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最后了断 下
    “轰隆——”天上一道闪电划过,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倾盆大雨变得愈加猛烈,似乎要肆虐大地上的一切。

    而就在同一时刻,萧武忠院子的房屋厅堂处,传来了巨龙的咆哮声与剑灵的萧萧声,又是“轰——”地一声巨响,房屋厅堂的房顶被强大的内力重开一个缺口,升上些许余下的剑气。

    屋顶破口,瓢泼大雨顺势倾泻而下,汹汹涌进已经破败不堪的厅堂内……

    萧武忠庭院的对面的一处避雨房屋,一人正在观望着院子内的情况,虽然看不清楚厅堂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注意到了刚才那一声房顶被冲开的巨响,此人的神情稍稍一变,眉头也是紧锁,似乎对里面的情况揪心不已。

    在此避雨观望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决定陪同萧天一起来陵关城的萧博。由于萧天决定了自己要和萧武忠一决高下,去寻找宿命的结果,所以萧博并没有插手;再者,萧天不想让此事再连累到萧家山庄,所以他没有让萧博也跟着一起进去庭院,而是让已经不被师父萧举贤承认萧家山庄弟子的自己独自进去,尽管他知道此行关系生死殊途,甚至是萧家山庄的命运成败……

    大雨依旧是在肆虐着街道上的房屋,即使是萧博所站的屋楼之下,雨水砸过的屋檐处,沿着流下的雨水依旧是如瀑布一样泻下,沿口的阶梯处甚至能听到雨水倾泻地面上的脆响声。

    萧博站在房檐口,静静地观望着对面看不见里面状况的庭院。心中却是担心不已。外面大雨滂沱,萧博站得太过于靠外,以至于有不少的雨水已经浸湿了萧博的衣袖。但是萧博并没有在意这些。萧天最后临走前示意萧博不要进院插手,萧博也是做了很多的心理斗争才答应的。因为他知道,萧武忠为人阴险手辣,武功也不在萧天之下,萧天这次独自前去,一定是凶多吉少。但是萧天对自己所说的关于萧天与萧武忠宿命的问题,萧天说得很是严肃。萧博心中也很清楚,萧天想要亲自寻找答案并终结这一切,萧天对自己说话时的心情。和当时师父萧举贤的心情是一样的……

    “阿天……”萧博心中喃喃道,“如今知道了真相的你,一心想要亲自了结这一宿命。现在想想,当初究竟是该听师父所说的。不让你知道真相。还是从一开始就让你知道这些为好……苏姑娘的出现,让师父改变了对这一宿命的看法,或许这一切命运的终结,也是上天注定的命运吧……”

    外面的大雨越来越大,朦胧的雨境将对面的萧博渐渐模糊在了视线中。取而代之的,随着那一声巨响过后,最让人揪心的,是萧武忠房屋厅堂内。萧天与萧武忠的生死对决情况。刚才“龙啸九天”与“潇湘剑雨”两招最强的武功相碰,内力强到足以冲破楼顶房屋。而近距离施招者的二人也会多多少少受到不小的影响……

    刚才房屋楼顶冲破的声音过后,厅堂内已经安静了许久……

    房屋厅堂一片狼藉,刚才两招相碰后,屋里更是凌乱不堪,已是毁得认不出原样。由于刚才的冲击,萧天与萧武忠都受了不小的伤,但由于之前的内伤情况,萧天受的伤似乎更要大一些。而且萧天每过度使用神龙九变剑法,自己的体力就会出现不支的情况,虽然现在的他内力已经早就不同以往,但是此时身负重伤的他也是没多少再还击的余力。

    不过好在刚才的两招相碰,萧武忠也是受了不小的伤,而且由于强大的内力反冲,萧天与萧武忠两人纷纷被震开数丈之远,萧天全身剧痛地倒在了厅堂的门口,而萧武忠则倒在了冲破房顶的窟窿口,倾盆大雨透过窟窿,正好淋在萧武忠的身上,萧武忠很快全身都湿透了。

    但是萧武忠受的仅仅只是刚才被“龙啸九天”震到的内伤,并无太多大碍;不像萧天,内伤深重,臂膀以及大腿处已经渗出了不少的鲜血,现在的他,连想要站起来移动都很困难。

    “哼,还挺有两下的嘛,我承认,你的确比以前厉害多了,看来是我小看你了……”萧武忠先是“寒暄”了一句,随后又冷笑道,“不过恐怕你也只能坚持到这种程度了吧,实力的差距在这里,你这个‘垫底虫’无论在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是我的对手,认命吧!”

