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伊人劝慰
    看见唐战心有不甘的样子,赵子川也明白唐战内心的痛苦。随后,赵子川也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大概和自己的二哥赵子博讲述了一遍……

    由于此时的厅堂已经尽是狼藉,“堂英会”帮主窦德庸也没了踪影,众人也是没有再呆在厅堂里的必要了。“堂英会”剩下的残兵败将也是逃的逃,溜的溜,刚才还人群挤挤的正厅堂,一下子变得冷清了许多……

    天上依旧是慢慢飘着雪花,赵子川等人也是从厅堂走了出来,换在外面谈论事情。赵子川和自己的二个讲述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其他的华山派弟子则站在山崖的缘侧,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而唐战则依旧是沉浸在刚才的痛苦中,依旧是萎靡不振的样子,心痛地收回了梨花枪后,整个人则是低头盘坐在一处扫了雪的巨石块上。陆菁则是一直不放心唐战,她自己也是头一次看见唐战如此悲伤痛苦的情态……

    “三弟你是说,刚才窦德庸使用了‘雪狼阵’,唐家霸王枪被完全限制住了是吗?”赵子博还在问着赵子川刚才的问题。

    “对呀……”赵子川应声道,“看来这个窦德庸虽然为人阴险狡诈,但是还是有点能力和远谋的,仅仅只是十八年前和唐门弟子唐天辉交手一次,就能凭记忆研究出对付唐家霸王枪的阵法……”

    “没想到唐家霸王枪作为武林中兵器榜武功的头名,今日却在这阴沟里翻船……”赵子博继续轻声道。“看来这个窦德庸确实有点本事,怪不得兀罗带托多回收买‘堂英会’的人……”

    “二哥你是说兀罗带托多是吗?”赵子川又听到了“兀罗带托多”的名字,不禁道,“那个裕兴城的知府?刚才听窦德庸说,当年唐天辉投靠蒙元朝廷的时候,就是经过了他的手……”

    赵子博想了想,随后说道:“兀罗带托多虽然只是一个小小裕兴城的知府,但是却是有非常厚的官府关系。朝廷最近也是非常重用他。加上现在裕兴城边外战事又起,朱元璋的军队和蒙元军队在附近战事频繁,最近还听说徐达将军已经挥兵朝裕兴城而来……兀罗带托多似乎是发现了关于王家村的一些至关重要的秘密,于是便收买了‘堂英会’的窦德庸,让他暗地里调查一下……”

    “果然,这王家村似乎还有别的秘密……”赵子川小声嘀咕着,随后把目光望向了还在一旁低头暗自痛苦的唐战,随后两眼迷离道,“王家村的事情先放到一边。说到唐战兄弟,作为唐门世家的遗孤弟子,刚才他面对窦德庸对唐门世家的侮辱。自己却是没有还击之力。或许他觉得现在的自己没资格为唐家正名吧……”

    “或许他痛苦的,不仅仅只是唐门世家的命运吧……”赵子博又望着唐战的背影说道。

    “什么?”赵子川见自己的二哥也对唐战发表意见,于是问道。

    赵子博继续说道:“三弟你刚才也说了,十八年前唐战兄弟的父母也和‘堂英会’有过渊源。他的父亲唐天辉曾经救了王家村,最后又投靠了蒙元朝廷,亲自灭了唐门世家。从英雄变成罪人,本就已是坎坷的命运……今日窦德庸又一次在唐战兄弟面前提出了这件事情,唐战又‘兵败’于此,他心里痛苦的和愧疚的,也是对自己身世的命运吧……他一定很不甘。不甘自己的父辈母辈曾经经历了这么多,如今的自己却是碌碌无为。任人讥讽论足吧……”

    “但愿这事情不要一直在唐战兄弟心里成结,否则他恐怕会一直因为这件事情一蹶不振……”赵子川也叹息道……

    唐战这边还在默默地低着头,但是他的双拳却是一直紧握。刚才窦德庸对唐门世家侮辱的话语,似乎还在唐战耳边萦绕;刚才“雪狼阵”的长钩,似乎还在自己剧痛的带伤的手臂上抓狂;自己父母辈的身世经历,如同心头的毒刺,始终折磨着唐战伤痕累累的心灵。师门的侮辱,自己的无能,唐战此时只能是化作心中的一股缘分,挥拳朝着地上重重一击。然而地上却满是积雪,唐战愤怒的拳头此时也只不过是软绵无力,一拳下去,连积雪都没有被激起,仅仅只是形成一个小坑洞。

    陆菁看着唐战都有些要自暴自弃的样子了,缓缓走到了唐战的身前。此时的唐战依旧是低着头,还没有抬头看陆菁。陆菁见状,先是轻声安慰道:“傻蛋,你没事吧……”

