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蠢蠢欲动
    “噢?究竟有什么事情,能让你窦帮主如此费心大晚上来找本王?”兀罗带托多反问了一句窦德庸,其实在他心里,他也很想知道窦德庸究竟想要通告自己什么。

    “这件事情,兀罗带大人您一定会很感兴趣……”窦德庸低声笑着道,做出了一个鞠躬的姿势。

    “现在边外战事正吃紧,还有什么事情能让本王感兴趣的?”兀罗带托多笑着回应道,“倒是窦帮主你,本王之前给你安排的事情,你有没有认真完成……”

    窦德庸稍稍抬起头,紧接着道:“小人今天带来的,就是关于这方面的消息……”

    “是吗?”兀罗带托多又反问道,“刚才窦帮主你不还是说,没有找到有关王家村的线索的吗?”

    “线索是没找到,但是小人却遇上了更有趣的事情……”窦德庸咬字道,意在提起兀罗带托多的兴趣。

    “什么有趣的事情?”兀罗带托多又问道。

    “说来说去,王家村的线索不就是和十八年前的唐门世家有关联吗……”窦德庸继续说道,“但是本次小人前去,虽然没有找到和唐门世家有关的线索,却是找到了唐门世家的弟子……”

    “你说什么?”兀罗带托多听到了有关唐家弟子的消息,立刻问声道,“你说你见到了唐门世家的弟子,可是唐门世家不是早在十七年前就惨遭灭门了吗?”

    “正是”窦德庸先是应了一句,随后又道。“但是依旧是有唐家的血脉幸存了下来,而且兀罗带大人您可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是谁?有什么别在本王面前卖关子。快点说”兀罗带托多急于知道答案,又急问道。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唐天辉的儿子”窦德庸眼神一亮道。

    此话一出,兀罗带托多愣了好一会儿。随后,兀罗带托多突然仰头对着天花板大笑了几声:“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子承父业是吧?唐天辉你曾经为了求荣,投靠了本王。投靠了察台王,投靠了朝廷,还亲手灭了唐门世家。可以说是罪债累累……如今你的儿子也出现了,你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你儿子也会走你的老路吧?”

    窦德庸稍稍停顿了一下,随后说道:“不过看那个姓唐的小子。好像并没有要投靠我们这边的样子啊……”

    兀罗带托多稍稍回忆了少许。紧接着道:“本王想起来了,十七年前唐天辉投靠本王的时候,是抱着他刚出生的儿子的。本王还是见过他儿子的,名字好像是叫‘唐战’……不过不管怎样,之前本王也是照顾过他的,要是他不像他父亲那样为本王、为朝廷出力,用你们汉人的话讲,那就真的是‘不忠不孝’了”

    “那依大人您的意思是。我们也像当年通融唐天辉那样,把他儿子也收买是吗?”窦德庸又问道。

    “能这样当然最好。毕竟王家村的那个秘密,事关唐门世家……”兀罗带托多继续道,“他自己本就是唐门世家的弟子,说不定他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清楚……如果能像当年收买他父亲那样迫使他归顺当然最好,如果不行,那就只有动用武力了……”

    “可是大人,那个王家村的秘密真的就那么重要吗?”窦德庸似乎也是不太了解那个秘密,于是又问道。

    兀罗带托多停顿了好一会儿,随后只声道:“那个秘密,可是延续了十八年之久……别忘了,十八年前,那个秘密曾经可是让整个蒙元朝廷惊动过的,也正是因为这个秘密,唐门世家才被牵连上惨遭灭门的……”

    “那……唐天辉十八年前的时候……不知道这个秘密吗?”窦德庸又问道,“毕竟他也是当年唐门世家的弟子,他为什么没有将这个秘密告诉给大人您……”

    兀罗带托多继续用谨慎的口气说道:“我们疑惑的,也正是这个地方,这个秘密明明事关唐门世家,为什么偏偏只有唐天辉不知道这个秘密……”

    “那到底是什么秘密,为什么这么重要?”窦德庸又问道,“而且时隔十八年了,为什么朝廷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

    “因为朝廷没有太多的精力……”兀罗带托多又轻声道,“近些年来朝廷局势不稳,对外战事频繁、败仗连吃,对内纷争不断、政权不稳,而且君民之间民族矛盾不断,朝廷根本就无暇再去想这个事情……可是由于近时朱元璋的势力不断扩大,接连打败了陈友谅和张士诚等军阀势力,已经对朝廷造成了实质性的威胁,而那个秘密又事关朝廷的安危,因此朝廷才会又一次重视起来……如果朝廷能够先一步找出这个秘密,就很有可能扭转朝廷岌岌可危的形势;反之若是让朱元璋的人知道了这个秘密,朝廷就很有可能面临加速瓦解的危机……”

    “究竟是什么秘密,居然如此重要?”窦德庸接着问道,“而且既然这个秘密如此重要,那为什么朝廷不亲自派军队下来搜查王家村,反倒是兀罗带大人您收买小人,让小人的‘堂英会’来暗地调查?”

