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抹字碑文
    到了第二天,鹅毛大雪终于变成了细细的晶莹雪花,如精灵般簌簌而下。但是一夜的大雪,也让整个王家村全部覆盖上了一层银装素裹的“雪被”。纯洁的雪洗净了村子里的污浊与喧嚣,整个王家村一时间沉浸在一片安详和宁静之中。

    “夜雪灵舞天上来,人世沉浮尽银霜”,下过雪的王家村,不仅仅是宁静,南方少见的雪景更是给初次到来的唐战等人一种新鲜和灵趣之感……

    “啊,一晚上居然下了这么大的雪,好漂亮啊——”陆菁见着门外一片“银装素裹”,满脸挂着灿烂的笑容,最先俏皮活泼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菁儿,当心点,别摔着了——”唐战在后边担心地说道。

    赵子川和李玉如这个时候也走了出来,李玉如看着门外的大雪,不由轻声感叹道:“这里……就是北方的雪是吗?”

    “玉如你原来没见过吗?”赵子川不禁问道。

    李玉如顿了顿,随后说道:“我父母死后,我一直就生活在扬州。在扬州,虽然也有下过雪,但是从来没有这么大过。白雪临降,整个村庄都沉浸在一片安宁之中,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很好……”

    李玉如很鲜有地在自己面前表达真实的情感,赵子川自己也有些不太适应,他只是默默地侧望着李玉如那种略有期盼的眼神,心中也是思绪起伏……

    然而,接下来的一个情况。一下子把沉浸中的赵子川给惊醒了过来。赵子川还在满眼深情地望着李玉如的侧脸,一个突如其来的冰凉感在自己的左脸处生起——只见一块雪球重重地砸在了赵子川的左脸上,一下子把赵子川给砸“醒”了。

    刚才的那一发“雪球炮弹”自然是自己的死党陆菁扔过来的。赵子川回头一望陆菁对着自己嬉皮笑脸的样子,立刻心生“气愤”,自己搓起地上的一团雪球,回击着朝陆菁扔了回去,并说道:“母夜叉,没完儿了你还——”

    陆菁则是一脸笑望着赵子川,躲开了赵子川扔来的雪球后。一边躲,一边嬉笑道:“哈哈,赵子川。大笨蛋,赵子川,大笨蛋,赵子川。怕老婆……”

    “这个可恶的母夜叉。别跑——”赵子川见陆菁一个劲地羞辱自己,哪里还忍得下去,继续搓起地上的雪球,一边追,一边朝着陆菁扔去。

    李玉如在一旁看了,也腼腆地笑了出来。唐战则是管不住陆菁和赵子川,只得傻呆呆地看着他们两个嬉闹——反正这一路上他们都是这样过来的……

    陆菁和赵子川继续在绕,陆菁借着一棵接一棵的大树。不停地躲着赵子川,很快身法灵敏的她。一下子就从赵子川的视野中消失了。

    “可恶,这个母夜叉跑哪儿去了?”赵子川自己嘀咕着,看着面前一棵又一棵的大树,就是不见陆菁,赵子川也是心中十分不甘。

    然而赵子川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正站在一棵大树之下,而陆菁本人——早已不知何时绕到了赵子川所站大树的树干后方了。

    赵子川依旧是没有发现陆菁,陆菁悄悄借着树干探出头,对着赵子川的背后偷偷一笑,随后自己用力一脚踢向了面前的树干,然后自己很快又溜开了。

    陆菁这么一个脚踢,树干发出强烈的震动。赵子川也是意识到了,立刻回头一看,只见陆菁的身影早就窜出去了。然而更让赵子川没有预料到的,他自己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陆菁身上,刚才的那一下震动,树上的积雪顿时抖落下来。赵子川还没来得及抬头,头上落下的积雪就砸了下来,很快积雪把自己给包了个严严实实,活生生变成一个“雪人”了。

    看到如此滑稽的一幕,唐战、陆菁和李玉如全部忍不住笑不出声来。陆菁更是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赵子川这家伙,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笨蛋,活活被我整成一个雪人了,叫他平时再跟我过不去……”

    然而,被积雪砸中的赵子川,立刻从包裹自己的“雪壳”中跳了出来,大声呵斥道:“母夜叉,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说完,赵子川两手并上,雪球轮番砸向对面的陆菁。

    陆菁看着赵子川是要和自己“拼了”的样子,立刻又跑开而去,同时也搓起地上的雪球,向着赵子川反击过去。就这样,陆菁和赵子川两个人互不相让,以唐战站着的地方为中心,绕着圈子对垒了起来。半空中也是雪球乱飞,有的甚至砸在了唐战的头上和脸上。

