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明日之约
    “明日辰时以后,依旧是这个地方,老夫就在这里等你。你若是再来,老夫便亲自把这其中的原因告诉你,如何?”说完,左天昂也用带有灵光的眼光望着唐战。

    唐战听完后,见着左天昂不同寻常的眼神,心中似乎有了另外的坚定。“明日辰时以后是吗……”唐战只声问道。

    “对,就这个地方——”左天昂肯定地说道,“作为唐门世家的弟子,你应该不会爽约吧……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老夫就只给你这一次机会,至于你怎么看待老夫对你的看法,怎么看待自己的命运,老夫也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结果,永远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左天昂说完后,唐战冷静了好一会儿。此时的他心中有太多的想法,自己的命运身世不说,刚才左天昂得知自己是唐天辉的儿子后,毅然决然地拒绝了告诉自己实情。或许唐战的第一反应,觉得依旧是外人对自己的偏见,但是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不是一般人。左天昂,当今武林四圣之一,武林中的尊世前辈,对自己说出了那样的话,在唐战看来,似乎有着别的意思,但是自己却是不能立即参透。

    唐战想了想,似乎是心里下定了决心,他决定要赌一把,为了自己的命运赌一把……唐战两眼正视着左天昂,随即坚定地说道:“好,正如左前辈所说,晚辈愿意掌握一次自己的命运……明日辰时之后,依然是这里。晚辈一定会前来!”

    唐战的语气十分坚定,左天昂看着唐战不同寻常的眼神。心中似乎也油然出一种触动,嘴角上隐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随即,左天昂应声说道:“行,就这样决定,明日辰时。老夫就在这里等你——”

    说完,唐战与左天昂互相用坚定的眼神对视了一眼,似乎是彼此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对于唐战他们来说,堂英会这边的事情也算是处理完了,该到了下山回村的时候了。赵子川这时想起来,自己等人来这里纯粹是意外,就他们三个人,根本就不熟悉这野狼山下山的路。于是赵子川向自己二哥赵子博道:“二哥,有些不方便啊,我们三个上山的时候可是早早就迷了路,堂英会这个地方我们也是歪打正着过来的,根本就不知道下山的路啊……”

    赵子博知道后,应声说道:“这样啊……这样吧,我和掌门请示一下,看我能不能送你们下山。不过明日唐战兄弟再独自上来的话。可没人给他带路了。”

    “放心吧,走一遍,我们大概能记住路的……”赵子川笑着说道。

    于是赵子博点了点头。随后向左天昂掌门请示了一声。左天昂也准应了,于是赵子博便领着唐战等人下山回王家村去了……

    有赵子博领着下山,陆菁和赵子川都能记住来回的路。不过一路上,思考问题最多的还是唐战,刚才左天昂在自己面前说的话,依旧是在唐战的耳边盘旋。

    “世上的人问我父亲是谁的问题时。都是带着偏见的眼神,那左前辈呢……”唐战带着迷离的双眼,心中暗道,“左前辈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他也说出那样的话,难道也是和那些凡俗的世人一样……”

    唐战的心里纠结不定,旁边的陆菁似乎是看出了唐战的心思,随即走过来轻声问道:“傻蛋,你是不是还在想刚才的问题,刚才左前辈的话……”

    唐战轻轻点了点了头,心中依然是思考着问题。

    “的确,左前辈作为当今武林四圣之一,按道理来说,他的为人明世应该高过平凡人等,但却也说出了那样的话……”陆菁也是一脸严肃地说道,“不过,正因为他是当今武林的四圣之一,武林中的尊世前辈,所以一般来说,他的话一定还含有别的意思……其实,刚才左前辈给傻蛋你下定明日之约的时候,我就感觉左前辈似乎是对傻蛋你有别的想法……”

    “菁儿你说什么?”唐战感觉陆菁似乎是有别的意思,于是转头问道。

    陆菁表情没有变化,继续说道:“我是说左前辈的话,一定还有别的意思……刚才对话的时候,因为想到傻蛋你心里难过,我也在左前辈面前‘放诞’了一言。但是奇怪的是,左前辈脸上并没有什么愤怒的神情,似乎也没有对我说的无礼话语感到生气。虽然有可能是左前辈作为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没必要和我们这些江湖小虾较近,但是我总感觉左前辈从一开始心里就有想法,一种对傻蛋你的想法……”