    “这其中,有两个方面的原因……”兀罗带托多一脸严肃地说道,“首先,现在朝廷军资紧缺,也没有余力派其他的部队下来;其次,朝廷也不想把这件事情弄得太张扬。其实朝廷这边和朱元璋的人,都在想尽办法将那个唐门世家的秘密给弄到手,但是迫于眼前的紧张对峙形势,双方都不敢也没有精力明目张胆地调查这件事情,只能派别的人暗地里调查……朱元璋出生明教,自然会通过许多武林中的门派渠道。暗地调查这些事情;而朝廷与中原的武林门派关系向来不好,自然是找你们这些熟悉山林野路的小门小派更加实在和方便……”

    “可是不光是听说,朱元璋那边。似乎已经有行动了……”窦德庸继续通报道,“今日小人与那姓唐的小子对决时,就碰上了武林中的华山派弟子。”

    “华山派弟子?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兀罗带托多又言道,“窦帮主你怎么会遇上那些华山派的弟子的?”

    窦德庸想着今天白天在“野狼山”上的场景,随后说道:“今日那姓唐的小子带着几个人,无缘无故上‘堂英会’来挑衅。后来那个唐战用‘唐家霸王枪’的时候,小人用‘雪狼阵’将其控制住了。正要将他处置的时候,谁知道这个时候半路杀出来一个华山派?华山派的人太厉害了,小人和手下的兄弟根本不是对手。于是只好暂时撤退了……”

    “哼,幸好是华山派的人来了,要不然你还真杀了那个唐战了……”兀罗带托多反声道,“那个唐战很有可能有我们想要知道的秘密。要是误杀了他。我可要把你的头给砍下来!”

    “是,是,小人知道错了,下次一定注意……”窦德庸听了后,惊出一身冷汗,连忙点头道。

    兀罗带托多这边又想了想,随后嘀咕道:“不过实在是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华山派的动作也会这么快……”

    窦德庸也是担心着。紧接着又问道:“大人,那现在该怎么办。若是华山派的人掺和进来了,那事情就真的很有可能变得很棘手了……”

    “不急,华山派既为中原中的武林门派,自然不敢正面和朝廷作对的,他们不敢就这样明目张胆地有所行动的,要做也是暗地里偷偷调查……”兀罗带托多继续说道,“可我们就不一样了,既是朝廷下的命令,那窦帮主你和你的手下就能光明正大地去调查王家村的事情了……”

    “大人说得是……”窦德庸先是应了一声,随后又考虑到一些问道,于是又说道,“不过兀罗带大人,小人还是有些担心,虽然能够打败那个唐门世家的弟子,但是他的那些朋友身手和谋虑也不低,恐怕光我们这些‘堂英会’的兄弟,也是很难进犯王家村的……”

    “窦帮主的意思是,想要向本王求援兵?”兀罗带托多又反问道。

    “小人不敢主动,小人也明白,现在边外战事吃紧,向大人您求派援手不太合适……”窦德庸连声诺诺道。

    兀罗带托多静静地想了想,随后转头回答道:“行,没问题,为了这个关系朝廷命运的秘密,本王就破例给你援兵。不过也不能太多,两百蒙元精卒供窦帮主你指挥,对付一个小小的王家村,总该没有问题了吧?”

    “谢谢,谢过兀罗带大人了……”窦德庸连声应谢道。

    “哼,说实话,窦帮主你今晚没有白来,也算是给本王透露了一些重要信息了……”兀罗带托多又自言道,“唐家后人是吗?唐战……哼,第一次见到他时,他还只是一个婴儿。如今他爹已经死了,本王倒是很想再拜见一下尊容……”

    说了一会儿话,兀罗带托多见到窦德庸还没有立刻要走的意思,于是又问道:“怎么了,窦帮主,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本王的吗?”

    窦德庸停顿了一会儿,随后轻声问道:“兀罗带大人,冒昧地问一句,还请大人您不要生气……那个唐门世家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就连今天白天的时候,那个唐战也来问过同样的问题……”

    兀罗带托多听了后,轻轻一笑,随后问道:“你就这么想知道?”

