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不可告人
    “真的吗?”唐战也来了兴趣问道,“有谁这么厉害,竟能只身一人挡住那么多的山贼?”

    赵子川见唐战一听到厉害的人物,就有些激动的样子,于是瞥了一眼唐战,不自觉轻声道:“不管是谁,反正比你这个傻瓜要厉害多了……”

    王俞明继续说道:“那少侠武功确实一绝……真的可以说是上天眷顾吧,那少侠只是碰巧路过王家村,正好遇上了这一桩事情。那少侠真的是侠义心肠,不但出手相救,还把那些山贼狠狠教训了一顿,从此十几年后那些山贼再也没有侵扰过王家村了……”

    “那个少侠居然那么厉害——”陆菁也有些惊讶道,“只身一人能够打败那么多山贼的人世间不少,但是能把那些山贼打得十几年都不敢进犯,我想那少侠要不是武功‘高过天’,就是他本人的身份把那些山贼给吓住了……”

    陆菁无意间说出了这句话,王俞明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整个人不禁怔了一下。而这不经意的一个细节却是让问话的陆菁注意到了,陆菁看着王俞明一瞬间有些奇怪的神情,自己的眼神微微一皱……

    “那后来呢,后来那些山贼走后,王家村就安全了吗?”陆昭又问道,“那救了王家村的王姑娘和那个少侠又怎么样了?”

    王俞明缓了缓神,随后满脸微笑地说道:“王姑娘身为王家村的人,救了王家村自然是受了村民的爱戴。而那个身为外人的少侠,只身冒着生命危险挺身相救,村民们也是感激不尽。不过更让人欣喜的是,正是王家村劫难的这一机缘,王姑娘和那位少侠生出情愫。王姑娘本就是村里最聪明最美丽的姑娘,又解救了王家村;而那少侠行侠仗义、英姿勃发。村里人都觉得他们二人是郎才女貌、金玉良缘。果真没过多久,他们二人就在王家村结为夫妻……”

    “因为这一机缘,成就了他们二人的爱情是吗?”陆菁听了。轻靠在唐战肩膀上道,“好浪漫啊……”

    李玉如听了。心中也有不小的感触,随后说道:“那少侠,可真是武功冠绝,一人抵挡众山贼。不像某人,在汴梁南山郊的时候,救我还要故意避开峨眉派的傲晶师太,当男人是不是有些太窝囊了……”

    “你——”赵子川心知肚明。是自己的妻子李玉如又在故意“黑”自己,赵子川有些不好气道,“你非要在这种关头黑我不成吗?”

    “扑哧——”陆菁在一旁听了赵子川和李玉如的“夫妻唱和”,不禁在一旁笑出声来。她心里知道其实李玉如心里是非常在意赵子川的,他们二人平日里“小吵小闹”也是无形中增添彼此的感情。

    唐战在一边听得也是逗乐了一会儿,随后,一向喜欢崇拜英雄的他想要知道那个少侠和那个王姑娘的身份,于是又问道:“对了。王大爷,那那个少侠和王姑娘的名字究竟是谁,叫什么名字?”

    本来很融洽的氛围,谁知唐战突然这么一问,村长王俞明忽地变了一个神情。似乎心中有一种难堪。随即,王俞明似乎心中踌躇不已,紧接着轻声回答道:“这……恕老叟直言,王家村里有规矩,不可将王姑娘和那少侠的名字告诉外人。因为某些原因,实在不好意思,老叟能告诉你的事情就只有这么多了……”

    “是因为那少侠想要隐姓埋名吗?”赵子川又说道,“没想到他为人还真是低调……”

    王俞明听了,也只是应和着轻轻点了点头。

    然而陆菁心里似乎是不这么认为,她总感觉村长是要故意隐瞒什么事情,于是试探性地轻声道:“还是说……这个少侠的身份不方便告诉外人?”

