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碑前认亲
    “他们两个怎么了?”唐战看着赵子川被李玉如追着跑,傻呆呆地问道。

    陆菁见了,轻笑了一声道:“估计又是惹到嫂子什么事了吧……哼,活该,谁叫他成天和我作对,总有人可以治治他的……”

    淅淅沥沥的雪花在天上飘舞,王家村也依旧是沉浸在一片宁静安详之中。今天唐战、陆菁还有赵子川在野狼山与“堂英会”折腾了一天,一大早出去,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各家的炊烟已经冉冉升起,小村的和谐给人静谧之感,没有了野狼山上的危险重重,也没有了堂英会山贼的阴险狡诈,回到家里,整个人的心也是轻松沉静了许多……

    唐战和陆菁继续走在回村长家的路上,两人互相依偎着慢慢走着,今日发生的事情,二人的关系也是发生了一些微妙的改变。

    “傻蛋,你明天……真的要去野狼山见左前辈吗?”陆菁一边慢慢踱着步子,一边轻声问道,口气中带着一丝亲昵。

    唐战点了点头,随后应声答道:“嗯,既然左前辈与我有约,我又哪有不去之理?”

    陆菁听了,继续道:“可是傻蛋你不觉得奇怪吗?左前辈他因为你是唐天辉的儿子,于是拒绝告诉了你一切事情。如果换做是一般人,一定是对傻蛋你的偏见,但是偏偏左前辈不一样,给傻蛋你泼了一层冷水后,又和你定约,似乎是有东西要和你单独交谈,我也猜不透左前辈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唐战继续跟上去说道。“但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要前去赴约。一看究竟……左前辈说过,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我相信左前辈一定是想要告诉我什么,能否得出结果,就看明日赴约之后了,我也要自己做出命运的抉择。无论我之前的父母辈经历了什么……”唐战的这句话非常坚定,陆菁看着唐战坚定自信的表情,心中也略有感触。

    “左前辈毕竟是当今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前辈,我想他不会片面地只因为傻蛋你的身世,而对你否认吧,依我看,左前辈一定还有别的意思在里面……”陆菁又轻声嘀咕道。

    两人正踱步交谈着,逐渐走到了村长家门口。而就在这时,也正巧碰见了门口站望的陆昭和陆蒙二人。

    “姐,你终于回来了——”陆蒙看到了自己的姐姐平安无事归来,兴奋地冲过去叫道。

    “怎么了,你们怎么都在门口?”陆菁看见自己的哥哥和弟弟站在门口,不禁问道。

    “还不是因为菁妹你?”陆昭摇了摇头说道,“真是的,出村也不应一声。害得我们都担心死了……要不是玉如嫂子说子川兄弟和你们都出村了,我们还被蒙在鼓里呢……”

    “对不起,哥。我们出去是因为一些原因……”陆菁在自己哥哥面前,还是装作认错的样子道。

    陆昭看到陆菁平安归来了,而且还有唐战在旁边照顾着,也不再计较道:“算了算了,没事回来就好,下一回可不许不打一声招呼地就玩儿失踪了……”

    陆蒙见陆昭不责怪陆菁了。好奇心又来了,想要知道陆菁和唐战这一天都去哪儿了。于是,陆蒙笑着问道:“欸,姐,你和唐大哥还有子川大哥这一天都去哪儿了,跟我们说说呗——”

    “你还别说,我们今天出去,收获还真不小……”陆菁扬着头说道,随后把自己一天的经历简单地叙述了一遍……

    “什么,是真的吗?”陆昭听完后,不可思议道,“你们找到了‘堂英会’的据点,还遇上了子博大哥还有左前辈左掌门?”

    “其实不是什么据点,那只不过是‘堂英会’的一个落脚点罢了……”陆菁继续说道,“不过好在是子博大哥等华山派众弟子救了我们,否则我们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所以说菁妹你一出去,我们就不放心……”想到陆菁等人差一点就被困在“堂英会”回不来,作为长子的陆昭又用略带训斥的语气道,“要不是华山派的人也插手这件事情,还没人替你去‘堂英会’收尸呢……”

    “好了,哥,我错了,你就不要再说了,我下次不敢了……”陆菁见自己的哥哥又发了脾气,于是像以前一样略微地撒娇道,以博得他的原谅。

    “哎,在汴梁城的时候,你也总是这样……”陆昭继续不好气道,“我也早就说过了,既然带你出来了,你就给我放老实点,别整天没事东一溜西一窜的——”

