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最后了断 中
    刚才还是阴沉沉的天,这一会儿突然多了许多的乌云。乌云密布,如沉重的山峦积压在西城尽是断壁残垣的陵关城下,处处尽是压抑和阴森。被铜炮炸毁的废墟,还有没有燃尽的明火,屡屡黑烟依旧是嘘嘘而上,似乎重新见证着这里曾经发生的激烈战场的一幕……

    “轰隆”突然,一道亮光自陵关城天上闪现是一道威慑力十足的闪电,伴着震耳欲聋的雷声,看来再过不久陵关城这里即将大雨滂沱。路上的行人看到大雨将至,赶忙往家里或是避雨的地方跑去,很快没过多久,除了一些收拾废墟的零零散散的蒙元士兵,街上已经没了多少行人……

    萧武忠家的正厅堂,萧天与萧武忠依旧在紧张对峙中……

    萧天此行的目的,非取萧武忠性命不可,而萧天也自知自己的武功并不在萧武忠之上,萧武忠想要保命,必会全力以赴,也就是说,大雨中的这次对决,两人将会拼出生死。

    都是萧家山庄的弟子,都曾有同样的志愿,都因掌门人萧举贤答应他们父亲遗愿而受到特殊培养,却分别走了不同的路。而此时此刻,就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屋内,两人将要做一次生死对决……

    就在刚才,萧天与萧武忠已经过招了几回合,双发也都只是试探一番,并没有使出全力。但是时间不等人,萧武忠已经派人通知了汴梁城的王大生。现在几个时辰都已经过去了,如果萧天不能快点做个了断。等到王大生来了,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而萧武忠的武功本就在萧天之上,如今被激怒的他也要使出全力。现在别说是尽快做个了断,萧天自己能不能应付的了萧武忠还是一个问题。

    “对不起了,阿天师弟,既然今日你我要做个了断,那也就别怪师兄我心狠了……”萧武忠冷笑着对萧天说道,手中长剑提起,全身散发出一种咄咄逼人的内力。跟刚才最开始的气势完全不一样。

    萧天也很清楚,萧武忠刚才见识到了自己武功的长进,一定不会再手下留情。若是待会儿稍有懈怠,很有可能会吃大亏。于是,萧天屏气凝神,手中的梅花剑变了架势。想要真正对付萧武忠。不是出全力是不行的。

    这回萧天并没有先发制人出招,萧武忠可没耐心等,看着萧天提着梅花剑迟迟不动,萧武忠踮脚即起,长剑灵动一拨,萧家剑法中的“游灵神剑”杀出,长剑剑锋凝聚的剑光宛如一条疾速的水蛇,如影如风般的朝萧天胸口而去。

    萧天不知该如何应对。便只好先用“斗转星移”防守。然而,萧武忠在对面看见了。眼神一皱,冷冷笑道:“你太天真了……”

    忽地,“游灵神剑”的灵蛇剑光刚刚游至萧天胸口前,突然加快了速度,剑光变得更加细长,忽隐忽现地朝着各个方向向萧天夹击而来。

    萧天完全没有料到,灵蛇剑光分散袭来,萧天用“斗转星移”根本就不能全然挡住。而且萧天虽然不会“游灵神剑”,但是他很清楚这招萧家剑法。“游灵神剑”属萧家山庄中的上等武功,灵力化成的剑气几位飘渺,让人很是摸不清方向,如果没有极快的速度或是丰富的经验,想要一一化解此招予以反击,几无可能。

    想到不能对招从细化解,萧天干脆一招了事,梅花剑一聚,剑锋向着地面一个俯冲,顿时一股强劲的内力自萧天梅花剑而出,扩散至周身,顺势发出一声龙的怒吼神龙九变第六式“青龙神威”杀出,剑气迅速扩散至全身,化成一束由巨龙盘旋而成的屏障,直接一次性从四面八方将萧武忠的“游灵神剑”全然挡住。

    果然,神龙九变剑法的威力确实强得惊人,将其进行防守,像“游灵神剑”这样阴柔的武功,很难伤害到对方。而萧天面对萧武忠,也是没留余力,十成“青龙神威”的力道,巨龙剑气直接冲破了厅堂的地面,强劲的内力甚至震动了上方的天花板,看样子继续对峙下去,这里的厅堂房屋或将不保。

    但是萧武忠不想浪费时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看到萧天如此强劲的剑法,萧武忠的第一反应也是小小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仅仅一年时间,萧天的武功竟会有如此大的长进。但是萧武忠坚信现在的萧天依旧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自己也没过于紧张。看到萧天仅仅只是用这招以守代攻,萧武忠也心知萧天的武功内力还是不如自己。

    于是,萧武忠并没有因为刚才一招的挫败而收手,趁萧天还没有收剑,萧武忠又是一个起身,脚下灵动般地变换,在萧天周身不断环绕,想出其不备攻击萧天的弱点。

    萧武忠使的脚法,正是萧家山庄的“凌云步”,萧天又怎么会不知道?萧天望着萧武忠疾速的身影,知道他要趁自己不注意弄些鬼把戏。于是,萧天也不甘示弱,整个人则是向前同样施展出“凌云步”,与萧武忠同招对峙起来。

