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五十章 斗智斗勇 下
    “菁妹,你不是说笑吧?”赵子川见陆菁居然答应了窦德庸的条件,不禁有些担心道,“我知道你聪明,可是这也……不碰桌上的杯子和茶水,想要找出有毒的那杯,这……这根本就不可能办到啊……”

    “可是十八年前王姑娘就这样办到了……”陆菁此时两眼严肃地轻声道,“王姑娘能做到的事情,我陆菁也能做到!”陆菁的这句话说得非常坚定。

    “菁儿……”看着陆菁鲜有的坚定眼光,唐战默默道。

    窦德庸看着陆菁毫不犹豫地接受了挑战,笑了笑说道:“哼,有胆气,的确有点王姑娘个的味道,这才是我窦德庸值得欣赏的人——不过……说归说,我倒是也想看看,陆姑娘你究竟怎样找出有毒的那杯茶……”

    陆菁闭着眼睛想了想,随后笑问道:“没想到坐落在高山雪原的小小‘堂英会’,居然也有久耐奇寒之毒,看来窦帮主您倒也对这毒药挺有见解的嘛……”

    窦德庸听了,回声应道:“这有何难?这野狼山虽算不上什么中原的大好名山,但高低路途甚是曲折和复杂,各区域的环境也算是千奇百怪,什么样的毒花毒草不能生长?”

    陆菁听了后,似乎是理解了什么,嘴角微微一笑。随即,陆菁又抬头望了望八杯茶水正上方的天窗,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想好了吗,陆姑娘?”窦德庸又加紧问道,“当年王姑娘可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猜出来了那杯有毒的茶水,陆姑娘难道自以穷智、无可奈何了?”

    陆菁并没有正面回应窦德庸的话,而是一个人望着天窗静静思考着。旁边的唐战和赵子川看了甚是心急,他们心里很清楚陆菁的才智,但是这一回恐怕陆菁再怎么聪明,浅疏医药知识的她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菁妹平时也不钻研医药毒药方面的知识,而且还不能碰桌上的茶水,这要如何才能解开这道难题?”赵子川焦急地问道。

    唐战更是没有办法。他倒是暗自道:“要是熟悉这方面的黄纪兄弟或是苏姑娘在这里就好了……”

    “他们来了也没办法……”赵子川继续道,“他们两个人的确很熟悉这方面的知识,但是不能碰桌上的茶水,这简直就是一道天坎嘛,真不知道十八年前的王姑娘是怎么解开这道题的……”

    唐战和赵子川在后面担心了半天,前面一直望着天窗的陆菁却是一点都不心急,似乎很胸有成竹的样子。

    “怎么样,陆姑娘,时间快到喽……”窦德庸继续笑着施压道。

    陆菁想了一会儿,随后“哼——”地轻轻笑了一声。唐战和赵子川听到了陆菁的笑声。知道她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心里却不知是该欣喜还是更加担忧。

    窦德庸见到陆菁突然笑了起来。于是问道:“你笑什么,难道你已经找到方法了?”

    “方法我早就找到了,我只是在想别的问题……”陆菁微笑着回应道。

    此话一出,倒是让窦德庸以及陆菁身后的唐战和赵子川小吃了一惊。窦德庸定了定神。虽然有些感觉到了陆菁话语中的一些压迫感,但还是直身问道:“噢?陆姑娘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想吗?”

    陆菁对望了一眼窦德庸,紧跟着说道:“说十八年前的王姑娘有才智,那是窦帮主您的先父认定的。前任帮主为人义气为重、信守承诺,王姑娘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才和他下赌注的。如今站在这厅堂之下的人是我和窦帮主您,窦帮主您想要测量我的胆识,用昔日的题目考验我。但是从我的角度讲,和十八年前的王姑娘一样。窦帮主您又有什么可以让我能信服您的为人和胆识呢?”

    这话不简单,唐战和赵子川在后面听了,更是紧张得不得了。

    “喂,死丫头,干嘛故意惹怒那个姓窦的。不想活着出去了?”赵子川心里急着嘀咕道,用焦急的眼神望着前面的陆菁。

    果然,窦德庸听了陆菁这句话,心中火烧三丈,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把陆菁剁成肉酱拿去喂狼。不过窦德庸还是忍住了,他仅仅只是用愤恨的眼神望着陆菁,随后紧紧咬字道:“行,还没几个人敢这样在本帮主面前和本帮主讲话的。你说我没什么让你信服的……哼,挺有种的啊你——你还是先找出面前的毒茶,证明了你自己,再来讨教本帮主吧!”窦德庸最后大声甩出了这句话,看来陆菁刚才的话确实是把窦德庸惹火了。

