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悲痛欲绝
    萧天猛然间从梦中醒了过来,但是起身一视周围,只有孤寂无声的遗地荒道,以及远处吹来的簌簌山风,没有看见一个人的身影。当然,萧天也很明白,苏佳已经跳下了山崖,那个熟悉的身影不会在出现在自己面前……

    一想到这里,一种欲罢不能的悲痛涌上心头,和身上的伤口一起,的痛与精神的痛同时刺激着萧天,让萧天心如刀割。

    萧天忍着身上的痛,从悬崖台上站起身,随后整个人徐徐前进,慢慢走到悬崖边上——那是苏佳最后跳下去的地方。

    萧天跪在了地上,两只手撑在了地上,整个人朝着云雾缭绕、深不见底的崖底下望去,然而萧天的眼帘中只有朦朦胧胧的云雾,根本看不见下面的任何东西。当然萧天也清楚,这神峰崖的悬崖台可不像当日自己和苏佳被卢欢追杀时的那个悬崖峭壁,那日的峭壁之下是一道陡坡,下面是青草沼泽地,但是今天苏佳是直接垂直从崖上跳下去的,高度也不可同日而语,下面也不知道是什么……

    “佳儿……”萧天忍不住抽泣道,“不行,我要下去找佳儿,就算佳儿真的死了,我也要找到她的尸体……”

    萧天慢慢站起身,看来是想要沿着荒道下山而去,去寻找苏佳的落地点,哪怕苏佳真的摔得粉身碎骨,萧天也决定找到苏佳,想要亲自将其安葬。

    于是,萧天继续拖着满身是伤的身子。缓缓沿着荒道而下,寻找自己都不知道的下山路。然而天公并不作美,天空中已是阴云密布。看似是要下雨了。而且萧天刚才昏倒也很有一段时间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趋近黄昏了。如果不能快点找到下山的路,等天黑了,萧天就更找不到道路了……

    萧天沿着荒道,慢慢走到了丛林间的幽长小道上。小道的两周长满了草木——看来这里已经算是神峰崖的下处了。但是让人失望的是,这里的绿荫过于繁密。等到萧天走到了丛林小道的时候,早就分不清方向了,甚至这里还是不是神峰崖的下面。萧天自己也是不清楚了。

    “佳儿……佳儿……”萧天精神恍惚、眼神呆滞地继续沿着绿林小道慢慢前行,但是已经分不清高方向的他,根本就找不到苏佳究竟是落在了什么地方。而且天色渐暗,萧天如果不能快点从这里走出去。恐怕也会在林子里迷路。

    “佳儿……佳儿……”萧天依旧是这种悲枯的声音轻声喊着。悲痛欲绝的他,依然在自己心里安慰着,这只是个梦,这只是个梦……

    只可惜,这不是梦,是残酷的现实。苏佳是真的跳下了神峰崖,这么高的距离,人跳下去必死无疑。苏佳不可能有生还的希望。苏佳真的死了,萧天两眼的瞳孔不时张大开来。他心里一直不想接受这样的现实——苏佳真的死了,永远的离开了自己,不可能再回到自己身边了……

    “啊——”心中的悲痛和伤心越积越多,萧天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痛,朝着天上发出一声嘶吼的叫声,想要发泄自己心中的悲伤。但是这样并不能消去萧天心中的痛,相反,等萧天清醒过来,现实再一次冲击着萧天的脑海——苏佳真的死了,无论自己怎么发泄,她已经回不来了……

    “滴——嗒——滴——嗒——滴滴——嗒嗒——滴滴滴嗒嗒……”天色渐阴,之前的乌云密布,预示着一场大雨,果然没够多久,树林中开始不断传出雨滴的敲打声,声音也逐渐急促起来。

    “滴嗒——”忽地,萧天低着头,两滴液体从萧天的脸颊处滴下,滴落在萧天脚边的矮草上,也不知是天上新落的雨水,还是萧天自己眼角中流出的泪水。

    雨水越下越大,天色也逐渐变暗,看来再过不久就要演变成黑夜中的暴风雨。而萧天在这不知方向的丛林小道中走了很久,根本就没有找到苏佳掉落的地点。“佳儿——”悲痛欲绝的他,忍不住心中的压抑,又抬起头,朝着阴暗的天空大喊了一声,但是悲怆而无力的声音,很快便被丛林的大雨声以及迷茫的黑暗所淹没了……

    “轰隆——”忽地,天上一道白光闪现,一道闪电划过,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看来这黑暗中的暴风雨已经不可避免。“唰唰唰唰——”果见没有多久,大雨倾盆而下,伴着没有停下来的闪电,看来这暴风雨还要下很久……

