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华山掌门
    “究竟是什么目的?”赵子川又好奇地问道,“王家村究竟还有什么目的,值得华山派还有蒙元朝廷的人这么看重……”

    赵子博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低头沉默了许久,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赵子川想到了来野狼山之前的场景,于是接着叙述道:“之前我在王家村的时候好像就看见了二哥你们华山派的弟子……有两次,第一次是在我们刚到达王家村的时候,他暗中看见了菁妹和堂英会的山贼对峙的场景,但等我们准备去弄清楚情况的时候,那个华山派的弟子却消失了。第二次好像是另外一个人,当时他在王家村行踪蹊跷,我想要跟踪他的时候被他发现了,就是今天,结果被他发现后甩开了,我和菁妹他们也是最起初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跟到雪狼山上来的……”

    “的确,那两个人的确是我们华山派的弟子不错……”赵子博终于开口道,“他们说他们被外人发现踪迹了,所以就先撤退了,只是没想到那个外人居然会是三弟你……”

    “到底有什么秘密?”赵子川又急着问道,“王家村究竟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秘密,为什么王家村的人、堂英会的人,包括二哥你,一直都对我们有所隐瞒?”

    赵子博顿了一会儿,似乎心中有难言之隐,随后轻声回应道:“这个对不起了,三弟,掌门有令,不得将这些秘密告诉外人,包括三弟你……刚才告诉你们华山派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的。就已经算是告知的底线了……”

    “怎么了,连我们都不能告知吗?”赵子川听了,好奇心越来越强,继续问道,“尽管唐战兄弟的父母和王家村又掰不开的渊源,但终究那只是一个村庄,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对不起。三弟,我只能说,这个秘密事关重大,不能随便透露……”赵子博还是守口如瓶道,“原来二哥我吧。等到这阵子风头过去了,我自会找机会告诉你所有事情的真相……”

    “哼,真是无趣……”赵子川见没有办法从自己二哥口中知道实情,随口轻言了一句道。

    而陆菁在一旁听了赵子博所说,心中又不禁忖度起来:“就像赵子川刚才说的,不就是个王家村吗。怎么还有那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这秘密事关重大,不可轻易告诉外人,就连身为王雨萍姑娘儿子的傻蛋都不能知道……事关重大。事关重大,再事关重大,应该不会有比政治方面更重大的事情了吧……既然蒙元朝廷都非常重视这个事情,派裕兴城知府兀罗带托多亲自调查。说不定还真的关系重大……而且,王家村在十八年前经历过王雨萍和唐天辉的事迹,与唐门世家间接上有些关系,这应该不是巧合吧,难道说……”陆菁心里似乎是有什么想法,但却是不能猜出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和秘密。

    就在陆菁和赵子川一筹莫展的时候,唐战却在无意间插了句话:“子博大哥刚才说过。朱元璋那边,徐达将军的军队已经临近裕兴城了对吧?兵临城下,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件事情还重要的呢?难道在这种危急关头,兀罗带托多还有精力派人调查这边王家村的事情?”

    唐战虽然脑子笨,说这句话的时候也没有多过脑子,但是心思缜密的陆菁听到后,整个人像是灵关一闪,心中暗道:“对呀,傻蛋说得没错,现在徐达将军的部队已经临近裕兴城。裕兴城本就是一个小城,军事实力也只能算马马虎虎,兀罗带托多不趁着危险时刻向朝廷求援,反倒是派人调查王家村的事情,这显然有些不太合理。除非,只有一种可能……这个王家村的秘密,它的价值超过了一座城池、一场战役……”想到这里,陆菁心中不禁一阵,她逐渐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

    想要弄清楚真相,但是身为华山派玄武堂堂主的赵子博却是三缄其口,根本没有透露如何有关王家村秘密的事情。陆菁想了想,随后试探性地说道:“子博大哥刚才说秘密事关重大,不可轻易透露他人对吧……但是事情再大,怎么会大过兵临城危?如果真的大过,那就说明这事情和军事政治有关系。赵子川兄弟还有傻蛋他们也都是北上寻找朱元璋,如今朱元璋的军队就在附近,如果这秘密大到事关朱元璋和蒙元朝廷的双方,那我们迟早也是要知道的不是吗?”

    陆菁这么一说,赵子博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随后轻声嘀咕道:“对呀,我想起来了,三弟你们此次北上,就是去找朱元璋的……”

    赵子博的最后一句“就是”,有些透露了信息,陆菁两眼一皱,心中一顿:“果然,这事情事关军事和政治……”

    “不过,左掌门之前也下了命令,我们这些华山派的弟子是不能轻易将这个秘密透露给外人的……”赵子博思考了一番,随后说道,“要不这样吧,如果你们确实想知道这些真相,一会儿等左掌门来了,让左掌门亲自决定是否告诉你们吧……”

    此话一出,唐战、陆菁和赵子川三个人同时惊讶了一下。陆菁瞪大眼睛问道:“什么?子博大哥,你是说真的吗,华山派的左掌门左天昂前辈……也会来……来这儿?”陆菁惊讶得声音都有些吞吐。

    “左天昂……前辈?”唐战也吃惊道,“那可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左掌门……左前辈他……也会来这里?”