    陆菁这么一问,王俞明又是不由得怔了一下。这一回陆菁心里很确定,一定是在某些方面,王俞明以及王家村的所有村名,故意隐瞒那位少侠以及王姑娘的名字不报。不过陆菁也不是一个言语逼人的人,她刚才那句话只不过是偶然试探为止,看见身为村长的王俞明在自己这些外人面前有些尴尬难堪的燕子,陆菁也不想再问下去了,随即说道:“没事儿,王大爷,晚辈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如果真的不方便回答,晚辈们也就不强求了……”

    王俞明想了想,随后又继续说道:“哎,看在你们就像十几年前那位少侠一样出手救了王家村,还是和你们多说一些关于王姑娘和那少侠的事情吧,虽然依旧不能告诉你们他们二人的身份,但说说他们后面的事情也是可以的……”

    “那少侠和王姑娘后面还有故事是吗?”陆菁继续道,“对啊,王大爷您说的,那少侠和王姑娘的事情是发生在十几年前,按道理来说他们应该还在这村子里,有了子女不是吗?那大爷您的意思是,他们……”

    王俞明轻轻点了点头,突然露出一种较为悲伤的眼神,似乎是想到了不堪回首的往事,随即说道:“后来王姑娘和那少侠成了夫妻,本应夫妻二人生儿育女,幸福地在王家村生活一辈子。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李玉如也问道。

    “哎……”王俞明轻轻叹了一口气,继续低声道,“但是……只能说是天有不测风云吧,王姑娘虽然婚后不久就怀上了那少侠的孩子,可是……可是在生下孩子后,王姑娘却因为一场大病,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啊?王姑娘她……病逝了……”一向于心不忍好人死去的陆菁听了,也有些悲伤地感叹道。

    王俞明稍稍顿了一会儿,随后说道:“是的,孩子生下来没几个月,王姑娘就病逝了,当时全村的人也为此感到悲伤。尔后那位少侠也掩饰不了心中的悲痛,在村里给亡妻安了坟冢后,便带着刚出生的孩子就离开了王家村。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那那个少侠和那个孩子就没了消息……是吗?”心地善良的陆蒙有些不忍地问道。

    王俞明轻轻摇了摇头,随后又道:“不,虽然那个少侠没有再回到王家村。但在外面还是有他的消息。其中,曾发生过一件大事。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情,村里人便决定不把王姑娘和那少侠的名字告诉外人的……”

    “一件大事?”李玉如有些疑问道,“为什么因为一件大事就让村里的人封了口?”

    王俞明没有立即回答,似乎是在思虑着什么。

    心思缜密的陆菁在一旁想了很久,随后又道:“那那个孩子的名字,村里人也是知道是吗?”

    “是的……”王俞明回答道。

    “也不打算告诉外人是吗?”陆菁又问道。

    “是的……”王俞明继续回答道。

    “或许身为外人的我们,确实不应该问这么多吧……”陆昭又说道。“如果王家村的人真的有难言之隐,我们确实不应该再无礼地继续问下去了,毕竟那只是个村里的回忆故事罢了……”

    但陆菁似乎是不弄清楚事情真相不罢休的样子,她想了想。随后又问道:“对了,王大爷您刚才说过的,那少侠在临走前,在王家村给自己的亡妻安了坟冢对吧?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那个坟冢应该还在村里对吧?既然是亡妻的坟冢。那石碑上面一定刻上了王姑娘的名字,我们如果可以去看看的话,说不定就能知道王姑娘的名字甚至是那少侠的名字了……”

    这的确是个好办法,但谁知,王俞明又在一旁轻轻摇了摇头。紧接着道:“没有用的……你们也不是第一批来到王家村知道这事情的外人,姑娘你也不是第一个想到这种方法的外人。为了不让王姑娘的名字传出去,有人已经在王姑娘的墓碑上把除她姓氏之外的名字全部抹掉了,根本不会有外人知道……”

    “把墓碑上的名字抹掉了?”陆菁大吃一惊道,“看来村里的人真是守口如瓶啊……就算这也是村里人的注意,那究竟有谁敢亲自把王姑娘——村里救命恩人的名字,从墓碑上给抹掉啊?”

