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惊人真相
    “不可能,为什么……”唐战一边轻微地喘着气,右手紧握梨花枪的枪杆,撑在地上,一边用疑惑并带紧张的眼神望着台阶上一脸诡笑的窦德庸,心中暗惊道,“为什么他会那么了解唐家霸王枪,无论是枪路还是枪法的弱点,他每一个细节都抓住了,而且毫不手软……”

    窦德庸依旧是狡黠地望着唐战,似乎这些都在意料之中。

    赵子川这边也是看出来了,于是向身边的陆菁问道:“菁妹,窦德庸他……他那是什么阵型,居然很轻松地就化解了唐战兄弟的所有招式,就好像非常了解唐家霸王枪的一招一式一样……”

    陆菁没有侧头去望赵子川,只是稍稍摇了摇头,两眼直望着前方的唐战和窦德庸,淡淡地说道:“不管怎么样,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窦德庸和唐门世家的人一定有渊源……”

    窦德庸这边,看见唐战在对面伫立了好久,心知刚才唐战一定是被自己对唐家霸王枪的破解之法感到惊异。随即,窦德庸笑着对唐战说道:“怎么了,小子,刚才还不是气势汹汹的,要为唐门世家正名的吗?怎么,才两三回合下来,自己就没有信心了?”

    窦德庸这句话明显带着挑衅的语气,唐战听了,本来就对窦德庸亵渎唐门世家心在气头上,此时更是无法忍耐。唐战重新提起手中的梨花枪,立身说道:“不许你……不许你轻亵唐门世家!”

    说完,唐战两脚一跃,腾至半空,似要再一次出招而去。

    “傻蛋。别太鲁莽了——”陆菁看出了唐战有些失去理智了,于是大叫道。

    但是这个时候的唐战哪里听得下去?唐门世家的事情在唐战心里从来都是一道痛苦的结,如今有人拿之亵渎,唐战根本就无法忍受。满是愤怒的唐战全身力道尽出,长枪劈头而下,一道犀利锋刃自枪头而出,发出尖锐的冲击声——“亘古绝音枪法”自上而下即出,如沟壑冲击般一道而去。

    窦德庸的手下这边可能是没有准备好。唐战的“亘古绝音枪法”掠过,“雪狼阵”有些慌了手脚,强大的冲击力顿时将前排的几个手提异样盾牌的山贼给冲飞而去。“啊——啊——”几声惨叫声后,窦德庸的手下这才反应过来。

    唐战见这招略有功效,于是继续一招“亘古绝音枪法”冲击而去。

    凄厉声不断,窦德庸看到了前面的场景。立刻下了手势命令,命令“雪狼阵”严加以待。只见唐战的这一招下去,所有的侍卫先退到了两边。躲开这一击。窦德庸这边也先躲到了一边,刚才的“亘古绝音枪法”伴着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划着台阶而上,利刃般飞过,只听“咔嚓——”一声,最上面的兽皮座椅直接被唐战的这一招给干脆劈成了两段。

    “亘古绝音枪法”的确算是唐家霸王枪中威力较强的一式,周围的山贼看了也有些心惊胆寒。但是窦德庸似乎并不怎么害怕,继续命令着手下变阵,似乎这回要有所行动了。

    唐战不给窦德庸喘息的机会,继续从天而降一招“亘古绝音枪法”。劈头而去。然而这一回,还没等唐战全然使枪。旁边的长钩山贼又一次两边而上。只见唐战将梨花枪举至头顶刚刚落下时,两侧的长钩山贼交错上下,硬生生地将唐战的梨花枪给扣住了。

    众多的长钩勾住了梨花枪的枪杆,唐战自然是没有之前的力道继续劈扣而下,“亘古绝音枪法”自然是没能使出。

    “嗯——嗯——”两侧的山贼似乎是用了全力,全然阻止唐战继续施展唐家霸王枪。唐战已经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被限制的僵持感。自己甚至连枪杆都快拿不稳了,看来这个长钩盾牌的“雪狼阵”的确是太针对唐家霸王枪了。

    这边僵持不下,刚才站在前面的盾牌侍卫其上前来,似乎是要抽手对付唐战。唐战见状,“啊——”地嘶吼一声,全身内力迸发,两手将梨花枪的枪杆用力一转。

    内力突起,两侧的山贼侍卫还没有注意到,扣在梨花枪枪杆上的长钩因为唐战爆发的内力全然退去。没完,唐战整个人腾跃起身,两脚齐上,直接踢向了面前的盾牌侍卫。只听一声闷响,唐战强行用两脚击退了前排的山贼,随后自己借着反冲力退了几步,退回到了陆菁和赵子川的位置。

    “傻蛋,你没事吧?”陆菁见着唐战鲜有的在比武对决时力不从心的样子,又见此时唐战心中大乱,于是立刻上前关心问道。

    唐战没有立刻回答陆菁,而是两眼凝视着前方依旧是冷笑的窦德庸,喘着气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了解唐家霸王枪,你……你和唐门世家究竟有什么关系?”

