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唐家枪法
    “唐家霸王枪……”窦德庸看着台阶下举枪的唐战,忽地轻声嘀咕道。

    “帮主,您是说真的吗?”老九听到了窦德庸的言语,小声地问道,“那小子使的……真的是唐家霸王枪?”

    “可不只是会唐家枪法那么简单……”窦德庸两眼一直望着唐战,轻笑道,“说不定,这小子的身份……”

    而在台阶下一直将注意力集中在身边“堂英会”山贼身上的唐战,此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窦德庸和老九的对话。当然,他现在也根本无法分心,如今和陆菁、赵子川陷入了“堂英会”的圈套,心里多想的,是如何从这里逃出去。

    “帮主您是怀疑那个小子……”老九似乎是知道了窦德庸的想法,悄声道,“如果是真的,那也未免太巧了吧……暂且不说那小子的身份与否,他使的枪法是不是真的唐家霸王枪还不得而知呢……”

    “想赌吗,老九?”窦德庸突然转头对身边的老九反问道,“先不管这小子的身份真假,至少本帮主能基本确定,这就是唐家枪法——”

    “帮主您这么肯定?”老九半信半疑道。

    窦德庸笑了笑,继续轻声道:“老九你可别忘了,十八年前那件事情之后,我可是专程为那个人准备的东西……只可惜发生了那次的事情之后,我便再也没有与他交手的机会了……不过现在正好,唐门世家的弟子出现在本帮主面前,这可真是天意啊……”

    “帮主您该不会是想要……”老九似乎明白了窦德庸接下去要做什么,不禁问道。

    “去,命令后面的人‘雪狼阵’准备随时伺候……”窦德庸冷笑道,“在此之前,本帮主还要再确认一下,这个唐家小子的器量……”

    窦德庸和老九在台阶上面议论了好一会儿,台阶下的唐战却是浑然不知。赵子川一直望着唐战这边的情况。随意也没有太注意窦德庸的情况。唯独陆菁有些察觉,当唐战和下面的喽啰较量时,陆菁偶然间注意到了台阶上窦德庸和老九的窃窃私语,只可惜距离太远,陆菁也不能听出他们二人讲的究竟是什么。不过看着窦德庸是不是出现的阴冷笑脸。陆菁还是不太放心。两眼微微一皱……

    浑然不知的唐战正提枪正对着面前的众山贼,对面的山贼看见了之前倒下去的弟兄,本是不敢直接上的。可是听到后面窦德庸下的命令,自己等人又不敢不上去。

    而就在犹豫间,唐战先发制人,滑步向前,手中长枪刺入人群腰间,随后左右一阵乱扫。只听得山贼身上不断传来被枪杆打中的声音,面前的山贼又是几阵惨叫,早就“丢兵弃甲”地倒在了地上。

    台阶之下,还有一排拿着长兵器的山贼。他们仗着人多、同样都是长兵器。壮胆朝唐战攻了过去。唐战一定神,手腕反转一用力,内力一使,一道金光闪过——“光雷斩”瞬现,金光伴着强大的冲劲,几乎就是一瞬间。只听一道层层叠叠“哐当——”兵器断裂声,山贼手中的长兵器全然被唐战的“光雷斩”斩断。

    没完,还没等那些山贼注意过来,唐战起身向前,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现至众山贼的身后。朝着众人背后就是长枪一扫。众山贼还没反应过来,突然被闷了一枪,所有人全部向前倾倒失去了平衡。还不够,唐战不等众人前倾把持平衡,又一次步伐一变,瞬现在众人身前,对准众人的腹前又是一通乱扫。

    尽管没有使出多少内力,但唐战这些基本的枪法也是既快又准,招招实力。而唐战面前的众山贼早已是斗志全无,被唐战用长枪横扫一番后,最后这一下,所有人全部惨叫一声,被唐战的枪杆扫得横飞而出,全部重重摔在了阶梯之上,倒地后个个抚着腰起不来了……

