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三十章 再遇突袭
    离开了萧家山庄有一日之久,但一路上的萧天和苏佳的心绪,似乎还没有从萧家山庄的经历回过来。萧天多是想的自己知道的真相,原来十七年都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对自己的严管究竟所谓何出;而苏佳回顾的,是萧天的娘亲那晚对自己说过的一番难忘的话语……

    二人离开了萧家山庄后,也没有急着赶路,二十多年的宿命终结后,萧天在一时间突然觉得人生暂时失去了目标和方向。而对于苏佳来说,虽然在她心里,她还想着去找陈世今和莫天行报仇,去寻找自己母亲的下落,但从萧家山庄出来后,这样的想法也暂时淡下了许多,和萧天一样,苏佳此时也觉得有些迷茫……

    二人在行道上缓慢地行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树木稀少的群山连壑间。虽然这里的草木稀疏,但远远望去连着的群壑奇岩,千奇百怪中让人感到一种骨感,不禁给人一种庄严的敬畏感。

    萧天也没有来过这个地方,看到这里的群山奇岩,感到甚是好奇,于是向苏佳问道:“佳儿,这里的山石和别的地方挺不一样的,这里到底是哪里?”萧天觉得苏佳在外见的世面比自己多,于是一般外世有什么不解的,萧天便经常询问苏佳。

    然而,这次苏佳似乎也是不太清楚,她缓缓摇了摇头,轻声回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没有来过这里。不过听阿天你这么一提,我也感觉这个地方的山岩挺不寻常的。说不定这里真是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苏佳说着,多朝前走了几步,走到了一处壁壑处。随即往这些岩壁上望去,似乎是要寻找什么。

    “佳儿,你在看什么?”萧天有些不解地问道。

    “我在看这里有没有什么有关路人的记载,毕竟这里的山岩颇为奇观,一定多多少少有一些前人或是路人的记载吧……”苏佳回应着,两眼继续朝岩壁上摸索着。

    萧天也走到了苏佳的身后,跟着一起往岩壁上观望上去。随后问道:“怎么样,发现了什么吗?”

    苏佳暂时没有回答,继续慢慢横向移动着。忽地。她似乎是发现了岩壁上的痕迹,随后起声道:“发现了,这里好像有人在岩壁上记载过”

    “哪儿,哪儿?”萧天急着问道。

    “时年习剑。尔时风尘。上官仙剑寄言……”苏佳慢慢念叨着刻在岩壁上的文字,随后她想到了什么,不禁道,“天啊,这是上官仙剑前辈的留言”

    “上官仙剑前辈?”萧天也是不可思议道,“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如果说上官仙剑前辈在这里刻有记载,看来这个地方果真是不同寻常。”

    “我们两个都没有来过这里。说不定这里真是什么非常具有武林象征意义的地方……”苏佳渐露微笑道,随后自己施展着轻功。往岩壁的其他地方观望而去。

    “佳儿,你去哪儿?”萧天又对苏佳问道。

    “我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地方有记载……”苏佳应声道,“既然上官仙剑前辈在这里有记载,不应该只在这种不起眼的地方留下了一句话。依我猜测,其他岩壁上应该也有其他的记载,若是都找出来,说不定真能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

    于是,苏佳继续在横向的岩壁上摸索着。萧天听了苏佳的推测,自己也不觉有些兴奋起来,于是朝着苏佳跟了上去。

    “这里也有,那里也有……”苏佳发现了岩壁上许多大大小小的文字,有些兴奋地说道,“好像都是上官仙剑前辈的记载,上面大概叙述着上官前辈在这里和玄清大师前辈以及苍龙前辈以武会友的事情。”

    “上官仙剑,玄清大师,苍龙……”萧天默默念叨着,突然恍然大悟道,“天啊,他们三位前辈可是武林界的宗师前辈,如果说这里记载了这么多关于他们三位前辈的事迹,那这里该不会是……”

    苏佳转身对萧天笑着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没错,这里是传说上官仙剑前辈和玄清大师前辈以及苍龙大侠前辈经常以武会友的地方神峰崖!”

