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宿命终结
    萧武忠最后的一招“剑气破天”朝着萧天袭了过来,萧天举起手中的梅花剑,朝前使出一招“飞龙在天”,剑气化成的巨龙与“剑气破天硬接了上去”……

    雷鸣暴风雨过后,雨水渐渐小了起来,天上的乌云也渐渐散开了。乌云退去后,刚才阴暗的天空逐渐迎来了渐明的光亮。瓢泼大雨的雨势也逐渐减小,先是变成稀稀落落的豆大的雨滴,最后变成了淅淅沥沥的细雨,已经没了刚才雨落的响声。

    雨小了,刚才一直模糊的前景也逐渐清晰了。萧博依旧是等在萧武忠庭院的对面,望着逐渐清晰的萧武忠家,对面已经好久没了声音,看来萧天与萧武忠的对决已经结束了。萧博的心一直是悬着,一直担心萧天安危的他,恨不得这个时候立刻前去观望情况结果……

    萧武忠厅堂内,屋内的一切摆设依旧破败不堪……

    之前的大雨倾泻而下,雨水完全淋湿了厅堂内的地板。而在潮湿的地板之上,到处都是淋漓的鲜血——那是之前萧武忠砍掉自己左臂大量流失的鲜血。

    而在厅堂正中央,正面站着一个人,地上也躺着一个人。站着的人手提梅花剑,左脸上有一条细长的刀痕,用复杂的眼神望着躺在地上没了气息的人——看来刚才最后的一回合对决,是萧天赢了,生死对决的结局,是萧天“笑”到了最后……

    由于萧武忠没有注意房屋梁柱的支撑力,结果自己用萧家剑法毁了房屋的支柱。导致上面的房梁落下,砸中了自己,使自己断其左臂。一念之间的不冷静。萧武忠最终还是自取灭亡。

    当然,萧天之前也是冷静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危急关头想出其计,才让萧武忠失去冷静,最终死在了自己的剑下。

    看着失去左臂的萧武忠再也没有任何动静地躺在满是鲜血的地板上,萧天的表情依旧是很凝重。萧天望着萧武忠的尸体很久,许久没有做声……

    门外的雨完全停了。只剩下雨水沿着房檐低落的滴答声……阳光从乌云的缝隙中慢慢探出,光亮从门外照射进来,透过门前的阴暗。透过萧天的背影。

    萧天依旧是原地不动地站在原地,终于,萧天望着地上萧武忠的尸体,缓缓说道:“我之前说过了。最终宿命的结局会决定一切……你一直说命运由你自己来决定。现在也应你意了。你最终还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和你一直想要的黑暗未来一起,一起被你自己亲手毁灭了,这就是我们父亲、师父以及我们自己一直想要找到的答案的结果……”

    萧天说完,头渐渐低了下来,望着殷红的地面,虽然成功杀了萧武忠,自己的心情却是无比的沉重——这是萧天出生以来第一次杀人。而且此人竟然是和自己一样的萧家弟子,和自己有着相背命运的人……

    之前对决中被冲破的屋檐的破口。此时已经成了一个自然的天窗。新出的阳光透过天窗,照射在萧天的身上,重新的光明映射着的,是一个落寞的背影……

    萧博还在外面静静地等候着,院外的对面朝庭院这边望,也能看见房屋破败的景象——萧博也很清楚,刚才厅堂之内一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生死对决。

    萧博的眼神依旧凝视着,心中却始终是放心不下。直到过了一段时间,门口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阿天——”萧博认出来了,从庭院里面走出来的,是萧天。

    萧天自己也是受了不小的伤,与萧武忠的生死对决,自己也早已是筋疲力尽。萧天倚着庭院的大门,左臂上的剑伤依旧是清晰可见,全身都是被雨水和鲜血淋湿的渍迹,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看着萧天“满身狼藉”的样子,萧博立刻跑了过去,他心里也很清楚,萧天已经成功杀死了萧武忠,所有的悬念都结束了。

    “阿天,你受了不小的伤,没事吧?”萧博跑到萧天的身边,关心地问道。

    “我没事,只是受了一些剑伤罢了……”萧天淡淡地说道,“萧武忠杀我心切,最后死在了自己的剑下,也算是他自有其命吧……”

    “萧武忠死了,那现在……回山庄去吗?”萧博又问道。

    萧天闭着眼睛想了想,随后轻声道:“佳儿毁了城西的铜炮,我也亲手杀死了萧武忠,待到王大生的部队到达陵关城,知道了情况,一定不会放过我和佳儿的……我和佳儿虽然帮了萧家山庄,却也给萧家山庄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恐怕师父也不会再留我了吧……”