    “是呀,不然我们这些华山派的弟子还在这里等着干嘛,难道专程在这野狼山之上陪你们聊天叙旧?”赵子博微笑着说道,“因为这次事情非同小可,左掌门不但先派我们这些玄武堂的精英前来这个堂英会的据点调查情况。而且掌门他自己也要亲自前来和我们交代事情,我们忙完了事情,自然是先要在这里等候左掌门了……”

    赵子川一听到武林四圣之一的左天昂左前辈也要过来,身为“鼠辈”的自己等人有些不迎场面,于是又问道:“那左前辈给二哥你们交代事情,我们在这里也不太方便吧,不然我们先回避一下吧?”

    “用不着。只是交代一些事情罢了……”赵子博笑着道,“待会儿我会向左掌门请示一下,看掌门是否同意将这个秘密告诉你们……再说了,你们不是一直想要见见世面吗?这次在野狼山重逢,也当是你们有幸见到一次当今的武林四圣之一了……”

    陆菁听了。兴奋道:“太好了,我一直想要见当今武林四圣,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原来在汴梁城的时候,听苏姐姐还有萧大哥说,他们都已经见过郜英郜前辈和卢欢卢前辈了,甚至都交过手了。每次他们提到这事情的时候,我都嫉妒死了——”

    “菁妹,左前辈怎么说也是当今的武林四圣之一。华山派的掌门人,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待会儿见到左前辈时,我们可得严肃点……”唐战看见陆菁有些兴奋的样子。顺势提醒道。

    “噢——”陆菁嘟着嘴小声地答应了一声。

    赵子川看着陆菁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两眼一黑,心中磨叽道:“哼,这个死丫头,刚才还一脸的哭丧样,唐战兄弟一恢复,她马上就‘复活’了。还真是受不了……”

    陆菁表面上一副兴奋的样子,心中却是思虑更多了:“没想到连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左天昂左前辈都来了,看来这个秘密的确事关重大、不容小觑,无论如何,一定要弄清楚所有的秘密才行……”

    “掌门来了——”过了好一段时间,刚才在峭崖边上“站岗”等待的华山派弟子突然喊声道。

    “来了,这么快?”陆菁不禁道,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当今的武林四圣之一,陆菁的心中难免还是兴奋不已。

    果见没过一会儿,前排的“站岗”华山派弟子纷纷朝一个方向行礼而去。赵子博见了,也向那边跑了过去,做出迎接的样子。

    很快,拐角一处,走出一个身披朴素青衣,但全身灵气十足的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说他灵气十足,是因为他的衣着很简便,根本不敢相信他就是一派之主,但从他全身散发出的与众不同的气感,即整个人的气质,非同寻常,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此人身份与性格的不一般。此人面容刚俊硬朗,像是经历过沧桑的汉子,长发也只是稀疏几根银白,不用多说此人便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华山派掌门人左天昂。

    “掌门——”赵子博随即与其他华山派弟子齐声请示道。

    左天昂一向都是行事谨慎、注重细节的人,他来了之后,也没有多做歇息,直接正切主题问道:“怎么样,赵堂主,叫你调查‘堂英会’的事情,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赵子博心知自己的任务失败了,于是低头轻声道:“对不起,掌门,属下无能,没能逮到窦德庸,让他给跑了……”

    左天昂听了后,也没做多大反应,似乎早在意料之中,于是闭眼轻声道:“算了,不怪你,毕竟是兀罗带托多收买拉拢的人,自然是没有那么容易就抓住……”

    “那现在该怎么办,掌门?”赵子博又问道。

    左天昂顿了一下,随后说道:“没有窦德庸,我们一样能调查清楚,继续派人在王家村暗中调查。记住,我们这些武林中的人,最好不要过于深入政治军事的事情,只要暗中调查即可……”

    “是,掌门……”赵子博回应道,“不过刚才在来堂英会的路上,属下偶遇到了前去北上的三弟,碰上了点麻烦事儿……”

    于是,赵子博将自己遇到唐战等人已经他们一路来的经历简单地向左天昂叙述了一遍……

    左天昂听了,顺口问道:“我知道了,他们也在调查王家村的事情对吧?”

    “是的……”赵子博继续回答道,“既然他们此番目的是想要找朱元璋,因此属下想要冒昧请示掌门。掌门是否可以将这个秘密也告诉他们?”

