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自决命运
    苏佳终因过度劳累,昏倒在了萧天的怀里。然而对于苏佳在陵关城的事迹,不仅仅是萧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非常惊讶,但是根据刚才苏佳最后叙述的事情,现在对于萧武忠的事情,萧家山庄的人必须赶紧思考好对策了。

    萧天最担心的还是苏佳的身体,毕竟这样的死里逃生,苏佳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了。“得想让佳儿好好休息才行……”萧天用惋惜的眼神看着怀里的苏佳。

    “把苏姑娘送到正厅堂吧……”萧举贤望着昏过去的苏佳,轻声地说道,“为师帮她理疗一番,对她或许有些效果。”

    萧天点了点头,随后便收回行装,先把苏佳送到正厅堂去。萧举贤自然是先往正厅堂的方向回去,在场的其他弟子也跟随着一起过去……

    正厅堂内,萧天将苏佳横躺在地毯上。萧举贤提起苏佳的左手,打通了苏佳手掌心的穴道,看来是要用自己的内力缓解因内力消耗过多而昏厥的苏佳。

    理疗的确需要一段时间,萧博这个时候又想到了萧武忠的事情,于是一边看着自己的师父治疗,萧博一边问道:“师父,现在苏姑娘已经救出了雪翠师妹,还毁了陵关西城的三十七门铜炮,我们应该不用再怕萧武忠了,那我们是不是该……”

    “现在还不行——”萧举贤一边治疗着,一边应声道,“虽然救出了雪翠,铜炮也毁了。但是萧武忠现在毕竟是蒙元朝廷的人,而且之前他也给汴梁的王大生运了十门铜炮,如果我们就这样贸然地找萧武忠算账。就算真的能将萧武忠绳之以法,整个萧家山庄也不会逃过蒙元朝廷的干涉。萧家山庄一旦惹上了蒙元朝廷,后果便会不堪设想……”

    “难道就这样任由萧武忠继续肆意妄为下去吗?”萧天在一旁有些忍不住问道。

    萧举贤手上的治疗没有停,他想了想,随后说道:“之前苏姑娘能三番两次和萧武忠对抗,是因为萧武忠并不知道苏姑娘和萧家山庄的关系,所以苏姑娘没有太多的后顾之忧。萧武忠本是萧家的孽根。苏姑娘却帮了我们不少,如今该是我们自己解决家事的时候了。但是因为我们都是萧家的人,如果杀了萧武忠。蒙元朝廷追查下来,那整个萧家山庄都不会逃脱干系,一定会受到牵连。如果只是为了杀掉一个萧家山庄的孽种而毁了整个萧家山庄,这样根本不值当……”

    “可是如果不杀了萧武忠。他一定还会借着蒙元朝廷。继续威胁萧家山庄,这样他的野心会进一步得逞!”萧天有些激动道。

    萧举贤没有立刻回话,依旧是集中注意力在治疗苏佳上。

    “真的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萧博也觉得萧天不是说的没有道理,于是又反过头来问道。

    萧举贤叹息地摇了摇头,随后轻声道:“都是为师的错,是为师从前对他教育上的纵容,从而埋下孽根。是为师连累了整个萧家山庄,教育不力。或许这也是命吧……”

    “这不是命,是师父您的抉择!”萧天这个时候又反驳道。这一次萧天又和自己的师父“争论”起来,只不过这次,萧天比自己的师父,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萧举贤更有底气。

    见着萧天敢这样正面反驳师父,所有的人又把目光放在了萧天的身上。萧举贤也是一样,只不过这回,他的眼神不再是原来那样只有严肃,这一回严肃的眼神中也带着一丝尊师的和蔼。

    萧天继续说道:“师父您再犯下您自己认为的错误后,不是又想到想要弥补和改变的吗?所以师父您按照徒儿父亲生前的遗愿,用另一种方式教育徒儿,甚至‘狠心’将曾经和萧武忠有同样志愿的徒儿赶出了萧家山庄……”

    萧举贤似乎是听明白了萧天的意思,随后又用严肃的口吻说道:“阿天你说得对,这些都是为师自己选择的命运,所以我用不一样的要求对待你,从而使你没有步萧武忠的后尘。如今你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现在又想要怎样?”