    萧天在林间小道处走了很长的时间,他一直想要找到苏佳掉落的地点,可是始终分不清方向的他最终还是没有成功。等到他走出徘徊的小道后,眼前已经出现了一个莫名的小镇——看来萧天已经离开神峰崖很远了,这里已经是神峰崖之外的小镇了。

    萧天低着头继续往前行走,任凭暴风雨肆虐着自己无力的身躯。雨水已经完全打湿了萧天的全身,拖着沉重而疲惫的身子,萧天的步伐也是越来越慢。

    “轰——”又是一道闪电,暴风雨还没有要停的样子。借着闪电的一瞬亮光,萧天抬头看了看小镇的镇名。

    “古影镇?”萧天抬头,用悲枯的眼神望了望,轻声地念叨道,“这里已经不是神峰崖了是吗……也就是说,我到最后也没有见到佳儿是吗……”萧天的语气愈加悲伤,然而在这猛烈的暴风雨夜里,这样悲伤的声音只有萧天自己听得到。

    “佳儿……呜呜……佳儿……”萧天又一次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低头小声地抽泣起来,连苏佳最后的尸体萧天也没能见到,萧天的心中实在是痛苦万分。

    “我真的不想,真的不想我和佳儿最后是在闹了情感矛盾之后彼此分离。不希望是这样……”萧天继续自言自语道,“可是事实已经没办法改变了,佳儿永远都不会回来了……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在客栈的时候和佳儿起矛盾,或许……或许我也不会一个人出来,不会中王大生的埋伏,佳儿也不会为了我……”

    萧天说到这里,整个人已经泣不成声:“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佳儿。是我害死了佳儿啊……”任凭这暴风雨的击打,萧天又一次低下头,哭声也愈加大了起来。但是在这狂风肆虐的暴风雨夜。这样的声音也很快被黑暗所埋没。

    萧天继续迈开步子,朝着古影镇的方向走去。他倒不是心中舒缓了一些,相反,认为是自己间接害死了苏佳。萧天心中更是过意不去。萧天每向前走一步。萧天的心中就多痛一分……

    古影镇里面也是一片漆黑,看来这小镇里并没有什么夜市。当然,今夜的狂风暴雨或许也是让这座小镇提前隐没在无人的黑暗中。街上没有行人自然不用说,就连两旁的店铺也没有丝毫的灯火明亮,古影镇真真正正变成了所谓的“黑暗之城”。

    但这些对于进镇的萧天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与其旁边有着不合心境灯火喧嚣,现在这样的孤独黑暗。或许会让萧天的心里好受一些。但是心中再好受,悲痛永远不会消失。萧天漫步在暴雨侵蚀的无人的街道上。脚下的泥泞、衣上的雨水,现在对于萧天来说,自己已经完全感受不到。

    但是今夜的暴风雨似乎没有想要停下来,也不知是雨水淋湿的衣服的加重,还是自己的筋疲力尽,萧天越来越感觉步履蹒跚起来……

    “轰隆——”又是一道明亮的闪电划过,萧天往四周望了望,疲惫不堪的他终于想要找地方躲雨了。

    萧天往左侧一望,有一个早已关门的茶坊,但是门外的遮雨亭却还没有收。萧天没有多想,又迈着缓慢而沉重的步子走到遮雨亭下,想要躲一下肆虐的大雨——尽管萧天自己知道,这样做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然而,萧天刚一躲到遮雨亭下,一股莫名的忧伤回忆又一次冲击在萧天的心头。

    萧天还记得,在柳沙镇,第一次和苏佳认识的时候,就是在茶坊旁边。那个时候,因为不惧官威,自己被苍鹰派的王标和其手下追逐的时候,是苏佳救了自己。当时,自己和苏佳就是躲在茶坊后面的,也在那里互相认识了对方……

    当时苏佳用手指在自己额头上轻点的一幕还记忆犹新,初次和苏佳对话打的紧张,萧天还没有忘记……

    “敢问姑娘姓名?”

    “我叫苏佳!你呢?”

    “我……我叫萧天!”

    “对了,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叫你‘小伙子’好像太鄙视你了,叫你其他的又太俗套……”

    “叫我‘阿天’好了!”

    “‘阿天’?”

    “嗯!在我们家,我娘和兄弟姐妹都这么叫我!”

    “‘阿天’?哼哼,真有趣的称呼!”

    ……

    即使是在梅花山庄门口,萧天的苏佳的称呼也是一样……

    “阿天,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得如实回答我……”

    “嗯,不管什么问题都行!”

    “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苏姑娘,我……”

    “你还叫我‘苏姑娘’?”

    “那……那……我该叫你什么?”

