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感情矛盾
    神峰崖处,刚刚经历了一场令人窒息的厮杀,尽管时间只是一瞬,但是其震慑和短瞬却足以让人感到畏惧和惊恐……

    “屠戮”的现场横躺着十具蒙面黑衣人的尸体,他们都是被苏佳的“断魂刀法”当场毙命的,有的甚至还被鬼刀关了手脚。鲜血洒了一地,弥漫着血腥的味道,惨状就真如同魔鬼“血浴”一般。“呃——呃——”偶尔从上头飞来几只食肉鸟,给笼罩着血腥的荒道凭添了几分凄凉和寒意……

    顺着神峰崖的山道向下,传来了整齐的兵柝行履声,夹杂着一些马啼的行进声——一支军队正在朝这里靠近……

    “王大将军,前面好像有情况——”这个时候,一个身披白色战袍的士兵示意道。

    原来这支军队的统领不是别人,正是汴梁城主将王大生。王大生因为受相府都尉之命,在这一带附近调查关于铜炮被毁和萧武忠被杀的案子。当然王大生已经很清楚干下这两桩事情的“祸首”,现在仅仅只是在寻找有关萧天和苏佳下落的线索。

    王大生见到自己的手下嘱咐前面有情况,于是立刻停下了马,随即又吩咐旁边的侍卫道:“你么几个,去看看前面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是,将军——”侍卫只声答道,随后带着几个手下的士兵前去一看究竟。

    只见前面正是那十个被苏佳干掉的蒙面刺客的尸体,早已干掉的血渍染红了这一块儿道上的大部,不仅给人一丝恐怖和凄凉。

    几个士兵弄清楚了情况后,又跑回王大生的跟前,随即统领的侍卫汇报道:“回将军,前面是十个蒙面黑衣人的尸体,惨死在了他人之手,而行凶之人应该已经早就离开了。从干掉的血渍来看,应该是有一段时间了……”

    “蒙面黑衣人的尸体?”王大生不禁问道。

    “没错——”侍卫继续回应道,“大白天敢穿夜行服与人厮杀。依小人所见,应该只是中原武林中的一些恩怨仇杀罢了,将军没有必要太多的大惊小怪。”

    王大生没有立即回应侍卫的话语,他托着自己的下巴思考了好一会儿,远眺了一下远处的血渍现场,随后说道:“先带本将军去看看——”王大生还是决定要一看究竟。

    “是——”侍卫又答道,随后回了自己的位置,所有的部队继续往前进发,然后到了血迹现场……

    王大生下了马,半蹲着身子仔细观察了一下被杀的那十个蒙面黑衣人的尸体。王大生身为西域高手。虽然很少涉及中原武林之事。但也很清楚武功套路及招式。因此王大生能够从死者身上的点滴线索推测出“行凶者”的大概特征。

    观摩了好一会儿,王大生似乎是有结论了,嘴角抹过一丝冷冷的微笑……

    后面的士兵一直在等王大生接下来的命令,刚才的那名侍卫看着王大生一脸聚精会神的样子。又露出了冷笑,于是不禁问道:“将军,是……查出了什么是吗?”

    王大生站起身,随后用冰冷的口气说道:“死去的蒙面刺客都拿着同样的剑,看来他们是出自同一个门派或是同一个组织,而且跟行凶者有着非常微妙的关系……”

    “那……那行凶者到底是谁?”侍卫有些战战兢兢地问道。

    王大生停顿了一下,随后冷笑着道:“哼,死去的蒙面刺客长剑兵器尽断,死前也没有任何反抗的反应……从伤口的比对和一刀置人死地的可怕内力。除了她还会有谁?”

