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夜降大雪
    “我刚才好像听到了……”陆菁回忆着刚才的一幕,继续轻声道,“听到了那些山贼喽啰说的话,他们好像……好像提到了华山派的事情……”

    此话一出,众人又向陆菁投出了惊异的目光。

    “是真的吗?”赵子川听了,连忙问道,“你说的是真的,他们真的谈到了华山派的事情?”

    看见赵子川有些激动的样子,陆菁板了一眼说道:“这么激动干什么?华山派就华山派呗,跟我们又没有太大关系……再说了,我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说到华山派的事情,又不知道他们和华山派的实质关系。就算真有关系,我们也犯不着和他们纠缠不清不是吗?”

    李玉如在一旁想了想,随后又问道:“对了,子川,你真的确定刚才那个偷窥的人是华山派的弟子吗?”

    赵子川轻轻点了点头:“应该不会错的,他的那件衣服……当然,如果那个人因为某种原因,假借穿着华山派弟子的衣服而隐瞒身份,那就另当别论了……”

    “你这个大笨蛋真的不会看走眼?”陆菁又忍不住抓住机会“黑上”赵子川一句。

    “怎么连你也怀疑我?”赵子川听到陆菁又在反驳自己,于是不好气地回应道,“别忘了,我二哥可是堂堂华山派玄武堂的堂主,怎么说华山派的人是不会认错的”

    “可是,华山派的人为什么也会来这里?”陆昭一边思度着。一边自问道……

    众人正说着,忽地,周围缓缓降下数不清的银白色的跳动精灵。空气也逐渐变冷了下来……

    “下雪了……”唐战抬起头,轻轻说道。

    这北道的气候果真还是和少雪的汴梁不一样,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雪花的众人,听到唐战在一旁轻声的喃语,也情不自禁地抬起头看了看。此时已经快要天黑了,天上也是阴沉沉的,周围的空气愈加寒冷。而雪花也是越下越大,晶莹玉雪很快变成了柳絮飞雪……

    “这雪还挺不小的嘛,估计晚上就会积起来……”陆昭继续道。“幸好天黑之前我们找到这个村庄了,否则一晚上过后,我们都要变成野外雪人了……”

    陆蒙侧头望了望众人坐在的村子门口方向,轻声道:“谁知道。这村子似乎还挺不简单的。不但招来了莫名其妙的山贼,甚至华山派的人也对此感兴趣起来了……”

    “我实在是弄不懂,行为诡异的山贼,华山派的弟子,这之中究竟有什么联系……”李玉如在一旁双手并插着闭眼道。

    陆菁也侧头看了一眼村庄里面,微笑着说道:“这么看来,我们今天晚上要住宿的这个村庄,是解开一切谜底的关键”

    赵子川继续在村子门口附近绕了绕。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终于没过多久,赵子川在一块石碑面前停下来了。

    “找到了”赵子川突然说了一句。引来了众人的注意力。果见,赵子川所站的石碑处,上面写了字。

    “你找到了什么?”李玉如问道。

    “就是这个”赵子川指着石碑说道,“这村庄的名字,原来叫‘王家村’。”

    “噢,原来是村子的名字啊……”李玉如应声道。

    “王家村?只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而已,为什么那些山贼还有华山派的弟子会这么感兴趣?”陆昭又自问道。

    “管他呢,‘既来之,则安之’,有什么事情先进了村子再说,除非你们几个真的想要在这里变成雪人……”李玉如又用泼辣的口气说道,做好了进村子的准备。

    “也对,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只要先进了场子才行……”陆菁托着下巴,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无论如何,在了解事情真相之前,得先解决夜晚住宿的问题,先进去吧……走了,傻蛋,你还愣着干什么……”所有人都踏步进了村子,只要唐战一个人还傻傻地站在原地,似乎在想些什么,陆菁看到后,对唐战补充了一句。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突然,唐战两眼望着刻有“王家村”三个字的石碑,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语气并不像唐战平日里的作风。

    “怎么了,傻蛋?”陆菁也听出了唐战话语中的一些不对劲,于是又关心地问道。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唐战继续独自喃喃道,“为什么会有……为什么会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唐战来到王家村,心中莫名其妙地起了一些触动,眼神也是飘忽不定。

    “啊?”陆菁却甚是觉得奇怪,平日里傻乎乎的唐战,还从来没有这么多愁善感过,于是她走到唐战的背后,推着唐战说道,“怎么了,傻蛋,你今天怎么这么磨磨唧唧的,像个女人一样?在汴梁城的时候,你可从来没有这么磨叽过……好啦好啦,有什么感想进去再说吧,我可不想在这儿冻成傻子”说着,陆菁两手一用力,直接一把把唐战给推了进去……