    唐战的一连串招数一气呵成,而且还是一次对付这么多的人。看到唐战的身手不俗,其他的山贼侍卫也不敢再贸然向前了。而赵子川在后面见了唐战的身手,也是大呼过瘾道:“好的,唐战兄弟,就这样打,看他们再敢找麻烦——”

    陆菁却是在一旁没有作声,她一直用谨慎的眼光望着对面台阶上的窦德庸……

    窦德庸看见唐战三招两式就将自己的手下打得“溃不成军”,不但没有心生愤怒,反倒是露出了让人诡异的笑容,似乎这些早在意料之中,而自己意料到了也是高兴不已。陆菁看见了窦德庸的笑容,心中不禁一寒……

    “啪——啪——啪——”忽地,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窦德庸看了唐战的表现,竟在台阶上鼓起掌来。堂堂一个“堂英会”的帮主,居然在为轻松蹂躏自己手下的敌人面前鼓掌,这让所有的人都不理解。

    “这个窦德庸是什么意思?”赵子川也是不解地问道,“自己的手下被打得像个猪头,怎么他还鼓起掌来了?”

    “因为他知道……”陆菁冷不丁地来了一句道。

    “啊?”赵子川没立刻听明白陆菁的意思,又接着问道,“知道?知道什么……”

    “八成他应该是预料到了……”陆菁两眼严肃道,“傻蛋刚才的身手,窦德庸应该是知道了什么,而且显出非常自信的样子……”

    赵子川还是没理解陆菁的意思,索性直接把目光放在了前面的唐战和窦德庸身上……

    窦德庸这边,自己才刚刚给唐战“鼓完掌”。唐战还在台阶下一直疑惑着,见到前面的山贼都被自己打趴下了,唐战还是先收回了枪。

    “漂亮……”窦德庸终于开口说话道,“真不愧是唐家霸王枪啊,看来你这小子是唐门世家的遗孤弟子嘛……”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住了,连唐战、陆菁和赵子川三人都不例外。唐门世家早已被灭门十几年,如今见过唐战使出唐家霸王枪的江湖人士又为极少,而且刚才唐战在使枪的时候,梨花枪也没有开封过,唐战自己都不敢相信面前的窦德庸——这个“堂英会”的帮主。居然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枪法。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唐家霸王枪?”唐战终于忍不住向窦德庸问道。

    “唐家霸王枪,我怎么会不知道?”窦德庸露出狰狞的笑容道,“唐家枪法,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窦德庸最后的这句话显得非常激动。

    陆菁见了对面窦德庸的言行表现。心中不禁暗道:“这家伙……窦德庸似乎是对唐家霸王枪很敏感的样子。而且一眼就认出了傻蛋的唐家枪,莫非……莫非这个‘堂英会’的帮主曾经和唐门世家有什么过节吗?还是说……”突然,一种不可思议的想法涌入陆菁的脑海。这个想法,之前自己与唐战在王家村和孩子们聊天时,也曾偶然来过一次……

    “莫非你跟唐门世家有什么过节吗?”一提到唐门世家的事情,唐战似乎总会被带入那个痛苦和略带愤怒的回忆中,现在见到窦德庸在自己面前如此不逊地说到唐家的事情,唐战也有些激动地回问道。

    “先不要管我和唐门世家有什么过节?”此时的窦德庸似乎是像掌握了大局的主动权一般,一脸诡笑地说道,“我倒是很想确认一下,你这小子刚才手上持的兵器。应该是唐家枪对吧?”

