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野狼雪山 上
    “可恶,跑哪儿去了?”待到赵子川重新恢复过来时,那个青衣什么人却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家伙跑得可真快……”赵子川自言嘀咕道,“不过这也说明了一点,既然他不想让我发现,这么快逃走,说明这事情肯定有蹊跷。如果他真的是华山派的弟子,那这个王家村似乎也和华山派逃不开关系了……”

    赵子川没有再立刻追上去,而是停在原地想了想:“刚才在王姑娘坟冢前的时候,村长说过了,从村子出去,只有‘野狼山’这一个方向,再过了便是‘裕兴城’……没错,如果继续跟上去,肯定是要上‘野狼山’的,要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找到有关‘堂英会’的消息,这对解开一切谜题有很大帮助……”

    赵子川想了许久,觉得现在正是跟上去的好时机。于是想罢,赵子川继续迈开步子,施展轻功往村子大门方向——刚才神秘人逃走的方向追去……

    到了快中午的时候,雪总算是停了,但是村子里面已经是厚厚的积雪。虽然大雪封村,让村里人行路变得困难了许多,但是对于好玩的孩童来说,这场大雪无疑给他们带来了无数的欢乐。果见村头小巷处,到处都能看见里里外外跑出来玩耍的孩童,他们在各个道上堆雪人、打雪仗,玩得不亦乐乎……

    而说到好玩,陆菁自然也是身在其中。向来活泼的她,很快就和村里的一些孩子混熟了,闲来无事,在一处小山坡道口处,陆菁也和这些孩子在一起堆雪人,一边玩儿还一边说笑。唐战一直跟在陆菁身边,而跟着一些玩的孩童也喜欢和陆菁在一起,所有的人也管陆菁亲切地叫做“陆姐姐”。

    坡口大树旁,一个大雪人很快堆立起来,看着众人一起完成的杰作。陆菁和一起玩的孩子都开心地笑了起来。

    其中一个孩子望着做好的雪人,随后笑着对陆菁说道:“陆姐姐,没想到你也这么会玩啊——”

    陆菁听了,则是笑着回应道:“这算什么,原来在汴梁城的时候,姐姐我会玩儿的多了去了,城里还没有哪个人玩得过姐姐我……”

    陆菁这句话倒是说得不假,原来在汴梁城,陆菁可是整人出了名的。别说玩儿不过陆菁,根本就没有多少人赶出来和她“叫板”的。

    唐战知道陆菁说的整人事情。不禁在一旁偷偷笑出声来。陆菁看到了唐战在偷笑自己。随即转头不好气道:“傻蛋。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菁儿你的确最会玩儿,没人玩儿得过你,真的没人……”唐战一边推手阻止。一边笑着说道。

    陆菁也清楚唐战笑自己的目的,随即也淘气地搓起地上的一团雪球,往唐战的脸上砸去,并小打小闹地说道:“傻蛋你也真是的,怎么和赵子川那个大笨蛋一样?不许笑——”一边说,陆菁手中的小雪球一边扔着。

    唐战只是一直阻拦着,听到了陆菁又在调侃赵子川,唐战又不禁笑出声来。

    二人打闹间,旁边的一个小孩突然说道:“陆姐姐。你和大哥哥的关系真不错嘛……”

    孩子的话本来是天真无邪的,但是在唐战和陆菁听来,却是显得非常令人尴尬。唐战在一旁脸红地傻乎乎不知道说什么,陆菁则红着脸辩解道:“哎呀,你们这些孩子……小小年纪。哪来这么多的心思想法……”

    正说着,又有一个小孩插话道:“陆姐姐,说真的,听我娘亲说,你这样子倒是挺像当年的王姑娘的……”

    “啊?”陆菁听了,有些疑惑地问道,“我……像王姑娘?”

    “嗯——”那孩子点头笑道,“我娘说,她小的时候,王姑娘也是像陆姐姐你一样,喜欢陪村里的小孩一起玩。我娘还说,王姑娘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姑娘了……”

    “啊,这个王姑娘没想到这么好……”唐战不经意间嘀咕道。

    “是呀……”陆菁把手算了算,随后说道,“要是她现在还活着,按年纪来算的话,都可以做我们的娘亲了。”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王姑娘这么多的事情的?”唐战又问道。

    又有孩子回答道:“我们都是听爹娘说的,爹娘说王姑娘曾经为了村子,只身一人去和‘堂英会’较量,并和另一位外来的少侠一起保护了村子,深受村里人的敬爱。不过令人叹息的是,王姑娘却因病而逝……为此,爹娘每年还会抽时间在王姑娘坟前祭拜呢……”

