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又见奇客
    陆菁又慢慢走到村长身边,随后问道:“王大爷,问您一个问题,您知道‘堂英会’的总部离王家村有多远吗?”

    王俞明听了陆菁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整个人有些呆住了。

    赵子川不知道陆菁想要干什么,于是转头问道:“你问这个事情干什么?”

    陆菁并没有想要直接回答赵子川的问题,于是只是轻轻回应了一句:“没什么,只是随便问一下……”

    “啊?”赵子川眼睛一皱,她不知道陆菁的打算,但是自己可以肯定的是,陆菁肯定又想到了什么鬼点子。

    王俞明在一旁愣了好久,随后说道:“‘堂英会’在村子前面的‘野狼山’上,野狼山离村子不远,只要出了村子,沿着前面唯一的一条山路绕几道就到了入口……不过虽然村里的人都知道野狼山的路,却不知道‘堂英会’究竟在哪儿。之前王姑娘和‘堂英会’前首领窦金顺赌注时,她是知道地点的。可是为了不让村里人再和‘堂英会’的山贼有过节,王姑娘有生之年也没有把‘堂英会’的事情跟村里的人说过,所以‘堂英会’具体在野狼山上的什么地方,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但是能够确定的是,‘堂英会’一定是在野狼山上对吧?”陆菁又问道。

    王俞明轻轻点头回答道:“是的……不过你们该不会是想要去那里吧?劝你们还是谨慎的好。即使是要去的话,最好也得等雪化了,现在大雪封山,野狼山也是山路峻险,甚至还有猛兽,若没有熟悉山路的人带路,很有可能会遇到不测……”

    “这样啊……”陆菁抓了抓头。随后自己嘀咕道,“可是下了这么大的雪,还是山上的雪。要等到雪化,那得等到什么时候?”

    王俞明听了陆菁的自言。微笑着说道:“陆姑娘你也无需太心急,野狼山虽然旷大奇野,但是想要走出去也不难。若是等雪化后,诸位想要离开这里,老叟可叫村里一个熟悉山路的人带诸位离去。而且野狼山过后,是一个名叫‘裕兴城’的小城,只要到了裕兴城。诸位也不会迷路了……”

    “谢谢王大爷了,不过我们还没有想要离开这里的意思……”陆菁也笑着回应道。

    陆菁这边和村长聊着,唐战则是一直目不转睛地望着面前王姑娘的坟冢,在他心里。他也非常想要知道王姑娘的身份,而且唐战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提到和见到和王姑娘有关的事情,唐战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忧伤感。

    而在唐战望着抹字石碑的时候,一旁的王中魁时不时地望着坟冢前的唐战。看着唐战的面容,王中魁老人两眼总是“神来神往”,似乎他自己认识唐战的样子……

    “这里好像也看不出什么东西,我们走吧……”李玉如觉得再怎么看下去,也不会知道这个王姑娘的身份。随后对所有人说了一句道。

    陆蒙跺了跺脚,扫开了脚下的一小片雪,随即应声道:“刚才村长也跟姐姐说过了,我们最好是要等到雪化的时候再离开……山上的雪化,那可是要等好久的,那我们北上的路途又要耽误不少了……”

    陆昭听了,则在一旁回应道:“只能说是天公不作美吧……北上之凸虽然耽误了不少,但是正好我们也能好好休息一阵子。从汴梁城出来后,我们也是马不停蹄地赶了多天的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正好趁着这一场大雪,好好休整一番也未尝不可。”

    “我哥说的对……”陆菁也回头笑着道,“既然天降大雪,拦了我们的去路,我们何不就此好好休息一阵子?与其天天担心这么多,还不如先安心几天日子……”

    赵子川听了陆菁说的话,想到刚才她向村长问的话,赵子川心中怀疑道:“真的吗?哼,我可不信你真的能耐住性子在这里休息,刚才问村长有关‘堂英会’那么多的问题,你这丫头肯定有鬼……”

    于是,没有再在王姑娘的坟冢前呆太久,和王俞明以及王中魁又说了几句话后,众人便离开了。

    而离开后,众人也没有在一起。陆昭和陆蒙到村庄别的地方去环望了一番;陆菁还是老性子,活泼的她就是喜欢在新鲜地方乱跑,可怜的唐战也只能总跟在她身后;而赵子川和李玉如确实没有多少想要玩的心思,闲来无事的二人想要回住宿处休息……

