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三十七章 酒楼风波
    萧天在桌前坐等了一会儿,待到小二将两坛酒上了桌,萧天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揭开盖子,将酒倒于碗中。

    此时的萧天,两眼无神,看着桌前的碗酒,萧天没有多想,举起碗一饮而尽。

    一股辣辣的刺激感传入肠中,让萧天感到一丝压抑的难受。原来的他不太会喝酒,但是现在,心中不断追忆着苏佳,萧天的心里痛苦不已,想要用酒消除心中的悲愤。而没过多久,萧天突然意识到,第一次教自己喝酒的人,正是苏佳,随即一股强烈的忧伤感涌上心头。

    萧天停了一下,随后望了一眼手中的碗酒,小声的嘀咕道:“佳儿曾经告诉我,借酒以消愁,现在看来,佳儿说的没错……”萧天一提到苏佳,心中便更是难过。

    借酒以消愁,萧天想要压抑心中的痛,于是又一碗酒一饮而尽,又一阵刺激感让萧天的精神有些麻痹了。

    萧天暂时放下了手中的碗,静静思绪了一会儿,随后又道:“我以前总是让佳儿放弃仇恨,现在佳儿死了,我也能体会到佳儿的痛苦了……都怪我,都是我的错,一直连累佳儿,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萧天说到这里,眼眶又一次湿润了。萧天不想让旁边的人看到自己情绪激动的样子,只好又倒了一碗酒,用酒的刺激使自己麻木……

    萧天这样说,但是周围的人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正厅堂舞台中央有个搔首弄姿的“美人”,镶子楼楼上楼下,除萧天以外,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被那个叫郑芸芸的名妓吸引过去了。

    “芸芸姑娘,再来一个嘛……”楼梯口处,一个浑身酒味的虎背熊腰的大汉,色眯眯地对舞台中央的郑芸芸说道。

    郑芸芸刚刚才跳完一支舞,看到楼上楼下这么多人欣赏她,她心里逗乐开花了。在她心里。她觉得男人只不过都是一些酒色之徒,只要尽力卖弄自己的姿色,那些男人就会乖乖地把钱送进自己的腰包。

    那大汉刚一说完,另外又一个大汉走了过来,嘲讽着说道:“嘿,老康,瞧你这满身酒味的样子,芸芸才不会喜欢你呢,要请舞,也是我老董亲自来请芸芸……”

    这老康和老董分别叫康都和董有发。二人都是身高九尺的壮汉。他们二人也是光顾这镶子楼最多的。也都是听说郑芸芸的姿妍慕名而来。董有发见着康都主动邀请郑芸芸跳舞,自己这边心生嫉妒,于是过来和康都“较上劲来”。

    “老董你上次不是请过芸芸了吗?这回也该轮到我了,你到一边喝酒去。等我和芸芸谈完了,我再来叫你……”康都满脸酒气地不屑一顾道。

    “你想得美,想亲自请芸芸跳舞,要不我们两个干一架,看谁有资格请芸芸姑娘?”董有发又道。

    “怎么,我还怕你不成?”康都也毫不示弱道,“别以为学过几套拳脚,就敢自称武林高手,告诉你。这古影镇还没人能过我康都的手的!”

    看来康都和董有发两人是较上劲了,旁边的观众也起兴致了,纷纷叫喊道:“来啊,干一架,干一架。干一架!”“谁赢了,谁就有资格请芸芸姑娘!”他们完全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哎呀,你们两个不要再吵了……”郑芸芸也劝上一句,其实表面上她担心二人真的打起来,内心里却着实为两个男人争自己而感到暗暗高兴……

    旁边的喧嚣声不断,掌柜的见了眼前的热闹之景,不但没有担心,反倒是高兴起来。在他心里,调动酒楼里的喧嚣气氛,他的生意也会往上红火。

    酒楼里所有的人都在沸腾,唯独萧天一个人完全没有在意周围的情况,连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是一概不知。萧天只是一个人坐在桌前,两眼悲枯地望着桌上的碗酒,满脑子都是对苏佳的追思,精神恍惚地一碗又一碗地送酒,整个人也是麻木了……

    “别再吵了,不就是跳支舞吗?待会儿小女子呈上便是了……”郑芸芸又笑嘻嘻地“劝阻”道。

    在舞台之下,一个站着比较近的小生说道:“芸芸姑娘,你就不要管了,他们两个人为了争你斗得你死我活,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就是——”旁边又有一个人说道,“你看着来镶子楼的人,哪一个不是冲着你芸芸姑娘的名声来的?”