    陆菁倒是并不在意,似乎她打从一开始要的就是这个结果。陆菁顿了顿,紧接着道:“好,既然窦帮主您不相信,那小女子就找出那杯毒茶来——”

    陆菁说完后,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唐战、赵子川还有窦德庸都把目光集中在了陆菁身上,想要看看陆菁究竟怎样才能在不碰桌上的茶杯和茶水的前提下,找出唯一的那杯毒茶。

    陆菁眼神一定,随即从腰间抽出几根暗器似的金属细针之类的东西。暗器在手,陆菁反手直接将暗器射向了茶杯上方的天窗处。

    由于大雪压顶,天窗上也是有少许积雪。陆菁的暗器飞射在天窗之上,震落了少许的积雪,而令人瞠目结舌的是,震落的积雪正好不偏不倚地落在了每一杯茶水中,看来陆菁的暗器功夫的确见长。

    众人还没看清楚陆菁这样做究竟是想要干什么,连一向了解陆菁习性的唐战和赵子川也没能看出端倪来。而对面的窦德庸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眼神稍稍一皱……

    “菁妹,你这是干什么?”身后没看懂的赵子川不禁问道。

    陆菁没有立即回答,似乎是并没有完成步骤。果然,陆菁继续抽出细针,暗器般飞射出去,方向直指每一盏茶杯上的积雪。由于茶水一开始是热的,继续落在茶水里,迅速融化开来。而陆菁的细针射向茶水杯中的积雪,很多块状的积雪直接在水中散落开来。

    “这是想要干什么……”唐战也满脸疑惑地嘀咕道。

    窦德庸在对面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陆菁的一举一动。

    陆菁射完了这一轮暗器之后。抬头望着窦德庸,静静说道:“毒茶已经找出来了——”

    “什么?”“不会吧,这么快……”“当年王姑娘找的时候也这么快吗?不过好像不是这个方法吧……”“这是个什么说法,我怎么没有看懂……”旁边的人见了,很快议论纷纷起来。

    窦德庸沉静了一会儿,似乎是知道一些情况。不过他自己也有些不放心,于是继续问道:“噢?陆姑娘就刚才这几下暗器功夫,怎么就看出来了哪杯茶水有毒?”

    “全凭毒性——”陆菁简单明了道。

    “什么毒性,菁妹你又知道什么了?”一直摸不清头脑的赵子川又问道。

    “毒性?”窦德庸也有些紧张地问道。

    “没错……”陆菁点头回答道,“窦帮主您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这野狼山上地形环境复杂。适合许多毒花毒草生长……昨日天降大雪。‘堂英会’又是地处高势之位,所经毒药自多是久经寒毒,寒性难退……”

    “那又如何?”窦德庸又问道。

    陆菁继续胸有成竹地说道:“刚才小女子小试一手,将屋檐上的积雪打落至茶杯热水中。按照一般的情况。积雪遇到了热水,必会加快融化。但是如果其中有茶水加入了山中的寒毒,那久耐寒性的特效,会使积雪融化的速度降到最慢。因此在这八杯茶中,积雪融化明显最慢的那杯,就是有毒的那杯——”

    话音刚落,陆菁又抽出一根细针,直接飞射至桌上的第三杯茶。只听“叮——”的一声清脆响,细针击中茶杯。茶杯直接被击落在桌子底下。杯中的积雪依旧是没怎么变化过的从茶杯中滚出——陆菁说的没错,这一杯茶就是有毒的那杯……

    现场静默了很久,似乎还在为陆菁的行径和推理感到吃惊……过了一会儿,全厅堂很快闹腾起来,不管是不是“堂英会”这边的人。都渐渐佩服起站在厅堂中央的陆菁来。

    “挺有道理的……”“看来这陆姑娘不但长得俏美,才智也是过人的……”“如果十八年前的王姑娘还在世的话,和陆姑娘比试一番,还真不知道谁高谁低呢……”旁边的人又小声议论起来。

    “帮主,您看这……”身为窦德庸身边的参谋老九见了,也不知道如何跟窦德庸汇报。

    窦德庸静默了好一会儿,看着翻倒在地上的茶杯,忍了几口气,随后两眼直望着陆菁,慢慢说道:“陆姑娘,你猜对了……你的方法和推理很有意思,也很有道理,看来是我窦某小看你了。行,我承认,你的确和王姑娘一样,有过人的胆识,也有过人的才智,我收回刚才的话好了……”说完,窦德庸转过身,心中气愤不已的他想要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再找机会“报复”陆菁。

    然而,陆菁似乎是不想给窦德庸喘息的意思,随即又不停歇地说道:“窦帮主忘了小女子刚才说过的话了吗?”