    赵子川和李玉如走在回去的路上,由于小道上还有厚厚的积雪,所以二人的步伐也没有多快。夫妻二人回去的路上也很安静,向来性格泼辣的李玉如,成人妻后,性格也变了一些,少了一些躁动,多了几分宁静。

    赵子川也觉得李玉如今天挺安静的,既没有“黑”自己,也没有陪陆菁他们小打小闹,于是赵子川边走边问道:“怎么了,玉如,感觉今天你挺安静的……”

    李玉如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说道:“没什么,只是听到王姑娘的故事,心中的疑问挺多的……”

    “怎么,你也和唐战兄弟和菁妹那样,对这事情念念不忘?”赵子川笑着说道,“说实话,听了村长讲这个故事,我们心里都挺有感触的。但故事毕竟只是故事,和我们也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哪个人没故事?就像原来在汴梁城,黄纪兄弟还是丐帮帮主葛威的义子,他可是很有故事的人,可我们还不是一样,无论知道真相与否,都一如既往地把他当成兄弟朋友……”

    “我不是指这个……”李玉如又轻声道。

    “那你是指什么?”赵子川又问道。

    李玉如想了想,随后应声道:“其实我和菁妹他们一样,也一直对王姑娘的身份感到疑惑。王姑娘为自己的村子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包括后面有缘而来的少侠,他们不但联手教训了‘堂英会’的山贼一番,还喜成连理,本应该是皆大欢喜的事情。虽然后来王姑娘不幸殒命。可为什么村里的人要刻意隐瞒他们二人的身份,那少侠后来在外面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这疑问菁妹早就提过了……”赵子川笑着说道,“玉如你呀。就不要想太多了,既然这事情和我们没有太大关系。我们也不要太揪心于此了……”

    “对呀,王姑娘的事情又和我们没太大关系,我们为什么要这么揪心啊?”李玉如也笑着摇了摇头道,“子川你说得对,看来是我想多了……”

    看着李玉如有些感叹的样子,赵子川也想要找办法让李玉如开心一下子。赵子川想了想,随后说道:“玉如。反正现在回去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不如我带你到这村子里到处转转吧,就像唐战兄弟带菁妹一样……”

    “哟,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好心。主动关心起我来了?”李玉如见赵子川今天也和往常不一样,于是提起嗓子问道。

    赵子川见此时只有自己和李玉如两人独处,想到结婚之后二人很少单独在一起谈心,趁着这个机会赵子川也想要改变一下,一个人陪陪自己的妻子。于是。赵子川收回了原来不羁的神态,微笑着说道:“平时很少陪玉如你安安静静说说话,今天趁菁妹他们不在身边,我……也想要好好陪陪你……”赵子川说着说着,自己不禁有些脸红了起来。

    李玉如虽然说是个性泼辣。但自己毕竟是女孩子,何况自己的丈夫鲜有地想要和自己谈心,李玉如也不禁有些感动。就和当日在汴梁南山郊的山洞里,赵子川对自己谈心时,自己心里也有感动一样。

    李玉如也脸红了一下,随后笑着道:“看来你也不是个呆瓜吗,挺会关心人的……”

    赵子川没说什么,只是笑脸望着李玉如。

    然而,李玉如接下去的一个动作,让赵子川怔了半天——只见李玉如突然身子向前一倾,迅速地在赵子川的侧脸吻了一道,然后整个身子又收了回去。

    赵子川有些瞪大眼睛怔住了,他万万没想到今天李玉如会对自己这么主动,也许是刚才自己的话让李玉如感动了吧……

    “你今天表现倒是不错,赏你的……”李玉如脸红地说道,“那你先在这里等一下吧,我先回房拿个东西,马上就过来……”

    随后,李玉如红着脸,加快脚步地跑向住宿的地方,留赵子川一个人独自站在原地。

    赵子川还沉浸在刚刚的那一下亲吻中,整个人用手摸着侧脸,心中暗暗道:“平时的她可不是这个样子,今天怎么了吗?哎,女人的心思果然是难以琢磨,不过……这感觉倒是挺不错的……”赵子川笑着抚摸着刚才被李玉如吻过的脸颊,心想着下次再想办法多讨李玉如开心。

    于是,赵子川便站在原地等着李玉如。不过李玉如的速度倒是挺慢的,往住宿地跑了之后,半天都没有要回来的动静。赵子川也是没有多少耐心傻等着,闲来无事的他在附近稍微走了走,看了一下,想要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