    “是是是,下次一定提前跟哥说……”陆菁继续羞愧地低声道,毕竟陆昭是自己的亲哥哥,自己在外面让亲人担心,陆菁也觉得自己也有些过意不去。

    “不过,能够见到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左天昂左前辈,姐你也算不枉白去一趟——”满是好奇心的陆蒙倒是不管什么任性不任性,继续说道。

    “对呀对呀,人生在世,能见到当今武林四圣之一,遇到点险情也算值了——”陆菁也笑着道。

    “你这个死丫头,变脸这么快……”陆昭看到陆菁“吊儿郎当”的样子,心中又是气道。不过这就是陆菁的性格,古灵精怪地让人欲哭无泪,虽然聪明绝顶,却也爱到处惹事,陆昭自己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妹妹究竟是福是祸。

    看见陆菁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唐战也在一旁露出温馨的笑容。

    不过刚才也提到了唐战的身世问题,陆昭转而将话题转到唐战身上说道:“不过这样也弄清楚了唐兄弟的身世了,真没想到,十几年前的那个王姑娘,居然会是唐兄弟你的娘亲。而且那个救了王家村的少侠,居然会是唐兄弟你的父亲……”

    说到这里。唐战眼神中又流露出一些淡淡的忧伤。陆菁看在眼里,不觉又有一丝担忧,她怕这事情在唐战心里一直是一个解不开的结。

    陆蒙似乎也是知道唐战的心里所想,于是立刻走到唐战身边来安慰道:“唐大哥,我知道你心里很痛苦。对于你的身世……不过我们在唐大哥你身边,从来都不在乎你的身世,你在我们心目中永远是那个骁勇善战、嫉恶如仇的唐大哥,我们永远都会支持你……”

    “谢谢你,小蒙……”唐战听了陆蒙的话,微笑轻声说道。

    “是呀,唐兄弟……”陆昭也补充说道,“我们和菁妹一样。从来都支持唐兄弟你,包括子川兄弟也是。你是我们的好兄弟,永远都是——”

    “谢谢,谢谢你们……”唐战见到自己身边的朋友不但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世而唾弃自己,反而更多地给予鼓励和支持,唐战不禁觉得有好朋友在身边,他一点都不会觉得孤单。

    陆菁转过身,又向唐战轻声道:“傻蛋。今天累了一天了,不如我们先回舍里休息吧,明日辰时你还要再去野狼山赴约呢……”

    唐战想了想。抬头望了望树枝上的积雪,心中似乎有什么别的想法。过了一会儿,唐战两眼望向后山,随后轻声喃喃道:“我现在暂时不回去,我还想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陆菁见到唐战这样子,又不禁问道。

    唐战缓和了好久。随后又缓声说道:“我想去……我娘亲的坟冢……”

    此话一出,陆菁等人也愣了好一会儿,他们心里很明白,唐战娘亲的坟冢自然是后山那个王姑娘的坟冢。

    “傻蛋……”陆菁知道唐战心里的想法,轻声应和道。

    陆昭也是沉默了好久,随即也说道:“也好,知道了自己的娘亲,回到了你娘亲的故乡,唐兄弟你也是该再去好好看看你娘亲的坟冢了……”

    陆蒙也在一旁点了点头,表示他也同意。

    陆菁也稍稍愣了一会儿,随后轻声对唐战道:“傻蛋,菁儿也陪你去……”

    唐战也点了点头,随后唐战和陆菁两个人又一起慢慢朝着后山走去……

    后山没变,依旧是和白天一样,小道上的积雪很厚。不过因为白天的时候去过一次,所以唐战和陆菁也已经熟悉了这条路,无需绕太久,二人便到了半山腰上。王姑娘——唐战娘亲的坟冢,就在那个地方……

    坟冢处还是一样,坟前朴素得很,没有任何的供品,取而代之的只是纯洁无暇的白雪。晶莹的白雪静静覆盖在抹字碑文之上,偶尔飘来几点如同精灵般的雪花,在积雪上曼妙舞动,似乎是象征着王姑娘的纯洁善良的灵魂。

    碑文上,名字有两字依旧是保持着被雕刻抹去的痕迹,尽管现在唐战已经知道那两个字是什么了。石碑前,王中魁老人依旧是静静坐在石碑前,大冬天积雪成绵,王中魁依旧是不惧寒冷地静望着眼前的石碑,似乎是对自己逝去的女儿带有无尽的思念。

