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六十一章 秘密渐出
    唐战从王中魁手中接过了那个锦囊绣袋——唐战自己母亲留给自己的唯一遗物,唐战看着手中的绣袋,心中满含自己对母亲的思念。

    “只是你娘亲当年亲自绣给你的……”王中魁轻声道,“可是天不由人,萍儿去世得早,你父亲当年又带你走得急,一直没有机会亲自给你……”

    陆菁听了王中魁的话,似乎有一些别的想法,用奇异的目光望着唐战手中的锦囊绣袋。

    王中魁看着唐战满眼迷离的样子,继续说道:“你娘亲当年跟你绣这个锦囊,是想要保你平安……曾经没有机会给你,如今战儿你回来了,好不容易完成了你娘亲的遗愿,战儿你可要把这个锦囊保管好了,千万不要弄丢了……”

    唐战现在满脑子里想着的都是自己对母亲的思念,听了外公的话,唐战点了点头道:“放心吧,外公,战儿会保管好的,以后每当战儿看到这个锦囊的时候,就会想起娘亲,想起这里……”

    “那就好……”王中魁最后感叹了一句,随后轻声说道,“村长还不知道你回来了吧?如果没事的话,战儿你先回村长那里说明情况吧……要是之后还想要和外公说什么的话,战儿你随时都可以过来。”

    “好的,外公,战儿清楚了——”唐战点头回答道,然后想到先要和村长汇报今天的情况,于是便和陆菁先离开了自己外公家……

    走在回去的路上,唐战的目光一直放在自己手中的锦囊绣袋上。唐战自己都不敢相信,身世坎坷的他。还可以在世上找到自己的亲人,还能得回十八年前自己母亲的遗物。每当唐战看到这个锦囊绣袋的时候,自己就会想到自己的母亲,就像每当唐战看到自己身上的龙纹玉佩时。就会想到远在北方大都的孙云……

    陆菁依旧是跟在唐战身边,目光也时不时朝唐战手中的锦囊绣袋而去。看着唐战陷入深深思念的情态,陆菁也在一旁说道:“傻蛋,没想到你娘亲在临终前,还为你辛辛苦苦绣了这么精致的锦囊绣袋……”

    “娘亲真好,如果娘亲还活在世上的话。我一定会好好尽孝道……”唐战眼神迷离地说道,“可是真的是上天无情吧,我连娘亲的样子都没见过,娘亲就先行而去了……”说到这里,唐战的眼神中又流露出悲伤的神情。

    “傻蛋……”陆菁能够体会唐战的心情,轻声喃喃道,不过她似乎还有别的话想要和唐战说。

    唐战继续说道:“原来在梦里曾经多次梦到过娘亲,她的面容是那么陌生,又是那么熟悉,我也好想要知道自己娘亲的样子。哪怕是真正见一面也好……但是人死不能复生,我这辈子都见不到我娘亲的样子了……”渐渐地,唐战眼中的悲伤愈加浓烈起来。

    陆菁看着唐战悲伤不停的样子,能够感受到那种永远不识亲人的痛苦。但是陆菁似乎是在犹豫什么,犹豫一些该不该对唐战说的话。“傻蛋,有件事情……”终于。陆菁还是开口了。

    “什么?”虽然此时的唐战陷入深深的沉思中,但是陆菁要是有什么反应的话,唐战还是会主动关心的问道。

    “我知道傻蛋你的命运身世坎坷,虽然我也不想泼你冷水,但是有的东西菁儿还是不得不提出来……”听陆菁的意思,好像是想说与之另一层面的事情。

    “菁儿你想说什么?”唐战问道。

    陆菁顿了好一会儿,随后轻声道:“傻蛋你真的很可怜,命运已是如此,有些真相,却还依旧是被蒙在鼓里。即使是自己的亲人。也是在向你刻意隐瞒着一些真相……”

    “菁儿你说什么?”唐战听到陆菁这不同寻常的一句,明显有些语气不对,于是反问道。

    陆菁愣了愣,又继续说道:“菁儿是说,其实还有一些真相。你外公刻意隐瞒着没有对你说……”

    此话一出,唐战有些不敢相信,刚才和自己的外公谈了那么多的经历和心事,心也吐了,泪也流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外公还对自己有刻意的隐瞒。

    “怎么会……”唐战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陆菁对自己说的话从来都是真话,于是唐战略带着吃惊和紧张的心情问道,“菁儿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外公刚才不是把所有事情的真相都点明了吗?”