    众人虽然是进了王家村,却是不熟悉里面的道路。正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这时有一位老者和一个年轻人从村子的一头,也就是唐战、陆菁等人的正前方走了过来,而他们的目标也正是唐战他们。

    那年轻人指着唐战等人,随后对那位老者说道:“村长,您看,就是他们……”听年轻人的口气,那位老者应该就是王家村的村长了。

    众人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村长已经走到了唐战等人的面前。只见着老村长一脸慈祥的面容,和蔼地对唐战等人问道:“冒昧问道,是诸位刚才赶走了刚才前来王家村的山贼是吗?”

    “没错……”陆昭如实回答了。随后又问道,“请问老前辈是……”

    老者笑了一笑,随后有礼回道。“噢,老叟乃王家村的村长王俞明,刚才听村里人说,给位少侠赶走了前来进犯村里的山贼,老叟特代村里人上上下下感谢各位少侠!”说着,王俞明低头鞠躬了一下。

    “诶,受不起。受不起,前辈”赵子川见了,立刻前去扶着道。

    “别叫老叟前辈了。就叫老叟‘王大爷’好了,在恩人面前,王家村的人从来都不太见外……”王俞明露出和蔼的笑容说道。

    “是,王大爷……”赵子川继续道。“晚辈们路过此地。见到这里有户村庄,只是想要借宿一晚,却没想到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王俞明听了赵子川的话,继续笑着说道:“想要住宿一晚是吗?既是王家村的恩人,这点小事不足挂齿,若是想要住宿的话,就来老叟寒舍之下吧……老叟家多出来好多张空床,平时都是为了接待邻里的客人用的。今天正好给各位恩人侍用了……”

    “不敢当不敢当,王大爷您太客气了……”赵子川还是有礼地回道。

    王俞明和赵子川说了几句。随后环望了一下面前的众人。当看到唐战的时候,王俞明的眼神停住了,仔细多看了几眼,随后眼神稍稍一皱,似乎感觉到唐战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唐战见王俞明村长望自己的时间最长,整个人也稍显得有些不自在。

    随即王俞明转过头,然后缓缓说道:“随老叟来吧,老叟带各位恩人到寒舍去……”随后,自己在前面最先迈开了步子。

    众人见村长答应了自己在村里住宿一晚,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只有唐战一个人感到有些怪异,刚才王俞明望自己的眼神,唐战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谁知这还没完,刚刚还没走几步,王俞明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回头又望了唐战一眼。唐战本是和陆菁两个人走在最后面的,村长这么一望,唐战又怔住了一下。

    这回不仅仅是唐战,旁边的大伙儿也发觉了,村长似乎是对唐战有其他的“意思”,但是究竟是什么,众人也是说不清楚。

    没过多久,王俞明也没有再看,继续转回头,带着众人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大伙儿继续往前走,可是刚才村长的眼神,唐战又感到一阵奇妙。

    陆菁在一旁看出了唐战的心里所想,想到刚才村长刚才回头望唐战的奇怪眼神,陆菁也甚是觉得不可思议。随即,陆菁对身边的唐战问道:“你也觉得奇怪吧,傻蛋,为什么王村长总是望着你……”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唐战有些迷茫的嘀咕道。

    “难道是你脸上有麻子?”陆菁在一旁不禁调侃道,“还是说傻蛋你和萧天大哥一样,脸上有个刀疤?好像都没有啊……”

    唐战没有立即回话,只是低着头,望着脚下慢慢积起的雪,心思重重的样子。

    提到了萧天,陆菁不禁感伤道:“哎,说到萧天大哥,我倒是挺怀念苏姐姐和萧大哥的,我们是离开汴梁前,在黄纪兄弟最后和他们见面的……哎,也不知道苏姐姐、萧大哥还有黄纪兄弟,现在他们怎么样了……”

    陆菁又回忆起了汴梁城时的开心日子,显然她并不知道,黄纪已经被“驱逐”出了汴梁城,追随自己的义父丐帮帮主葛威而去。而萧天和苏佳命运更是波折,就在神峰崖,二人也是上演了凄婉绝恋……比起他们,现在唐战、陆菁这边还有这么多人在身边,已经算是很幸福了……

    “还有,我从进这个村子开始,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熟悉却又模糊不清的感觉……”唐战想到刚才自己在石碑面前想的事情,又喃喃道。

    “嗯,又来了……”陆菁看着唐战愁眉苦脸的样子,不好气地说道,“行了傻蛋,你呀就别多想了。等明天天晴雪化了,重新上路了,就没这么多想法了……”