    唐战依然没有抬头,知道陆菁在自己面前关心自己,唐战也是先轻声回应道:“没事,菁儿,我只是在自责,自责自己的无能而已……”唐战越说,声音越来越小。

    “可是看见傻蛋你一蹶不振的样子,菁儿比你更难过,你知道吗?”陆菁继续轻声道。

    陆菁说到这里,唐战这个时候才慢慢抬起头。然而唐战一抬头,看到的却是陆菁哭红的眼神,尽管脸上和眼眶中的泪水早已干了,但是依旧是掩盖不了陆菁哭成泪人时的悲伤神情。

    “菁儿,你怎么哭成这样?”唐战看到陆菁从来没有过的悲伤模样,整个人也开始关心起陆菁来,随即自己从石块上站起来,担心地问道。

    “菁儿没事……”陆菁又一次用手擦了擦自己的脸颊,尽管此时自己的脸上早已没了泪水,随后陆菁又继续道,“你知道吗,傻蛋,你刚才在窦德庸面前失控发怒的样子,菁儿当时都害怕了……”

    “对不起,菁儿……”唐战知道自己让陆菁多担心了,于是轻声回道。

    “可是真正让菁儿担心的,并不是傻蛋你失去理智的样子……”陆菁继续轻声道。脸上也强挤出微笑,“当你被困在‘雪狼阵’中,生死一瞬的时候,菁儿是最担心的,并不是担心傻蛋你因为唐门的命运而怎样,而是担心你的安危……”

    此话一出,唐战终于明白了陆菁的心里所想。陆菁她其实从来都不在乎自己的身世,不在乎自己的父亲曾经犯下过什么罪过。她一直爱着自己,一直担心的是自己的安危。唐战想了想,随后扶着陆菁的肩膀,继续自责道:“对不起,菁儿,我因为个人的原因,刚才在窦德庸面前失去了理智,去让菁儿你还有子川兄弟担心了……”

    陆菁站着想了许久,随后微笑着说道:“其实傻蛋。不管你原来的身世怎样,不管你的父母辈曾经发生过什么,傻蛋就是傻蛋。你就是你自己。菁儿一直都相信傻蛋你能做好你自己——”

    “菁儿……”看见陆菁在这种悲伤的时候,却是在努力激励自己,唐战不觉心中有些触动。

    陆菁停顿了一会儿,随后继续说道:“还记得在陆府,当时南宫正向菁儿提亲的时候,傻蛋你主动站出来替菁儿抱不平吗?”

    唐战听了。点着头应声道:“当然记得,当时看到南宫正仗势欺人,又欲对菁儿你轻薄,所以我就站出来了,好好教训了他一顿——”

    “就是那个时候。傻蛋你是那么的自信……”陆菁抓住点继续回忆着说道,“那个时候的傻蛋你。是非常自信的,即使是在众武林名士的面前,傻蛋你依然替菁儿出了气,给了南宫正很好的教训……傻蛋你的自信一直是菁儿最欣赏的,所以菁儿一直都相信你,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挫折和困难,菁儿都相信傻蛋你能振作起来……”

    “谢谢你一直相信我,菁儿……”唐战听了,微笑着回应道。

    渐渐地,陆菁说着说着也慢慢露出了微笑,继续道,“所以现在也是一样,尽管傻蛋你现在败给了窦德庸,但菁儿相信傻蛋你不会因为这一次失败而完全丧失信心不是吗?”

    “的确正如菁儿你所说,我确实不应该因为这一次失败而灰心丧气……”唐战听了,放下了双手,继续低头道,“可是我特别在意纠结的,并不是我败给了窦德庸的‘雪狼阵’,我之所以心里难过,是因为他对唐门世家的侮辱之言,还有……还有我的父亲,我父亲原来的经历与罪过……”

    陆菁看着唐战又一次难过的样子,继续微笑着耐心地说道:“那傻蛋你还记得,在打败南宫正以后,在你房间里,菁儿对傻蛋你说过的话了吗?”

    “在房间里……对我说过的话?”唐战疑问道。

    “嗯……”陆菁点头继续笑道,“当时的情况也很相似,虽然你好好教训了南宫正一顿,但是在众武林名士面前施展了唐家枪法后,面对众人对唐门世家的非议,傻蛋你也像今天这样心情低落过……”

    听到陆菁这么一说,唐战似乎是回忆起来了,轻声嘀咕道:“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我告诉了菁儿你……告诉了菁儿你我父亲的真相……”

    “对,你敢于告诉菁儿真相,菁儿也很欣慰……”陆菁继续笑着说道,“但是更重要的,菁儿之后也告诉过傻蛋你,不想被命运折腾一辈子,就努力去做给世人看看!傻蛋你既然要立志成为一个大英雄,就一定要去做!虽然之前你父亲曾经犯下过过错,但是你父亲是你父亲,你自己是你自己,你无须去过于在意他人的眼光,做好你自己,向世人证明你是一个当之无愧的英雄!”

