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堂英会帮 上
    唐战、陆菁和赵子川三人由于只身入了陌生的野狼山,又遇到了雪崩和野兽的侵袭,现在三人也是不知去路地被困在了这白雪皑皑、不见尽头的雪山之上……

    三人漫无目的地沿着山路小道继续走,想着既然不识归路,还不如沿着小道往下走,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个出山的出口。然而委实让三人失望了,这野狼山的山路的确是曲折复杂,就如同迷宫一般,再加上厚厚的积雪,更是看不清道路延伸的方向。这样下来,三人不但没有找到出山的入口,反倒是越陷越深,完全被困在了野狼雪山之中……

    “哎,这野狼山怎么跟迷宫一样,一个出去的路口都找不到……”陆菁开始有些抱怨道。

    “别急嘛,菁儿,没有走不出去的路……”唐战在一旁安慰道,“我相信菁儿很聪明,一定能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

    “我虽然想法多,但走迷宫可不是我的强项……”陆菁有些沮丧道,“之前在汴梁的时候,我连南宫家的地道都没进去过,还是萧大哥和苏姐姐进去的……哎,要是萧大哥和苏姐姐在这就好了,他们既然能从容进退南宫地道,想必走迷宫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刚刚在山头的时候,至少还能看见远山的景色;现在陷入了山间小道里无法出去,更是连山景都看不见了。赵子川踌躇了半天,也是有些失望道:“哎。难道我们今天真的要困于此吗?这雪山之中还挺冷的,要是一直走不出去,我们不是饿死。既是冻死……”

    听到赵子川的话语,陆菁又冷不丁地说道:“都怪赵子川你这个大笨蛋,非要急着追什么神秘人,来这个什么莫名其妙的野狼山……现在好了,被困在这里,恐怕连自身都不保了”

    “这能都怪我吗?”赵子川也不好气地回应道,“菁妹你不是也吵着要来野狼山找什么‘堂英会’吗那你怪谁啊?”

    “你少管我”陆菁两手插间。头也不回地回应道。

    “好了好了,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还是想想怎么从这里离开再说吧……”唐战则是一个劲地在旁边缓和道。

    “王家村的人几乎都知道野狼山的主干道路。早知道找一个王家村的人带路就好了……”陆菁缓和着说道,“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记住这看着就让人心烦的野狼山道,这么厉害……”

    赵子川想了想,随后说道:“要不我们先往地势较高的山处走吧。至少先分清我们所处的方向。然后再沿方向返回,说不定能走出野狼山……”

    唐战听得有些道理,于是点头道:“这也算是一个办法,菁儿你说呢?”

    陆菁瞥了唐战和赵子川一眼,随后说道:“我无所谓了,反正我也说过了,走迷宫不是我的强项,你们要有什么办法。就按你们说的办吧……”

    于是,三人不再像之前那样在山下的小道处纠缠不清。而是转头改往地势高的山路走去……

    然而,越往山高的地方走,虽然视野是开阔了,但是寒风凛冽也是愈加大了起来,看来“高处不胜寒”这句话的确说得不错。

    三人虽然也是有不俗的武功内力,但是长时间呆在这飕飕寒风的雪山之中,身子也会冷得哆嗦起来。这里要属陆菁的武功内力最差,因此她身子抖得最厉害。唐战在一旁看着陆菁有些不禁风的样子,于是立刻用一只手将她搂在侧见。陆菁见了,脸稍稍一红,但是身子也的确是暖和了不少。

    “谢谢你,傻蛋……”陆菁倚侧在唐战的身旁,轻轻说道。

    赵子川见了二人和睦的场景,不禁调侃道:“哎呀,你们两个人倒是舒服了,能相互相依偎在一起,我一个人只能独守簌簌寒风喽……”

    陆菁听见了,侧脸望着赵子川,笑着说道:“谁叫你要一个人急着过来,连嫂子都不管了。”

    一想到李玉如还在王家村等自己,失信的赵子川不禁打了一个哆嗦。陆菁看出来了,随后“邪邪”地问道:“怎么了,你和嫂子又闹什么别扭了?”

    赵子川有些羞愧地红了脸,随后撇头回了一句:“要你管,反正我要是回去了王家村,我就死定了……”

    三人继续往前走,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走到了一处上坡的拐角,他们却发现了雪地里一些凌乱的脚印。

    “喂喂喂,快看,这里居然有脚印”陆菁最先发现了,于是立刻叫道。

    “不会吧?”赵子川也凑过来道,“没想到这里倒是没有受到雪崩的影响,反倒是留下了脚印。”

    “没有雪崩那是因为这里已经是野狼山地势很高的地方了……”陆菁继续说道,“这脚印还挺深,雪印也很蓬松,看来还没留下多久……”

    赵子川见了,有些兴奋地说道:“这么说来的话,那个神秘人还没走远,并且没有料到地在这留下了脚印是吗?”