    窦德庸还在思考自己的问题,听到陆菁这边的问话,转头问道:“陆姑娘你刚才又说过什么?”

    陆菁继续笑着道:“小女子刚才说过了,小女子既然在窦帮主您面前小试了一手,证明了自己的本事,那窦帮主您是不是也要拿出点本事来,好让小女子也信服窦帮主您的胆识?”

    “你是想要我也接受你的挑战是吗?”窦德庸似乎是猜出了陆菁的意思,随后咬牙问道。

    “怎么,窦帮主您不敢了吗?”陆菁继续“不饶人”道,“十八年前王姑娘来贵帮的时候,前任帮主可是心服口服,甘愿接受。如今我已经效仿十八年前的王姑娘了,您作为前任帮主的儿子,十八年后的今天难道就不敢接受小女子的挑战吗?”

    这句话倒是说到窦德庸的痛处了,本来陆菁成功破解了难题,算是给自己没台阶下了,现在陆菁这么一说,有些把窦德庸在众人面前推到了悬崖边上。

    “喂,你还有完没完了?”赵子川急着道,“已经破解了谜题就行了,何必还要再惹麻烦?”

    陆菁没有任何表情反应,只是轻声回应道:“我说过了,好不容易来到‘堂英会’,我一定要弄清楚十八年前王姑娘以及王家村的真相。而想知道真相,除了和‘堂英会’帮主下注,别无他法……”

    窦德庸在对面望了陆菁好一会儿,看到陆菁坚定不已的眼神,窦德庸不禁觉得自己这个堂堂“堂英会”的帮主,此时在气势上还比不过面前这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

    但是身为帮主的自己,又万万不可在众兄弟以及死去的先父面前丢脸,想到毕竟这里是自己的地盘,窦德庸还是装了壮胆说道:“陆姑娘你倒是胆子不小啊,敢在我面前下战书……行,你有胆识,我很欣赏你,就看看你能出什么难倒本帮主的难题……”

    窦德庸显然是答应了,陆菁轻轻笑了笑,随后说道:“还是刚才那个题,从桌上的茶杯中找出有毒的那杯……”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诧异不已。窦德庸也是并着疑惑和紧张道:“刚才陆姑娘你不是已经找出来那杯了吗,那还找什么?”

    “帮主觉得会下毒的只有您一个人吗?”陆菁笑着问道。

    “你什么意思?”窦德庸听了陆菁莫名其妙的话,不禁有些紧张道。

    “窦帮主您刚才也说过了,野狼山上地势复杂,各区域都有不同种类的毒花毒草……”陆菁继续说道,“小女子初来上山,识得点毒草花药,便在山脚处拾来用来提炼一二……刚才我用细针检验桌上的毒茶时,其中一根是沾染了小女子提炼过毒药的毒针,刚好混进了桌上剩余的七杯茶水中……现在小女子反过来要求窦帮主您,必须在剩下七杯茶水中剩下的积雪完全融化之前,也是在不碰茶杯茶水的情况下,找出有毒的那杯。如果窦帮主您能在规定时间内找到有毒的那杯,那小女子也承认窦帮主您的胆识……”

    陆菁说完,“堂英会”的其他人有些不服气了,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一个十六七岁的黄毛丫头,居然反过来将堂堂的“堂英会”帮主压得毫无体面。窦德庸窦帮主刚才也是接受了挑战,如果他不能和刚才陆菁接受自己挑战那样,成功找出有毒的那杯茶,那窦德庸他这个帮助的脸可能就会在众人面前丢尽……

    “不会吧,这丫头居然在刚才……”窦德庸望了望桌上的茶杯,又看了几眼面前自信满满的陆菁,心中紧张道,“原来如此,其实她早就知道了找出毒茶的方法,刚才她望天窗的时候,只不过是在考虑对付我的办法,这丫头……这丫头简直比十八年前的王姑娘还……”

    窦德庸心里焦急着,此时是大雪寒天,可是窦德庸望着桌上的茶水,头上却是冒出了层层汗水——在陆菁的其实面前,窦德庸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迫感……

    而唐战和赵子川在陆菁后面看了陆菁的表现后,也不禁惊奇和赞叹起来,果然陆菁还是聪明过人,鬼点子也多,而且这一次直接将一个“堂英会”的帮主“制服”得说不出话来了。

    “菁妹,你是在什么时候……”赵子川惊望着陆菁,心中早就没了平日里自己对陆菁的不屑,反倒是暗暗赞叹起来。

    陆菁倒是没有多在意,她面带微笑,满脸自信地望着对面焦急不已的窦德庸,等待窦德庸给出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