    “哟,没想到你这个‘垫底虫’,凌云步竟也能使得如此纯熟,看来是我小看你了……”萧武忠一边施展着步伐与萧天周旋,一边笑着道,“不过你可别小看我,会凌云步的人不少,但是能准确找到凌云步弱点的人可不多”

    说完,萧武忠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两眼凝视着萧天的步伐。萧天还没弄清楚萧武忠是要干什么,看着萧武忠突然停了下来,以为是要对自己变招,于是萧天自己便想抢先一步,先发制人提剑朝着萧武忠的方向而去。

    萧武忠没做什么多余动作,只是冷冷一笑……突然。萧武忠脚下一起,整个人施展轻功,全然跃到了厅堂的房梁上。

    萧天这一下扑了个空。但是他也没怎么惊讶,毕竟萧武忠的武功在自己自上这样没有技巧的进攻,要躲开也是轻而易举。

    但是萧武忠却不一样,他刚刚跃上房梁后,又一次施展轻功回到了地面,只是这一次,萧武忠落在了萧天身后。

    萧天怕萧武忠出手迅速。在自己背后想对自己不利,于是便加快步伐的变换,转身直视。继续用“凌云步”跨起,梅花剑剑锋直指萧武忠。

    而这一次,萧武忠依旧是没有还手,还是像刚才一样。继续施展轻功踏上了厅堂的房梁。

    萧天见萧武忠两次都没有还击。只是不断用轻功躲开,不禁感觉到有些奇怪和莫名的紧张。萧天的心里疑惑不已,但是给他思考的时间不多,还没等他转过身,萧武忠再一次施展轻功落回了地面,而且依旧是站在萧天的身后。

    萧天一直害怕萧武忠会在自己背后施招,于是已感到萧武忠落地了,萧天便立即回头。继续用“凌云步”追击而去。然而这一次依旧是一样,萧武忠还是没有还击。跟刚才两次也是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往返几次,萧天不禁感觉到有些疲劳了,可是确实没有一次攻击成功。萧天还在一旁纳闷,突然萧武忠这个时候落地并没有再次跃上房梁,而是身法迅影般地施展出“凌云步”,继续绕着萧天周身纠缠着。

    这一回萧天的注意力没有了刚才的集中,萧武忠看准时间,朝着萧天的臂膀猛戳一剑。

    “啊”萧天感觉到了侧身的不对劲,立刻调整身子夺取,但是萧武忠的剑很快,萧天并没能全然躲掉,左臂膀被萧武忠的长剑划开了一条血口,萧天因疼痛下意识大叫了一声。

    萧天退后了几步,用手抚了抚被剑砍伤的左臂,咬着牙忍着痛,没有理会从左臂流出的鲜血,依旧是两眼凝视着对面的萧武忠,以防萧武忠的下一次偷袭。

    看着萧天刚才有些措手不及的样子,萧武忠冷笑着道:“看来阿天你原来习武确实不认真,师父曾经说过关于‘凌云步’的要点都忘了。‘凌云步’不同于轻功,轻功讲究上下落差的改变,而‘凌云步’却注重水平方向的穿移。的确,两者紧张对决,用‘凌云步’可以不断变换自己的步伐,从而达到干扰对方判断的能力,但是那只不过是在同一水平上。‘凌云步’的弱点就在于上下落差不好兼顾,若是对方用轻功予以纠缠,那被牵制的就不是对方而是自己了……”

    萧武忠在这边说得头头是道,对面的萧天可没有时间理会。刚才的几回合,萧天看出来了萧武忠不但武功内力不俗,而且行事狡猾,如果不能使出全力迎战,很有可能待会儿吃亏可就不是仅仅肩膀受了一剑了。想到这里,两眼盯着对面难缠的对手,萧天的紧张度又多了几分。

    萧武忠对萧天说了这么多,但是自己依旧是不会对其手下留情。看见萧天抚着受伤的臂膀痛苦的样子,萧武忠继续冷笑道:“怎么了,刚才还雄心勃勃地说要取我性命,现在却如此狼狈?如果是萧博陪你一起来,我可能就真活不过今天了;但是你却是一个人来找我,你真以为你能一个人杀了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萧天忍着左臂上的剧痛,继续两眼盯着萧武忠,咬着牙缓缓说道:“我之所以一个人来,是因为我也想要知道师父一直想要知道的答案……我和你如此命运的萧家弟子,因为师父二十年来的继愿,纵容了你的野心,狠心将我赶出萧家山庄,至此我们走了不同的路……我也想要知道师父这二十多年来的所想,想要亲自证明这宿命的是非,父亲生前都同样给师父交代了遗愿,如今我们二人也同样要为了二十多年后的命运归结做个了结,所以我才一个人来找你……”