    听到窦德庸故意在卖关子,唐战二话不说,解开了包在梨花枪外面的棕色布幔,只见一个沾着殷红血色的精致梨花枪头露出层面。随即,唐战全然将外面的包裹一次性解开,整个梨花枪全部展现在众人面前。

    “傻蛋……”陆菁似乎能够感受到此时唐战心里的想法。自己不仅喃喃道。

    “梨花枪嘛,没想到唐门世家的至传之宝居然在你这小子的手上……”窦德庸也是一眼就认出了唐战手中的梨花枪,随后又笑着道,“我记得,梨花枪可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唐骁风的兵器不是吗。如今怎么会在你的手上?这样看来,你和唐骁风的关系似乎也不错嘛……”

    唐战见窦德庸居然了解这么多有关唐门世家的东西,心中不免高度紧张起来,眼前这个窦德庸的身份唐战也是很想知道。随即,唐战大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对唐门世家的东西这么了解?”

    “哼,我是谁其实并不重要,而且说实话,我和唐门世家本就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关系……”窦德庸对唐战的激言,没有过多的理睬,只是淡淡说道,“只要明白了你是唐门世家的遗孤弟子,使得是唐家霸王枪就好……”

    唐战见着面前的窦德庸一副似明白却又闭口不说的样子,似乎是在故意捉弄自己,而且他是一种真知道不为人知事情的样子。唐战重新提起梨花枪,枪杆往地面重重一顶,义言道:“唐门世家自被灭门后,就很少有人再问津……如今你这个‘堂英会’的窦帮主,却是知道唐门世家这么多的事情,而且直言不讳,你一定和唐家发生过纠葛。如果窦帮主你不说,那晚辈只好枪下问话好了!”唐战这句话,似乎是要逼迫窦德庸说出其中的真相了,看来唐战这个时候也是没有耐心等的样子。

    “傻蛋,你冷静点,现在是什么情况还没弄清楚——”陆菁似乎是看出了什么不对劲,又担心唐战会失去正常心智而在狡猾的窦德庸面前吃亏,于是大声提醒道。

    但此时的唐战那里冷静地下去,关乎到唐门世家的事情,唐战现在心中念叨着可是半点马虎不得。

    “别的我不敢说,但是今天你这小子敢用唐家霸王枪对付我,算是着上道了……”窦德庸露出狰狞的笑容道,“刚才那个丫头的聪明才智我是认了,我不是她的对手……不过唐家枪法,哼,今天正好试试身手了,算是弥补十八年前的遗憾好了——”

    此话一出,陆菁心中不禁一阵打颤:“十八年前,十八年前窦德庸和唐家的人有过什么吗,难道说……”

    “想试手唐家霸王枪是吗?”唐战鲜有地满眼斗志和压迫对方地说道,“我会让你知道唐家霸王枪的威力!”

    窦德庸却是不以为然,继续笑着道:“哼,我窦德庸怕过很多东西。而如今唯独不怕唐家霸王枪,不信的话,今天就让你这个初生之犊见识见识……”

    “窦德庸为什么面对当今武林公认的兵器武功榜第一的唐家霸王枪如此不屑?”陆菁心中又继续暗道,“只有一种可能,他找到了完全对付唐家霸王枪的办法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傻蛋说不定就会有危险了……”一想到这。陆菁的额头上也不禁冒出汗水来。

    “唐门世家虽灭,但唐家霸王枪依旧是武林兵器榜武功的头名,那我今日也要看看。窦帮主你究竟有多少本事来应付唐家枪——”唐战应声道,显然他现在有些失去了理智。

    “那我也就不留情面了……”窦德庸也跟着道,“‘雪狼阵’,伺候!”