    左天昂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两眼凝视着对面的唐战等人。随即,左天昂往唐战等人的方向慢慢走去,看来似乎是要亲自对话了。

    而看到身为武林四圣之一的左天昂朝自己这边走过来,唐战三人也不禁感觉到一种自然而然的紧张感。尤其是唐战,因为左天昂一直正视的人正是自己。

    “左……左前辈,晚辈……见过左前辈……”唐战紧张得有些吞吞吐吐地应声道。

    左天昂看着唐战的模样。随后问道:“我听赵堂主提过你,你就是唐门世家的遗孤弟子对吧?”

    见到身为武林四圣之一的左天昂也认识自己,唐战吞吐地答道:“是……是的……”

    “我听说过你,汴梁剑道大会的时候,你曾经在少林的释明方丈以及峨眉派的傲晶师太等众武林名士面前施展过唐家枪法。当时武林中你的名字就传开了……”左天昂先是说道。

    唐战听了,也没有怎么回答,只是紧张地低着头。

    然而接下来的一个问题,让唐战整个人又一次震惊了。左天昂眼神没变,继续朝着唐战问道:“那老夫也冒昧问一句了,你究竟是唐骁风的儿子……还是唐天辉的儿子?”

    熟悉的问题。尤忆的伤痛,再次在唐战**心间纠缠不已。曾经这个问题是最困扰唐战的,也是唐战最不想回答的问题。左天昂今天再一次问出来,看来赵子博还没有把所有的真相告知左天昂。

    “唐战兄弟……”赵子川知道此时唐战的心里一定很纠结,纠结自己是否在德高望重的左前辈面前说出实情。

    唐战才刚恢复的心境,一下子又被痛苦与悲伤给缠绕着。

    “傻蛋……”陆菁知道唐战的心里所想。虽然刚才劝慰了唐战一番,即使唐战已经比之前要乐观了许多,但是现在这种类似的话题再度提起,唐战难免还是会再一次陷入悲痛中。

    唐战心中犹豫了许久,他想要像之前自己的叔叔在信中说的那样,隐瞒实情。但是现在站在对面的不是一般人物,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左天昂。如果在这样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面前说谎,唐战作为晚辈的自己也是也会过意不去……

    唐战想了许久,最终决定了,随后轻声回应道:“晚辈……晚辈的父亲是——唐天辉……”唐战最终还说说出了实情。

    陆菁和赵子川在一旁见了,了解到唐战此时痛苦的心境,也用复杂的眼神望着站在左天昂左前辈面前的唐战。

    左天昂听到答案后,依旧是没有太大的反应。随即,他闭眼轻声道:“果然,你最终在老夫面前说的是实话……”随后,左天昂慢慢转过身,准备离开唐战。

    “掌门……”赵子博还不忘刚才的事情,继续问道,“究竟该……该不该告诉他们关于这件事情的秘密?”

    左天昂走了几步停下了,随后用声音不大却让人感觉一锤定音的语气说道:“既然他是唐天辉的儿子,那我自然是不能将这个秘密告诉他们了,毕竟你们很清楚的,这给秘密的事关……”

    此话一出,唐战整个人像是遭到了晴天霹雳一般,完全发呆地站在原地愣住了,他万万不敢相信,仅仅是自己的身份,左天昂便毅然决然地拒绝了透露秘密。

    陆菁在一旁听了,不仅仅是对结果的失望,关键是这次的问话又一次中伤了唐战的心灵。陆菁也不管对方是不是什么武林四圣了,大声问道:“为什么,傻蛋是谁的儿子又不是他的错,为什么每个人都要用偏见的目光去看待傻蛋?”

    “菁妹——”赵子川看见身边的陆菁有些不顾身份了,于是小声提醒道。

    陆菁两眼直望着左天昂,左天昂又一次转过身,看着陆菁不甘心的眼神,依旧是表情不变道:“不为什么,因为这个秘密事关重大,他是唐天辉的儿子,所以不能知道——”

    这一句话就如同一隔铁墙,将陆菁的话给回绝了过去。陆菁见着对方是武林四圣之一的前辈,也不好意思再争论什么,只能在一旁忍气吞声。但是看着唐战总是被世人的偏见所折磨,陆菁自己的心里也不好受。

    “我只是想知道……”然而,唐战此时却在一边轻声道,“我只是想知道原因,为什么我是谁的儿子,和知道这个秘密有关系,我只是想知道——”唐战的声音逐渐加大,并用坚定的眼神望着对面的左天昂。

    左天昂看着唐战坚定的眼神,似乎是心中起了想法。左天昂沉默了许久,随后面容严肃地对唐战道:“好吧,就当是了结你这个唐门遗孤的心愿好了……明日辰时以后,依旧是这个地方,老夫就在这里等你。你若是再来,老夫便亲自把这其中的原因告诉你,如何?”说完,左天昂也用带有灵光的眼光望着唐战。

    唐战听完后,见着左天昂不同寻常的眼神,心中似乎有了另外的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