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斗智斗勇 上
    “砰”一声清脆的杯子碎裂声,方厅堂内,一个身披兽裘、人高马大的首领似的人将桌上的杯子重重往地上一摔,似乎是被什么激怒了。

    “窦帮主息怒,只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在门外撒野而已,窦帮主您又何必动气?”一个参谋般的人物在一旁缓声道,由此可知对话的人便是“堂英会”的帮主窦德庸。

    刚才侍卫来报,说陆菁等人在帮会门外大闹一番,并不知天高地厚地扬言要见窦德庸窦帮主。窦德庸听了后,心生大怒,毕竟他不敢想象会有那个女子能吃了雄心豹子胆,自己主动来找“堂英会”的麻烦。

    “哼,一个黄毛丫头也敢如此嚣张?”窦德庸如同野兽的双眼怒视着厅堂门口,随后咬牙道,“即使是十八年前的王姑娘,也是受到先父的邀请才敢上门,没想到如今这个丫头居然敢自己主动找上门来”

    “刚才好像听到外面的兄弟提到过……”刚才缓言的那个参谋人物又说道,“十几年前见过王姑娘的的那些兄弟都说,那个来的野姑娘有点当年王姑娘的味道……”

    那个参谋人物外号“老九”,说是参谋,其实也只不过是窦德庸手下一个纯粹办事的,凡是窦德庸下了什么命令,只是让老九去执行罢了,和别的手下唯一的区别,只不过是比较亲近窦德庸而已。

    “有点当年王姑娘的味道?”窦德庸听了后,慢慢下了几道台阶。眼睛一直盯望着眼前的正厅堂大门,继续道,“哼。笑话!当年王姑娘在先父面前以智以武取胜,先父倒是佩服不已。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怎么看高王姑娘,要不是当年半路杀出那个长枪小子,什么王姑娘的,我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十几年过去了,现在又出来个什么黄毛丫头,想要自称跟王姑娘又一拼是吗?有意思。我一定会让她明白,外人敢惹我们‘堂英会’,就是自寻死路!”

    老九在一旁想了许久。听着窦德庸讲的话,老九不禁问道:“窦帮主,要不属下这就派人,把他们给作了。以换平静”

    “作了他们是迟早的事情。不过我倒是也想见识见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窦德庸继续道,“哼,还想叫我给他们赐茶招呼,等他们进来了,我要让他们有去无回!”

    “那帮主您的意思是……”老九又问道。

    “来人”不等老九继续说,窦德庸已经用粗犷的声音喊道。

    命令一下,门外二十多个带刀山贼已经进门而来,个个都是身强体壮。看来这个“堂英会”虽然是个匪帮。但秩序却是井井有条。

    然而,侍卫这边在等待命令。窦德庸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沉默了许久,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老九看见窦德庸有些迟疑的样子,当帮主难下决定时,有时自己也可以代帮主下令,于是老九向前走了几步,准备代替窦德庸施法号令。

    然而还没等老九抬手,窦德庸用手拦住了,随后背过身说了一句意想不到的话:“去,伺候八杯热茶,招待来访者”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不禁迟疑住了,刚才还对陆菁他们恨之入骨的样子,怎么没过一下,帮主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态度跟之前的大不相同了。

    当然,台阶下的侍卫自然是不敢有所怠慢,“是,帮主”地回应了一声后,便提着刀下去了。

    其他的人依旧是很费解,老九更是觉得纳闷,于是问道:“帮主,您刚才不是说不给他们好脸色看吗?怎么,现在又要用茶水招待他们了?”

    窦德庸听了,轻轻笑了笑,随后说道:“谁说茶水是用来招待他们的了?”

    “帮主的意思是……”老九又问道。

    窦德庸转过身,慢慢说道:“我会派人在八杯茶中的其中一杯放下毒,让那个丫头在不碰杯水的情况下猜哪一杯有毒。如果她能猜出来,说明她的确不简单;但如果她猜不出来……哼,我一定对她不客气……”

    老九听了,有些惊讶道:“这……这……这不是……”

    “没错,老九,你知道了……”窦德庸笑着道,“十八年前王姑娘和先父对决时,先父也是用了这个办法,当时王姑娘很快就猜出来了……那个丫头不是自称和王姑娘一样吗?那正好,同样的问题摆在眼前,我倒是想看看那个丫头能不能解出来,像十八年前的王姑娘一样……”

    老九在一旁听明白了意思,和窦德庸一起笑着点了点头……

    话说陆菁这边,再干掉了门外的喽啰后,陆菁就叫残余的山贼去门里放话,现在还一直在外面等候消息……

    “菁儿,真的没问题吗?”唐战还在一旁担心地问道,“‘堂英会’再怎么说也是贼窝啊,这样贸然进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可不好收拾了……”

    “怕什么,十几年前王姑娘不是也遇了这一遭吗?”陆菁笑着应声道,“而且,十几年前可是王姑娘一个人单枪匹马来到‘堂英会’叫战的。而现在不只我,还有傻蛋你和赵子川那个大笨蛋陪着,有什么好怕的?”

