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堂英会帮 下
    “是谁,是谁躲在那里?”山贼头子冲着唐战等人躲在的岩石旁大声吼道。

    唐战、陆菁这边也商量好了,想到对方不过是几个山贼喽啰,根本不需要害怕。何况,今日三人来野狼山,揭开“堂英会”的面纱也是目的之一。

    于是,陆菁最是不怕,满脸自信地从岩石旁出来,而唐战和赵子川两个人也先是紧紧跟在后面,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情态。

    “又是你这个丫头……”前面的山贼头子认出来了陆菁,正对着说道。不过他的口气并不是非常有底气,看来昨天被陆菁教训了,山贼头子自己觉得有些在众兄弟面前抬不起头来。

    “怎么了,就是本姑娘我,你想怎么样?”陆菁深知面前的山贼头子对自己还是畏惧三分的,所以毫不客气地回应道。

    “你——”山贼头子指了指对面“肆无忌惮”的陆菁,想要说什么,却也是没底气说下去。

    “我怎么了?”陆菁看着山贼头子犹豫不决的样子,知道他是怕自己,于是笑着说道,“是怕本姑娘再把你打个人仰马翻,让你在众兄弟面前失了面子?”

    这一回山贼头子可是忍不下去了,怒声回应道:“你这个臭丫头,简直比十几年前的王姑娘还嚣张……别太得意了,昨天是我们轻敌了,要是敢过分和我们‘堂英会’的人作对,你是知道下场的!”

    “下场就是把你在众人面前羞辱一顿是吗?”陆菁嘲笑着,连正眼都没有望那山贼头子一下,继续放话道,“那我也告诉你,你们‘堂英会’的人敢惹本姑娘,本姑娘也不会让你们有好日子过,一定让你们‘堂英会’的所有人都脱了裤子在这雪地里爬……”

    这话确实是太“过分”了。不说“堂英会”的人,就连陆菁身后的唐战和赵子川听了,心中都不禁捏了一把汗。赵子川听了陆菁“放诞”的言辞。急着小声道:“喂,玩笑可不能开得过火了。到时候真把事情闹大了,谁收拾场子……”

    陆菁回过头笑着小声回应道:“不急,这只不过是激将法……刚才他们谈到了十几年前王姑娘的事情,我想从他们口里套出点东西出来……”

    陆菁对“堂英会”这边肆无忌惮的话语,“堂英会”的山贼听了都是气得蹬鼻子上脸,都恨不得把陆菁给活剐了。

    山贼头子这回再也憋不住了,拔出身上的大刀。冲着陆菁就是大喊道:“臭丫头,不要给自己找麻烦,既然你今天自己送上门来,那兄弟们今天可得好好羞辱羞辱你。以解昨日心头之恨!”

    说完,山贼头子最先冲上去,提起大刀就往陆菁头上劈去。陆菁这边,也只是轻轻一笑,似乎并把这些放在眼里。但是身旁的唐战和赵子川心态可就不一样了。见到陆菁用那张“万年损”的臭嘴惹出了这桩破事儿,心中甚是紧张。

    山贼头子大刀即至,唐战还不等陆菁反应,直接一把把她拽了过来,连同自己一起跃至了一侧。赵子川见状。也轻轻一跃,提到了另一侧。

    山贼头子这一刀劈了个空,雪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刀痕。而陆菁被唐战救到一边后,非但没有感谢,反倒是有些耍小脾气地抱怨道:“傻蛋,你干嘛,干嘛不让我去好好教训教训他们?”

    “你疯了,菁儿?”唐战急忙回应道,“别把事情闹大了,否则事情不好收拾……”

    “不激怒他们,怎么套出真相?”陆菁撅着嘴道,“再说了,傻蛋,你答应过菁儿的,什么事都得听菁儿的不是吗?”

    “可是……”唐战傻傻地不知怎么回答,他心里还是最担心陆菁的安慰。

    “好了,不用担心了,菁儿不会有事的……”陆菁笑着回应,并用手扯着唐战的脸颊嬉笑道,“嘻嘻,等菁儿摆平了他们,给你看好玩的东西好吗?”

    好家伙,这边的山贼气得焦头烂额,唐战和陆菁却在一旁“打情骂俏”,这些“堂英会”山贼可曾受到过如此之气?

    当然,这其实也是陆菁为了更加激怒那些山贼,便故意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来的。而这些山贼也的确是比唐战还笨,稀里糊涂地就被陆菁给带进去了。山贼头子重新提起大刀,指着那边的唐战和陆菁,继续怒声道:“臭丫头,我要让你再也笑不出来——去啊,谁去把那对狗男女给作了?”