    王俞明顿了一会儿,又说道:“是王姑娘的父亲——”

    “啊?”众人听了,又异口同声地吃惊道。

    “王姑娘都去世了,她父亲居然还活着?”陆菁又吃惊道。

    “嘿,菁儿,说话注意点,别没大没小的……”唐战在一旁听见陆菁的话语有些“放诞”了,立刻小声地提醒道。

    “没事没事,我们村里没有这么多的规矩……”王俞明看见陆菁古灵精怪的样子,微笑着说道,“其实说实话,陆姑娘你的性格和当年的王姑娘的性格还真有点像,一样的聪明和古灵精怪,也许这也是那少侠爱上王姑娘的原因之一吧……”

    “我像……王姑娘?”听了村长的话,陆菁有些脸红地自叹道。

    “刚才王大爷您说,王姑娘的父亲还在世?”李玉如在一旁扯回正题道。

    王俞明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轻声道:“他叫王中魁,原本是一个落地的书生,考举几次不中后,就一直住在了这王家村,再也没有离开过村子一步了……据说王姑娘病逝的那天,中魁老先生整整哭了两天两夜,结果眼睛落了病,现在看什么东西都要看半天才能看清……”

    “那王大爷您刚才是说,是那个王中魁老人把他女儿碑上的名字给抹掉的是吗?”李玉如接着问道。

    “对……”王俞明点头回答道,“为了不让外人知道王姑娘的名字,身为父亲的他也不得不这么做了……”

    “那那位王中魁老先生现在还是在王家村吗?”赵子川也提问道。

    “没错——”王俞明继续答道,“他现在每日都会在自己女儿坟冢前留恋,而这一过,竟是十多年之久……”

    “看来王姑娘的死,王老先生心里也是悲伤的很啊……”唐战不禁叹息道。

    陆菁想要弄清楚这些事情的前因后果,随后又对村长问道:“王大爷,那我们明日白天能去拜访那位王中魁老先生吗,顺便去看一下王姑娘的坟冢?”

    王俞明倒是没怎么反对,轻轻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反正你们也是村里的恩人,王中魁老先生要是知道了你们的事情。可能又会想起自己死去的女儿吧,心中应该会更有感悟……”

    陆昭在一旁想了好久,随后又问道:“刚才王大爷您说过。我们并不是第一批知道这一事情的外人,难道在其他外人之中。就没有一人知道王姑娘和那少侠名字的吗?”

    王俞明想了想,随后回答道:“也不是没有,曾经有一个外人,就破例知道了。而告诉那个外人王姑娘和那少侠名字的人,正是王中魁老先生本人。”

    “这么说来,还是有人知道了……”陆昭又问道,“那那个外人究竟是谁。王中魁老先生为什么会告诉他所有的真相?”

    “对不起,这件事情我们也无法奉告……”王俞明又轻声回绝道。

    “果然……”陆昭似乎是早就料到了,不自觉嘀咕道。

    围着火坑说了好一会儿话,王俞明站起了身。随手说道:“时候不早了,诸位也早点休息吧……如果诸位明日真的想要见王中魁老先生以及王姑娘的坟冢的话,明日我便派人亲自带诸位去见见也行……”

    唐战、陆菁等人也站起了身,准备和村长告别……

    众人休息的地方并不是在村长家,而是在村长家一旁的几个空房处。当众人踏出了大门后。门外已经变成了鹅毛大雪,地上更是积起了不少的雪。

    赵子川身子最累,跑在最前面想要立刻回房休息,李玉如本想在后面调侃几句的,却是追也追不上。而身为夫妻的他们自然是睡一间房。而陆菁要睡在隔壁的一间小房内,剩下的唐战、陆昭和陆蒙三个人则要睡在最大的屋子里……

    回房的路上,唐战和陆菁落在最后面。唐战也和赵子川一样,想要尽早休息,而陆菁却在一旁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对刚才村长讲过的话,思绪不已。

    看着陆菁有些一筹莫展的样子,唐战问道:“怎么了,菁儿,还在想刚才村长讲的故事啊?”