    旁边的人嘴巴像抹了蜜一般,郑芸芸听得实在是心花怒放,虽然她知道所有的男人只不过是觊觎自己的美色而来的,但是能得到那么多人的赏识,郑芸芸心中也是非常开心。郑芸芸想要接话,于是又道:“是真的吗?世间的男人,真的都是被美色所拜倒吗?”

    “那还用说,也不看看这楼上楼下的人,哪一个不是注意你芸芸姑娘的?”又有一个人接话道,“我就不信这闻名的‘镶子楼’,哪一个男人会傻到放着芸芸姑娘你的美貌不管,专程来这里吃饭喝酒的,那他就真是傻子了,哈哈哈哈——”

    郑芸芸被说得心潮澎湃,她也相信这“镶子楼”里的男人,都是为了她而来的。但是郑芸芸还是忍不住朝四周望去,她觉得面对那些男人觊觎的目光,自己就像得到了褒奖一般。

    然而无独有偶,今天“镶子楼”偏偏冒冒失失来了个萧天,一无所知的他还真只是为了喝酒才来到这里的。满脑子都是追忆苏佳的她,根本没有精力去管这酒楼里发生了什么。

    而这一幕,恰巧被郑芸芸看到了。虽然郑芸芸喜欢那些男人投来暧昧的目光,但是望着这些酒色之徒的面孔,郑芸芸却根本就不欣赏。这一次眼前一亮,终于找到一个长得挺不错的小伙子,可是让她失望的是,这小伙子却一眼都没有忘她,只是一个人呆呆地在喝着闷酒。

    那个小伙子自然是萧天,唯一看上的“人儿”,居然一眼都没有忘自己,平时被宠惯了的郑芸芸心中自然是不开心。随即说道:“哼,谁说这‘镶子楼’里没有傻子,还就真有一个专程来这儿喝酒的傻子,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郑芸芸的这句话声音本来就有些大,此话一出,楼上楼下所有人立刻停止了喧嚣,同时把目光放在了郑芸芸身上。连在一旁斗气的康都和董有发也停止了“对峙”,纷纷把目光放到了那一处。

    酒楼上下一下子沉寂了,掌柜的也是心生好奇。唯独萧天一个人依旧是一个人默默地喝着闷酒,完全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更应该说。萧天完全都不在乎周围发生的一切。在他心里。只有无限对苏佳的哀思。

    郑芸芸望了萧天很久,发现萧天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喝酒上,真的么有注意自己。头一次遭到男人拒绝,心生怒气的她。转过身,想要走到萧天那边,用姿色彻底“击垮”他的清高——这是酒楼名妓一贯的手段。

    郑芸芸往那边走,酒楼里的人也都注意到了,也同时把目光放在了郑芸芸所前往的萧天方向。看见萧天一个人正默默地喝着闷酒,连郑芸芸看都不看一眼,所有的人不仅都觉得萧天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然而萧天却是对周围的事情一概不知,依旧是独自喝着酒,直到突然一股浓厚胭脂的味道扑鼻而来。萧天才意识到旁边有人过来了。不过萧天还是没有侧头去望一眼,此时在他心里,没有什么事情比对苏佳的苦忆还重要……

    郑芸芸已经走到离萧天很近的地方了,萧天依旧是没有测头望一眼,就好像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一样。郑芸芸有些怒了。她这辈子还没有哪个男人会这么不屑自己的。但是看着萧天左脸上的刀伤,倒是也长得有几分俊朗,郑芸芸也不急,于是妩媚地说道:“嘿,小哥儿,这楼上楼下这么多人看我,你就不想看我一眼吗?”

    看到郑芸芸居然会对一个男人如此妩媚,楼上楼下的人不禁醋意浓起,都用嫉妒的阳光望着一个人喝着闷酒的萧天。

    萧天似乎是丝毫不放在心上,对他来说,他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苏佳身上,刚才问自己的人,是谁,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身份,萧天都没有注意到。萧天全当是一个“路人”在问自己,于是只是淡淡地答道:“姑娘是有什么事请教吗……”

    此话一出,郑芸芸又是气不打一处来,看见萧天只把自己当成一个路人甲,郑芸芸恨不得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男人。不过郑芸芸还是忍住了,毕竟他看见萧天是满脸喝醉的样子,还没有看自己一眼,所以才说出那样的话,于是自己还是先耐心道:“小哥儿心情不畅,为什么不看小女子一眼呢?这楼上楼下的人都拜倒在小女子的姿色之下,你就不想看一眼我究竟美不美?”