    “没想到这个王姑娘倒是挺伟大的嘛……”陆菁也不禁感叹道。

    唐战想了想,随后笑着说道:“既然孩子们都说菁儿你像王姑娘,那说明菁儿你也很伟大啊——”

    “没想到傻蛋你也学会说好话了……”陆菁听到唐战抹蜜一般地夸自己,脸红地笑道,“看来你有时候也不傻嘛,比那个赵子川要好多了——”

    听到陆菁又在调侃赵子川,唐战又不禁偷笑起来。

    底下的孩童又望了望唐战的样子,随后有人说道:“我也觉得大哥哥你好像那位少侠啊——”

    此话一出,唐战和陆菁又是一阵脸红。虽然孩子不懂那女情感,但是按照孩子的说法,原来的王姑娘和那少侠可是结发夫妻,现在这么说自己二人,那意思明白人自然清楚。

    “小孩子你又是听你爹娘说的吧?”唐战也试着解释道,“你又没有见过那位少侠,你怎么知道我究竟像不像?”

    “我说的是真的……”那孩子继续笑着道,“我原来听我爹娘说,那少侠和大哥哥你一样,来村子的时候,背上也背着东西。我爹娘说,那少侠当年背上背着的是一把枪,大哥哥你背上背的又是什么?”

    唐战背后背的自然是唐门世家的至宝梨花枪,只是用棕布幔包着,外人不能立刻认识出来。不过这些倒还不是最重要的,那孩子再说完了那句话后,唐战和陆菁顿时收回了些许笑容。尤其是陆菁。刚才那孩子不经意间的一句话,陆菁觉得似乎是解开谜题的一个关键。随后陆菁又问道:“是真的吗?你爹娘告诉你的,原来那个少侠背上背着的,真的是一把枪吗?”

    “对呀,应该就和这个大哥哥一样吧……”那孩子继续微笑着道。

    唐战还在一旁不知所以然,但陆菁的表情突然惊变一瞬,似乎想到了什么:“不会吧,难道说……但如果是真的,那也太巧了吧……”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掠过了,陆菁也不敢去多想。她望了一眼唐战。唐战此时正是一脸的踌躇——看来唐战也不清楚这其中可能的关系。

    刚才孩子的一语道破。让本来欢乐的气氛渐渐少了一些。陆菁站在原地也想了许多……

    然而就在陆菁安静思考间,突然头上的一大块积雪竖直砸了下来,正好砸在了陆菁的头上,结果很快陆菁的半个身子直接被埋在了雪里。

    是赵子川——赵子川刚才一直在追踪那个神秘的青衣行者。施展轻功的他,正好踏过了这一处的枝头。而谁知陆菁这个时候就正好站在这处枝头之下,赵子川的这一下蹬踏,上面的积雪直接砸在了陆菁的头上,也算是无意间报了一大早被陆菁“戏耍”的仇。

    陆菁被这一泼冰冷直接砸“醒”了,脸色顿时一红,随后抬头望见了是赵子川,还以为是赵子川故意找自己报仇,于是破口大骂道:“赵子川。要死啊!”

    赵子川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蹬踏让陆菁中了招。看见底下陆菁被积雪杂种的“狼狈”的样子,赵子川先是偷笑了一下,但想到刚才自己的正事,便很快收回了笑容。

    赵子川没有继续向前。而是先从枝头处落了下来,站在了陆菁和唐战的身边。

    而陆菁见了,恨不得立刻扒了赵子川的皮,随即抱起身旁的雪团,一个劲儿地朝赵子川身上砸去,还大声说道:“可恶啊你,居然偷袭我,我要杀了你!”说着,陆菁甚至直接用脚,将面前大把大把的积雪踢向赵子川。

    “好了好,我错了还不行吗……”赵子川一边阻挡,一边说道:“别砸了,我刚才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听到赵子川说话并没有带着笑脸,陆菁这才意识到赵子川没有说谎,随即停下了“复仇”,两眼正望着赵子川。

    “说吧,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陆菁一脸灰意地望着赵子川,看来她并没有打算立刻放过赵子川。

    赵子川望了一眼陆菁旁边的孩童,用眼神稍稍示意了一下让这些孩子走开。唐战点了点头,随后一个一个地将这些孩子都支开了,自己则和陆菁还有赵子川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谈明情况……

    “这回可以说了吧,你这个大笨蛋又发现了什么事情?”陆菁一脸不屑地问道。

    “别这样一脸的不屑,严肃点,我说的是认真的……”赵子川略微严肃地说道,“刚才我看见了,看见了那人……”

    “看见什么人?”陆菁问道。

    “就是昨日在墙角处偷窥你和‘堂英会’的人对峙的那个像华山派弟子的人……”赵子川继续说道,“不过这次人不一样,但是却是一样的服装。刚刚他还在村子里偷窥什么,但是无意间被我发现了,并撒腿就跑了。他轻功甚好,我根本追不上他,不过从方向上看,他应该是往村外跑了……”

    “这是真的吗?”唐战也问道,“子川兄弟你确定是华山派的弟子吗?”