    “将军是说……”侍卫似乎是知道了什么,又有些吃惊道。

    “我们一直要找的人找到了……”忽地,王大生整个人的面孔瞬时变得狰狞起来,让人不寒而栗,随即王大生继续冷笑道。“谅她再逃,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这一回我不会再让她有可逃之机了……就在这神峰崖上,这满是峭壁的绝路神峰崖处,我一定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说完,王大生握紧了双拳,现在他心里想的,是要亲手杀了苏佳。

    正说着,部队后面又传来了沉重的轱辘声,拖着车轮与荒道石路的硁硁的摩擦声,不禁给人一种压迫感。果然,转过荒道的弯道,从后面显现出了十门铜炮的身影。

    之前萧武忠在萧家山庄祭拜日之前,就提前运送了十门铜炮至汴梁城下,尔后苏佳则在陵关城,毁了其余的三十七门铜炮,这剩下的十门铜炮,王大生也是出远门时时带在身边。

    王大生回头看了看那剩下的十门铜炮,随后又露出阴冷的笑容道:“那姑娘不是很厉害,独自一人毁了陵关城的三十七门铜炮吗?就在这神峰崖,本将军要亲自用这十门铜炮把你送入鬼门关!”

    王大生最后咬字了一句,一个阴掌突袭击中了侧面的一块巨石,强劲的掌风直接劈碎了旁边的巨石,随着一声爆炸声响,巨石的碎片四下飞散。

    王大生手下的众蒙元士兵见了,自己的内心都不禁有些胆寒了。

    还是王大生手下的那个侍卫,最先走到王大生的身边,又有些颤抖地问道:“回……回将军,虽然知道了行凶者,但是却不知道下落,那接下来该……该怎么办?”

    王大生收回了掌,随后冷冷地说道:“从死去的蒙面刺客的尸体和周身的血渍来看,这些黑衣人还是才不久死掉的,这么说来那个姑娘还没有走远……”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现在加快行军步伐,然后……然后将其正法?”侍卫又问道。

    王大生想了想,随后说道:“不急,现在行军部队带着铜炮,加快不方便……何况那姑娘不是一般人,就连本将军一人对付也是不及。在陵关城的时候,她能够在房檐顶上穿梭自如,还能躲过铜炮,轻功可想而知……要对付她,不能正面应对,得想好计谋……”

    “既然那个姑娘那么厉害,现在也已离开。我们的行军速度又有限制,那究竟该……如何是好?”侍卫紧接着问道。

    王大生冷笑了一声,随后说道:“这神峰崖是山环相连,中间有一个供行人歇息的小镇。那姑娘还没离开这里多久,八成会在那个小镇上歇息一番……我们可以趁此机会,将部队绕山路到小镇的前方,然后布置好陷阱,守株待兔。等到那姑娘进了之前不好的陷阱,在这没有退路的神峰崖上,我一定会让她有去无回——”

    “将军英明。真不愧是王大将军。深谋远虑。这次那贼人一定难逃将军的手掌了——”侍卫还不忘在一旁奉承道。

    “不过也不能完全确定那姑娘就一定会往前面的那条路走……”王大生思虑了一下,随后又道,“我们还必须安插眼线在那个小镇,找到那个姑娘的动向……”

    “这个没有问题。只要将军下令,小的可以立即安排最好的探子前往小镇观察情况……”侍卫笑着回应道。

    王大生略带满意地点了点头,一个阴谋在他心里滋生……

    话说萧天和苏佳,在苏佳干掉了那些莫天行派遣的杀手后,两人就继续朝着前方赶路。而且正如王大生之前猜测的那样,二人很快来到了夹在神峰崖群山间的那个小镇……

    由于刚才发生的血腥一幕,萧天和苏佳此时依旧是没有办法立刻平静。苏佳自然是不用说,作为直接恩怨的关系人,当“复仇”的念头再一次充斥在自己心中的时候。苏佳的心里就难以平复。而萧天心中更多的,是害怕和担心。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如此嫉恶的苏佳了,再一次看见了苏佳如此冰冷和无情的面容,萧天自己的心里到现在还一直是瘆的慌。