    萧天听了这句话,暂时停下了手中的碗。他倒不是真被郑芸芸的浓妆艳抹给迷住了,只是觉得自己这样面无表情地与人对话,有些对人失礼了,换句话说,萧天还是仅仅把郑芸芸当做了一个路人甲。

    萧天还是稍稍侧过头,用呆滞的眼神望了一眼在自己面前卖弄姿色的郑芸芸,确实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随即,萧天有把头转过来,淡淡地说道:“你没有她漂亮……”萧天说的“她”,自然是心中一直挂念的苏佳。萧天说完后,继续独饮着桌上的酒。

    而此话一出,郑芸芸是彻底被激怒了,也完全对萧天失去了信心。随即,郑芸芸站起身,斥声道:“哼,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还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敢这么对我郑芸芸说话的!”

    不只是郑芸芸,楼上楼下所有的男人看见萧天不屑一顾的样子,纷纷投来憎恶的目光,有的甚至想要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剁成两段。

    果然,不必别人多说,刚才在一旁为了郑芸芸斗气的康都和董有发见了萧天这么不屑一顾的样子,心中也是过意不去。两人正愁找不到人发泄,现在萧天如此不把郑芸芸放在眼里,两人互相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一起往萧天的桌前走去,看来是要给萧天一些“好脸色”看了……

    而萧天依旧是一概不知,他依旧是默默地喝着酒,直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周围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而没过多久,两个九尺大汉已然来到了萧天面前。康都看见萧天连头都不抬一下,顿时心中怒起,随即一手重重拍在了桌子上,桌上的一坛未开封的酒直接被震翻在地,看来这大汉还是有两分力道的。随后,康都大声喝道:“小子,你很喜欢喝酒是不是,那我就让你喝个够!”

    说完,康都提起桌上没有喝完的另一坛酒。重重朝萧天脑门砸去。满是醉意的萧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一声清脆的碎响。头上突如其来的一阵剧痛,眼神有些发黑,萧天整个人直接被打翻在了地上。

    董有发见了萧天只不过是个没有用的“醉汉”,随即冷笑了一声。走到桌前,将萧天整个人提起,随后重重一拳打在了萧天的腹上。

    萧天似乎并没有想要还手的意思,他甚至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地被酒坛砸中脑袋,现在又生吃了九尺大汉一拳,萧天往前吐了一口酒,整个人也是全身无力地任凭这两个九尺大汉“蹂躏”着。

    董有发看着萧天一言不发的样子,连防御的姿势都没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我要你装清高!”董有发又大声喝了一句。随后又是重重一拳打在了萧天的脸上。萧天没有站稳,这一拳打中后,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并撞翻了后面的一个桌子。

    “打得好,打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别留情。继续打,打死了我给你十两银子!”“喂,老康、老董,你们两个是最先打死这个臭小子,谁就有资格请芸芸姑娘跳舞!”楼上楼下看热闹的人又叫了起来,而掌柜的看见舞台表演之余,还有这样的余兴节目,心觉自己的生意又能红火一番,也是笑得合不拢嘴。

    如今精神恍惚的萧天,完全成了众人取乐的笑靶子,连命都不值,如同垂死的动物一般被康都和董有发二人折磨着。

    康都和董有发二人还不解气,楼上楼下的人气氛一调动,二人更是来了劲,对着躺在地上站不起身的萧天又是一顿脚踢。

    “垃圾、废物,去死吧你,就你还想博得芸芸姑娘的芳心?吃屎去吧你!”康都越骂越难听,他的每一脚也力道十足,最后一脚甚至直接将萧天踢至两丈之远。

    看着萧天狼狈的样子,楼上甚至有人从上面往下倒酒在萧天的身上,此时的萧天已经完全被侮辱至尽了。

    但是萧天本来就喝醉了,而且满是悲伤的他,也没有多少心思想要找这些欺负自己的人算账,自己依旧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过刚才挨打的那几下痛觉,突然让萧天感到心中更加的悲伤……

    没完,董有发这边又来劲了,这次准备一脚将萧天提到酒楼的门口处。随即,董有发提脚而上,准备使出自己最大的力道。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萧天不知哪来的力气和意识,突然一个转身,背身躺在地上,两手把住了董有发的脚,使其在半空中无法动弹。

    董有发也是吃了一惊,萧天的这一下,董有发突然觉得自己的脚软绵绵的,甚至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萧天在醉意之中,条件反射地使出了“斗转星移”,控制住了董有发的脚力。随即,萧天双手一用力,“斗转星移”的偏转力直接将董有发整个人给凭空扔了出去。

    董有发也是吃了一惊,在半空中大叫了一声,随即整个人摔到了身后的一处桌椅处,把桌子都给压垮了。

    而楼上楼下的人看到了这一幕,一瞬间停止了刚才的喧嚣,全部都用惊异的目光望着背躺在地上的萧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