    “阿天……”萧博听了萧天的话,用略带悲伤的语气说道,“在所有事情之前,包括阿天你父亲生前的遗嘱,我们一直都是向你隐瞒的。现在你知道了真相,终结了宿命,不得不离开山庄,阿天你心里一定很难过吧……”

    萧天听了,则是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既是知道了真相,我也已经无憾了。如果说我真的不得不离开萧家山庄,也没有办法,或许自取灭亡是萧武忠最后的宿命,那永远都不再和萧家山庄有关系可能是我最后的宿命了吧……”

    萧博其实很清楚,萧天微笑着说这话,其实心里也是十分的难过。即使现在回去了萧家山庄,师父萧举贤也很有可能不再留萧天在山庄。正如之前所说的,到了最后,萧天依旧是没能做回萧家山庄的弟子……

    带着悲伤的心情,慢慢离开这座弥漫着破败与残垣的陵关谷城,萧天与萧博二人踏上了归乡之路……

    萧家山庄处,正厅堂里站满了萧家山庄的弟子。今天是祭拜日的日子。虽然萧天与萧博去了陵关城,生死未卜,但是山庄的祭拜日依旧是按例举行。

    往年的祭拜日气氛都很严肃。但是今天除了严肃,整个山庄也多了一份阴郁的色彩。再加上刚才下过的一场暴风雨,整个萧家山庄还弥漫着一种“绝情”的冰冷。

    祭拜日这天,和往常惯例一样,萧家山庄的弟子站成两列,自厅堂内开始,顺延着往门外站。沿着阶梯而下,穿过正中间的庭院,最后直接排在了山庄的大门口处。两列的山庄弟子彼此斩得非常整齐。直接给中间让出了一条行道……

    树叶上的雨水滴滴答答地掉落在地上,伴着雨水节奏的声响,厅堂内萧举贤望着堂前的灵案以及悬挂着的帮中信物“白灵风衿”,心中也是有节奏规则地跳动。既有着对前任所有掌门的思绪。也有对萧天和萧博安危的担心……

    萧家山庄的祭拜日,本来是一个庄重追溯所以前代掌门的日子,却让萧举贤万万没有想到,如今却成了二十多年宿命终结以及决定萧家山庄生死命运的一天……二十多年来的宿命,从许诺前任掌门萧人聪的誓言,到教育萧武忠的失败,再到许诺萧天父亲萧祯的遗愿,尔后吸取教训用另一种方式教育萧天。到最后萧天知道了真相,今天找背叛师门的萧武忠一决生死……所以得宿命结果。就在今天,这个掌门祭拜日的日子,马上就会有一个了结……

    萧举贤继续望着所有前任掌门的灵案,一边祭奠着各任掌门,一边静静等候着命运的结果……

    过了很久,萧家山庄的阶梯之下慢慢走上来了两个人。两人上了阶梯,慢慢走到了山庄的大门口——是萧天和萧博回来了。

    站成两列的弟子看见二人回来,都不约而同地朝回来的二人望去,眼神中也是冲满了惊异——萧博在一旁毫发无伤,萧天则是遍体鳞伤,连走路都走不稳,整个人略微着俯靠在萧博的肩上。

    萧天看了一眼前方的正厅堂,知道此时山庄正在弄祭拜日的仪式。萧天耸了耸肩,示意自己离开萧博身边,一个人朝着前面阶梯的方向、正厅堂的方向慢慢走去。

    萧博意识到后,也没有再扶萧天,而是静静地看着萧天一瘸一拐地往前面的正厅堂走去。待到萧天与自己有一段距离后,萧博也才慢慢往前走去。

    萧天全身都是血伤,两旁的弟子顺连着往萧天的方向望去,眼神中也是充满了惊讶。当然他们也清楚,萧天和萧博完身回来,说明萧武忠已经被正法了……

    萧天全身是伤,整个人疲累得连上阶梯都有些费劲。但是萧天依旧是强忍着疲劳和剧痛,继续朝着厅堂的方向走去,看样子他是一定要走到自己的师父身边。

    门口处的萧齐和雪翠等人看着萧天这个样子,也是有些于心不忍,就连站在队列之外的不是萧家山庄弟子的苏佳见了萧天满身是伤的样子,也露出了悲伤的伤情……

    终于,萧天踏过了正厅堂的门槛,费力地走了一长段路,终于是走到了正厅堂内,走到了自己师父萧举贤的背后。

    站在厅堂里的,都是萧家山庄比较有地位的弟子,他么也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一瘸一拐的萧天。萧天没有停下脚步,继续朝着萧举贤的方向走去,他眼前望着的,不只是自己师父的背影,还有自己师父面前的所有前任掌门的灵位……

