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六十章 传子遗物
    唐战和自己的外公王中魁认亲后,两人坐在王雨萍的坟冢前,相互叙述着两边的经历,唐战也趁此机会了解了一番自己母亲生前以及外公的事迹。陆菁也从后面慢慢走来,对唐战的身世感到无尽感慨的她,也想要了解一些有关唐战母亲的事情。于是,三人另外扫开了积雪的一块空地,然后盘坐在地上叙谈着……

    “你外公我原来是一个赶考的书生……”王中魁坐在唐战和陆菁的中间,随后回忆着慢慢叙述道,“可是由于数次落地不中,你外公我也放弃了,最后选择了在王家村里安家。在村里找了一个外来的姑娘结了婚,生下了你娘,并给你娘取名为‘王雨萍’……”

    “娘亲一直就是在王家村长大的啊……”唐战感慨了一句道。

    “没错,萍儿,也就是战儿你娘亲从小就非常聪明,而且心地善良,经常帮村里的人劳务做事,村里的人都很喜欢萍儿……”王中魁说着,忽然转变了一些语气道,“不过也许是天命不逢吧,你外婆生了恶疾,去世得早,从小便只有我和你娘父母两个相依为命……”

    “那傻蛋的娘亲为什么又和‘堂英会’的山贼扯上关系了?”陆菁也坐在王中魁的身边问道。

    王中魁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堂英会’是经常游窜在野狼山中的山贼匪帮,曾有一段时间频繁骚扰王家村,给王家村带来了诸多的不宁静。”

    “所以后来娘亲就自己挺身而出了是吗?”唐战接着问道。

    王中魁点了点头道:“你娘亲有过人的胆识,为了不再让王家村受到山贼的侵扰,你娘亲决定和‘堂英会’当时的首领窦金顺下注,若是自己赢了窦金顺,便要求‘堂英会’的人不再侵扰王家村……”

    “我娘她……一个人去和‘堂英会’的人较量?”唐战有些不敢相信道。

    “是的……”王中魁继续说道,“好在‘堂英会’当时的首领窦金顺是一个重讲义气的人。不但答应了你娘亲的条件,还订了协议。我想,窦金顺当时也许是佩服你娘亲的胆识。才答应和你娘下注的吧……”

    “所以后来,傻蛋的娘亲赢了是吗?”陆菁又问道。

    “对。萍儿一个人前往野狼山上‘堂英会’的据点,与窦金顺文武三局,最后是萍儿赢了……”王中魁轻声道,“萍儿赢了对局之后很开心,与窦金顺的协议自然也是成立。不过萍儿回来后,并没有告诉任何有关对局的细节,好在‘堂英会’的人后来一段时间里。确实没有再来侵扰王家村……”

    “窦金顺是将一些信义,但是他的儿子窦德庸可就不一样了……”陆菁补充说道,“今日我和傻蛋上了野狼山,找到了‘堂英会’的据点。我们和窦德庸打赌。窦德庸也考了和十八年前窦金顺对付傻蛋娘亲同样的题目,我赢了,可是窦德庸那个家伙却反悔了,先要置我们于死地,我们差点都回不来了……”

    “你是说。今天那个窦德庸也考了和十八年前同样的问题?”王中魁听了陆菁的叙述,不禁有些吃惊道:“一样的题目,你解开了?”

    “对呀……”陆菁听了,露出往日的笑容说道,“不但解开了。还反过来好好羞辱了窦德庸一顿……”

    看见陆菁的笑容,王中魁两眼一凝,随后露出和蔼的笑容道:“说真的,陆姑娘,你和当年的萍儿真有几分神似,无论是性格还是机智……”

    “我像……傻蛋的娘亲……”陆菁知道王中魁的这句话是在夸自己,不禁有些脸红道。

    唐战也是在一旁稍稍一笑,随后又回归正题问道:“那后来呢,‘堂英会’的人怎么又侵扰王家村了?”