    其实不仅仅是山贼头子,旁边的其他“堂英会”成员见了唐战和陆菁这个样子,也是看了就来气。山贼头子命令一下,近十个人纷纷提起长刀、斧子,冲上来就是想要对唐战和陆菁二人一阵乱砍。

    “没关系,傻蛋,看菁儿怎么收拾这帮杂碎……”陆菁笑着对唐战挤了挤眼睛,随后两手往唐战胸前一推,一个小小的反冲力,陆菁两脚腾空,起身一个飞踢至最前面的一个山贼的胸前,一脚将他踹向了数丈之远。

    “喂,菁儿——”一旁的唐战还是担心陆菁的安危,继续喊道。

    而除了唐战和陆菁那边,赵子川这边孤身一人,“堂英会”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同伙”,果见也有几人提着刀往赵子川这边冲来。

    赵子川看在眼里,心中却愤愤道:“菁妹这个大鬼头,自己惹祸也就算了,非得把我也拉进来……哼,等这桩事儿完了,我一定不能让她有好果子吃……”

    想罢,赵子川见定了对面冲上来的众山贼,踏着雪地,一个划步瞬间移至众山贼跟前。眼神一定,赵子川两手成掌形,聚足内力地朝着左右两个山贼胸前一掌而上。只听得胸前两声闷响,两个山贼两眼一黑,依次被击倒在地,还沿着雪地划了很远。

    其他山贼没有赵子川那样迅捷的反应,见到赵子川神不知鬼不觉地冲进了人堆里,还两掌打倒了两个兄弟,便知这个赵子川的武功不俗。但是这些山贼也没有多想。趁着包围赵子川的架势,所有人全部提刀,朝着正中间的赵子川的头上就是重重劈去。

    赵子川自然也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见着周围的山贼纷纷提刀,自己两手迅速翻手一拨。左右“乾坤二剑”顺势而出。“乾坤二剑”自鞘间而出,两道黄绿剑光即出,顺着强大的剑气,强锋利刃般地划过众山贼的兵器。

    让所有山贼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顺势而出的黄绿剑光划过众人的长刀,只听得接连不断的金属断裂声,山贼手上所有的兵刃几乎就在一瞬间全部被赵子川“乾坤二剑”的剑光所斩断。刀刃之处直接被斩飞至半空。

    所有的山贼都惊呆了,也不知道该如何再出手了,个个如同傻瓜一样呆站在赵子川的周身,接下去没有任何的反应。赵子川看见山贼没有再动手。低身一式回旋踢,直接一口气将周围的山贼全部放倒在地。

    而所有“堂英会”的山贼重重倒在了地上,**上和精神上都受到了不小的打击,惨叫几声后,就趴在地上不想再起来了。

    赵子川也是看这些山贼战意全无。也没有必要再紧张下去了,于是便提起收回了“乾坤二剑”,从倒下去的山贼群中走了出来……

    再看陆菁这边,陆菁和唐战也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摆平了这些武功平平的山贼喽啰。陆菁见了自己的“成果”,笑着说道:“我说的吧。这些山贼除了会放大话,身手烂得不行——”

    唐战见陆菁事情做也做了,也没回头路可走了,于是又对陆菁问道:“菁儿,既然你现在这样得罪了这些‘堂英会’的人,那你现在要怎么办?”

    陆菁眼珠子转了转,随后慢慢走到那个被自己提前打趴下的山贼头子面前,然后用脚踩住他的背上,随后笑着说道:“怎么样,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了吧,还敢不敢对本姑娘出言不逊?”

    “不敢了,不敢了……哎呀——”山贼头子早就没了之前的锐气,一边求饶、一边呻吟道。

    “叫本姑娘一声‘女侠饶命’,本姑娘就饶了你,快说——”陆菁又“得理不饶人”道。一旁的唐战见了陆菁这样子,也不禁偷偷笑了出来。

    “是、是,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山贼头子连声诺诺道。

    “这还差不多……”陆菁听了,才把脚从山贼头子的背上拿下来。

    然而,赵子川在对面见了陆菁“逆天”的样子,又在一旁嘀咕道:“哼,明明是你先对人家出言不逊的……什么‘女侠’啊,简直就是个‘女土匪’……”

    “赵子川,你又在说什么?”可没想到赵子川这么小的声音,陆菁还是在一旁听到了。听到赵子川又在故意“黑”自己,陆菁大声反驳道。

    赵子川也懒得多理陆菁,以为他知道没人说得赢她。赵子川只是闭了闭眼睛,把头瞥向一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陆菁也没有再管赵子川,而是继续对身前的山贼头子说道:“我问你一些事情,你必须如实回答——”说着,陆菁继续一脚踩在了山贼头子的背上。