    正因为如此,两人一路上在也没有说什么话。从神峰崖的入口一直到这座小镇……

    神峰崖的人流并不是很多,平日里很难见到什么行人,但是这个小镇就不一样了,里面的平民倒是挺融洽随和的,似乎是没有受到多少朝廷的压制,就真如同一个隐逸的小村一般。

    萧天和苏佳走到了小镇的入口却不知道下一步究竟该行往何处。虽然萧天的心里一直还很寒瘆,但是也不能和苏佳就这样一直不说话。终于,萧天提了提起,轻声问道:“佳……佳儿,行了这么多路,好不容易在神峰崖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见到一个小镇,不如……不如我们先找一家客栈落脚吧……”

    苏佳听顿了好一会儿,似乎是很久没有听到萧天和自己讲话,有些不习惯了,于是愣了一下。苏佳的心里也是不平静,这次听到了萧天的问话,苏佳也有些吞吐地答道:“好……好吧……”显然,苏佳也觉得刚才自己“屠戮”那些刺客的一幕,给萧天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这一次问话,终于是稍稍打破了两人之间心里的隔阂,两人之间也恢复了一些话语交流。但是两人还是不太自然,而且也觉奇怪,原来苏佳杀死莫天行雇佣的蒙面刺客时,萧天也看见了,在汴梁陆府的时候苏佳甚至还将那些刺客残忍地分尸了,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没有怎么改变。可是他们并不清楚,这次的事情为什么对二人的心里有如此大的触动,在他们心里,甚至油然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来到一家客栈处,订了两间房,二人算是暂时有个歇脚的地方了。

    在各自的房间里,萧天和苏佳似乎还是始终没有从刚才的“阴影”中解脱出来,两人都是满脸忧愁地坐在床前。

    萧天思绪了好一会儿,终于想到要去主动找苏佳谈谈,以解开阴魂不散的愁苦心境……

    “咚、咚、咚……”苏佳房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苏佳听到后,也知道是萧天找自己,于是也轻轻地应声道:“阿天是吧?进来吧……”

    “吱——”门开了,萧天在门前站着,第一眼就看见了床前坐着的苏佳忧愁彷徨的眼神。

    苏佳也暂时没有正眼看萧天,知道萧天想要找自己谈心,苏佳还是从床边站了起来,然后坐在了前面的桌椅处。

    萧天还没有说一句话,轻轻关上了苏佳房间的房门,随后也坐在了苏佳的对面。

    此时的苏佳仍旧是一脸的忧愁,而萧天又何尝不是?

    “找我有什么事吗?”这一回,是苏佳先开口道。

    萧天顿了一会儿。随后轻声道:“我知道,佳儿,追风派的事情,还有杀父之仇,这些在佳儿你心中始终挥之不去对吧……”

    “我也知道,我今天做的残忍的事情,也在阿天你心中挥之不去对吧……”苏佳轻声回应道,但眼神始终没有正眼望萧天,应该说是不敢主动去望萧天,“对不起。阿天。今天的事情……”

    “你没有对不起我的。我想说的是……”萧天哽咽了一下,紧接着提高了一些音量道,“我一直希望佳儿你能够开开心心的,不希望你整天为了仇恨而闷闷不乐。尽管今天的事情再一次勾起了佳儿你不好的回忆……”

    “我也想要忘记,我也不想这样天天沉浸在愁苦之中……”苏佳依旧是那样小声地说道,“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忘不掉,忘不掉陈世今的事情,忘不掉莫天行杀了我的父亲……每次想到这里,我心里就平静不下来……”若是换做以前的苏佳,说这话时一定是带着愤怒的口气;但如今在萧天面前,苏佳表现出来的不是愤怒。而是悲伤。渐渐地,苏佳的眼角里开始渗出了一些泪水,在蒙面刺客面前露出冷血面容的苏佳,此时却在萧天面前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萧天看到这里,心也有些软了。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萧天继续提高音量道:“我们之前不是好好的,每天都能有说有笑。佳儿你也一样每天笑脸相迎,和朋友融洽和睦,那是我最喜欢见到佳儿你的时刻……但是,但是现在的你,却又把自己埋没在无休无止的痛苦的仇恨中了……”