    “又是师父,你不要总是拿师父来说事”萧武忠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什么二十多年的宿命,什么父亲的遗愿,什么师父的管教,我都管不着!我父亲可是堂堂的萧家山庄掌门人。我会成为新一任的掌门人无可厚非,你这个俗人家的后代根本没有资格说我!”萧武忠也用激怒的话语对着萧天斥道。

    然而此时的萧天却显得异常的平静,他望着萧武忠满是愤怒的神情。缓缓说道:“但是你这个堂堂萧家山庄掌门人的儿子,却做出了违背师门、投靠蒙元朝廷、与天下之民为敌的事情……”萧天的语气不大,却暗含他意。

    “够了,你这个‘垫底虫’没有资格在这里教育我!”萧武忠也不想和萧天废话了,他举起长剑道,“你不是要证明宿命的是非吗?那就提起剑看看,说了这么多废话。什么二十多年的宿命,等你真正杀了我再说吧不过这已经不可能了,因为今天的赢家一定是我。我会证明宿命的是非是站在我这边的。而且今后的我依旧是赢家,我会成为萧家山庄的掌门人,我会让所有人都看清,我的选择是正确的。而你。只不过是一个我根本都不放在眼里的废物罢了!”

    说完。萧武忠全身内力迸发,风一样的速度,长剑剑气尽然闪现。萧家剑法中的“剑雨空灵”并线,无数锋芒般的剑气自萧武忠的周身而出,雷鸣电闪般呼啸而去。萧武忠也不管厅堂内的砖梁柱瓦了,剑气擦过柱瓦,发出“蹭蹭”剑气划过的鸣声,激起层层飞屑。剑气带着飞屑,狂风暴雨般朝着萧天席卷而来。

    萧天看出来了。萧武忠是使出全力要置自己于死地。虽然左臂上的剧痛不止,但是萧天此时也不能再犹豫了。想罢,萧天右手再次提起梅花剑,整个人极限变幻着步伐,巨龙剑气再现。

    “啊”萧天用尽全力大声叫了出来,神龙九变第八式“龙游八方”即现,无数的巨龙剑气随龙阵杀出,带着震撼山河的气魄,翻江倒海般与萧武忠的“剑雨空灵”硬接而上。一边是细腻疾速的剑雨,一边是气势磅礴的剑龙,两招相碰,内力硬接,乱冲的气流聚集在中央处,随着一声“轰”的巨响爆炸开来,整个厅堂的正中央也被炸开了花,萧天与萧武忠二人更是被强劲的内力反冲退了很远。

    萧武忠的平衡力很好,即使“龙游八方”的威力精悍,但是萧武忠依旧是依靠稳厚的内力把持住了;反观萧天的平衡力稍逊一筹,没能立刻站稳,而且萧天刚才本就臂膀上有伤,刚才萧武忠的“剑雨空灵”的剑气又伤到了萧天少许,萧天更是咬着牙强忍着才算缓过来。

    但是萧武忠是不会给萧天缓和的机会的,见着萧天又一次受伤了,萧武忠嘴角抹过一丝阴冷的笑容。随即,萧武忠整个人跃至厅堂的木桌上,随后举剑倾前而出,剑雨再现萧家剑法中的最后一式“潇湘剑雨”,青色剑光缠绕在萧武忠周围,随着萧武忠剑锋一指,剑雨暴雨梨花般向着萧天跟前飞射而出。萧家剑法以剑阵为重,一旦目标进入剑阵之中,便是很难逃脱出去。如今萧天面对的,还是萧家剑法中最厉害的“潇湘剑雨”,除了用其他的武功硬接上去抵挡,别无他法。

    刚才萧天施展的“龙游八方”余力仍在,前排的巨龙剑气依旧是抵挡着“潇湘剑雨”的每一道剑芒。然而“潇湘剑雨”剑灵惊人,萧武忠的使用也是炉火纯青,萧天的“龙游八方”依旧是没能尽然抵挡。

    萧天现在全身还是疼痛无比,左臂上的伤口也是血流不止。面对着萧武忠“潇湘剑雨”凌厉的攻势,萧天也是拼命了使出浑身解数予以抵挡。

    萧天全身内力尽出,梅花剑向上朝天一指,神龙九变第九式“龙啸九天”即现,“龙游八方”化成的巨龙并排齐朝青天而上,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拔地而起,欲要翻搅得山河倾倒、日月失色。

    最强的神龙九变剑法与最强的萧家剑法相碰,萧天与萧武忠真的是拼了性命在对决,震撼的对决不仅仅是二人的生死对决,也是宿命的对决……

    陵关城的雨越下越大,突然天空一阵光亮,一道明亮的闪电划过,发出一声霹雳的巨响。而就在同一时间,萧武忠的屋厅堂内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咆哮声。最后又是“轰隆”一声巨响,由于强劲内力的对拼,萧武忠的厅堂的屋顶直接被巨龙剑气与萧家剑灵冲破一个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