    “那只是关于傻蛋你的身世……”陆菁开始一本正经道,“可是每当谈到和唐门世家命运有关的事情时,你外公总是含糊其辞,几句带过,没有说任何与之有关的原因……”

    “什么意思?”听着陆菁的分析,唐战瞪大眼睛地问道。

    “举个例子,刚才我插句问到有关你叔叔唐骁风前辈前来询问同样情况的时候,你外公只是描述一笔带过……”陆菁一边思考着,一边说道,“你外公只说了你叔叔的身份,以及后悔自己把这事情告诉了你叔叔……”

    “可是最后还不是提到了我父亲被我叔叔杀死的事情了?”唐战又反问道。

    “那是傻蛋你自己说出来的……”陆菁继续说道,“其实这事情里面有很多的蹊跷,你叔叔当年心急找到你的父亲,还特意来王家村询问情况,真的仅仅只是为了帮师门报仇,杀了你父亲吗?”

    “不然还能为了什么?”唐战继续问道。

    陆菁没有停下来,紧接着道:“别忘了,你爹当年投靠蒙元朝廷的时候,可是沾了很多的关系,包括兀罗带托多,包括察台王……窦德庸今天不是说过了吗,你父亲其实并不是主动要去灭自己的师门的。窦德庸说,你父亲真正投靠的并不是察台王,而是兀罗带托多。是兀罗带托多给南巡的察台王举荐,察台王才用你父亲的……”

    “那又怎么样?”唐战依旧毫不知情地问道。

    “这件事情,你外公以及王家村这些想要隐瞒你父亲身世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陆菁继续说道,“当年察台王只不过是恰巧赶到南巡之时。他为什么会这么急着想要灭了唐门世家,有些不合常理……除非只有一种可能,蒙元朝廷知道了关于唐门世家的天大秘密,一个对蒙元朝廷造成极大威胁的秘密……”

    听到陆菁说到这,唐战不禁有些胆寒起来,他不敢相信陆菁既然会考虑到这个层面上。随即他又问道:“什……什么秘密?”

    “我也不清楚,只是猜猜罢了……”陆菁说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唐门世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太寻常的事情……至于你叔叔当年为什么要那么急着要找你父亲报仇,我想其中一个原因,是蒙元朝廷在灭门了唐门世家后,依旧是没能弄清楚这个秘密的事实。但是作为唐门世家弟子的你叔叔唐骁风知道,而你父亲离开王家村那会儿又正好不清楚。你叔叔怕事后这个秘密会被蒙元朝廷知道,于是便想要先斩草除根,杀了你父亲。一方面为师门报仇,一方面是为了不让同为唐门世家弟子的你父亲提前知道了这个秘密,然后告诉蒙古人……”

    “这……这怎么可能?”听完陆菁的推理,唐战顿时觉得不可思议,但是陆菁又讲得句句有理,唐战又不敢不信。“唐门世家……究竟还有什么秘密,连外公也对我隐瞒……”

    “因为你的父亲是唐天辉,是和蒙元朝廷有关的唐天辉……”陆菁继续说道,“虽然菁儿不想提出来,但是很多人可能是因为揪心这一点,才没有告诉你真相,即使是华山掌门左天昂左前辈,即使是你的外公……”

    “连外公都嫌弃是吗……”唐战想到自己的命运身世,不禁觉得世上的所有人都因为自己的身世而对自己产生偏见,甚至是自己的亲人。

    看见唐战想歪了。陆菁及时解释道:“不是的,傻蛋,你外公并不是嫌弃你……我想,可能是因为你身份的问题,如果让蒙元朝廷的人知道了傻蛋你的身份。一定又会想尽办法从你身上套出这个唐门世家的秘密。你外公不想让你身处危险,所以索性就没有告诉你这个真相……”

    听陆菁这么说,唐战这才稍微明白了过来,随后轻声道:“原来是这样,照菁儿你这么说,唐门世家一定还有别的秘密,连骁风叔叔曾经都没有跟我提过……对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今日左前辈是不是一样的想法,才没有把这个秘密告诉我?”

    陆菁笑着点了点头,紧接着说道:“如此说来,看来这个我们一直都在寻找的王家村的秘密,八成就是十八年前唐门世家的秘密了,而这个秘密,却是关系到了蒙元朝廷的立命……”

    “菁儿你真聪明——”看到陆菁通过不断的推理,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唐战不禁佩服起来,可随后自己又想到了一些问题,于是继续问道,“如此看来的话,这个秘密是解开一切谜底的关键。只是……我们似乎一直是蒙在鼓里的,就连‘堂英会’的窦德庸也没有透露给我有关这方面的消息……如果是真想那么快弄清楚这个秘密,知道了我的身世后,窦德庸应该告诉我所有的事情才对的啊,这样他很快就能通告蒙元朝廷的人,蒙元朝廷很快就会把目标放在我身上,这样就能更快按照他们的意思找出唐门世家的秘密不是吗?既是如此,窦德庸为什么还要对我隐瞒呢?”