    陆菁轻轻点了点头,紧跟着轻声道:“嗯……我在想,为什么王大爷甚至整个村庄的人,要那么可以隐瞒王姑娘和那少侠的名字……”

    “哎,人家做事低调,或许是那少侠想故意不留名,让村里人不要告诉外人这件事情的……”唐战随意道。

    陆菁摇了摇头,思度着说道:“不,刚才王大爷也说过了,是因为那少侠在外面曾经做过什么事情,也是因为那次事情以后,村里人才打算封口他们二人的名字的……也就是说,这件事情非同凡响,更有甚者,应该是曾经惊动了整个中原。村里人可以隐瞒,由此看来,那少侠做的事情多半是什么不好的事情。村里人为了报恩那少侠,不想让外人鄙夷少侠的所作所为,便故意隐瞒了他在王家村的事实……”

    “这,是真的吗……”唐战有些不敢相信道,“那少侠行侠仗义,只身一人对付那么多的山贼,救了王家村,能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也正是我想要弄清楚的……”陆菁思考了一会儿,随后似乎是想到办法,略带兴奋地说道,“对了,知道这件事情和那少侠以及王姑娘名字的人,可不只王家村的人……”

    “那……那还有谁?”唐战又不禁问道。

    陆菁轻轻笑了一笑,随后说道:“傻蛋你忘了吗,除了王家村的人知道王姑娘和那少侠的名字,‘堂英会’的山贼也是知道的……如果能够从‘堂英会’那里弄来一些消息,说不定就能知道王姑娘和那少侠的身份了……”

    “菁儿你真是聪明,这的确是个好办法,我怎么没想到……”唐战先是夸奖了陆菁一句,随后又有些担心道,“可是……‘堂英会’那里可是匪窝啊,我们贸然前去,会不会……太危险了?”

    陆菁倒是一脸的不在乎,撅着嘴道:“管他呢,反正今天那十来个山贼喽啰我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就摆平了,估计这个什么狗屁‘堂英会’也不咋的……”

    “可是菁儿,这还是……”唐战似乎还想要反对道。

    “行了,就这样决定了,他日我们一定要找机会接近‘堂英会’,弄清事端……”陆菁对唐战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随后又说道,“现在摆在面前的有几个问题——第一,自然是那个王姑娘以及那个少侠的名字;第二,那少侠离开王家村究竟做了什么事情;第三,那少侠和王姑娘的孩子究竟是谁,他(她)现在的下落又在哪儿;第四,曾经也有一个来王家村的外人,却是知道了所有的事情的真相,王中魁老先生也告诉了他王姑娘以及那少侠的名字,这究竟是为什么;第五……”陆菁说到这里,望了一眼唐战。

    唐战不知道陆菁这个时候为什么望自己,便匪夷所思地问道:“第五……第五是什么?”

    陆菁用略带严肃的话语对唐战轻声道:“第五——就是村长看你的眼神,他为什么会三番两次用那种眼神望你……”

    唐战听到了此话,心中不由一惊,之前村长莫名其妙望自己的奇异感又一次涌上了心头。

    看着唐战有些紧张的样子,陆菁不禁轻轻一笑道:“看把你紧张的,我只是说说罢了……行了行了,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要去见王中魁老先生和王姑娘的坟冢呢,早点睡吧……”

    说着,陆菁快步地踏着地上的雪花往休息房间跑去。而唐战则是站在原地思考了好久,对他来说,今天村长讲述的关于王家村的“历史”,唐战听了后,总有一种隐隐的莫名其妙的悲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