    然而本来想要缓神一下的赵子川,却万万没想到,接下来的一个场景让他一下子又恢复到了紧张的神情。

    只见正在赵子川满脸舒适地望着周围的雪景的时候,不远处的一座平民房,一个身着青衣的不明人士正在悄悄偷窥着周围的一切,看样子不像是这村子里的人。

    而在赵子川眼里,当他看见了这个“不速之客”后,心中却是紧张一分——赵子川看清楚了,这个人的打扮和昨日他们刚到王家村时,那个偷窥陆菁和“堂英会”山贼对峙的人一样,虽然不是同一个人,但是身着打扮却是极为相似。

    而且这一次赵子川看得更清楚了,那个奇客身上的青衣。“这回清楚了,那人应该就是华山派的弟子不错的……”赵子川的第一反应,觉得那人就是华山派的弟子,但自己的心中却也是疑惑不已,“奇怪了,为什么华山派的弟子回来王家村,王家村和华山派又有什么关系吗?看来菁妹猜的没错,关于王家村的疑问,可远远不止王姑娘那个秘密……”

    想要知道这个华山派的弟子所来究竟何事,赵子川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欲要一探究竟。然而让赵子川没想到的是,由于道路上都是积雪,赵子川的行动非常不方便,想要踮起脚步隐藏自己,在这雪地上却是适得其反——由于脚底不断用气,反倒是激起了地上的雪花,甚至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这声响发出倒是不要紧,那华山派的弟子似乎是“嗅觉性”特别强,往响声这边望过来,正好和赵子川的脸不近不远打了个照面。

    见自己被发现了,赵子川也不刻意隐瞒了,看着对面那个华山派的弟子不正常的举动,赵子川直接大声喊道:“你是什么人,在那里干什么?”

    那人听见了赵子川的问话,知道自己的行踪暴露了,随即施展轻功,往出村的方向跑去。

    “做贼心虚”——这是赵子川对那个不速之客的第一反应,随即他大声喊道:“别跑——”然后自己也施展轻功飞奔了出去……

    李玉如在住宿地拿了东西后,就往赵子川刚才所在得地方返回过去。想到刚才赵子川偶有关心自己的样子,还有自己的主动“亲吻”,李玉如的心中倒是甜蜜得很。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等她回来后,却已经不见赵子川的身影了。

    李玉如还以为是赵子川和她闹着玩儿或是有事去了,于是在原地等了很久。然而等了好久也没看见赵子川,李玉如向周边喊道:“子川,子川,你在哪里啊?”

    然而吃吃却没有赵子川的回答,更确切的说,赵子川根本就不在这周边附近。赵子川一个人跑了,李玉如这才知道自己被赵子川给“耍”了。想到这里,李玉如又恢复到了泼辣的性格,大声叫道:“赵子川,你这个大混蛋,回来我一定要抽了你的皮——”

    然而赵子川早就把和李玉如约定的事情忘到了一边,一心一意地追逐着这个青衣的不速之客。可让赵子川没想到的是,这个像是华山派的弟子轻功却是了得,自己不但追不上他,反倒是被他越甩越远……

    “可恶,这人究竟是谁,难道真的是华山派的弟子?”赵子川心中暗惊道,“如果不是,他为什么要假扮成华山派的弟子?如果是,他又为什么要来王家村,究竟有什么目的?真的就这么巧,多年不侵扰王家村的‘堂英会’突然再次出现,并且和华山派的弟子一切出现,真的只是巧合吗?还是说,这其中有蹊跷……”

    赵子川的心里很乱,然而前面的青衣奇客似乎是身形过于灵敏,在几棵大树边上来回盘绕,想要借迅影的身法直接甩开赵子川。

    赵子川还是把心思都放在先追上这个人,然而面对前面奇客的身法,赵子川却也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想罢,赵子川直接抽出腰间的乾剑,向前一指——一道金黄剑光飞出,直接斩断了前面大树的一根树枝,想要敞开视野。

    然而前面的奇客感觉到了后面赵子川的剑光,立马又加快脚步,并用自己的两袖青衣扫起枝头上的积雪,想要以此干扰赵子川的视线。

    还别说,这一下还真起到了作用。赵子川没有料到前面的奇客会来这一手,扫起的雪花蒙蔽了自己的眼睛。

    “可恶——”赵子川用两手扫开眼前的雪,随后叫道。

    但是等赵子川重新恢复了视野,定睛望去时,那个青衣奇客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