    唐战没有说什么,慢慢走到了自己娘亲的石碑前,用深沉的眼神望着抹字碑文。陆菁则是静静地跟在唐战身后十来步的距离,看见唐战如此深沉的样子,陆菁不禁感受到唐战的母亲的无比思念。比起生时丧母的唐战,陆菁不禁觉得自己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是有多么幸福……

    “两位恩人又来了……”王中魁老人看见唐战和陆菁的身影,用苍老的声音淡淡说道。

    唐战没有立即回复王中魁的话语,在石碑前静静望了好久,唐战突然双膝跪了下来,就在这满是积雪的空地处,唐战在自己娘亲的石碑前跪下了。

    由于王中魁还不知道唐战的身份,看到唐战突如其然地在自己女儿的坟前跪下了,也不禁感到好奇,随后问道:“恩人这是想要做什么?”

    唐战又静言了好一会儿,随后才缓缓轻声道:“把一生都奉献他人,死后却不被人记名,一定很孤单吧……”唐战说完后,用右手食指在雪地上蘸了许久,随后用湿冷的食指只在碑文上被抹去的“某某”部分,并缓缓地写上了“雨萍”二字。尽管雪水不能在石碑上留下长久的痕迹,但唐战的手速很慢,还是能看出唐战的笔迹。

    在唐战身后的王中魁见了,更是大吃一惊,他有些吞吐地说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老夫女儿的名字……”

    唐战缓了缓神,随后慢慢说道:“晚辈今天去了野狼山,在‘堂英会’那里知道了真相……”

    “你已经知道了真相是吗……”王中魁听了唐战的叙述后,心中甚是矛盾,随后将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自己女儿的石碑,只声说道,“对不起了,虽然你也救了王家村,但是你知道了真相,王家村今后恐怕也不能再留二位了……”

    唐战听了,这回是自己转过身了,随后继续说道:“晚辈知道,王姑娘曾经做了那么多,也和那位少侠喜成联姻,但因为那件事情,王家村的人一直将这个秘密隐瞒了……可是王姑娘她真的是这么想的吗?或者说,这并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吧……”

    王中魁没有回头,只是一味地回绝道:“对不起,因为你们知道了这些真相,老夫不能再告诉你们其他东西了……”

    “您为什么还要一直隐瞒下去呢……”唐战继续对着王中魁的背影说道,“您一定还隐瞒着其他的秘密对吧,虽然不想告诉外人,可是您知道吗,‘堂英会’甚至蒙元朝廷的人都对王家村伸出魔爪了——”

    王中魁依旧是没有回头,继续回绝道:“对不起,老夫说过了,不会再告诉你们任何东西了,二位请回吧……”

    “外公——”唐战两眼闪现着泪花,终于将这个称呼从口中说了出来。

    然而此话一出,王中魁立刻愣住了。他不敢相信刚才唐战居然这样称呼自己,他慢慢转过身,望着唐战——那个略微熟悉的脸庞,随即缓声道:“你刚才……叫老夫什么?”

    “外公……”唐战继续轻声道,用满含亲情的表情望着王中魁——王雨萍的父亲,自己的外公。

    “你是……战儿?”王中魁也是知道自己外孙的名字的,听到唐战这样叫自己,自己也是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眼神。

    “我是战儿,战儿回来了……”唐战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泪水自自己的眼角处慢慢滴落下来。

    “真的是战儿,你真的是战儿……”王中魁从雪地中站起来,然后快步走到唐战身前,用两手抚摸着唐战的连,眼神迷离道,“战儿,真的是战儿,我的外孙……”

    唐战与自己的外公认亲,唐战自己也是心中万分的感触,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世上,自己还能见到自己的亲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外公。而认亲的地方也不是别处,正是自己母亲的坟冢前。

    父亲的坟冢,母亲的坟冢,唐战都已经在面前跪下了。第一次在父亲坟冢面前跪下时,是他和自己的叔叔唐骁风一起的,当时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如今第二次,在自己母亲的坟冢前跪下时,他和自己的外公认亲了——他在世上还能见到的亲人。

    “外公,战儿回来了,战儿能见到外公还有娘亲了……”唐战继续哭着道,现在的他,没有比能见到自己亲人更高兴的了,激动的泪水更是源源不断。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王中魁这边也是老鬓含泪道,“十八年了,战儿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萍儿你知道吗,你儿子回来看你了……”

    唐战和自己的外公认亲落泪,在身后的陆菁看了也是触动不已,手轻轻捂着嘴,又一次缓缓流下了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