    “你意思说,我成了你的打手?”赵子川在一旁听了,不屑地说道。

    陆菁又想要故意挖苦赵子川,于是笑着回应道:“打手还不算,有傻蛋就够了。你嘛……可以帮忙那些东西或是给人家鞠躬谢礼……”

    “你”平时说话说不赢陆菁的赵子川又被陆菁阴了一道,心里真是有怒不知如何出口。

    而唐战这边却是一直担心陆菁的安危,于是他继续道:“十几年前王姑娘做到了。那是因为十几年前的窦金顺帮主是个讲义气的人,说到做到。但是如今窦金顺的儿子窦德庸继承了帮主之位,不但撕毁协议。还兴风继续侵扰王家村。这种人是不讲道义的,如果过于冒险的话,恐怕……”唐战依旧是担心不已。

    “没事儿,不是还有傻蛋你在菁儿身边吗?那些‘堂英会’的山贼身手本来就不怎么样,要是让他们知道你的身份,恐怕都会让他们吓破胆的……”陆菁继续笑着道,“而且十几年前王姑娘能让原来的‘堂英会’帮助心服口服。我为什么不能让现在的帮主也记住我?放心吧,待会儿进了‘堂英会’,我一定会让那个窦德庸笑不出来的……”

    “呵呵。笑不出来?惹这么大的事情,迟早有你自己哭的时候……”赵子川在一旁听了,心中不禁偷偷道……

    正说着,门口处终于出来了一个传消息的侍卫。那侍卫见了陆菁等人。满脸僵硬地说道:“三位。窦帮主答应见你们了,请随我来吧……”

    “哟,没想到‘堂英会’的人倒是挺礼貌的嘛,也算是我对此的一个好印象吧……”陆菁又笑道,随后和唐战、赵子川二人,跟着那个侍卫进了大门口……

    “堂英会”在这野狼山上立个小帮派,本就是很隐蔽,鲜有人发现。自然里面的路行也并不是很复杂。没有转多久,也没有上多上台阶。很快三人就被带到了正厅堂出。

    这正厅堂装设也不怎么样,只不过是用木头搭成的稍微像样一点的坚固大棚子,上面还有不少的干草,连大门也没有。由于大雪降临,厅堂门口的积雪甚至有少许蔓延到了屋内的地板上。

    陆菁一路走来,环顾望了四周的点点滴滴,也没有发表太多意见。待到他走到门口,正眼望见了正前方的窦德庸时,陆菁才慢慢收回了笑容,用略带严肃的神情对视着。

    唐战和赵子川只是仅仅跟在陆菁的后面,一路走来一句话没说,就连“堂英会”帮主窦德庸本人,二人也只是稍稍望了一眼就没有敢正视了。

    窦德庸一眼就望见了走在最前面的穿着红黑衣袍的陆菁,嘴角一笑,随后最先开口道:“你就是刚才在门外打伤我们‘堂英会’兄弟的那个野丫头?哼,真没想到,如此刁蛮的丫头,长得竟挺俏的……”

    陆菁想了想,随后还是先收回刚才的一脸的不在意,毕竟现在面对可是“堂英会”的帮助,陆菁还是先认真道:“小女子也没想到窦帮主也是一副器宇轩昂之派,难得一见,也是荣幸……”

    听到现在陆菁说的话,跟刚才在外面“嚣张”的样子完全是两码事,反应有些迟钝的唐战还真适应不过来。赵子川则不以为然,他心中则是暗暗道:“哼,死丫头,成天就只会装模作样……”

    窦德庸听到陆菁的语气倒是并不像之前想象中的那样“胡作非为”,于是也先笑着回应道:“看姑娘的言行,姑娘你也是有礼之人嘛,既然如此,为什么要伤了门外打猎的本帮兄弟呢?”

    陆菁听了,笑了笑说道:“哈,其实窦帮主您误会了,小女子今日前来只是想要像贵帮的窦帮主您讨教一件事情。谁知在贵帮门口遇上了之前在王家村有过矛盾的贵帮兄弟,因此闹了点误会罢了,还请窦帮主您不要多意……”

    陆菁这句话确实厉害,不但圆滑了之间紧张的气氛,还扰乱了窦德庸一些猜疑的心。本来这回陆菁主动找“堂英会”的目的,只是为了了解有关十几年前王姑娘的事情,能不动干戈就不动,因此平稳对方的情绪是非常重要的。

    窦德庸倒是没有继续说什么,当然,他心里对陆菁的印象也的确是稍许变了一些。随即,窦德庸眼神稍稍一偏偏,望了一下陆菁身后的赵子川和唐战,随后问道:“这二位都是姑娘你的朋友?”

