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最后了断 上
    陵关城外,天气突然之间变得比早上时阴沉了许多,虽然不能完全看出是要下雨的样子,但是阴云低压,总会给人一种沉闷的阴郁感……

    陵关城中,西城河岸依旧是腾着渺渺黑烟——废墟的炮火稀烟依旧是没有退去。还有增员过来的蒙元士兵护卫还在紧张地处理着激战过后的河岸口,源源不断的士兵喊叫声和铜炮残骸破碎的声音自西岸处传来,弥漫着略带血腥的空气,不时带给人一种凄凉和恐惧。

    就在几个时辰以前,苏佳还在这里和蒙元千军激战;几个时辰过去了,这里的紧张气氛依旧是没有完全退去,甚至还能闻到废弃铜炮的烟硝味。士兵侍卫忙碌不止,不断有马车和援兵穿梭,几乎这一时刻所有的蒙军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里。再过不久,待到王大生从汴梁城感到陵关城,很有可能会再有一次大行动……

    萧武忠住处……

    屋堂厅内,上上下下的仆人正在急着搬运着东西,看这样子,萧武忠似乎是要急着离开这里。

    “快点,动作都快点——”萧武忠站在厅堂的正前方,急匆匆地喊道,看他的样子,他似乎现在在担心着什么。

    这个时候,他的一个较亲的侍卫走到萧武忠的身边,随后问道:“萧大人,现在从搬离陵关城……真的合适吗?”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萧武忠急着回应道,“再过不了多久,说不定萧家山庄的人就来了。雪翠已经被他们救走了,铜炮也被他们毁了,难道我还在这坐以待毙,反过来被他们威胁吗?”

    “可是王大将军马上就要赶到陵关城了不是吗?”那个侍卫又问道,“只要王大将军来了,总是那些萧家的弟子再有本事,也不敢乱来的……”

    “现在等,那要等到什么时候?”萧武忠继续急躁道。“王大将军到这里来,还得有一段时间,我不可能在这儿静坐着等……现在我先出陵关城,去汴梁躲一段时间,等王大将军来了,叫边大人帮忙招呼。等到王大将军把这里的事情弄清楚了,风头过去了,我再借那十门铜炮的事情和王大将军通融一下,再回到陵关城,到时候处在上风的。还是我们。哼。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等我再回来,萧家山庄还是我的……”萧武忠最后说这一句时,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表情。

    “大人说的是。说的是……”侍卫看了一眼萧武忠的表情,略感到一丝害怕,草草说了一句后,就畏手畏脚地退下了。

    “快点,动作都给我麻利点——”萧武忠又在急着喊道。

    不知什么时候,一股寒意突然自萧武忠周身传来。萧武忠下意识地紧张了一会儿,总感觉突然有什么人在紧盯着他。出于心虚,萧武忠四下望了望,到处都只有来回穿梭的自己家的下人。

    最开始萧武忠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于是也没怎么注意。可是过了没多久,这种压抑感的寒意越来越重,萧武忠两旁都没见到什么奇怪的人,直到最后,萧武忠把目光放在了眼前的厅堂门口。

    厅堂门口并没有任何奇怪的人。来回穿梭的下人在萧武忠眼里也只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但是那样一种压迫感却一直没有消退,反倒越来越强,萧武忠凝望着前口,稍稍闭了闭眼睛,似乎是要平静一下紧张的心,也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心中的压抑感达到了最强,萧武忠再一次睁开了眼睛,他的眼前突然多了一人。此人直身挺立在门前,手提一把不大不小的长剑,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左脸上有一条细长的刀痕。他两眼似乎带着杀气,凝视着对面的萧武忠。萧武忠心中倒抽一口凉气,来者不是萧天又会是谁?

    就在萧武忠要离家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手提长剑的“不明人士”上门前来,以为是什么仇家寻来,还在院子厅堂处忙里忙外的仆人见了,纷纷大叫了一声之后就四下逃散开来。

    萧天并没有在意四处逃散的下人,他现在眼中只有面前的萧武忠。

    萧武忠眼睛一定神,也确定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萧天,刚才他之所以心中寒意,是没有想到萧家山庄的人居然会来得这么快。

    萧武忠四下也只看到萧天一个人,于是先笑着问道:“哟,不是说萧家弟子要来吗,怎么来的只有你一个人?”

    “我一个人来就够了——”萧天满眼仇恨地望着萧武忠,一字一句咬道,“哼,萧武忠,到了这个关头,你是想要逃命吗?”