    陆菁托着下巴想了想,继续说道:“这也是我之前一直考虑的问题……不过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这个秘密关系到的,可不仅仅是蒙元朝廷的存亡……”

    “什么意思?”听到陆菁又是转而的一句话,唐战又不解地问道。

    陆菁继续说道:“这个秘密一定关系着两方的关系,窦德庸之所以没有告诉你真相,很有可能是因为这个秘密还关系着另外一方的成败。比如,如果这个秘密还关系到与蒙元朝廷敌对势力的话。那他是万万不敢就这样轻易把秘密告诉傻蛋你的,因为他不知道你究竟会站在哪一方……”

    “敌对的势力是吗……”唐战继续喃喃道,虽然陆菁说了这么多,但唐战终究还是脑子有些迟钝。不能立刻猜出意思。之前能够猜中陆菁这么多的意思,唐战已经很不容易了。

    陆菁则在一旁暗笑道:“与蒙元朝廷敌对的势力,最大的无非就是吴王朱元璋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说不定这个秘密……”一个大胆的想法涌入陆菁心头……

    于是一边说一边思度着,唐战和陆菁不知不觉也回到了村长家。没有再想太多的事情,唐战和陆菁回去后。把自己的身世真相告诉了村长,让村长也是觉得不可思议。但由于明日还要上野狼山和华山派掌门左天昂赴约,所以唐战也没有耽误太多时间,简单地说了几句后,就早早的休息了……

    裕兴城坐落在野狼山另一处的山口,虽然只是一个小城,但是却是蒙元腹地的一个重要关口,因此蒙元朝廷也是时常于此重兵把守。再加上裕兴城的知府兀罗带托多和蒙元高层的关系甚好,蒙元朝廷也是给了兀罗带托多许多的照顾。特别是到了这个时候,朱元璋下令徐达率军向裕兴城这个重要关口进发。蒙元朝廷国防问题这边也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如今是夜深人静之时,裕兴城王府内,一个身着异服、发髻不常的男子正坐在桌前整理文卷。这个人便是裕兴城的知府兀罗带托多,如今自己的部队在裕兴城外几十里地打了败仗,徐达的部队又向裕兴城这边压了过来,兀罗带托多近些时候也是压力颇大……

    “大人。外面有人相见——”就在兀罗带托多认真起草文卷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人汇报道。

    “这么晚了,有谁想要见本王?”兀罗带托多此时正是心焦气躁之时,于是立刻回绝道,“告诉他,夜已深,本王不见!”

    但是那个差使并没有立刻走,而是继续在门外汇报道:“可是大人,那个人说他是‘堂英会’的帮主窦德庸,说大人您一定想要见他——”

    “窦德庸?”兀罗带托多听到了这个名字后。停下了手中的话,思考了一会儿,随后只声道,“行,去叫他进来吧——”看来兀罗带托多似乎也想要见一见窦德庸。

    “是——”差使答应了一声后。随后就慢慢退了下去。

    兀罗带托多听到窦德庸来了,立刻从桌前站起身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问题。而没有过多久,窦德庸已经从门口处慢慢过来了。

    窦德庸进了门,见到了兀罗带托多后,立刻行起蒙古人的礼仪道:“小人见过兀罗带大人——”

    “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兀罗带托多其实的确是有事要主动找窦德庸的,不过看到今晚窦德庸亲自前来,兀罗带托多还是先问声道。

    “大人您是清楚的……”窦德庸直起身来说道,“大人一直要求我们‘堂英会’去找那个秘密,那个王家村的秘密……”

    “所以呢,找到什么线索了吗?”兀罗带托多两手靠后,侧身问道。

    “大人请见谅,小人遇到了一些麻烦,没有能找到……”窦德庸低声说道。

    “没有你这么晚来找我?”兀罗带托多听了,立刻转变语气道,“现在边外打了败仗,本王正心烦呢,你倒好,现在又给本王带来这么一个坏消息——”

    “大人请息怒,小人此次前来,是另有一事相告——”窦德庸猜出了兀罗带托多的脾气,于是立刻转而道,“小人相信,这件事情,大人您一定很有兴趣想要知道……”

    听窦德庸用如此口气说道,兀罗带托多也不禁多了几分好奇,想要知道窦德庸究竟要告诉自己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