    萧天听在耳里,却并没有太多直接反应,他的心里不停嘀咕道:“可恶,只能坚持到这里了吗……不甘心,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能……只要再坚持一下,就有机会可以打败他……难道说,武功上有一些差距,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现在已是生死关头,不咬牙想出办法可不行……”

    萧天倒在地上,心中急躁着,毕竟自己的武功的确较萧武忠有些差距。但是这差距也并不是很大,萧天刚才的神龙九变剑法也让萧武忠吃了不小的亏,现在的萧武忠也是受了不小的内伤。恨在自己的体力不支,已经没有多少余力可以和萧武忠硬碰硬了。

    “现在你没有办法了吗,就这样还想杀了我?”萧武忠继续笑望着对面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萧天道。

    萧天两手握拳,确实没有任何的办法。“如果是佳儿,她会怎么办……”萧天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苏佳,“佳儿的武功神乎其技,但是她也有面对逆境的时候……就像今天,她一人成功对付了蒙元千军,还能全身而退……如果是佳儿,遇到这种情况的话,她一定会有办法的……”

    萧天想到了苏佳,不知不觉想起了之前在汴梁城陆府的时候,自己与苏佳习武时苏佳给自己教导过的一些东西……

    (回忆中)……

    汴梁城陆府内。萧天还是像往常一样,在苏佳的指导下练习着武功……

    “逆境中?”苏佳突然问道。

    萧天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对啊。武林中的高手对决,武功内力不可能永远都比对手要强,但是往往很多的武林高手却能百战不殆,这其中应该也有在逆境中翻身的一些办法吧?”

    苏佳想了想,随后应声道:“有倒是有,只不过不一定能决定胜负,但是却能在很大程度上给对手带来麻烦……”

    “什么意思?”萧天有些不解地傻傻问道。

    苏佳用右手手指顶在自己的下巴上思绪了一会儿。随后微笑着说道:“意思就是至少能在比自己强的人面前拖延回合,自己掌控节奏,从而寻找机会予以反击或是逃跑……举个例子吧。你还记得我们两个最开始离开柳沙镇后,被卢欢前辈追杀的情景吧?”

    萧天听了,似乎是略有所感地嘟嘴道:“这怎么不记得,那次被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前辈追杀的经历。恐怕我们两个这辈子都是印象深刻的……”

    “那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遇到卢欢时。我们两个连夜跑到了无人的荒道上了对吧?”苏佳继续道,“你还记得那个时候我们是怎么暂时逃脱卢欢的追杀的吗?”

    萧天回忆着说道:“我记得,好像是佳儿你用尽全力劈开了峭壁上的一块巨石,然后佳儿你施展轻功,带着我一起踏着巨石,随巨石一起滚下山坡去的……虽然那次的经历很险,但是真是上天眷顾,我们那时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不是运气好。是我随机应变想出来的……”苏佳立刻回应道,“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前辈。武功自然在我之上,就算我再厉害,自然不可能和他一直正面对决。那时因为阿天你在我身边,我不能连累你,所以最先想到了逃跑。但是荒道无人,想要快速逃离卢欢的视线,除非你会飞。但是那晚我就真的让我们两个‘飞走了’,我在卢欢追上来之前,观察了周围的环境,想到了快速逃跑的这个方法。虽然有些惊险,但是还是成功了不是吗?”