    萧武忠瞅了瞅萧天,见着萧天手提长剑的样子,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随后先问道:“看你这样子,你不像是来过来谈判的……”

    “和你还有什么好谈的?”萧天义正言辞道,“萧武忠,你不但违叛师门,还投靠蒙元朝廷,与师门为敌,甚至反过来威胁师门,已是罪不可恕!现在西城铜炮尽毁,居然还想逃匿……”

    “看来今天早上的那个女贼果然和你们萧家山庄的人有关系啊……”萧武忠看见只有萧天一个人,倒是并不怎么害怕,随即又问道,“我之前说过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萧家山庄的前途,至于你们怎么想你们的那些什么腐旧祖训,我可管不着。而且,我现在既已是蒙元朝廷的人,你现在前来分明是想来取我性命,就不怕连累你们最敬重的萧家山庄吗?”

    萧天提着梅花剑的右手抬起,剑锋直对萧武忠,随后说道:“就像师父说的,自他把我赶出萧家山庄后,我就已经不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了,所以我完全是以个人名义来除了你这个大逆不道之徒!”

    “就凭你一个人?”萧武忠反笑道,“如果是萧博来了,我可能还会畏惧三分,你……哼,你知道师父为什么把你赶出山庄吗?就是因为你一直是山庄里的‘垫底虫’,武功不上进,毁了萧家山庄的名誉。这样比起来,我的做法是为了帮萧家山庄的赢得名誉,而你则是毁了名誉。你觉得我们连个孰对孰错?”

    “不对,你并不知道师父当年把我刚出萧家山庄的原因……”萧天面带严肃地说道,“我和你一样,曾经都有为萧家山庄做出贡献的志愿;我们的父亲也是一样,生前都嘱咐师父将来要严加教育我们。但是师父曾经对你太纵容了,导致你的野心膨胀,如今却做出违背师门、投靠朝廷这样的大逆不道之事。以你为戒,师父为了不让我步你的后尘,所以毅然决然把我赶出山庄,让我不苟于燕雀之志……”

    “住口——”萧武忠听到萧天提到自己的父亲。立刻大声反驳道。“我父亲曾经可是堂堂的萧家山庄掌门人。你父亲只不过是个半点儿武功不会的树匠,你父亲有什么资格和我父亲比?”

    “我父亲是没有资格和你父亲比……”萧天先是平静的回了一句,随后又用坚毅的眼神望着对面的萧武忠道,“但是都是在九泉之下的父亲。你的父亲可能做梦也不会想到,身为萧家山庄掌门人儿子的你,如今却成了欺师灭祖的叛徒!”

    “够了,你这个萧家山庄的‘垫底虫’,更没资格在这里讨教我!”萧武忠似乎是彻底被萧天激怒了,他也用满带杀气的眼神望着萧天,愤怒道,“萧博没有跟你来,说明你是一个人来的对吧?你真以为就你这个‘垫底虫’。真的能把我怎么样,少瞧不起人了!”

    说完,萧武忠这边倒是先拔起了背后案堂的长剑,直冲着朝着萧天身前而去。

    萧武忠身为前任萧家山庄掌门人的儿子,武功自然也属上乘。可以说。在萧家山庄除了萧博意外,还没有哪一个弟子敢有十分把握战胜萧武忠的,就连帮中鲜有人会的绝世武功‘斗转星移’,萧武忠也是其中一人。

    萧天敢铁下心来独自过来应战萧武忠,自然也是清楚萧武忠的实力的。不过萧天也并没有后退,提起梅花剑,两脚一踮,倒是也提剑迎了上去。

    “砰——”半空中传来一声清脆的剑响,萧天与萧武忠二人在半空换了一个身位,各自往对面倾斜而去。

    但是似乎萧武忠的内力确实是在萧天之上,刚才萧武忠的长剑一拨,看似柔劲,压迫力却十足,萧天与其对剑时,明显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对剑之后,自己也是倾斜过多,落地后差点没有站稳。

    萧武忠落地后看见萧天有些失衡的样子,笑着说道:“哼,你这个‘垫底虫’,武功还是这么差劲,就凭你这样还想杀了我?”

    萧天倒是并没有多在意萧武忠的话语,毕竟自己刚才的这一剑只是试探,也并没有使出什么力道。不过这一次,萧天不给萧武忠调整机会,先发制人,人随剑再次杀出,剑锋油然一阵电闪雷鸣之势,呼啸而去——萧家剑法第一式“剑气破天”杀出,带着冲破云霄的气势,直逼萧武忠的胸口而去。

    萧武忠虽然武功不弱,但是很久没有与人比武的他也不敢贸然做出判断,即使是面对自己所认为武功差劲的萧天。于是,萧武忠这一回并没有刻意以剑锋相拼,而是两手一聚,使出了萧家山庄的绝学“斗转星移”。