    “看来你也发觉了……”窦德庸望着唐战有些“狼狈”的样子,随即笑着说道,“既然你身为唐门世家的遗孤弟子,那告诉你真相也未尝不可……”

    此话一出,不只是唐战,陆菁和赵子川的目光也一起放在了窦德庸身上。

    窦德庸缓了缓,继续说道:“说实话吧,我和唐门世家实质上并没有什么太大关系,但是严格来讲,还是有关系的……所有的一切,都要追溯到十八年前,也就是你们一直想要知道的王姑娘的事情……”

    一听到这件事情和十八年前的王姑娘有关系,唐战等人的心更是提上几悬。

    窦德庸紧接着道:“我之所以那么了解唐家霸王枪的招式,并研究出对付他的办法,是因为我,我们‘堂英会’曾经就败在了一个唐家小子的手上!”说到这里,窦德庸一脚将之前陆菁用暗器击落的一盏茶杯给踢飞,看样子他是有些激动了。

    “‘堂英会’的人输给了一个唐门世家的弟子是吗……”陆菁轻声道,她似乎能够猜到什么,眼神有些波澜不定。

    “十八年前……十八年前‘堂英会’和唐门世家发生过什么吗?”唐战也急着问道。

    窦德庸继续笑着道:“你们不是知道的吗?先父曾经和王姑娘下过协议。‘堂英会’不再侵扰王家村。但是那个协议就是被我撕毁的,是我后来带着‘堂英会’的所有弟兄一起去攻打王家村的——”

    陆菁听到这里,恍然大悟,不禁道:“难道是那个时候……”

    “对,没错,就是那个时候……”窦德庸继续咬牙道,“不知从哪冒出一个唐门世家的弟子,出手打败了我们‘堂英会’的所有弟兄。和王姑娘一起救了王家村……那次败仗后,我心有不甘,苦心研究了那次那小子使的唐家霸王枪的所有招式,花费了不少心血,才研究出这套对付唐家霸王枪的‘雪狼阵’……只可惜,后来听说王姑娘死了。那个姓唐的小子在外面似乎是做了一件惊动中原武林的事情,也死了,唐门世家也惨遭灭门。我这‘雪狼阵’就一直没有机会再用出来了……不过就没想到,今天碰上了你这小子,让我又一次看到了近乎失世的唐家霸王枪……”说着,窦德庸又将目光放在了唐战身上。

    “十八年前救王家村的是……唐门世家的弟子……”唐战听了,有些吃惊道,“怪不得村里那孩子说,十八年前的那个恩人也和我一样背着一把枪……”

    然而,陆菁在听完了窦德庸的叙述后,好像是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一般,瞪大双眼地望着似乎还不知情的唐战。整个人摆出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

    唐战侧眼望见了陆菁有些奇怪的样子,于是转头问道:“菁儿。你怎么了,为什么摆出那副神情?”

    陆菁没有立刻说话,但是却——令唐战完全没有想到,陆菁惊讶的眼神中,居然渗出了晶莹的泪水。

    唐战也有些慌了神,他不知道为什么此时陆菁会在听了唐门世家的事情后。在自己面前落泪。于是唐战立刻关心问道:“怎么了,菁儿,你为什么要伤心啊?”

    “因为十八年前那个唐家弟子,最后娶了那个王姑娘……”陆菁暗暗地说道。

    “对呀,是没错,之前村长也说过了啊……”唐战似乎还是不明白陆菁的话,于是又问道。

    “那个王姑娘……那个王姑娘……”陆菁说着说着,语气逐渐哽咽起来,泪珠也从眼眶中慢慢滴落下来。

    “是那个王姑娘怎么了……菁儿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伤心?”唐战看着陆菁都哭出来了,更加疑惑和关心地问道。

    “那个王姑娘……”陆菁泪眼神情地望着唐战,伤心地说道,“那个王姑娘她……她是傻蛋你的……娘亲……”

    陆菁话音落下了很久,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窦德庸在内,全部都震惊住了。

    “你说……什么?菁儿……”唐战自己的也不敢相信陆菁说的话,有些吞吐地问道。

    陆菁抽泣了一声,继续说道:“那个王姑娘……是傻蛋你的娘亲——王雨萍……”