    萧天知道自己的师父一直是严加对待自己,甚至已经不承认自己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了。想到这里,萧天似乎是知道了问题的突破口,随后跟上道:“有了——师父您不是说徒儿已经不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了吗?那正好,现在和萧家山庄没有任何关系的我,可以像佳儿一样,不必再有任何后顾之忧,去陵关城找萧武忠算账!”

    这回萧举贤和所有在场的萧家弟子全明白了,萧天打从一开始就是想要自己一个人去对付萧武忠,萧博萧齐他们在一旁听了,都用惊讶的眼神望着萧天。

    “你想要一个人去对付萧武忠?”萧举贤凝神问道。

    萧天用坚定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师父,示意他默认了:“师父您曾经在教育上纵容了萧武忠,于是对徒儿我严加管教,以避后尘,这是您自决的命运;现在佳儿为萧家山庄做了这么多,我更不能坐视不管,既然我已经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了,那我就该决定自己的命运,为萧家山庄除了这个祸根——”

    萧举贤停下来思绪了好一会儿,随后他低下头,全然望着自己正在理疗的苏佳,随后轻声道:“既然你已经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了,我也无权再管你的决定了,既是你自己要决定自己的命运,那就跟着你自己的路走吧,就像苏姑娘帮我们萧家山庄这么多忙,却没有索取丝毫的回报——这也是她的自决命运……”

    萧举贤说到这里,萧天也用满含深情的眼神望了一眼依旧昏厥不醒的苏佳,心中默默道:“佳儿。你居然为了与你毫无任何关系的萧家山庄做了这么多……”

    雪翠在一旁看到了萧天望苏佳的眼神,她心中也暗暗道:“阿天,苏姐姐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萧家山庄,她也是为了阿天你……”

    萧天双手一握拳,摆动了一丝腰间的梅花剑,眼神一凝道:“佳儿为了萧家山庄,几度在陵关城死里逃生。如今只剩下萧武忠这个孽种,该轮到我——这个曾经的萧家山庄弟子,为萧家真正做一次事了……”

    说完。萧天转过身,一个箭步就往门外跑。

    “阿天——”萧博担心萧天的安危,大声地喊了一句。

    萧举贤似乎并没有想要拦下萧天的意思。他只是两眼凝视着自己正在治疗的苏佳,心中若有所思。

    萧博放心不下萧天的安危,他转头对萧举贤说道:“师父,我去照顾阿天。不会让他出事的——”于是。萧博也立刻转头追了上去。

    萧博追了上去,萧举贤同样没有阻拦,他心中不断念叨着:“真的是命运注定吗,还是……自决命运……”

    萧天一口气跑到了萧家山庄的大门口,还没走出几步,迎面追上来了施展轻功的萧博。

    萧博站在了阶梯口,拦住了萧天的路。

    萧天看见萧博站在自己的身前,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随后又不管地往阶梯下跑去。

    萧博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萧天走。直接一个臂膀将萧天给垮胸拦了回来。

    萧天没有语言理会,见着自己的师兄如此阻拦自己,萧天继续用手予以反击,并且自己整个人继续向前倾去。

    但是萧天的拳脚功夫自然比不过萧博,萧博轻点几下,顺势一个反拨,直接连带着萧天整个身子全部拦了回来。

    萧天知道萧博拦在自己跟前,自己一定过不去,索性萧天也不再蛮横着往前冲,先停了下来。

    “你还真的要一个人去对付萧武忠啊……”萧博问道。

    “那还用说?”萧天并没有正眼望萧博,自己依旧是瞟向一边道,“如果正如佳儿和雪翠所说的那样,现在陵关城大乱,萧武忠此时一定理无头绪,拼了命地找王大生。也就是说,借我们去找萧武忠谈判的事情,现在是将萧武忠就地的最好时机。如果错过了,等蒙元的部队到了,即使萧武忠真不知道佳儿和萧家山庄的关系,就凭佳儿救雪翠的事情,萧武忠决计不会放过萧家山庄的。相反,王大生他并不知道萧武忠之前挟持雪翠的事情,就算事后再查出来,蒙元朝廷找萧家山庄麻烦的几率也会小很多。”