    “哎呀,好了,有完没完了……”唐战一个劲地护着脸,一个劲地劝阻道。但是让这两个死党停下来,简直比登天还难。而且其中一个是自己的情侣,一个是自己最好的兄弟,唐战现在还真是不知道该帮谁,只能任由他们两人继续闹下去……

    陆菁和赵子川还在“决斗”,这个时候陆昭和陆蒙两兄弟也起来了。二人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只听到外面喧闹声不断。于是陆昭走在最前面,打开了房门。然而让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他刚一开口说话道:“今天都起得早啊……”一个雪球直接正脸砸在了自己的脸上。

    一大早刚一出门,迎脸而来的就是一块冰凉,这着实让陆昭郁闷不已。而在外面嬉闹的众人看见了这一幕,立刻安静了下来;而当事者的陆菁和赵子川更是怔住了,尤其是陆菁,因为刚才砸在自己哥哥脸上那一下的人,正是自己。

    “哥,早啊,呵呵……”陆菁扔掉手上的雪球,苦笑着说道。

    陆昭一手扒开砸在自己脸上的雪球,随后不好气道:“不错啊。一早上起来,精神挺足的啊……”

    “哥,我错了……”陆菁笑嘻嘻地愧疚道……

    玩笑归玩笑。所有人都起来了,自然是要说正事了。陆昭整理了一下身子,随后召集众人道:“行了,今天的事情大家都还清楚吧……”

    “知道知道,我们要去看王姑娘的坟冢……”陆菁在一旁兴奋道。

    唐战看着陆菁有些“玩世不恭”的样子,立刻轻声提醒道:“菁儿,我们是去看坟冢。不是去赶庙会。看望死者可是严肃的事情,不管是不是和你有关系的人,可千万不能这样笑脸不恭的……”

    “噢……”陆菁略带惭愧地应了一声。在唐战面前,她就像犯错的小媳妇儿一样低望着唐战。

    “诸位这么早就起来了?”正在这时,众人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村长王俞明一早过来问候了。

    “王大爷好——”众人异口同声地问候道。

    王俞明走到了众人面前,缓缓说道:“老叟昨日答应过了你们。要带你们去看王姑娘的坟冢的……王中魁老先生这个时候应该也在坟冢旁陪着他的‘女儿’吧。待会儿过去后还是带着一些敬肃之心吧,王中魁老先生并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

    “这个请王大爷放心,晚辈们会有分寸的……”陆昭回应道,不过想起刚才陆菁和赵子川嬉闹的场景,陆昭心中不由有着一丝担忧。

    “那老叟就放心了……”王俞明慢慢转过身,随后领着唐战等人道,“走吧,老叟这就带诸位去王姑娘的坟冢一见吧……”

    于是。众人慢慢跟在王俞明身后,往目的地的方向慢慢走去……

    由于昨天陆菁等人赶走‘堂英会’山贼的事情。村里的男女老少全都知道了,众人一路走过去的时候,所有的村民也投来了倾羡的目光……

    不过众人也没有太在意这些,而是全然跟着王村长的路子。王姑娘的坟冢在村后的一道小山坡上,而一旦上了山坡,积雪便会越来越多。由于不知道山坡上的坑坎,唐战等人虽然是跟在王俞明的身后,但是因为看不见被雪掩盖着的山路,山上的时候都是手牵手互相扶持着上去的……

    花了很大的力气,众人终于是来到了该来到的目的地。只见这里只不过是山坡上一道非常寻常的空地,地上的积雪也稍微比山坡小道上要小一些。而在空地的不远一处,有一块完全没有积雪覆盖,更应该说,是积雪被人打扫过了。而在没有积雪的空地地方,盘坐着一个身披黑色蓑衣的银发老者。老者前面是一块普普通通的墓碑,从过来到现在,老者一直凝望着眼前的墓碑。天上仍旧是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雪,寒风也是时不时吹过,但是这位老者似乎并未感到寒冷,身上也没有任何发抖的迹象,整个人活像一个仙翁一般屹立盘坐在那儿。

    那位银发老者自然不必说,应该就是昨日王俞明口中所叙述的那位王中魁老先生了。而王中魁面前的那块石碑,自然就是他的女儿——那位在外人看来不知姓名的神秘的王姑娘的坟冢。