    “我说过了,仇恨在我心中是不可能退去的……”苏佳也渐渐提高音量道,“我不想伤害阿天你,也不想再让朋友担心……但是杀死陈世今和莫天行本就是我出山的目的,无论如何,这个是绝对不能改变的……”

    “仇恨在佳儿你心中就这么挥之不去吗?”萧天有些激动地站起身,眼角中也泛出些许泪花道,“我,包括其他的朋友,也都不想看见佳儿你整天郁郁寡欢的样子……说实话,自从我喜欢佳儿你以来,我一直想要帮你,帮你忘记那些不堪回首的痛苦回忆……但是今天我发现,无论怎样让你快乐开心,你心中的仇恨始终不能褪去,我却还是这样……还是这样……还是这样……”萧天想要说什么,突然有些哽咽地说不出来。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苏佳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双手抱头,两眼流出了泪水,“阿天,不要再提了,不要再提了好吗?”

    “我要提,就和当日出柳沙镇一样,就算佳儿你今天再在我脸上留下一刀,我也会说……”萧天继续道,“我知道,佳儿你一直忘不掉杀父之仇,忘不掉陈世今的罪恶,但是……但是……我原来说过了,仇恨并不是一个人的全部,更不是最重要的……”

    “可是我就是没办法忘掉……”苏佳此时似乎是有些神志不清了,就和当日她和萧天出柳沙镇一样。而萧天一提到柳沙镇“脸上留刀伤”的事情,苏佳心中又是一阵伤心,整个人也快哭成了泪人。

    萧天站起身顿了好一会儿,心中似乎是决定了什么,随后问道:“行,佳儿,那我问你,如果要在我和你的仇恨之中选一个,你会选谁?”

    此话一出,苏佳的心中似乎是震惊了。她也停了好一会儿,随后轻声道:“果然是这样,看来阿天你娘亲说的没错,每天过着这样‘走刀尖’的生活,我和阿天你真的是日久生情,还是说……只是一厢情愿?”

    萧天听了苏佳的话,自己的心中也被震撼了,想到那晚在自己家,自己也是听到了自己的娘亲和苏佳的对话,于是萧天也轻声嘀咕道:“我娘亲跟佳儿你说的是吧……”

    “或许你娘亲比我们两个早看出这点,才没有答应我们两个在一起的吧……”苏佳淡淡地忧伤道。

    “我知道了……”萧天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轻笑着道,“仇恨在佳儿你心中挥之不去,或许我们两个在一起这么久,真的只是一厢情愿吧……”

    “我不是这意思……”苏佳又一次泪水流下道。

    萧天没有立刻回应,只是准备转身道:“我知道了,今天是我想多了……神峰崖的路途未知太多,我先出镇去看看情况,待会儿再回来……”

    萧天说题外话,苏佳心中却很清楚,萧天只是想暂时回避这个敏感话题,因为此时萧天的心里也是踌躇迷茫得很。

    “我的意思是说……”苏佳突然又叫道,眼睛却没有看萧天一眼。萧天听了苏佳又一次发话,脚步暂时先停了下来。

    “我的意思是说……”苏佳流着泪轻声道,“我们就这样吧……”

    萧天没有立刻听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一股从未有过的刺痛涌上心头,萧天也不禁留下了眼泪。

    萧天没有再回应什么话,继续迈着步子离开了苏佳的房门,头也没回地轻合上了苏佳的房门。

    留下苏佳一个人独在空房流泪。抑制不住感情的苏佳,虽然没有哭出声,但整个人也是将头埋在了双壁之间。此时的她,心中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