    “华山派的弟子我不敢确定……”赵子川继续应声道,“但是从衣服上看,如果不是两次都刻意去假扮华山派的弟子,应该**不离十。”

    陆菁听了,托着下巴想了想,随后轻声道:“看来这个王家村果然不简单,连华山派的人都对它产生了兴趣,难道王姑娘和华山派的人也有过什么关系?”

    “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赵子川继续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说华山派真的是为了王家村的某个秘密来的话,一定和‘堂英会’的人扯不开关系,不然他也不会在昨天进村之前,刻意偷窥菁妹你和‘堂英会’山贼对峙的情况。”

    “那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唐战又是一脸不解地问道。

    “我要是知道,还用得着急着追他?”赵子川摇头道。“哎,我现在也是一脸的无奈喽……我想菁妹你这么聪明,可能会想到点什么,所以见到你也不急着去追了……”

    陆菁听了赵子川认真的话语,似乎是有什么想法和决定,脸上少了一些不屑,多了一份严肃。陆菁想了许久,随后先问道:“对了赵子川,你知道那人是往村外哪个方向跑的?”

    “村长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赵子川回应道,“往村外走。唯一的方向只有‘野狼山’。那青衣神秘人想跑。八成只能往‘野狼山’上跑。若是他熟悉‘野狼上’的山路,说不定还有可能跑去‘裕兴城’……”

    “这神秘人不简单,他应该也是解开一切谜题的关键之一,所以必须跟踪他……”陆菁在一旁那个郑重道。“只可惜那人的轻功能力很高,连赵子川你都追不上,看来也不排除他真的是华山派比较厉害的上乘弟子……欸,对了,你二哥不是华山派的玄武堂堂主吗,怎么说你也该了解一些华山派的武功吧?刚才你追那人的时候,有没有看出什么名堂来?”

    赵子川摇着头,不好气地回应道:“我怎么知道?那家伙一边施展轻功,一边给我制造干扰。我根本就看不清他的路子……”

    “这就对了——”陆菁突然说道,“他不断干扰你,因为他不想让外人知道他们的秘密,那么他们一定是有机密的事情。而且这机密的事情,也和王家村也有着不可分割的连线。找打这条连线,才是解开一切谜题的关键。”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唐战在一旁听出了一些端倪,于是问道。

    “想要解开这些谜题,弄清楚王家村的历史必不可少,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先弄清楚王姑娘的事情……”陆菁继续说道,“那个神秘人不是往‘野狼山’跑了吗?那正好,‘堂英会’也藏匿在‘野狼上’的某处,我们现在追去,直接一口气弄清楚事情的原委——”

    “太好了,菁妹,你跟我想到一块去了……”赵子川笑着说道,“那事不宜迟,我们快点追过去吧——”

    唐战和陆菁点了点头,也没有可以准备什么,就一起上路了……

    三人的方向自然是往村外的方向跑,唐战觉得人手似乎少了点,于是又对赵子川问道:“对了,就我们三个人够吗,要不要把其他三个人也叫上?”

    “不需要……”赵子川应声道,“我们此行的目的只是去弄清情况,又不是却刻意挑起斗争,能不打草精神更好,所以三个人已经够了……”

    “傻蛋的意思是……”陆菁又在一旁补充道,“赵子川你刚才不是一直跟嫂子在一起吗,怎么没过多久,现在只有你一个人跟过来了?”

    一提到“李玉如”,赵子川恍然大悟,这才意识到李玉如刚才对自己做的“事情”,并还在原地等着自己。

    “哎呀,糟了——”赵子川意识到了,用手拍了一下脑门,他很清楚,等他再回来,凭李玉如泼辣无比的性格,会对自己做什么事情。

    “什么糟了?”陆菁也略微猜出了事情,笑着补问道。

    赵子川定了定神,随后说道:“算了,死了就死了吧,现在眼下跟上那个神秘人才是重要的事情……”

    于是,赵子川也暂时没有去想李玉如,而是一心一意,和唐战陆菁一起,往村外“野狼山”的方向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