    “神峰崖?”萧天听了,也不禁眼前一亮道,“天啊,听说神峰崖可是三位武林宗师前辈经常会武的地方,原来仅仅只是听说,如今真的来到这里,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只不过是一个地方而已,有什么不可思议的?”苏佳笑着道,“阿天你老是开心见到这些前辈的事迹,什么时候你的武功能多长进,和这些武林前辈一样,那才是你再开心的时候吧……”

    “佳儿你又来了,总是喜欢这个时候插两句风凉的话,我这些时日习武又没有偷懒……”萧天翻了一眼,随后自己走到一个峰崖峭壁处,望着远处连绵的沟壑,不禁感叹道,“这里的山岩给人无比的即视感和敬畏感,怪不得武林前辈会选在这个地方会武……不过佳儿你还别说,这个地方集天地造化于此,的确还是挺适合在这里静心习武的。看着远处敬畏的奇峰怪岩,还真是让人心存高远啊……”说着,萧天朝着前方的开阔之境张开了双臂,对着迎面而来的山风,萧天顿时感觉到了一种豁然开朗的心境。

    “看来你还挺应景的嘛……”苏佳随即捡起地上的几块石子,随手朝远处的开阔峰崖扔出一颗,继续道,“习武之人虽然讲究这些,但是更重要的还是习武人之心。原来在柳沙镇的时候,我应该也跟你讲过,习武讲究‘心无杂念’。只要心无杂念,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都能尽然境界;否则。若是没有这样的心境,即使是在再清静或是庄严的地方,也不会有好的成果”

    “这个我知道……”萧天放下了双臂。回应后面的苏佳道,“认识了佳儿你后,我改变了不少;回萧家山庄知道了真相后,我又明白了很多。而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要更朝着前面看齐才行。我得继续努力,总有一天,我的武功要超过唐战兄弟。超过黄纪兄弟,超过萧博大哥……”

    苏佳站在后面听了萧天的讲述,微笑着摇了摇头……

    一切都很融洽、安宁。然而,突然一种步步紧逼的紧张气氛不知不觉地朝萧天与苏佳二人靠近。一向警觉的苏佳立刻感觉到了一丝不安,整个人马上收回了笑容,恢复了原来警惕冰冷的容颜。不过萧天似乎是还没有察觉到什么。依旧是两眼望着远处的山壑……

    时间突然在这一刻凝固住了……

    “危险”苏佳大叫了一声。手中剩下的石子突然一发朝萧天侧脸打去。

    萧天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听到背后苏佳突然的一声叫喊,萧天下意识回头看。然而,就在自己刚刚把头转到侧面时,耳边突然传来暗器的“嗖嗖”声,然后就在萧天眼前,银针暗器和苏佳飞过来的石子碰个正着,萧天在生死一瞬间悬游了一度。

    “阿天。快点退回来”苏佳又大声喊道。

    萧天这一次没有多想,苏佳的话语刚一出。萧天整个人立刻退后十几步,然后退到了苏佳身边。果然,就在萧天刚刚所站的位置,十几根毒针暗器齐刷而下,如雨般集射在一块儿。

    萧天回到了苏佳身边后,不禁寒颤了几分,他没有想到暗器飞来地如此无声无息,若不是苏佳的提醒,自己很有可能就会当场身重毒伤。

    “是他们……”萧天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苏佳冷冷地说了一句,眼神也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

    果然不过多时,“从天而降”十来个蒙面的黑衣刺客,黑衣刺客严整地形成包围之势,将萧天和苏佳二人围在了正中央。

    “这些人是……”萧天似乎是认出了这些黑衣人的身份,也不禁喃喃道。

    苏佳更是清楚这些人的身份及所来目的,她面容淡定地闭了闭眼睛,随后睁眼说道:“他们是追风派的一级杀手,是莫天行派来追捕我的人……”

    原来这些黑衣刺客,是莫天行下令追捕苏佳的杀手。从前总是过一段时间,追风派的眼线就会发现苏佳的下落,然后就会有一批黑衣刺客前来拦截苏佳,虽然总是以失败告终,但是莫天行的追捕行动却一直没有停止。近些日子风波似乎是平静了一些,苏佳都快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如今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苏佳的思绪又回到了追风派的复仇上。

    “消失了这么长时间,没想到你们还是阴魂不散……”苏佳面对着周围的十来个黑衣刺客,冷冷地说道。

    萧天知道此事苏佳的情绪,所以只是静静站在苏佳身边,没有说任何话。

    “掌门的命令无法拒从”黑衣刺客的头领说道,“小师妹,只要你一天不回追风派,掌门就不会停止搜捕你!”

    “到头来,莫天行到死也不想放过我是吗……”苏佳继续冷冷道,“就你们这些人手,根本不能拿我左右。我也不想再和你们有过节,你们回去告诉莫天行,等我杀了陈世今,自然会回到追风派,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了”

    苏佳的话语咄咄逼人,就连站在苏佳这边的萧天,也感觉到了苏佳这种“久违”的冰冷。

    “小师妹,掌门从来没有想杀你。他爱你,他一直把你当做是他的亲生女儿……”黑衣头领继续道。

    然而,还没等黑衣头领说完,苏佳顿时眼神中充满了浓浓的杀气,用魔鬼般凄厉的话语道:“莫天行是我的杀父仇人,要我做他的‘女儿’,简直就是笑话!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的,我要用手中的刀,亲自将莫天行就地处决,就像当年他害死我父亲一样!”