    “那是后面的事情了……”王中魁长长舒了一口气,紧接着道,“后来听说,窦金顺因故逝去,他的儿子继承了‘堂英会’首领的位置。但他和他父亲不一样,他不但对之前‘堂英会’的管制置之不理,还撕毁了之前的协议,举兵侵袭王家村……”

    “这个窦德庸真是可恶,仗着王家村无武装反击之力,居然背信弃义——”陆菁跟着发泄一句道。

    “然后那个时候,我爹就来了是吗……”唐战按照剧情的发展,只声应道。

    王中魁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没错,也许是老天有眼吧,赐予我们王家村一个救命恩人……当时正值你爹唐天辉在外执行师门任务,经过这里时,正巧遇到窦德庸的人在对王家村侵袭。你娘亲当时单身力薄,没有办法对付那么多的山贼。好在你爹当时及时出现,用唐家枪法打败了‘堂英会’的所有人,窦德庸也是带着自己的手下仓皇逃跑,之后几乎再也没有打过王家村的主意……”

    “原来我爹以前的武功也这么厉害……”唐战听了自己父亲刚来王家村的经历,不由得感叹一句道。

    陆菁继续问道:“后来呢,后来傻蛋他爹娘就喜成连理了是吗?”

    王中魁回忆到这处,不由露出一些回忆的笑容道:“没错,在那之前,萍儿凭着自己的胆识和才智,村里很多男人都喜欢她,可是却没有人敢向她示爱,我也曾经为萍儿将来嫁人的事情感到一些担忧。好在后来天辉的事迹,他和萍儿也互相倾吐爱意,村里人也觉得他们是金玉良缘、天造一对,因此没过多久二人就在王家村成了亲……”

    想到了自己爹娘相爱的姻缘,唐战也努力想象着当年的温馨情景。

    “后来他们二人就生下了战儿你……”王中魁望了坐在左边的唐战一眼,轻声说道,“对于萍儿还有天辉来说,战儿你是他们二人爱情的结晶与希望……”

    听到了这句话,唐战不由追思起自己的父母来,并想象着如果他们还活在世上,自己会是怎样的现状。一想到这。唐战的眼神中也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

    “哎,只可惜实在是造化弄人啊……”王中魁说到这,又一次转变语气。略带悲伤地说道,“萍儿生下战儿你没多久。就因为疾病早逝了……”说到这里,王中魁也变得逐渐忧郁起来,毕竟王雨萍可是自己唯一的亲生女儿。

    “娘……”唐战看见自己的外公如此悲伤,自己更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有些哽咽地喃喃道。

    陆菁听着原来的故事,看着唐战现在难受的样子,自己也是略感有些阴郁。

    “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王中魁稍微缓了缓。随后继续说道,“你父亲后来就带着你离开了王家村,然后阴差阳错地投靠了蒙元朝廷,最后居然还做出欺师灭祖的事情。亲自率军灭了唐门世家……”

    每次一提到这件事情,唐战的心里就是一有个死结,纠缠得无法解开。

    “战儿你父亲在外面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村里人倒是并没有过于嫉恨他……”王中魁继续说道,“相反。村里人记得更多的,是你父亲曾经对王家村的恩情。之后武林中又很多所谓的‘正义之士’来询问你爹的情况,村里人都是闭口不说,就连你外公我,也不得不把你娘亲的碑文上面名字后面那两个字给抹去了。村里人这么做,都是不想再让你父亲收到太多非议了。而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样罢了……”

    “这也是为什么村里人要把这件事情隐瞒起来,不告诉外人对吧……”陆菁感叹了一句后,随后似乎是又想到了一个关键点,于是又问道,“可是后来您不是也告诉我们,曾经有一个人来王家村询问同样情况的时候,您告诉了他真相吗?”

    陆菁这么一提,王中魁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早上对他们说过的话。王中魁顿了顿,似乎是对这个人有些特别的印象,于是用不一样的口气说道:“你说那个人啊……他不一样,所以……所以我把真相告诉了他……”

    “那个人有什么不一样吗?”陆菁继续问道。

    “他是……”王中魁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说出口来:“他是……他和战儿你父亲一样,也是唐门世家的弟子……”

    “唐门世家的……弟子?”唐战听了后,也有些吃惊道。

    “唐天辉离开王家村后,离唐门世家灭门不过多长时间……”陆菁似乎是猜到了,略带吃惊地说道,“难道说,那个人是……”

    “骁风叔叔……”唐战这边也猜到了,轻声念出了自己的叔叔唐骁风的名字。

    “是唐门世家的弟子唐骁风……”那个人果然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唐骁风,王中魁说出口后,又听了唐战的话,不禁又问道,“战儿,你说你刚才叫他……叔叔?”