    这一回唐战是听清楚了,陆菁口中所说,十八年前的王姑娘是自己的娘亲王雨萍,唐战也不敢相信地颤抖道:“那十八年前救王家村的那个恩人……那个唐家弟子就是……”

    陆菁哭着点了点头,继续轻声道:“是你的父亲……唐天辉……”

    陆菁说完话后,所有的谜题似乎是在一瞬间都解开了。现在唐战等人知道了,所有的问题都明了了,众人口中所说的王姑娘和那个少侠,正是唐战的母亲和父亲王雨萍和唐天辉。而唐天辉在王雨萍死后,惊动中原武林的事情,自然是为了求荣而做了蒙古人的走狗,并亲手灭了唐门世家,犯下了欺师灭祖的罪行。而王家村的人依旧是将唐天辉当成恩人,即使唐天辉犯下了滔天罪行。于是王家村的人便隐瞒了唐天辉和王雨萍的身份,这样外人问起来,也并不知道他们二人的身份,也算是对二者亡灵的安息吧……

    不仅仅是唐战这边,连说出真相的窦德庸也是小吃了一惊。不过仅仅只是小吃了一惊,毕竟他见到唐战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唐战有些神似当年的唐天辉和王雨萍,也是大胆猜想过唐战的身份。

    随即,窦德庸冷笑了一声道:“真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小子居然是唐天辉的儿子啊,怪不得有些神似……”窦德庸的这句话,也证实了十八年前的少侠和王姑娘就是唐天辉和王雨萍。

    赵子川看着唐战自己都有些震惊的样子,轻声说道:“不仅仅是窦德庸,就连王家村的人……怪不得王家村的人都会用那种眼神望着唐战兄弟你,因为他们都记得你父亲和你母亲的面容,看到了你的到来,我想王家村的人应该也有想到这一点吧……”

    “而且现在也清楚了……”陆菁继续带着悲伤的情绪说道,“十八年前没有消息的那个遗孤,就是傻蛋你……”

    这个唐战自是心里比谁都清楚,之后的事情他也是最了解的。自己的叔叔唐骁风告诉过他的,自己的父亲在自己的母亲因病过世之后,求荣做了蒙元朝廷的走狗,并亲手灭了唐门世家。后来是唐骁风与唐天辉约定荒郊一战,最终自己的叔叔唐骁风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唐天辉,自己也是被叔叔唐骁风一手带大,尔后自己的叔叔也消失了……

    “身为唐天辉的儿子,却是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心中肯定不好受吧……”窦德庸这边似乎还有话说,继续笑着道,“可是你们也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啊……”

    “你还想要说什么?”赵子川这边,看着唐战和陆菁自己这里正伤心的样子,赵子川反过头来问道,“事情的真相窦帮主你也透露出来了,唐战兄弟就是唐天辉和王雨萍的儿子了如何,你还想要表达什么?”

    “原来你叫唐战是吧?”窦德庸倒是没有回应赵子川的话语,而是对着一旁知道真相后精神有些萎靡不振的唐战说道,“你虽然清楚了十八年前王姑娘和那个唐家弟子的身份,但是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你父亲当年投靠蒙元朝廷的时候,是接过谁的手吗?”

    唐战似乎对这个话题并不太感兴趣,也没有正眼望窦德庸一眼,轻声道:“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父亲曾经犯下的滔天罪行,无可否认,无论我现在怎么做,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我这个儿子也没有办法帮父亲名正。至于蒙元朝廷的事情,我根本就不会去想……”唐战说着,眼神中流露出的悲伤愈加浓烈。

    “是这样吗?那下面这个话题,我想身为唐门世家遗孤弟子的你,应该会非常感兴趣的……”窦德庸继续冷笑着说道,“当年你父亲亲自灭了唐门世家,的确是令世人震惊。可你知道吗,真正策划这一起事件的人,可是另有其人……”

    果然,此话一出,唐战立刻又提了精神,并两眼带着杀气问道:“是谁,是谁策划的,是谁策划灭了唐门世家的?”

    唐战的话语罕见地强硬令人畏惧,身旁的陆菁和赵子川都有些震住了。陆菁想要安慰唐战,于是轻声道:“傻蛋,你先冷静一下……”

    “哼,你果然是想要知道这个事情的真相啊……”窦德庸冷笑了一声,紧接着道,“告诉你也无妨……这个人现在可是大都的王爷,他就是察台王察台赤拉砍尔——”

    “察台王?大都?”唐战听了,心中暗道,“孙云兄弟临走大都前,曾经也发誓过,要去大都查出灭我唐门世家的凶手……现在正好,察台王本人就在大都,孙云兄弟迟早会找出他,我有朝一日也必须前去大都……”

    想到这里,唐战内心一震,两眼依旧是像刀一般望着眼前的窦德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