “又要上山了……”唐战望着前方“野狼山”的路口,然后抬头看了看峰顶,嘴里念叨道,“昨天还在峰顶和‘堂英会’的人一战,时间还没过去一天,却感觉经历过去了好久……”

    “傻蛋你不是已经准备好了吗?”陆菁笑着说道,“辰时快到了,我们快走吧……”

    于是,二人很快往“野狼山”的路口曲折而上。由于山上的积雪几乎没怎么消融,所以看上去依旧是白皑皑的一片。唐战不太熟悉道路的走向。于是向陆菁问道:“菁儿,你还记得去峰顶的路怎么走吗?”

    陆菁回声应道:“放心吧,我记得。傻蛋你跟着我就行了……”

    很快,二人凭着昨日赵子博送自己回来的路沿路向上,一些朝阳的小道上积雪融化得较快,还算是看得见山路的走向。果然走了没几道弯,二人还是看见了一些熟悉的路迹。

    “这里昨天来过,看来往这儿走是对的……”唐战大概望了望周围的景象,笑着说道。

    “再往上就是昨天发现动物血迹的地方了……”陆菁指着前方道。

    两人继续往上走。然而出现在他们二人面前的不再是那一滩血迹,而是两个活生生的人。前面的两人青衣装束,并同时望向过来的唐战和陆菁。似乎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在这等候二人的。

    “前面的人装束挺熟悉的……”陆菁望着前面的二人,随后说道,“没错,他们是华山派的弟子”

    “华山派的弟子?”唐战有些不可思议道。“不会吧。只不过是上山来一趟,左前辈该不会认为我们不认识路,特意派人来迎接我们吧?”

    然而,面前的那两个华山派弟子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他们既没有表现出对唐战和陆菁迎接的姿态,也没有表露任何其他的意思。陆菁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两眼一皱小声道:“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只见待到唐战和陆菁二人走近了几步,前面的两个华山派弟子才算开口说话了。

    “没想到你们还真的来了”其中一个华山派弟子最先说道。然而让唐战和陆菁没想到的是,他说话的口气中带着一丝轻蔑。

    陆菁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唐战也不敢确定,于是还是先提神问道:“怎么,左前辈还有专程派弟子来迎接吗?”

    话还没说完,前面的又一个华山派弟子继续笑道:“哼,原来你就是那个唐天辉的儿子是吗?”

    此话一出,又是如此的口气,唐战那根敏感的神经又一次被激起。唐战眉头一皱,一脸严肃的表情,随后抵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也没什么意思……”那弟子继续轻蔑地笑道,“只不过想看看早已被灭门的唐门世家的遗世弟子究竟是何人物?实在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唐家灭门凶手的儿子,真是可笑啊”

    唐战听了这话,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气,背后的梨花枪顺势而出。唐战手提梨花枪,对准前方的华山派弟子,义愤道:“不管你们对我、对我爹说什么,不许侮辱唐门世家!”

    陆菁看着唐战又有欲要失控的情态,立刻阻止道:“傻蛋,你先冷静一点”

    “可能是唐兄弟你误解我的意思了……”那个弟子又一脸不屑道,“我是想说,华山派也好,唐门世家也好,这些都算得了什么?总为了那些所谓的正义之道付出一声,最后什么也没捞着,死了也没名垂青史……活着就要好好活着,干嘛老是惦记着这些没用的东西,还不如像你父亲一样,早早投靠蒙元朝廷,换得个荣华富贵,也不枉快活一生不是吗?我们两个其实正有这个打算,所以今早就在这等候,在你见到左掌门之前对你说这些……”

    “你们想要做蒙元的走狗?”唐战听出了这两人的意思,似乎是想要背叛师门、反水投敌,于是唐战继续怒声道,“你们两个……这是堂堂华山派弟子说出来的话吗?”

    “管你怎么说好了,反正投不投靠蒙元朝廷是我们的事情,你这个罪人的儿子也没资格教训我们”另一个华山派弟子油嘴滑舌地说道。

    唐战听了这些话,早已是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咬牙愤恨道:“居然为了荣华富贵,不惜放弃道义、背叛师门,你们还有何脸面苟活在世上?不用见左掌门,今天我唐战就替左掌门、替天下人除了你们这两个败类,以绝后患!”说完,唐战两手握紧梨花枪,似乎是要与面前的两个华山派弟子真刀真枪干上了。

    一向怕出事的陆菁,平时都会尽快阻止,但是此时此刻,陆菁并没有上前劝说,似乎她觉得这其中有一些别的蹊跷在里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