    这个时候,萧博也慢慢走进了正厅堂。按照萧家弟子的地位分级,萧博快步走到了师父萧举贤的身边,随后对自己的师父轻声道:“师父,我和阿天回来了……”

    萧举贤并没有做声,也没有侧脸望萧博一眼,两眼继续望着厅堂前的灵案。

    终于,萧天慢慢走到了离萧举贤背后很近的距离,随后自己的脚步停住了。萧天的目光没有变,也没有说什么话,似乎是等待着自己的师父先对自己开口……

    一切都很平静,案前的香炉火烟缕缕升起……

    “跪下……”终于,萧举贤背对着萧天,轻声地说道。

    萧天站立了许久,听到了师父这句语气不大的命令后,自己的双膝慢慢弯曲,全身垂直而下,最后整个人跪在了自己的师父背后。

    两列的弟子依旧是用专注的目光望着眼前萧天跪在萧举贤背后的这一幕,没有人做声,整个正厅堂乃至整个萧家山庄此时显得格外的宁静……

    萧天跪在地上后,依旧是没有立刻做声,他两眼紧闭,默默等待着师父接下来可能的训话。

    萧举贤沉默了许久,随后又慢慢开口道:“既然你已经和萧武忠做了了断,后面的事情我也不多提了……蒙元朝廷的人到时候到陵关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萧武忠的事情本来就让萧家山庄经历了不小的风波,此事不能再让萧家山庄再牵连到朝廷,所以我也不能再留你在萧家山庄,你明白了吧……”

    萧天跪在地上沉默了许久,也沉思了许久,随后他睁开眼睛,缓缓说道:“我知道……不过古人有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曾经既为萧家山庄弟子,今生今世都是萧家山庄的弟子。即使徒弟今后外在他乡,也终不忘师父的教育之恩,师徒恩情,永不相忘——”

    说完,萧天忍着全身的剧痛,俯身低下,在地面上磕了三个响头。

    这一刻,时间如同凝固一般,虽然只是三个响头,但是三头磕下,时间似乎过去了许久,应该说,是萧天对着萧举贤背影磕头的这一幕,久久让两旁的萧家弟子久久不能忘怀。

    萧天磕头的响声,在如此安静的场景顿时显得异常的沉重,每一声声响,似乎是敲动着每一个人的每一次心弦。两旁的萧家弟子见了此景,有的被深深地感触了,有的女弟子甚至忍不住流出了泪水。

    “阿天……”萧博站在萧举贤的身边,看着萧天磕头的一幕,内心也是深深的感伤。

    苏佳站在大门的门框处,侧过脸看见了厅堂里的一幕,看见萧天在自己师父背后磕头的场景,自己也终究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眼泪渗出眼眶,顺着脸颊慢慢滴落下来……

    曾经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也一直有着想要为萧家山庄奉献一切的志愿,却因为二十多年前的一次宿命,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而这一改变,代价竟是终生不会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就如同离乡之人,今后一辈子都不再是自己家乡的人,萧天此时痛苦的心境与其如出一辙……

    萧举贤一直是背对着萧天,也没有回头望萧天一眼,说话的时候也是。他两眼一直望着厅堂前的灵案,但此时心里挂念的不再是萧家山庄的前任掌门,而是自己身后的萧天。

    萧天在自己背后磕头的声音,萧武忠也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如此命运的蹉跎、宿命的抉择,对萧天来说的确是太不公平了。如果说二十多年前的宿命没有牵连到萧天与萧武忠各自的父亲,如果说自己没有在萧武忠身上教育失败,如果说没有让萧天成了不步后尘的训诫……但是命运就是如此,他决定了一个人,同时也无法回头改变。而重新回头想想,这一切宿命的初始,不就是萧举贤自己所埋下的“祸根”吗?现在既是如此,再说什么都已晚了……

    想了许久,萧武忠背对着萧天,身为萧家山庄掌门人兼武林七雄之一的他,竟也留下了两滴苦涩的泪水……

    萧家山庄,正厅堂门口外两侧站满了萧家山庄的弟子,但是今天的萧家山庄显得异常宁静。就在山庄祭拜日的这天,二十多年来宿命终结了,萧家山庄的命运也转危为安了,但是萧天,他真正永远都不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了,萧天曾经的理想也就此画上了不完美的句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