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三十二章 误入陷阱 上
    刚才和苏佳在房里在感情上起了一些矛盾,萧天此时的心里也十分难过,走出房间的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心中有愧。虽然这并不是自己第一次与苏佳有矛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萧天心中有一种不敢继续往下想的不好预感,心中除了落寞意外,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和担忧。

    为了使自己的心情尽量平静,萧天刚才借口说要暂时离开,去看看镇外神峰崖的路况,其实也是借此空隙出去散散心。原来每次都是在形影不离地陪在苏佳身边,陪她说笑,陪她谈心,现在想想,萧天似乎很久没有自己一个人独自思考问题或是排解情绪了。

    于是,萧天深深舒了一口气,努力放平一下自己的心态,然后顺着二楼的阶梯往下走,准备离开客栈。

    然而让萧天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客栈大厅的正中央的一桌处,有两双眼睛正在偷偷盯望着他……

    萧天依旧是不明周围的环境,头也没回的走出了客栈,然后往镇外的另一个方向走去。神峰崖本就是群山连壑,这个小镇只不过是夹在群山之中,因此出了此镇,想要走出神峰崖,还需要一段长距离的山路,而萧天此时想要去做的,就是去探路……

    而在萧天的身影离开客栈拐弯的一瞬间,刚才在大厅正中央偷盯着萧天的那两个人还在窃窃私语。这两人一身前卫的服装,脚下穿的还是官靴,身上还佩戴着佩刀,看来身份并不一般。

    “喂,你刚才看到了吧……”其中一个人偷偷说道,“刚才那小子左脸上的那条刀伤……”

    另外一人轻轻点了点头,随后抿了一口桌上的杯酒,紧跟着说道:“王大将军说过了,跟那个蓝衣姑娘在一起的,就是这个小伙子。之前这小子好像还在萧武忠家出现过……”

    “那怎么只看到他一个人,那个蓝衣姑娘呢?”最开始的那人又问道。

    “谁知道呢?他们又不一定总是在一起……”另外一人又道,“不过只要找到一个,相信那个蓝衣姑娘也跑不了……”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两个要跟上去吗?”

    “跟上去吧,先看看这小子的动向。如果他确实是往镇外的方向走,我们可以飞鸽传书给王大将军,让王大将军在那里布置好埋伏,一定让他插翅难逃……”

    说罢,两个人点了点头。随后起身走到客栈的柜台。似乎是想要结账的样子。

    “掌柜的。结账了!”其中一个人毫不客气地大喊道。

    掌柜的见了,立刻从楼梯处跑向了柜台,给他们算了算酒钱,随后笑着说道:“二位客官。一共是一两四钱……”

    然而那掌柜的刚一说完,刚才那人就怒声道:“什么,就喝了几杯破酒,吃了两碟烂菜,就收这么多钱?刚黑我们两个,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说完,那人将身上的佩刀重重地往柜台上砸去。

    一声震响,吓得掌柜的头都不敢全部抬起来。看见对方手上有刀,又是有些官府打扮的样子。掌柜的不敢再多吱声了,只是用手抱着头颤抖道:“不是,不是,小的不敢……若是两位官爷不尽兴,酒菜钱尽可全免……”

    拿刀的那人见了。扭头道:“哼,这还差不多,非要逼你爷爷两个亲自动手——”说完,两人头也不回地就往客栈外面离去,打算跟踪刚刚离开的萧天……

    苏佳房里,苏佳依旧是在为刚才自己和萧天的感情矛盾感到心里难受,虽然她知道萧天也是为了自己,不是真想要和自己发生矛盾,但是心中一直想到自己和萧天的感情,与自己的仇恨联系在一起,一种说不出来的彷徨与痛苦在苏佳心中纠缠不清。

    苏佳将埋着的头抬了起来,她的眼睛有些哭红了——看来刚才苏佳自己虽然表面上没有情绪激动,实则心里十分难过。

    想到萧天刚才说的要去镇外探路,苏佳也想到了是萧天自己心里难受想要出去散心,苏佳也慢慢站起身,想要到外面去走走。

    于是,苏佳整理了一下自己简单的行装,出了自己的房间,随后由于不确定萧天的去向,苏佳还是先到隔壁萧天的房间确定一下萧天是否真的出去了。

    “阿天……”苏佳还是先轻轻叫了一声,然后慢慢推开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看来萧天真的是出去了。