    陆菁望着地上凌乱的脚印,思绪了一会儿,随后摇了摇头道:“不,我不认为这是那个神秘人的脚印……”

    “啊,这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菁儿?”唐战也在一旁不假思索地问道。

    陆菁盯着雪地里的脚印,随后说道:“那神秘人的轻功这么高,我们刚才在前面的小道耽误了那么长的时间,这脚印又这么新鲜,没道理他刚刚才离开这里,除非他也不识路或是在这里有休憩点……其次,这里的脚印非常凌乱,虽然不能确定是不是一个人留下的,但是一个施展轻功的高手,会在雪地里留下这么凌乱的脚印吗?显然不太合理……”

    “那菁妹你的意思是。这里刚才还有别人走过吗?”赵子川听了陆菁的推理,也略带严肃起来问道。

    “八成是吧……”陆菁先是轻轻回了一句,随后抬头望了一下前面的拐角。然后从唐战的身旁离开,几步跑上去,想要拐弯看个究竟。

    “喂,菁儿”唐战怕陆菁一个人会出什么事情,于是也立刻跟了上去。赵子川自然也是没有闲着,在他心里,他也想立刻弄清这一切的事情。

    然而。让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待到他们拐弯一看究竟时,眼前的场景着实让三人惊了一下只见靠近悬崖雪壁的一端。居然留下了一滩没有被雪掩埋的鲜血。鲜血的眼色还很红,而且不少呈液态状,看来这血才刚留下来不久。

    “这……这是……”唐战有些吃惊地叫道。

    “血……”赵子川也有些惊讶道,“这高山雪地上。怎么会有血?”

    陆菁眼神一凝。随后慢慢走到了血滩旁,低身用手抚掠了一拭还未凝固的血。陆菁将一拭血放在鼻子处闻了闻,随后慢慢说道:“这血是新鲜的,刚留下不久……”

    听到这句话,唐战和赵子川都不禁惊出一身冷汗。赵子川愣了好久,随后问道:“谁……是谁这么大胆,刚在这里血溅人命?”

    唐战望着,也是紧张地两手握拳。

    陆菁顿了一下。随后回声道:“不,你们不用太担心。这并不是人血……”

    此话一出,唐战和赵子川才放下心来,但是心中也是疑惑不已。随后,唐战问道:“菁儿,你怎么知道那血不是人血?”

    “你忘了吗?”陆菁笑着回应道,“我之前说过,我有一个师父,曾经教过我一种腐尸诀,能处理死去的尸体,自然我也能分辨人和动物的血……”

    陆菁这句话的确不假,她的确是会腐尸诀。曾经在陆府,追风派派杀手追杀苏佳的时候,陆菁就是用这种办法处理掉被苏佳残忍分尸的黑衣刺客的尸体的。

    “菁妹你说这不是人血……是什么意思?”赵子川依旧是有些疑惑地问道。

    “这应该是这野狼山上什么动物的血吧,就像我们之前遇到的那头大狗熊一样……”陆菁继续说道,“这应该是猎杀动物的血迹,从刚才那里的凌乱脚印来看,应该是人为的……”

    “人为的……难道说”赵子川似乎是意料到了什么,有些吃惊道。

    “没错”陆菁站起身来说道,“如果说是雪狼山下有一些村落,就像王家村一样,根本犯不着来野狼山这么高的地方打猎。既然是人为打猎,而且还有很多人的话,基本上只有一种可能是这野狼山上一个群伙的人干的。”

    “群伙?”唐战又不禁问道,“这野狼山上,又会有什么群伙呢……啊,该不会是”

    陆菁点了点头,随后满脸自信地说道:“堂英会”

    此话一出,唐战和赵子川二人再一次神情一紧,似乎也意识到了陆菁的意思。

    “我么一直要找的‘堂英会’恐怕就在这附近了……”陆菁继续说道,“我们只要继续沿着这些脚印走,很快就能发现堂英会的人了。”

    唐战和赵子川听了,同时点了点头。赵子川笑着说道:“看来神秘人没追到,倒是先发现了‘堂英会’,也不算是一无所获。而且如果能跟到‘堂英会’,和他们妥协一些事情,说不定他们还会送我们回王家村……”

    陆菁听了,也笑着道:“你这大笨蛋现在倒是兴奋了?不过你也先别得意,‘堂英会’怎么说也是匪帮,想要和他们妥协,还得看我们有没有本事了……”

    于是,三人继续向前,顺着还有的脚步,继续摸索而去。而每走一步,他们也是小心翼翼地,毕竟这里的脚印都还很新,说明这‘堂英会’的人还没有走远,跟踪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