    “佳儿你是说……利用周围的……环境?”萧天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对,这是其中的一种方法……”苏佳点头答道,“如果遇到了这种敌强我弱或是自身内力耗尽的情况,这是一种很好的暂时拖延办法,虽然不一定成功,但是却能很好地干扰对方……”

    萧天听了,明白地点了点头……

    (现实中)……

    “利用周围环境……”门外大雨滂沱,屋内门口萧天倒在地上,想起了当日在汴梁城陆府的时候,苏佳对自己教导过的话。

    不想要放弃任何希望的萧天,随即抬头望了望周围的环境。只见这里本来就是横梁柱瓦地不好施展,刚才数回合的剑法对决,这里更是变得破败不堪。再加上倾盆大雨从房顶的破口处倾泻而下,屋内厅堂很快积起了不少的雨水,满是地板砖的地面顿时也变得湿滑了不少。

    萧天似乎是灵光一闪,想到了能够暂时拖延的办法,随即自己动了动身子,似乎是要有所行动……

    “怎么了,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现在怎么没反应了?”萧武忠继续朝着萧天冷笑道,“不是要来取我性命的吗,怎么自己先支持不住了?既然你不行了,那不好意思了,将我刚才说的,我是最后的赢家——”

    话音刚落,萧武忠继续提起长剑,一招“鸿蒙墨雨”朝着萧天倒着地方向而去。

    萧天的半个身子才刚刚起来,见着萧武忠又一次举剑冲了过来,萧天内力一聚,拼尽全力地再次举剑,巨龙再现——神龙九变剑法第一式“蛟龙出海”,剑气化作的巨龙发出一声震撼的龙吟,拔地而起。

    “鸿蒙墨雨”属于阴柔内力的剑法,碰上神龙九变剑法这样的刚硬剑法,自然是没有任何办法,毕竟萧武忠根本不会想到萧天还有余力可以反击。

    但是萧武忠倒也不怕,“蛟龙出海”的内力也不算太强。萧武忠在半空中仅仅只是稍稍退让了几式,随后重新落回原地站好了。但是让萧武忠没有料到的是,由于刚才瓢泼大雨从破口的屋顶倾泻而下。导致地面上非常的湿滑,萧武忠落地后并没有立刻站好,整个人滑步地向后了几下。

    萧天看准了这个时候,趁着萧武忠没有注意到自己,自己立刻忍着痛起身,随后一个翻身躲至了一根柱子之后。

    萧武忠的确没有注意萧天的动向,待到他再抬头看萧天的时候。萧天已经不见了踪影。萧武忠倒是也没有太紧张,毕竟他很清楚,此时的萧天重伤在身。不太可能会冒险主动攻击自己,肯定是趁机躲在了屋里的什么地方。

    萧武忠想了想,随后大叫道:“哼,不是来取我性命吗。怎么现在躲起来了?”

    萧天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静静地躲在一根柱子后面,由于自己体内有一些苏佳曾经传给自己的寒灵神功的内力,萧天一边缓着气,一边用寒灵神功静静地为自己疗着一些伤。

    见萧天没有回应,萧武忠继续大声道:“什么宿命的对决,什么了断,我都不放在眼里。你不是说要亲自寻找结果和答案吗?那我就告诉你,宿命是由人自己决定的。无论二十多年来发生过了什么,现在我将要杀了你。然后证明我是对的,紧接着成为萧家山庄的掌门人,由我自己来决定自己的宿命!”

    萧天喘了几口气,随后躲在一根柱子旁,轻声回应道:“你的野心太重了,师父曾经想要改变你,但是他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后来萧家山庄有了曾经和你有同样志愿的我,同样是答应了我父亲生前的遗愿,为了不让我步你的后尘,师父用不一样的方式教育我……”