    萧武忠内力不浅,“斗转星移”的内力自然是比萧天要强上许多。萧天气势汹汹的“剑气破天”即到,萧武忠的“斗转星移”顺势将萧天的剑锋偏转,这一招完全偏了个空。

    没完,萧武忠看到了萧天袭过来的破绽,顺势一只手腾出,一招“雷鸣拳”直接朝着飞来萧天的腹部袭去。

    然而如今的萧天早就不同以往,面对敌人的阴招,自己也能应对自如。只见萧天面容淡定,右手依旧是保持着剑锋前击的姿势,左手也使出“斗转星移”,将萧武忠的这一招“雷鸣拳”给偏移了。

    萧武忠的拳路完全偏移,自己心里不禁一惊,他没有想到萧天这样的“垫底虫”居然也会“斗转星移”这样的绝学武功,而且用的如此纯熟。而且萧武忠自认为自己的拳力不俗,萧天居然能面不改色地在保持着剑锋姿势的同时,还能仅用一只手就将自己的“雷鸣拳”完全偏移了,只是让萧武忠完全想不到的。

    但是没等萧武忠反应过来,萧天已然已经变招。之前和苏佳习武了这么久,每当萧天用“斗转星移”的时候。苏佳总能用不同的办法灵巧应对,似乎是参得了一些“斗转星移”的弱点。久而久之,萧天也清楚了“斗转星移”的一些弊端。

    果然,萧天看清了萧武忠的拳路,如今自己的剑锋之路,萧武忠仅仅只是用一只手的“斗转星移”在抵挡。即使内力再精强,一只手的内力是远远不低两只手。萧天很清楚,根据“斗转星移”的原理,施招者动用自身的内力,让其随着自己内力的匀转。从而控制住对方的内力。使其偏移至其他之处。萧天正是看上了这一点。想到之前自己与苏佳对决的点点滴滴,萧天眼神一定,随即将手中的梅花剑顺着萧武忠原本的内力方向加快转动起来。

    由于萧武忠是一只手,萧天的剑锋完全可以摆脱萧武忠的内力控制。萧武忠先看着萧天如此旋转剑锋。还不知道萧天想要干什么。过了不久,萧武忠不禁感觉左手的内力似乎变得异常紊乱起来,控制不住节奏,反倒是被萧天剑锋旋转的节奏带着走了。萧武忠这个时候才清醒过来,这是萧天在试图摆脱自己的内力。

    萧武忠一只手终究是把持不住,萧天看准了萧武忠没有准备好的时机,用自己新学会的“紫云剑诀”,突前地朝着萧武忠的面前就是一击。

    精强的剑气内力,如屏障般反弹而去。萧武忠知道再在这里僵持。自己一定会受到重创,索性放开了“斗转星移”,整个人往后退了十几步。

    然而这一退,“斗转星移”的内力顿时消退,“紫云剑诀”的反冲力没有阻碍。紫光剑气顺势朝萧武忠面门而去。萧武忠没能及时抵挡,再次被剑气冲后几步之远,自己也受了一些轻微的内伤。

    而萧天这边,“紫云剑诀”施完后,倒也没有急着再次发起进攻,而是先稳了稳,落地站好,正面直视着萧武忠。

    萧武忠才刚刚回过神来,被萧天小伤了一下,自己心里也是十分的不甘。不过他也看出来了,如今萧天的武功确实是不同以往了,要是自己再有轻敌,说不定真的会吃亏。

    萧武忠看着萧天依旧是满脸严肃的样子,先笑着说道:“哼,真没想到,一年没见,你的武功内力倒是长进了不少嘛,看来是我小看你了……”

    萧天倒是没有理会萧武忠的“废话”,他依旧是满眼杀气地对萧武忠说道:“哼,你不要忘了,我今天前来,是来取你性命的,可不是来习武交流的!”

    这还是萧天头一次在别人面前说出如此杀气腾腾的话语,对面的萧武忠听了,也不禁心寒了一阵。不过萧武忠自然还是没有把萧天放在眼里,如今又见萧天如此“轻薄”自己,萧武忠心中更是愤怒不已,随后冷笑着回应道:“哼,刚才只是热热身,看在你毕竟曾经也是我的师弟,便让你三分,没想到居然让你得意起来了……既然你说是来取我性命,那我自然也不能再留情了,我要杀你,只是几招几式的问题,你自己可要小心了……”说着,萧武忠的全身突然散发一阵让人阴寒的内力,看来萧武忠这句话并不是危言耸听。

    萧天心中虽然紧张,但是他既然决定了要亲自将萧武忠正法,也深知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萧天右手紧握着长剑,两眼目视着萧武忠,现在的他,也必须要认真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