    “正是……”陆菁轻声回答道。

    赵子川倒是没什么,然而窦德庸在望见唐战的脸时,好像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用略带惊异的目光望了许久。

    唐战见到不只是王家村的人,连“堂英会”的帮主都这样望自己。唐战不禁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异类一样,感觉浑身的不自在。

    陆菁在一旁也是注意到了,心中暗道:“搞什么。怎么除了王家村的人,‘堂英会’的人也这样望傻蛋,难道傻蛋脸上真的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还是说……”

    过了一会儿后,窦德庸回归正题道:“刚才姑娘提到王姑娘的事情是吧?本帮主也很好奇姑娘你为什么如此想要请教王姑娘的事情,而且,本帮主到现在还不知道姑娘你的性命……”

    “小女子陆菁……”陆菁轻声回答道。

    “陆姑娘是吧……”窦德庸继续说道。“想要知道可以,不过入了‘堂英会’的门,可就要按照我们‘堂英会’的规矩来”

    此话一出。正厅堂两旁的带刀侍卫一下子警觉了起来,纷纷提起精神站好了。陆菁等人也是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唐战和赵子川甚至已经用手伸向了自己的兵器,准备虽是以防不测。

    但是双方并没有动武。只见窦德庸只是拍了拍手掌。随后命令身旁的老九吩咐后院的侍从出来。只见没过一会儿,几个人抬着一张长形桌子慢慢走了出来,并将这张长形桌子放在了正厅堂的正中央。长形桌子上放着的,自然是之前窦德庸吩咐的八杯茶。而在长形桌子之上,是厅堂顶棚的天窗,虽然下雪天有干草遮盖着,但是还是遮不住光亮,甚至天窗边角处还有积雪和冰柱。从天窗透过的光亮。映射在桌上的八杯茶的茶水之处,不禁给这个简陋的木棚厅堂映出几分灵气。

    陆菁三人看着窦德庸的举动。甚是疑惑,于是先不禁问道:“窦帮主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款待我们三人?”

    窦德庸向一侧慢慢走了几步,随后笑着说道:“刚才陆姑娘在外面不是放眼说,要亲自会见本帮主,并让本帮主以热茶伺候吗?现在正和陆姑娘的意思,本帮主刚才吩咐属下准备好了茶水,以待诸位。”

    “没想到窦帮主真是贴心到位啊……”陆菁望了望桌上的茶杯的数量,随后两眼一皱道,“可是我们来的只有三个人,窦帮主您为什么会准备八杯呢?”

    “这也是本帮主现在正想说的……”窦德庸立直了,随后继续道,“刚才本帮主也说过了,进了‘堂英会’的大门,有事请教,必须按照我们‘堂英会’的规矩来。陆姑娘你是想找本帮主讨教有关十八年前王姑娘的事情,那行,只要你通过了本帮的考验,本帮主自然会满足陆姑娘你的要求……”

    陆菁听了,知道了窦德庸的一些想法。她闭了闭眼睛,考虑了一会儿,随后睁眼问道:“行,就按照贵帮的规矩来。不过……窦帮主您端上来这八杯茶是什么意思?”

    窦德庸不慌不忙,慢慢解释道:“十八年前,那时还是先父在任‘堂英会’的帮主之位,王姑娘为了王家村的宁静,只身一人来‘堂英会’以智以武挑战先父。先父也是为人道义,按规矩来,于是便先给王姑娘出了一题……”

    窦德庸在前面说着,台阶下面陆菁等人则是认真听着。

    窦德庸继续说道:“当时先父出了一题,桌前给出了八杯茶水,其中一杯有毒,另外七杯五毒。先父要求王姑娘在不碰杯子和茶水的情况下,一炷香时间内找出有毒的那杯茶水……而王姑娘也确实做到了,别说一柱香的时间,她几乎就是一瞬间就猜出了那杯有毒的。先父见王姑娘天资聪颖,于是在智上甘拜了下风……如今换做是陆姑娘你了,如果你能有王姑娘的本事,说明你的确有资格和王姑娘一较高低,那我自然也是无异议告诉陆姑娘你事情。但如果你没有那个实力,并且没能在一炷香时间内找出来的话,哼哼,那可就别怪本帮主不仁不义了……”

    “你的意思说,也让我和十八年前的王姑娘一样,找出其中有毒的一杯是吧……”陆菁望着桌上的八杯茶水,笑着说道,“行,这个好玩,我陆菁从来都喜欢有人挑战我……”

    陆菁这边倒是不担心,但身后的唐战和赵子川却是放不下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