    萧天没有说完,萧武忠根据声音的方向,知道了萧天躲着的是哪一根柱子,于是瞬时施展出萧家剑法中的“剑赤冲天”,剑光横扫着划过那根柱子。

    萧天感觉到了,立刻起身躲开,跃至了另一根柱子之后。只听“咔嚓——”一声,刚才的那根柱子直接被“剑赤冲天”的剑光斩断,柱子的残骸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萧天定了定神,继续躲在柱子后面说道:“你野心太重,名誉蒙蔽了你的双眼,迫使你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不惜背叛师门,投靠蒙元朝廷,并与天下民众为敌。这样下去,你非但不能带领萧家山庄走向正确的未来,宿命的决定,你自己反倒会最终自取灭亡……”

    萧武忠听了,愤怒道:“我说过了,现在宿命是掌握在手上,不是天注定的——”说着,萧武忠又是同样一招“剑赤冲天”朝着另外一根柱子劈去。

    萧天还是一样,继续忍着身上的痛,往有一根柱子处躲去。

    “咔嚓——”刚才那根柱子又断了,萧天再一次躲开了。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还有萧家山庄的人,师父、萧博,他们什么都不懂——”大雨透过屋顶的破口,倾洒在萧武忠散乱的长发上,此时的萧武忠就如同一头发了疯的狮子一般,开始胡乱地挥舞着手中的剑,也没有管萧天躲的是哪一根柱子后面,只要是柱子,萧武忠恨不得全然砍断,口中继续怒斥道,“我一直想要为萧家山庄做贡献,所以我励志要成为萧家山庄的掌门人,让萧家山庄名扬中原。所以借此之力,我投靠了蒙元朝廷,我这样做还不是为了光耀列祖列宗,究竟有什么错?”

    萧武忠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剑,萧天不断地往其他的柱子处闪躲,所站过的柱子也尽数折断,整座厅堂的房屋也变得有些摇摇欲坠了。

    萧武忠还在发疯似的挥舞着剑,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由于厅堂的房梁柱子的多数垮塌,加上外面的风雨交加,房子随时可能面临垮塌的危险。果然,没等萧武忠注意过来,突然听到一声房梁高头的巨响,几棵沉重的圆木砸了下来。

    萧武忠没有注意头上的事情,他的注意力一直是在萧天身上,圆木重重砸了下来,顿时将萧武忠整个人压倒在了地上,半个身子没有办法自由移动了。

    这次实在不注意的情况下,萧武忠也受了重伤。“啊——”萧武忠发出痛苦的叫声,他想要将自己挣扎出圆木之下,虽然下半身已经爬出来了,但是自己的左手怎么也不能立刻抽出来。

    萧天在剩下的柱子后面看见了情况,于是转身提着梅花剑慢慢走了出来,走到了被压着的萧武忠的面前。

    萧天两眼凝视着被圆木压在地上的萧武忠,暂时还没有说什么话。谁知,萧武忠则依旧是大叫道:“啊——你别想杀了我,没有人可以杀了我,我会是永远的赢家!”

    紧接着,一个让萧天永远无法想象的画面出现在了萧天的面前。萧武忠怕萧天趁机拔剑攻击被圆木束缚的自己,萧武忠竟索性用长剑将自己被圆木死死压着的左臂活活砍了下来。

    “啊——”又是一阵惨叫,鲜血染红了被雨水淋湿的地板,迅速渲染开来。萧武忠真的疯了,为了对付萧天,他居然真的把自己的左臂给砍了下来,这让对面的萧天都吓了一跳。

    萧武忠忍着痛,独臂提着长剑,坚忍着站起身来,随后提剑对着萧天道:“我不会输,永远不会输,我一定会杀了你!”此时的萧武忠,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萧武忠最后像猛兽般大叫了一声,随后使出了“剑气破天”,剑气伴着雷鸣电闪朝着萧天面前冲去。

    然而只剩下一只手的力道,而且左臂砍掉后,大量失血也让萧武忠内力尽失,因为一时的失去理智,现在的萧武忠已经完全不是萧天的对手了。

    萧天认定了萧武忠这是最后的困兽之斗了,于是自己也提起梅花剑,朝前使出一招“飞龙在天”,剑气化成的巨龙与萧武忠最后的这招“剑气破天”硬接了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