    陆菁激昂的一番话,唐战总算是完全回忆起来了,当时在陆府的时候,面对众武林名士的非议,唐战的心情悲伤到了低谷。但是陆菁对自己的信任,让唐战重新拾回了信心。如今在这白雪之地,陆菁又一次在唐战低谷的时候给予了唐战鼓舞和信心。

    唐战听了,终于露出了笑脸,看着陆菁信任自己的眼光,唐战微笑着说道:“谢谢你,菁儿,谢谢你一直相信我……”

    “我一直都相信傻蛋你……”陆菁继续笑着道,“因为你永远是菁儿的傻蛋,你比任何人都优秀,所以菁儿一直都相信你……”说着,陆菁的眼睛里又一次闪现出泪花,只是这一次,陆菁眼中溢出的,是高兴的泪水。

    话语既出,唐战心中也是感触良多,身边有一只关心和激励自己的陆菁,唐战自己又何必继续苦恼下去?唐战顿了一下,随后眼神一颤,两手再一次伏在了陆菁的肩膀上。紧接着,唐战伏在肩膀上都双手渐渐往后,做搂抱的姿势,将陆菁一把抱住了。

    陆菁看见唐战主动向自己抱了过来,也知道唐战已经从刚才的阴影中走了出来。随即,陆菁这边也是一样,两手紧紧搂住唐战的脖子。白雪皑皑之地,两人相依相偎的场景,画面极其温馨。

    “谢谢你,菁儿……”唐战又说了一句。陆菁面带微笑聆听着,下巴靠在唐战的肩膀上,看到唐战重回自信的样子,陆菁觉得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开心的了。

    赵子川和赵子博看见了唐战恢复精神的样子,也露出了放心的笑容。赵子川轻声说道:“果然,还是菁妹最了解唐战兄弟,只有她能让唐战兄弟重拾信心……”

    唐战和陆菁相拥了许久后,彼此又分开了。陆菁微微红着脸,继续亲昵地说道:“答应菁儿,傻蛋,以后不要再为了家族的事情萎靡不振了好吗?”

    唐战轻轻点了点头,随后用手擦拭了陆菁眼角的泪水,笑着说道:“行,以后我不会再因为这件事情灰心沮丧了……”

    陆菁见唐战完全恢复了,又一次露出了笑脸。唐战双手从陆菁的肩膀上拿下来,随后挺直身子,自信地说道:“今天和窦德庸对阵,我的唐家枪法不但没能打败‘雪狼阵’,而且还被窦德庸好好羞辱了一顿……家族的事情我可以不再为此痛心了,但是今天输给他的这口气,我一定要讨回来!”

    唐战说得自信满满,陆菁则在一旁笑道:“嗯,菁儿相信傻蛋你能做到,下次再见到那个窦德庸,一定得让他好看!”

    经过了陆菁的一番激励,唐战总算是从刚才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两人重新来到了赵子川和赵子博的身边,继续谈论着之前的事情。

    赵子川看着唐战重新精神满满的样子,笑着问道:“怎么样,唐战兄弟,现在心中好受了些?”

    “放心吧,我没事了……”唐战笑着回应道,“今天是我太急躁了,惨败给了窦德庸。不过下一次若还遇到,我一定会给他颜色看!”

    “可惜窦德庸溜得那么快,不知道以后唐战兄弟你还有没有机会找他报仇喽……”赵子川随口说道。

    然而,赵子博听了,插话道:“其实之前我们也暗中调查过了,这个地方只不过是‘堂英会’的小据点,根本就不是‘堂英会’真正的窝点。”

    “什么?不是真正的窝点?”赵子川反过来问道,“那身为帮主的他怎么会到这么偏僻的‘野狼山’上来?”

    赵子博回答道:“‘堂英会’真正的窝点其实是在裕兴城,只不过裕兴城的知府兀罗带托多收买了他,让他调查王家村的事情,所以窦德庸才把人手暂时集中在‘野狼山’这个据点罢了……”

    “没想到华山派真的挺厉害的,暗中竟然能调查得这么清楚……”陆菁也应声道,“刚才也听到你们说了,‘堂英会’之所以会再度袭扰王家村,是有别的目的在里面的是吗?”

    “是关于王家村的秘密……”赵子博回答道,“而且华山派这次也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的……”

    陆菁听了,心中暗道:“果然,这个王家村,还有别的不为人知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一定和傻蛋的父母还有关系……”

    想到这里,陆菁又用复杂的眼神望了一眼身侧的唐战,自己不禁觉得唐战的身世的确是坎坷万分,也对唐战的命运感到了一丝无奈的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