    “好、好、好……”山贼头子痛得连声诺诺道。

    陆菁继续问道:“我问你,十几年前和你们‘堂英会’有过过节的王姑娘以及尔后保护王家村的那个少侠究竟是谁,你们‘堂英会’的人这段日子又去王家村究竟有什么目的?还有,刚才你们口中所说的那个什么兀罗带……兀罗带什么来着……”

    “兀罗带托多——”这边,一向脑子愚笨的唐战,这会儿却是记性特好地回应道。

    “对,兀罗带托多……”陆菁继续道,“那个兀罗带托多……他到底是什么人,你们‘堂英会’和那个兀罗带托多究竟又有什么关系?”

    然而,当这个问题被提出时,山贼头子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神情突然一变,随后反问道:“你们刚才听到了我们的对话……”

    “听到了又怎么样?”陆菁见山贼头子竟敢回口,加大了脚上的力度继续道,“本姑娘问你话,你还反过来质问本姑娘了!”

    “啊——”山贼头子又是痛得叫了一声,不过这一回他倒没有刚才那么“软弱”,而是咬紧牙关道,“这个……这个我还真不能告诉姑娘你们……”

    “呀,本姑娘问你,你还有权利讨价还价了是不是?”陆菁继续加重脚上的力道,加强语气道,“快点说,否则我真叫人把你裤子脱了,让你在这雪地里爬的——”

    那山贼头子似乎是饱受什么秘密似的,依旧是没有透露,只是继续回应道:“窦……窦帮主有过命令,没有他的同意,小……小的们不能把这些事情轻易告诉外人……”

    此话一出,陆菁倒是有些深思起来了,因为她没有想到,不仅仅是王家村,连“堂英会”这样的山里匪帮也会保守这个秘密。

    旁边的赵子川听见了,也在一旁思度起来:“如果说王家村是为了他们村里的王姑娘以及报答那个少侠而保守秘密的话可以理解,可是‘堂英会’……‘堂英会’只不过是一个区区匪帮,而且按道理来说,他们和王家村应该是势不两立的,他们又是为了什么目的和王家村一样,对外人闭口不说呢?”

    这也是陆菁心里的想法,陆菁也是在一边不断琢磨着:“这的确是个问题,‘堂英会’也在试图对外人隐瞒这个事情,难道说十几年前王姑娘的事情还牵连到了什么更不为人知的事情上了吗?这里面的因缘似乎不太简单,一定还隐藏着什么其他的秘密……但是‘堂英会’的人闭口不说,看来必须要亲自去见见这个窦德庸帮主,才有可能知道一些真相……”

    想罢,陆菁继续重脚踩在山贼头子的背上,应声说道:“看来你们的窦帮主在你们心里地位可不小啊……不过今日本姑娘把你们众兄弟给羞辱了一顿,你说是你们窦帮主的本事大呢,还是本姑娘的本事大呢?”

    山贼头子听了,知道陆菁是在刻意挑衅整个“堂英会”,于是硬着嘴皮子道:“哼,那还用说,我们窦帮主对我们‘堂英会’的兄弟从来都是肝胆相照、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比你这个仗势欺人的黄毛丫头要强多了——”

    “你说本姑娘仗势欺人?哼——”陆菁听了,冷笑着道,“肝胆相照?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哼,为帮行事离不开‘道义’二字!我承认,你们的前任帮主窦金顺帮主的确是这样,虽然之前侵扰过王家村,但是被王姑娘武艺胜出后,遵守了约定,从此不再进犯王家村……但是他的儿子窦德庸继承帮主之位后,不但没有继承父亲的遗志,反倒是撕毁协议,屡次侵扰王家村,这难道就是你们所说的‘道义’?也不怕天下人笑话——”

    山贼头子听了陆菁的话,暂时没说什么,但是他也下定决心了,绝对不会对陆菁说出半点有关十几年前王姑娘的事情。

    陆菁没有停下来,继续说道:“可以算是上天有眼吧,同一时间出来一个少侠,只身一人打退了所有‘堂英会’的人,保护了王家村,你们‘堂英会’的阴谋才没有得逞……哼,那么多人的‘堂英会’,居然被一个少年打得溃不成军、无颜见人,已经算是笑话了……”

    山贼头子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听着陆菁说着。

    陆菁想了想,随后对山贼头子说道:“去,去叫你的手下通知你们的窦德庸窦帮主,伺候好热茶,本姑娘要亲自和他对话——”

    此话一出,不仅仅是倒在地上的众山贼,连在一旁半天没有说话的唐战和赵子川也是小惊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