    再往前走,路势渐渐变得平坦,不再像之前那样曲折和地势偏颇,一看便是人行较多的路段,更适合群居的地方,这也更加确定了陆菁的想法。

    果然。还没走几段路,在最后的一个拐角处,三人倚着旁边的岩石处。偷偷望去,只见不远处的一块人造的石地台阶,有几个手提兵器的人在议论纷纷,后面还拖着一只猎杀的雪鹿看来那摊血果然是这些人打猎留下的。

    再看台阶处,大雪封山,但是台阶却像是被人打扫过的,没有一片雪迹看来这里的确有大人家。而这些人的装扮也是非常熟悉。和当日在王家村门口第一次遇到的那些山贼一样。很明显了,这些人的确就是“堂英会”的山贼了;而且这样看来,面前的台阶处往上走。应该就是“堂英会”的老巢。

    “菁妹你果然猜得没错,果然是‘堂英会’的人……”赵子川轻声说道。

    陆菁点了点头,随后望了望门前的台阶,紧接着轻声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上面那个地方应该就是‘堂英会’的老窝了……”

    陆菁这边在这儿窃窃私语。台阶前那些“堂英会”的山贼却也是在谈着事情……

    “哎,窦帮主也真是的,这么冷的大雪天,还让兄弟们去打猎”一个头戴一只眼罩的山贼说道。

    “别发牢骚了,自从十几年前被那小子和王姑娘教训一顿后,窦帮主就没有好心情过……”另一个手提大刀的山贼说道,“这次窦帮主又莫名其妙地去‘裕兴城’找什么兀罗带托多,害得兄弟们又得去王家村……结果呢?被一个厉害的丫头教训了一顿。现在想想心里就不爽……”

    陆菁等人在这边听着,也是知道了一些端倪。陆菁轻轻笑道:“呵呵。他们还在变向夸我呢……”

    “小点声儿,不怕被人听见啊……”赵子川看着陆菁有些“得意忘形”的样子,小声地提醒道。

    “堂英会”那边,之前的山贼继续说道:“真是的,那个兀罗带托多究竟是谁啊,窦帮主为什么要找他行事?”

    “兀罗带托多可是裕兴城的知县,虽然官职不大,但是却和蒙元朝廷的很多亲信熟得很……”另一个山贼继续说道,“据说,这次是兀罗带托多大人主动找的窦帮主,想要窦帮主帮忙一些事情,事成之后可是有不小的酬劳……”

    “兀罗带什么……”陆菁没有完全听清楚,小声地重复提问道。

    “是兀罗带托多……”赵子川小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是谁,这是一个蒙古人的名字,应该是裕兴城的某个官员吧……”

    “是吗?”陆菁继续小声道,“没想到这个‘堂英会’的帮主居然在帮蒙古人做事……”

    而在“堂英会”这边,那山贼又发话道:“真是的,窦帮主什么时候都攀上蒙古人了?就算真的只是为了钱,又让兄弟们去王家村,我都快烦死了”

    “这话啊,你可别再窦帮主面前说……”另一个山贼继续道,“王家村算是好捏的柿子了,十几年前那小子只是凑巧帮助了王家村,现在在中原不是也因为那事儿留了一世骂名吗?昨天不就是碰到个武功稍微厉害点的臭丫头吗,我就不信全‘堂英会’的人去了,还制不住一个黄毛丫头,还真以为自己是十几年前的那个王姑娘了……”

    听到了这里,陆菁的心里可是着实有些不爽,但是刚才偶然间听到了有关王姑娘和少侠十几年前的事情,陆菁不禁觉得这些山贼一定知道十几年前的秘密,于是还是先忍住静观其变,说不定能无意间了解十几年前的事情。

    那山贼似乎是心态有些不好,其实他便是昨日去王家村,最后被陆菁收拾一顿的那些山贼之一。想到昨日陆菁“羞辱”众兄弟的情景,那山贼就是心里一阵恼火。现在窦德庸帮主急着让自己和其他兄弟去王家村完成什么不为人所知的事情,那山贼心中一气,急着捡起地上的一颗石子,就往山的峭壁处扔去。

    这一扔不要紧,方向正好是唐战、陆菁等人隐蔽着的地方。见到石子扔过来,唐战等人自然是下意识地缩头躲开了,而这一躲,发出了声响,正好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是谁,谁躲在那里?”那山贼也是发现了唐战等人,于是大声的吼道。

    唐战三人心中稍稍一紧,见自己的身份暴露了,索性也不躲了。何况之前就下定决心要和“堂英会”的人正面对峙,晚来不如早来,还不如现在就出来“堂英会”的人正面“交锋”。

    于是,三人点头示意了一下,便下定决心一起从拐角处现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