    “什么想法?”唐战又问道。

    陆菁摇了摇头,轻声回应道:“我也不清楚,但是我能肯定,一定是和傻蛋你有关……不管怎么说,左前辈最后的那句话我还算是印象深刻的——自己的命运结果,永远掌握在自己手中是吗……”

    “我自己的命运是吗……”唐战听到这,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眼神凝视了一眼自己的手中心,有些略有所思的样子。

    陆菁看着唐战心中一直纠结的样子,随即又道:“傻蛋,你心里一定还很痛苦吧,今天在堂英会一天,全部都是你们唐门世家的话题……”

    唐战看见陆菁又在关心自己,想到刚才陆菁劝慰自己的场景,随即笑着说道:“本来是这样,不过菁儿你对我的安慰,让我心里好多了……谢谢你,菁儿,如果不是你,我可能现在还一直沉浸在悲伤中,一蹶不振。真的谢谢你,放心吧,我不会再因为这件事情灰心丧气的——”唐战笑望着陆菁,显示出了那一份作为男子汉的从容和自信。

    陆菁看到唐战真的是完全恢复过来了,也露出了温馨的笑容……

    天上依旧是飘着稀疏的晶莹雪花。野狼山也仍旧覆盖在一片银装素裹之下。野狼山地广崎岖,野地怪峰也是连绵不断。更别说大雪之下摸不清路。

    而就在野狼山的一个偏僻的地洞处,几十个人影在其中不停地穿梭,似乎这里是一个帮会的据点。

    地洞处有一个最大的火篝,供以取暖,坐在最靠边的。是一个身着最为厚实得体的人,样子看起来像是这些人的首领。而在这人的旁边,还有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老汉,二人此时坐在火篝旁窃窃私语,似乎是在讨论着一些问题……

    “可恶,本来就要将那个唐家小子给就地正法的,谁知道半路杀出一个华山派……”那个首领似的人物带着愤恨的语气说道。

    “哎,华山派高手众多。帮主,这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先当是饶了那个姓唐的小子一命罢了……”那老汉跟上去应道。

    首领似的人物似乎是并不解恨,继续说道:“十八年,好不容易可以好好向唐家的人报一箭之仇,却因为华山派的插手而失败了……不过好在老九你安排得好,大部分的兄弟都逃了出来,幸好那个破地方并不是我们‘堂英会’真正的总部。姓唐的那小子。我一定不会放过他,这次他侥幸得生了,下一次我可不会让他有那么好的运气——”

    原来这两人便是刚才在山顶上与唐战等人与之一战的窦德庸和老九。就在窦德庸的“雪狼阵”将要置唐战于死地时,赵子博所带领的华山派的弟子突然杀出。迫于无奈的窦德庸,只得先忍气吞声,收拾残兵败将暂时离开那里,来到了这地洞的另一个据点。

    老九想了想,随后又道:“不过。这华山派的弟子还真的是来了……之前兀罗带大人说的我们还不信,没想到华山派的人果然也来插手这件事情了……”

    “华山派的人来了是吗……”作为堂英会帮主的窦德庸,此时想到了华山派,也不得不有些胆寒道,“我听说当今华山派的掌门人可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左天昂,如果说他也来了,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王家村的秘密自然重要,但是我们也无需太过担心……”老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办法,略微笑着说道。

    “老九你又有高见?”窦德庸转身问道。

    老九轻轻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华山派也来调查王家村的那个秘密,无非是想要帮助吴王朱元璋。中原人皆知,武林中的各大门派,现在大多都是倾向与蒙元朝廷作对,而暗中辅佐朱元璋的军队。朝廷因为战事吃紧,所以也无暇管理这些琐事……不过,即使他华山派在中原再怎么威望,在朝廷面前,他还是不敢肆意妄为。虽说朝廷不太管理武林中的纷争事情,但是若是武林中的门派得罪了蒙元朝廷,朝廷也是不会放过的,原来唐门世家被灭门就是最好的例子……”

    “老九你的意思是说,华山派的人最多只是暗中掺合着调查一下,却是不敢明目张胆地来对吧?”窦德庸又问道。

    “没错,毕竟他们要是敢明着做什么事情,朝廷可都是看在眼里的,他们顶多也就是在暗中调查罢了……”老九继续露出诡异的笑容道,“但我们可就不一样了,我们可是朝廷的人,兀罗带大人命令我们调查王家村的秘密,我们可是能大摇大摆地调查,就算他华山派的人想要阻止,也是不敢多有想法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了……”窦德庸紧接着道,“可是华山派的人毕竟不好对付,而且裕兴城那边已经开始加紧战事防御了,一旦裕兴城那边战事一起,王家村这边没人管,华山派也不是没有可能放胆插手这件事的……”