    “你不记得了吗?我在被卢欢打伤的时候,你叫过的……我虽然当时昏过去了,但那个声音我还是听见记下了……”

    “佳……佳儿……”

    “小红姐姐临死前也是这样叫我的,这称呼很好听,你就这样叫我好了……”

    “嗯,佳儿……”

    ……

    无数美好的回忆在萧天的脑海中不断闪烁而过,面对如今的狂风暴雨和无法改变的悲惨现实,萧天内心却是痛苦不已。萧天咬着牙,努力不让自己太脆弱,但是越是这样想,萧天就越是伤心,泪水也禁不住涌出。

    萧天抬起头,雨水兼泪水同时沿着萧天的脸颊流下。每一道流下。让萧天感到冰凉,一种透过,直穿心灵的冰凉。

    萧天的回忆并没有停。在这暴风雨夜里,萧天想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尽管他很清楚,他自己和苏佳从前的点点滴滴,永远都只是回忆了,再也不会有了……

    雨夜安长思绪过,情怀一路望蹉跎。不见梦人孤留影。唯有苦忆何心说?

    萧天就站在这茶坊的遮雨亭处,伴着黑夜的风雨交加,伤心了一夜……

    到了第二天。古影镇的暴风雨总算是停了。地上还有些许的积水,但是也阻止不了人来人往——看来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古影镇”倒也是热闹非凡,比之前坐落在神峰崖处的小镇要“群聚”多了……

    古影镇有一个最大的酒楼,名叫“镶子楼”。每天似乎镶子楼里总是热闹非凡的。今天也不例外。镶子楼里面似乎是有什么活动一样,楼上楼下都站满了人,没过多久就是一阵人声鼎沸。人一多,酒楼的生意自然是上去了,每当有人进镶子楼消费,酒楼的掌柜总是笑脸迎人……

    萧天一个人在街上晃晃悠悠地走着,雨停了,萧天身上淋湿的衣服也干得差不多了。但是此时的萧天全身有些枯灰。长发也有些披散——应该是昨天雨水和泥泞的痕迹——整个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历经了世道沧桑的游子……

    心中压抑不止的萧天,突发奇想地想要喝酒。萧天觉得,伤心了一夜,或许现在这有酒可以安抚自己心中的痛,尽管他知道这个痛永远不会消失……

    萧天也来到了“镶子楼”,看见这里面人声鼎沸,萧天也觉得自己孤独伤心的心境也会好受一些,于是萧天决定了在这喝酒。

    “客官里面请——”小二看见了萧天也进了镶子楼,于是笑脸奉迎道。

    萧天没有理会小二的笑脸,也没有望侧面的掌柜,只是轻声一句道:“给我来两坛酒,不需要太好的酒,最便宜的就行……”

    小二看着萧天有些“沉着”的样子,身上又带着佩剑,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只好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回头去和掌柜的汇报情况。

    “来了个奇怪的客人?”掌柜的问道。

    “是呀……”小二悄悄说道,“他左脸上有一块刀疤,身上还带着佩剑,看样子是江湖上的人士。结果到这镶子楼,只要两坛最便宜的酒,掌柜的你看……”

    “奇怪什么,我们镶子楼又不是没来过江湖人士……”掌柜的一脸不屑道,“再说了,谁不知道我们古影镇镶子楼的名妓郑芸芸,有很多人都是冲着她大老远来我们镶子楼的。别看刚才那个小子一脸正经的样子,今天我们镶子楼有重要活动,郑芸芸还要上台表演,那小子还不是冲着芸芸来的……”

    “那现在怎么办?”小二又问道。

    “能怎么办,还不是和以前一样,有钱干嘛不赚?”掌柜的敲了一下小二的头,随后道,“他要最便宜的酒,就给他最便宜的,反正银子也是我们赚……哼,两坛酒,等他喝醉了,在芸芸面前表现丑态,可能会有别的‘表演’,把现场的人都逗乐了,说不定会有更好的生意……”

    “是,掌柜的说的是,小的这就去拿酒——”小二笑嘻嘻地说了一句,随后便令下人到酒窖里去取酒……

    这镶子楼的确是有一个名妓,名叫郑芸芸。虽然美貌算不上绝世倾城,但是也吸引了不少人慕名而来。今天镶子楼的活动也正是这个,郑芸芸会在酒楼的舞台正中央表演舞技,这也是为什么今天酒楼生意如此之好的原因。

    但是显然萧天并没有把心思放在这里,他第一次来古影镇,也不知道有这个事情。萧天此时心中想的,依旧全是对苏佳死去的悲痛,想要借酒消愁的他,随便找了一个里舞台近的桌子前坐下了。萧天也很好奇为什么周围的人都站起来聚集在舞台周围,但是萧天也没多想,他只把思绪放在自己和苏佳的回忆中,两眼也是望着桌面。

    旁边的舞台有喝彩声想起了,但是萧天也并没有在意,他只是慢慢坐在了桌前,等着上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