    话音刚落,苏佳右手鬼刀即出,一阵凄惨的鬼啸,一道幽黑的鬼影划过。仅仅只是一瞬之间,只听一段兵器碎裂的声音,所有黑衣刺客手中的剑全然断裂。

    那些个黑衣刺客还没有反应过来。却已是怔住了;站在苏佳身旁的萧天也没有反应过来,他很久也没有见过苏佳发怒的样子了,上一次还是和追风派的黑衣刺客拼杀时,当时是在汴梁城的陆府。

    萧天没有敢做声,继续一声不响地站在苏佳身旁。苏佳则是望了所有的黑衣刺客一眼,随后直起身子,准备离开地说道:“你们走吧。我不想再和无辜的人有过节,但如果你们继续纠缠不清……我的鬼刀可不认人!”

    苏佳最后的这句威慑力惊人,所有的黑衣刺客包括萧天在内都是吓出一身冷汗。而且苏佳也不是说说了事。她说过的,就一定会做到。也正是因为这样,萧天有时候对苏佳过于冷漠感到担心不已。

    苏佳说完后,现场沉默了好一会儿。看见周围的黑衣刺客已经不打算动手了。苏佳便转身而去。朝着神峰崖的山路方向,准备离开。萧天见着苏佳要走了,也还是先默默跟了上去,但是他的心里却怎么也平静不了,每走一步,萧天的心里就每揪一下……

    场面依旧是沉默,阵阵的山间凉风中,似乎只能听到苏佳和萧天转身离去的脚步声……

    “嗖嗖”忽地。就在萧天和苏佳转身走了几步,背后的几个黑衣刺客又冷不丁地射出几根毒针……

    毒针朝着萧天和苏佳的方向飞了过来。二人还没有转身……突然,苏佳瞬间转身一个鬼影刀流,弹开了飞来的所有毒针。

    黑衣刺客还是出手了,苏佳已经回身好一会儿了,萧天紧张得这才反应过来,这个时候才慢慢转过身。

    苏佳转身反击过后,也停了好一会儿,随后两眼冰冷地环视着周围的黑衣刺客,似乎是要有所行动……

    就在同一时刻,萧天的瞳孔也逐渐增大,他似乎也猜出来苏佳将要干什么……

    “啊”惨叫声四起,苏佳的鬼刀无影般的,如同嗜血魔鬼一样掠过,仅仅只是一瞬之间,周围的十来个黑衣刺客全部惨死在了“断魂刀法”之下。

    惨叫、鲜血、恐惧,几乎在同一时间,弥漫在空气中,给人以无比的窒息。萧天站在原地,看着苏佳痛下杀手,整个人顿时惊呆了。和在汴梁城时苏佳的出手一样,苏佳毫不留情地干掉了这些追风派的杀手,此时就如同一个冷血魔鬼一般,萧天不禁感觉到了苏佳从未有过的冰冷和恐惧,甚至觉得眼前的苏佳和平日里关心自己、有说有笑的苏佳比起来,变得陌生了许多……

    呼吸着让人窒息的空气,心中回荡着刚才黑衣刺客惨叫的凄厉声,眼见着苏佳冷漠的背影,萧天自己的心里都有些害怕起来了,他甚至都在怀疑,眼前的人真的是自己认识的苏佳吗……

    苏佳亲手干掉了所有黑衣刺客,自己也是举刀停了好一会儿,然后深深地喘了几口粗气。苏佳倒并不是因为累而喘气,而是因为这令人压迫窒息的气氛和自己难以平静的心情。

    染满鲜血尸体的场面再一次沉默了,凉风中能依稀听到苏佳的喘息声,而到最后,苏佳的喘息声过了很久才逐渐褪去……

    萧天一直在苏佳背后默默看着,看着苏佳平息后慢慢直起身子,看着苏佳用黑衣人的衣物擦去鬼刀刀尖上的血渍,看着苏佳慢慢将鬼刀收回刀鞘……

    萧天一直没有敢吭一声,苏佳也没有回头看萧天一样,或许她自己也清楚自己的行为一定让萧天震惊了……苏佳就这样背对着萧天,随后缓缓说道:“阿天,我们走吧……”只有这一句话。

    萧天没有说什么,只好跟在苏佳的背后,继续前行。

    苏佳的脚步很慢,萧天的脚步也很慢,两人沿着山壑小道继续前行,再也没有说一句话,之前两人亲切话语的氛围也早已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