    随后,陆菁又一路上给唐战讲了讲笑话,才勉强让唐战开心了一下。而过了没多久。穿过了村里的几条小道,走到村子的最里面,众人终于来到了王俞明村长的家里……

    村长的家果然就是不一样。虽然里面的摆设很简陋,但是房子的面积却是非常大,也难怪刚才王俞明说家里有那么多的空床和空房间。

    走到正厅堂处,由于是冬夜雪天,厅堂正中央有一块大火盆用来供火取暖。而火盆的周围,也摆设着大大小小的椅子。

    “各位恩人也不必多礼,在外面站了太久。还是快坐下吧……”王俞明指着火盆前的椅子,对众人说道,“寒舍招待不济。还请各位恩人多见谅”

    “不用了,王大爷,王大爷能让晚辈们在村里住宿一晚,晚辈们已是感激不尽……”李玉如也微笑着说道。“王大爷找到晚辈这么多。也累坏了吧,还是请王大爷也坐吧……”

    于是,王俞明坐在了上座,其他的人纷纷围着火盆,靠边坐下了。王俞明还吩咐了自己的丫鬟,准备了一些招待客人的茶水……

    一行人在火盆前聊了聊话,很快也变得像一家人融洽了许多。王俞明作为王家村的村长,也没有把唐战、陆菁等人当做外人。显得还是很好客的样子。看来这王家村的人无论是对村里人还是村外人都是很友善的,也难怪村里这么多人能如此和睦一起。

    很快。话题归到了正题上。赵子川最先问道:“对了,王大爷,我看今天这些山贼土匪的行为倒是挺奇怪的,虽然村民们见到他们都跑了,可为什么这些山贼却没有抢村里人的财物,好像他们的目的不是抢劫财物的……王大爷您知道这其中的问题吗?”

    王俞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皱着眉头望了望前下方的火盆,心中若有所思。

    陆菁看出了王俞明村长的一些愁苦,随后又问道:“那些山贼说他们是‘堂英会’的人,可是我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可是我们刚到的时候,见到村民们一看到那些山贼就马上躲了起来,那种反应好像就是村民们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些山贼,这样看来,这些山贼似乎不是第一次来这儿……如果是这样的话,村长您也应该知道这些山贼吧,还有有关‘堂英会’的一些东西……”

    王俞明想了好久,似乎是在犹豫什么。随即,王俞明闭眼定神说道:“好吧,既然诸位少侠是王家村的恩人,反正本来就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说说也无妨……”说完,王俞明抬起头,又一次用令人难以琢磨的眼神望了一眼唐战。

    这回唐战见了,又是一阵的不自在,他实在想不出来,为什么王村长会一直望自己,毕竟自己怎么也想不出自己会和这些“堂英会”的山贼以及王家村有什么关系。

    王俞明顿了顿神,眼神离开唐战后,随后说道:“王家村怎么说也算是有些年头的村子了,村子里绝大部分的壮丁都姓王,村里的人也一直很和睦……但是有一个自称是‘堂英会’的山贼帮子,老窝在离王家村不远的‘野狼山’上,他们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来村子里骚扰一番。可是有一天,王家村不知何时出来一个姓王人家的女儿,聪明绝顶。这姑娘不但聪明,而且很有胆识,以自己性命相赌,和‘堂英会’当时的首领窦金顺比试武艺和谋略。细节我们不太清楚,最后反正是王家姑娘赢了……”

    “哇,那个王家姑娘是谁呀,居然这么厉害……”陆菁听了,在一旁不禁夸赞道。

    王俞明继续说道:“王家姑娘赢了后,‘堂英会’的首领窦金顺也是一个看重义气的人,在王姑娘面前发誓,终生不再抢劫王家村的钱财……但是后来窦金顺因病过世了,他的儿子窦德庸接过了首领之位。窦德庸不同他的父亲,他是一个狼子野心的人,不但毁了父亲生前和王家村的契约,还率领众匪徒大举侵扰王家村……”

    “那后来呢,那个王姑娘有没有什么办法?”李玉如也提起兴趣来了问道。

    “王姑娘再有胆识,也不会是那么多山贼的对手,不过……”王俞明峰回路转道。

    “不过什么……”陆昭也问道。

    “可能是上天眷顾吧,村里来个非常厉害的少侠,居然只身一人打败了‘堂英会’的所有匪徒,救了王家村……”王俞明回忆道,说到这里,自己也有些欣慰了。

    众人听到居然有人单枪匹马打败了“堂英会”的所有匪徒,都不禁感到惊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