    唐战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我爹和骁风叔叔从小就是兄弟,只不过我爹做出那件事情后,亲手杀了我爹的,也是骁风叔叔……”

    王中魁听了,整个人愣了好一会儿。

    陆菁看着王中魁吃惊的样子,也是满含悲伤地继续说道:“当年唐骁风前辈来询问您的,应该就是傻蛋他爹的去向吧……我想唐骁风前辈就是那个时候找到了傻蛋的父亲,然后约定一战,最后亲手杀死了傻蛋的父亲……”

    王中魁听完后,又低声喃喃道:“没想到,没想到……没想到最后还是我这个王家村的人害死了自己的女婿……”

    “不,外公,这不是你的错……”唐战也满含悲伤地说道,“正如别人说的那样,我爹做出了那样的事情,或许罪恶的命运永远都无法摆脱,该来的宿命终究要来,能死在骁风叔叔的手上,已经算是爹的万幸了……”

    王中魁看着唐战的样子,又跟上道:“我只听外人说过,天辉他在外面被幸存的同门弟子给杀害了,只是没想到会是骁风大侠……不过外公我最担心的,其实是战儿你的下落,因为你爹死后,外公再也没有听到你的消息,外公还一直担心你是不是也遇害了……”

    “不,没有,是骁风叔叔收养了我……”唐战解释道,“骁风叔叔跟我说过,当年他和我爹生死对决的时候,爹下注说如果自己死在了骁风叔叔的手上,就将战儿交给骁风叔叔抚养……结果也是这样,我爹死在了骁风叔叔的手上,十七年来,一直是骁风叔叔将我带大,并教了战儿许多做人的道理。为了不让外人猜忌,骁风叔叔没有让外人知道战儿的名字,而且即使现在战儿只身出来,也提醒战儿不要将自己的父亲是唐天辉的事情轻易告诉外人……”

    “战儿你的意思是,骁风大侠现在不在了吗?”王中魁又问道。

    “不是不再,而是不知去向了……”唐战继续回忆着说道,“那天晚上战儿知道真相后,骁风叔叔留下了唐门世家的梨花枪和一些书信后,就离开战儿了,从此战儿就只剩一个人了。直到后来,经过了汴梁城,才又结识了菁儿、子川兄弟他们……”

    陆菁见唐战也提到了自己,心中也不禁感到一丝安慰。

    “好吧,就让命运如此吧,至少现在没有什么比战儿你还活着出现在外公面前更好的事情了……”王中魁看着唐战健健康康地坐在自己身边,心想着已经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情更万信的了。

    “也没有什么事情比战儿还能见到外公——您这个唯一的亲人更好的事情了……”唐战也稍稍挤出泪水道。

    王中魁停顿了好一会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随后,王中魁慢慢站起身,对唐战继续道:“战儿,你娘亲生前曾经绣过一个小型锦囊绣袋,说是留给你的……后来你娘亲去世后,你爹带你也走得急,那个锦囊绣袋还没来得及给战儿你。现在正好,战儿你回来了,也算是圆一个十八年未能完成的遗憾吧……”

    “什么锦囊绣袋?”唐战没有想到自己娘亲还给自己留了信物,于是不禁问道。

    “是你娘亲绣给你的,本来是想要保你平安的……”王中魁继续道,“那个锦囊绣袋还在外公家里,外公这就去拿……”

    于是,王中魁领着唐战和陆菁慢慢朝家走。王中魁的家很简朴,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茅草屋,和十八年前没有两样。王中魁进屋后,让唐战和陆菁在外面等候着。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王中魁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个皮腕大小般的红色绣袋,那应该就是王中魁刚才所说的王雨萍十八年前给唐战绣的锦囊绣袋了。

    “就是这个吗?”唐战不禁问道,看到自己母亲的遗物,唐战不禁有些悲伤道。

    王中魁点了点头,继续轻声道:“十八年前没有机会给战儿你,现在就当是亲人重逢后的补偿吧……”王中魁说这句话的时候,也不禁眼眶湿润起来。

    唐战伸出双手,慢慢从自己的外公手中接过那个锦囊绣袋,尽管十八年前过去了,颜色也没有之前的鲜艳了,但是手工制作依旧是严谨,看得出王雨萍对其良苦用心。

    “外公无能,没有什么可以留给战儿你的,这个萍儿的遗物,就当是迟到的礼物好了……”王中魁继续悲伤道,“愿战儿你将它带在身边时,可以时常想起你的娘亲……”

    “娘亲……”王中魁说完后,唐战望着手上的锦囊,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泪珠低落,甚至稍稍润湿了一些锦囊上的密线。

    陆菁看在眼里,心里也是触动不已。但是在陆菁眼里,除了触动,她却有另外一个他人难以参透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