    老九想了想,随后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要先下手为强,抢在华山派之前先调查清楚王家村的事情……”

    “老九你说得对——”窦德庸继续说道,“那个秘密可是至关重要,想当年唐门世家可也是因为这个秘密而遭到灭门之灾,如果那东西到手,很有可能就能转变整个战机,蒙元朝廷也会从窘迫中翻身过来,而朱元璋可就要遭殃了……”

    “可是现在裕兴城战事紧迫,兀罗带大人也腾不出人手支援,调查事情也只有靠我们‘堂英会’的人了……”老九紧接着道。

    窦德庸继续说道:“所以我们现在得赶紧回去加派人手,尽快进军王家村,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将那东西弄到手,以后‘堂英会’的荣华富贵可就指日可待了,哼哼……”

    说完,窦德庸和老九彼此用狡黠的笑容对望了一眼,似乎一个阴谋即将浮现……

    走了一个多时辰,赵子博终于是把唐战等人领下了山,从野狼山下来,王家村就在前面了。看到了熟悉的村庄,唐战、陆菁和赵子川三人才算是心有放下来了。不过一路下来,三人也马马虎虎记住了来回的路……

    “就到这里了……”赵子川望见了王家村的门口,随后转头对自己的二哥赵子博道,“谢谢二哥送我们下山,你要不要也进村里坐坐?”

    赵子博笑着婉拒道:“我就不用了,待会儿掌门还要找我有事呢……你们自己照顾好自己吧,我能帮到的也都帮到了,至于明天唐战兄弟山上的事情,只有你们自己想办法了。”

    “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二哥你也多操心了……”赵子川笑着应道。

    “谢谢子博大哥……”唐战这边也微笑着回应道,“和左前辈约定的事情,我自己会把握好分寸的,也不用子博大哥你多心了……”

    赵子博见事情也没问题了,于是说道:“好吧,那我就送你们到这了。我先回帮主那去了,如果以后还有事情的话,有机会再叙谈吧……”

    “嗯,好的,还是谢谢子博大哥了……”陆菁最后也回谢道,随后几句简单的对话,然后双方就分别了……

    回到了王家村,里面的景象依旧是那样,白雪覆盖着村庄,村民们星星点点地穿梭其间,偶尔也有几个孩子继续地在雪地里玩雪,一片和睦安详的样子,谁也不会想到这个普普通通的和睦村庄,还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惊动世间的秘密,也么有人会希望这样的秘密将来会打破这个和谐村庄的宁静……

    “终于又回来了,感觉就像是回到家了……”陆菁深吸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从那么危险的堂英会悬命出来,才能感觉到回家的安全和温馨,我想当年傻蛋你娘也是这样的心情吧……”

    唐战听了,也满脸从容道:“是呀,现在静静想想,原来这里是我娘亲的故乡,怪不得我有这么熟悉的温馨感……说实话,能回到娘亲的故乡,这种感觉也真好……”

    看着唐战带着幸福的样子,陆菁也试着应和着唐战的心情,如果自己是当年的王姑娘,会是怎样的心情……

    三人正走在回村长家的路上,一切都很平静,谁知突然赵子川身旁,一声皮鞭的脆响袭来。赵子川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立刻低头躲了下去,然后往后山的方向跑,并头也没回地对身后的唐战和陆菁道:“我先走了,你们保重——”

    “怎么了?”唐战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傻呆呆地问道。

    “赵子川,你这个混蛋,给我站住,本姑娘今天要亲自扒了你的皮!”还没等唐战和陆菁反应过来,身后突然传来了那个熟悉无比的泼辣声音——奔袭过来的人不是李玉如又是谁?

    由于赵子川失信于李玉如,让李玉如本来一大早好心情顿时全无,现在提着鞭子,恨不得立刻将赵子川扒皮抽筋。只见李玉如招呼也没和唐战跟陆菁打,踏着轻功直接就朝向后山跑去的赵子川追去……

    唐战和陆菁看着这俩夫妻“闹乌龙”,也是瞪大眼睛地呆呆站在原地,不知如何言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