    众人这个时候走到了这里,不知为何一种肃然之感油然而其,也许是望见了眼前的石碑,也许是望见了王中魁老人的“屹立不倒”……

    王俞明慢慢将唐战等人带到了王中魁的身边,示意了唐战等人在一旁静待了一会儿后,王俞明轻声对身前的王中魁老人说道:“中魁老先生,又有人来参拜您女儿的坟冢了……”

    王中魁凝望了自己女儿的石碑好一会儿,随后又闭了闭眼,听到王俞明在身边的问话,于是自己轻声回应道:“是帮助了我们王家村的恩人是吗?我昨天都听隔壁的邻居说了……既是有人来看我女儿的坟冢,也算是解了老夫以及小女的寂寞,就准他们看看吧……”

    “那还是谢谢中魁老先生了……”王俞明言谢道。

    “谢谢王老先生——”唐战、陆菁等人也异口同声地答道。

    王中魁不知何时慢慢睁开了眼睛,随后侧头望了望唐战、陆菁等人。然而没想到的是,这位王中魁老人和昨日的村长王俞明一样,看别的面孔都没有太大反应,唯独看到了唐战,他的眼神在唐战身上停了好久,似乎略有所思。

    又一次被他人这样望着自己,唐战又有些不自在起来,虽然他自己说不上是为什么,但是心中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畅快感。

    这一回陆菁倒是很认真地注意到了,昨日村长用那种奇怪的眼神望唐战的时候,陆菁本以为只是巧合,但是这一回连王中魁老前辈也用类似的眼神望着唐战,陆菁心中不由确定了一种想法:王家村的人对唐战似乎是有特殊的印象……

    王中魁见了唐战好一会儿,心中似乎是有什么想法,不过并没有在众人面前说出来。随即,王中魁也回了头,然后默默道:“好吧,既然诸位都是王家村的恩人,那老夫也以礼待之,只要老夫能回答得上来,老夫一定替诸位解答……”

    众人没有立即问话,而是先走到了王姑娘的坟冢前,观望了一下石碑的样子。

    而这个石碑并没有想众人之前想的那样有多奇妙,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石碑罢了。要说独特的地方,昨日也讲过了,那便是碑上的部分文字被王中魁老先生给抹掉了。

    果然,石碑上本来写的是“王某某之墓”五个字,可是“某某”那两个字却被王中魁给亲自抹掉了。按照之前村长的说法,王中魁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隐瞒王姑娘以及那位少侠名字和身世的事情。

    陆昭看着被抹掉字迹的石碑,轻声向王中魁问道:“王老前辈,这石碑上的字……”

    “是老夫抹掉的……”王中魁淡淡地说道,“因为女婿在外面发生了一些事情,村里的人又是对他心存感激,不愿外人知道他在这里的足迹,所以老夫便把小女碑上的名字给抹去了,空留一个‘王’姓氏……”

    “可是之前不是也有一个外人也来问过同样的问题……”李玉如也问道,“而那个人,王老先生您却是告诉了他所有的真相……”

    王中魁听了,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稍微顿了一下后,继续轻声地说道:“那是因为某些原因,老夫才告知他真相的,而且老夫也相信他不会把事情说出去……”

    陆菁想了想,紧接着问道:“那老前辈可知,那个外人究竟是谁吗?”

    王中魁轻轻点了点头:“老夫自然是清楚,才会把事情告知他的,不过老夫也不便将这个人的姓名告诉诸位……”

    “这个我们也清楚……”陆菁有些失望地答道。

    赵子川在对面凝望了石碑很久,看着石碑上被抹去的名字,心里一直惦故着那个神秘的王姑娘,不由轻声叹息道:“王姑娘,你究竟是谁,在你身上又究竟发生过什么……”

    唯独唐战一个人默默地没有怎么吱声,他只是聚精会神地望着眼前的石碑。不知怎么的,唐战心中总是涌出一股淡淡的忧伤,看着眼前的石碑,唐战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隐郁感。

    王中魁回答了众人的问题后,又把目光放向了石碑之处。看见唐战也是满眼深情的望着石碑,王中魁突然有一种对唐战的特殊感觉。

    这一回唐战并没有注意到王中魁在用异样的眼神望着自己,但是陆菁却是注意到了。一向思维灵敏的她,直到现在也弄不清楚为什么村里的人会对唐战投出那种异样的眼神……

    不过眼下的情况,陆菁是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昨天她想到了,要了解所有的真相,还有一个办法——想方设法再和“堂英会”的人见面。

    于是,陆菁又慢慢走到村长身边,随后问道:“王大爷,问您一个问题,您知道‘堂英会’的总部离王家村有多远吗?”

    王俞明听了陆菁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整个人有些呆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