    窦德庸犹豫了一下,随后轻轻点了点头。

    兀罗带托多想了想,随后笑着说道:“行,反正你今天通报了这么重要的消息,而且你也迟早是要知道这个事情的,不妨就告诉你好了……”

    于是,兀罗带托多将这个秘密告诉了窦德庸。窦德庸听了,也是吃惊地瞪大了双眼……

    令人放不下心的一夜总算是过去了,虽然这一夜没有像之前那样夜降大雪,但是天寒地冻地。山上村里的积雪也几乎是没有怎么消融过。相反,由于积雪的凝固,周围空气变得更加寒冷起来……

    一大早起来。就明显感觉到了一种刺骨的寒意。不过唐战并没有在意,他今天因为有正事要做,所以一早上起来是精神满满的。

    唐战简单地漱洗一番,刚一开门,一阵突如其来的凉意就扑在了脸上只见一个冰冷的雪球盖在了唐战的脸上,唐战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是陆菁,他听到了唐战屋里的动静。知道他要出来,便早早地就在门口“埋伏”好了。待到唐战开门的一瞬间,陆菁就用手上的雪球给盖了上去。给唐战来了一个“透心凉”。

    陆菁还是像以前一样那么淘气,唐战自然也是没有怪她,相反,唐战反倒是从陆菁身上感觉到一丝愉悦和温馨。

    “傻蛋。你这么早就起来了?”一早上就听到陆菁那甜美的声音。唐战也是心中舒畅得很。

    唐战擦了擦脸上的雪,随后指着陆菁的额头道:“菁儿,你又调皮了……”

    陆菁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随后说道:“看来傻蛋你今天心情挺不错的嘛……怎么样,今天要去野狼山上和左前辈赴约,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唐战点头说道,“待会儿过去和村长说一声,就可以出发了。”

    “我今天也陪傻蛋你一起去”陆菁笑着说道。“菁儿昨天也想过了,今日一行。我想左前辈一定是有特别的话想对傻蛋你说……我怕傻蛋你脑子不灵光,到时候不知道个所以然来,所以菁儿今天就陪着你了”

    “谢谢你,菁儿……”唐战笑着回应道。

    “哟,你们两个今天起这么早?”正说着,身后传来了赵子川的声音。只见赵子川和李玉如正向着唐战和陆菁两人这边走来,两人手臂相依着,完全没有昨日“恨不得杀死对方”的情绪了。

    “赵子川,又是你这个大笨蛋”陆菁回头望着赵子川,拖长语气地调侃道。

    “干嘛一早上就说话这么不客气,我可是看着唐战兄弟今天要去见左前辈,所以早起过来问候一下……”赵子川眯着眼说道。

    “早起?”陆菁反问了一句,看了一眼赵子川身旁昨日要死要活、今日半话不说的李玉如,随后问道,“昨天嫂子不还扬言要杀了你吗?怎么,你对嫂子做了什么,今天一下子就没脾气了?”

    “这个你也想知道?不就是昨天把玉如惹生气了,给她解释清楚后,补偿了她一下罢了……”赵子川先是回了一句,随后手臂被李玉如狠狠揪了一把。

    李玉如随即抱怨道:“少说两句会死啊,信不信我真扒了你的皮?”

    “对啊,昨天不是闹矛盾了吗,今天怎么这么快就和好了?”唐战傻里傻气的站在对面,不明事情地问道。

    “这傻蛋你都不知道?”陆菁故意笑着道,“夫妻两人,床头吵架床尾和的,谁知道昨晚他们做了什么……”

    李玉如听了陆菁的调侃话语,想到昨晚自己和赵子川的二人事情,红着脸不敢说什么了。

    赵子川倒是在一旁不在乎,把话题回到唐战身上道:“做了什么也不用你管……不过话说回来,今天唐战兄弟要去‘野狼山’见左前辈,我也要跟着一起去……”

    然而,还没等赵子川说完,陆菁抢先一句道:“先声明一句,今天你不用跟我们去”

    “为什么?”赵子川听了,立刻反驳道,“我告诉你,要不是昨天有我,你们在堂英会的时候,恐怕早就会遇上更大的麻烦了……”

    “有你?哼,自己差点都自身难保……而且最开始连路都找不到、人都跟丢了,真是差劲哟……”陆菁又故意“讥讽”赵子川道。

    “你”赵子川先要反驳陆菁,但是陆菁古灵精怪的,说出去的话像翻身的泥鳅,怎么也抓不住。

    “我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要你这个大笨蛋去,是因为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和你交代……”紧接着的陆菁这句话,语气中略带着一丝严肃。

    “嗯?”赵子川也是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随后用惊异的眼神望着陆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