    一声令下,刚才从老九身后准备好的那些山贼,纷纷到至窦德庸的身前下。令人感到一丝疑惑的是,这些山贼手中拿着的兵器和刚才那些侍卫并不太一样,他们分为两个列队,一队是手提长钩之类的兵器。另一队则是拿着从未见过的弧形异样盾牌,并站成了一种令人不解的阵型。看这架势,这令人费解的阵型似乎是窦德庸专程为唐家霸王枪准备的。

    “‘雪狼阵’?”听到刚才窦德庸说过的话,陆菁心中又暗道,“如果是阵法,应对完全针对的话。也不是没有打败唐家霸王枪的可能……看来这个窦德庸似乎是专程对唐家霸王枪有过研究了,这么说来的话,十八年前……”

    唐战也是没有看懂窦德庸这些手下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刚才唐战很轻松地就打败了之前的那些杂碎,自己心想窦德庸的手下也不过如此。也就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再看窦德庸站在台阶上,一脸诡异笑容地望着对面的唐战,似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唐战先出招。

    唐战此时也不讲什么礼了,看见窦德庸像是招架好的样子,整个人直接提枪就往前冲去。由于刚才窦德庸的话有些“亵渎”了唐门世家,让唐战心中有些小怒,于是唐战出手也没有手软,上来就是内力全开,金光劲流齐出,随着连续的“唰唰——”声,唐家霸王枪的“十字连刃”飞扫而出,如刀锋利刃般迅疾朝着人群中冲去,誓要将窦德庸手下的阵型一次性打乱。

    然而让人不敢相信的是,前排的侍卫似乎是应对自如的样子,并没有太大的动作,仅仅只是在阵型的基础上,改变了一些盾牌的位置。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十字连刃”的强大气流刷地而起,扫起房内的雪沉,飞过去后碰上了异样形状的弧形盾牌,似乎是失去了之前的力道,没有任何的效果,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窦德庸见自己的阵型很轻松地就挡下了“唐家霸王枪”的这一招“十字连刃”,嘴角不禁抹出一丝狰狞的笑容……

    唐战见了,也是十分吃惊,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枪法招数碰上这种“歪门邪道”的阵法,竟是丝毫不见作用。

    “是盾牌吗?还有阵型——”陆菁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看着那些盾牌的异样形状,好像弄清楚了其中的一些原理。

    但是唐战却是不信邪门,这一回变招,起身而立,直冲向前,金光再现,“夺命索魂枪”旷宇而出,利剑飞过一般直取前方命门。

    自以为有所成效的唐战,谁知这一回依旧是力不从心。只见对面的盾牌阵再次即变,敞开一道宽口任凭唐战的“夺命索魂枪”划过,虽然强劲的内力和冲劲还是小震了周围的侍卫,但是总体却没有多少实效。

    没完,刚才周围没有动静的长钩侍卫这一回一齐动身起来。就在唐战在半空中的“夺命索魂枪”减速的一瞬,众山贼的长钩正好不偏不倚地扣住了唐战梨花枪的枪杆。虽然唐战自身的内力深厚,但是这么多人同时用力强行制住自己,自己也是万万没有想到。

    所有的长钩全部扣住了唐战的梨花枪,唐战是一点力道都使不出来了,“夺命索魂枪”即破。唐战还在吃惊中,众山贼又同时将长钩一用力,反方向致使唐战向后飞出好远。

    没有办法,见暂时无法伤害众山贼半点,唐战还是先收枪退了回来,静观其变。

    “唐兄弟——”看到唐战鲜有的力不从心的样子,赵子川也在后面紧张地喊道。

    陆菁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却是暗自发慌:“对,没错,窦德庸打从一开始就准备好了。他的阵型,他的手下行动一二,都是训练有素的,每一招每一式,都非常准确地抓住了唐家霸王枪的弱点。看来窦德庸绝对和唐门世家曾经有过纠葛,否则不会这么熟悉唐家枪法的套路。而研究出对付唐家枪的方法,窦德庸应该也是花了不少心血的吧?只是没想到今天却用在了傻蛋的身上了……”

    唐战暂时退回了原点,稍稍喘了口气。刚才窦德庸手下的应对也是让自己大吃了一惊,没想到他们竟然针对唐家霸王枪会针对得这么厉害。唐战此时右手紧握梨花枪,额头上也是冒出了汗水,两眼紧张地望着前方那从未见过的诡异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