    于是,苏佳继续沿着楼梯向下走,也准备离开客栈。然而,刚一下到一楼,却发现柜台处的掌柜有些战战兢兢的样子。

    苏佳也不只是心中哪来的好奇,竟想要去问问情况。苏佳慢慢走到柜台前,随后询问掌柜道:“掌柜的,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掌柜的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压迫中回过神来,见到苏佳询问自己有关刚才的情况,于是立刻回答道:“刚……刚才有两个像官府模样的人,他们……他们嫌酒菜钱太贵了,就……就用身上的佩刀进行威胁,我就没……没敢收他们钱,就放他们走了……”

    “两个像官府模样的人,是有什么事情吗?”苏佳又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掌柜的继续说道,“不过看他们的打扮,好像就是官府的人……而且他们说话的口气,拿刀的动作……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

    “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苏佳又不经意间问了一句。

    “就……就是刚才……”掌柜的有些结巴地继续说道,“刚又有一个棕色衣服的小伙子出客栈后,他们……他们两个就也离开了,离开的方向也是一样……”

    掌柜的这么一说,苏佳的心中不由掠过一丝寒意,虽然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感觉。苏佳低头望了望,发现柜台的脚底又鞋履踢打过的痕迹。苏佳眉头一皱,心中暗道:“这是官靴的痕迹,而且不是一般的官靴,有点像兵部侍卫的鞋履……阿天离开后,他们也离开了。而且还是和阿天一样的方向。虽然可能有些小,但是万一真是的话……不行,我必须也跟过去看看情况……”

    于是,苏佳又抬头问掌柜的道:“那两个人离开多久了,是往什么地方离开的?”

    掌柜的指着门外道:“就在刚才没多久,是……是往左边的方向离开了……”

    “谢谢掌柜的了——”苏佳应了一声,随后用较为担忧的目光望了一下刚才掌柜的所指的方向,随即也离开了客栈,往那个方向跟了过去……

    萧天则是慢慢地在镇中继续走着,他也不急着赶路。耐心地询问了一些路人。萧天也知道了小镇的另一个出口在哪里。、

    朝着出口的方向走。萧天的心情还是没有平静下来,刚才和苏佳矛盾的一幕依旧在自己的脑海中回荡。出来散心了一下,萧天不禁觉得刚才与苏佳的矛盾,是不是自己问题问得体直接了。毕竟追风派的仇恨,在苏佳心里本来就是一个阴影,现在自己又特意强调地拿出来说,苏佳的心里自然是难过了。然而让萧天最感到心中刺痛的一句话,是苏佳最后的那句“我们就这样吧……”。虽然那句话在不同的环境,会有不同的理解方式,但是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想法,似乎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不仅仅是这句难受,萧天从客栈出来后。也不知不觉地回忆起了自己和苏佳在萧家山庄时说过的话……

    ……

    “陪在佳儿你身边是吗……可是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们两个人分离了,我们还会像现在这样开心吗?”

    ……

    “就像刚才阿天你说的那样,扔进湖里的石头会随波逐流。但是感情长路漫漫,未来的人生我们怎么可能现在就看清楚呢?在上面多处用心。感情也会多一份沉着不是吗?就像你把刚才的石头扔进湖里,你怎么知道石头究竟是真的随波逐流还是沉入湖底?我们不能改变石头的重量,但是可以改变扔石头的数量,并且能够掂量轻重。只要石头够沉,总有一块能够沉入湖底不是吗?”

    ……

    在萧家山庄一句句自己和苏佳的对话,突然在一瞬间全部涌进了萧天的脑海中,让萧天不禁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压抑感。

    “可恶,我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想到这些……”萧天自己都有些心中压抑了,自己用手捶着头,心中暗道,“为什么会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种非常可怕的预感……”

    想了这么多,萧天不禁觉得自己脑海中从未有过地冒出了这么多带着未知恐惧的想法,萧天的心境不由地从悲痛逐渐准变为担忧。但是萧天还是努力使自己心情平静,继续朝着知道了的小镇的出口的方向走去……

    “找到了,那小子真的找到了小镇的出口方向,看来他是真的要离开这里……”一直搜寻萧天方向的那两个人终于发现了萧天的去向,其中一人轻声提道。

    “这就对了……”另一人点头轻声道,“王大将军正好就在那里埋伏,等到那小子过去,就插翅难飞了……快,现在我们飞鸽传书给王大将军,给他汇报情况……”

    于是,等萧天远离了二人的视线,他们二人便找了一个角落,给飞鸽绑上了信件,然后让飞鸽传书给镇外一直等候消息的王大生。

    而苏佳这个时候也正好跟了过来,虽然没有看到萧天的身影,但是却正好看见了这两个官府装扮的人飞鸽传书的这一幕。

    想到这两人可能还有什么内情,苏佳神不知鬼不觉地朝这两人的身边靠近了过去,想要听到他们窃窃私语的话语……

    “喂,你说那小子要中了王将军的埋伏,王将军会怎么处置他?”那两人又开始窃谈了。

    “他可是杀了萧武忠的直接罪人,王将军当然不会放过他……不过若是王大将军想要将那小子和另外那个蓝衣姑娘一网打尽,说不定王大将军会先活捉了那小子……”

    苏佳倚靠在一根立柱后方,听到了二人谈话的内容,心中不由一惊:“王大生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我和阿天的动向……对了,那些杀手的尸体,王大生一定是看到了那些蒙面刺客的尸体,又熟悉这神峰崖的出入山路,所以很快派眼线找到了我和阿天。如果真如他们所说,王大生已经在出口处设下了埋伏……不好。阿天有危险,我必须救他——”

    王大生为人处事阴险毒辣,又对萧天的印象不浅,想到危险一步步向萧天靠近,苏佳眼神一定,无论刚才和萧天发生过什么矛盾,在生命安危面前,苏佳没有别的选择……

    “现在怎么办,我们是继续跟着那个小子,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等过一段时间。等那个小子中了王将军的埋伏后。我们再回去?”其中一人又问道。

    “先跟着吧……”另一人继续轻声道,“万一那个小子中途有什么变相,我们也好及时向王将军汇报情况……”

    于是,两人准备离开那个角落。继续朝着萧天离开的方向准备跟过去。然而,还没等他们二人走两步,一阵凉风吹过,一个蓝色的身影瞬间掠过二人的身旁,突如其然地站在了二人的跟前。

    二人也是被吓到了,站在前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苏佳。如同鬼一般掠过,此时站在二人跟前,苏佳手提着鬼刀。眼神里充满了冰冷的杀气。在那二人眼里,苏佳周身散发出的杀气完全不逊于王大生。

    二人用惊恐的眼神望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苏佳,害怕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萧天继续朝着之前问好的方向走去,果然没过多久,萧天来到了小镇的另一处镇门。

    “出口果然是在这里……”萧天自己轻声地嘀咕道。随后望了望前面的山路,然后继续道,“前面果然还有蜿蜒的山路,看来这神峰崖可真不小,提前先来探一下路或许是正确的选择……”

    于是,萧天一个人,继续往山路的蜿蜒小道前进。一路上,萧天的心里依旧是不好受,尽管这次探路萧天当做是自己出来的一次散心,可是心中的阴郁却怎么也挥之不去,反而是更加惆怅和迷茫了。

    “也不知道佳儿现在在客栈里是不是也和我一样难受……”萧天此时又习惯性地关心着苏佳,心中有些愧疚道,“刚才确实是说了些过分的话,佳儿毕竟经历了那么多痛苦的事情,我这个时候提出来,她一个女孩子再坚强心里也会不好受的……临走的时候,佳儿就已经伤心流泪了,估计这回会儿她还在伤心吧,我这样做真的是太过分了……”

    萧天不禁开始责备起自己来,但是回头想了想,萧天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又关心起苏佳来。虽然自己和苏佳刚才在感情上闹了矛盾,但是归根结底,萧天和苏佳二人还是彼此关心着对方,否则也不会为对方伤心,也不会这个时候还在彼此关心对方。而事实上,此时的苏佳也正关心着萧天的安危,只是身临危境的萧天还没有察觉到……

    走了好一段路,萧天已经离开小镇很远了,回头也看不见小镇的轮廓了。但是山路依旧是很崎岖,蜿蜒的小道甚是繁多,萧天自己都感觉自己已经不敢继续走下去了,否则自己回去的路恐怕都不记得了。

    “走到前面那个悬崖台上就返回吧……”萧天望着远处前方的一个悬崖峭壁处——那里的地方还算宽阔——轻声嘀咕道。

    于是,萧天继续迈着步子,走过了神峰崖山道上的几道弯,眼前的神峰崖峭壁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但是萧天做梦也不会想到,从未有过的危险也离自己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