    “我不是担心这个……”萧博继续道,“就凭阿天你现在的武功,不一定会是萧武忠的对手。而且万一这个时候蒙元的军队也来了,那阿天你岂不是会有更大的危险?其实师父真正担心的,不是萧武忠的罪孽,不是萧家山庄的存亡,师父真正担心的,是我们每一个萧家弟子及其他人的安危。所以师父在面对抉择的时候,会为了救雪翠而放弃掌门人的位置,会为了苏姑娘的安危而拼尽全力予以救治,也像苏姑娘为了整个萧家山庄的安危,默默付出了这么多……”

    萧博说完后,萧天顿了好一会儿,一想到苏佳的事情,萧天总是心有惆怅。随即,萧天又说道:“我和佳儿相处了这么久,我知道佳儿她很多的想法。她默默为萧家山庄付出了这么多,一是她曾经在追风派陈世今面前立的誓愿,其次也是为了我……佳儿冒着生命危险,为萧家人做了这么多,现在对于我来说,我更不能坐视不管。何况,师父曾对于我和萧武忠,经历了不同的教育之路,现在或许正是师父对他自己所谓的‘赎罪’最好的检验,他一定是想要在我和萧武忠身上找到师父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寻求的答案。而这,也正是我想要找的答案,从师父身上,从我父亲生前遗愿中要找的答案——”

    萧天这回正眼直视着萧博,眼神也是十分的坚定。萧博看出来了,也知道自己今天无论如何也是阻止不了萧天去陵关城了。想罢,萧博淡定地说道:“看来。我也没有办法阻止你了……不过阿天你自己要小心了,萧武忠不但心计狡猾,而且武功也不逊。阿天你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如果实在出了什么事,不要太勉强,我在外面会接应你……”

    “萧博大哥,你……”萧天用惊异的眼神望了一眼自己面前的萧博。

    萧博点头微笑道:“嗯,我跟你一起去——”

    萧天听了后,也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两个人同时出发去了陵关城……

    正厅堂内。萧举贤还在给苏佳治疗着……

    苏佳脸上渐渐恢复了生机,萧举贤眼神一凝,忽见苏佳的双眼皮一阵轻微地跳动——苏佳醒了。

    苏佳慢慢睁开眼。侧眼望见萧举贤正在往自己体内输送内力,从而促使自己很快恢复过来。萧举贤看见苏佳醒了,也放开了苏佳的左手,随后用和蔼的目光望着躺在地毯上的苏佳。

    苏佳的双手使了使力。随后整个人坐了起来。望着身旁的萧举贤,轻声喃喃道:“萧前辈,我……”

    萧举贤微笑着说道:“苏姑娘,你刚才内力消耗过度,昏过去了。刚才我帮你输送了一些内力,好让苏姑娘你快点醒过来。现在既是醒了,也无大事了……”

    苏佳听了之后,立刻起身。跪在萧举贤身前道:“多谢萧前辈救命之恩,晚辈感激不尽!”

    “起来吧。苏姑娘……”萧举贤微笑着扶起苏佳道,“要谢,也是我们萧家山庄要谢谢苏姑娘你,谢谢苏姑娘你为我们萧家山庄做了这么多……”

    正说着,周围其他的萧家弟子也都同样用谢意的目光望着苏佳。

    苏佳刚刚醒来,意识还不怎么清醒,最先关心雪翠的安危,于是急问道:“对了,雪翠妹子怎么样,她不要紧吧?”

    雪翠就站在苏佳身后,她慢慢走到苏佳身旁,随后说道:“苏姐姐,我没事,也多谢苏姐姐你救了我……”

    “苏姑娘你冒着生命危险,不但救回了雪翠,还摧毁了陵关城的铜炮,可以说是帮了我们萧家山庄天大的忙,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谢你……”萧齐也在一旁接上去道。

    看着周围这一些平时和萧天要好的朋友和自己笑谈,苏佳的心里顿时又多了一份鲜有的亲情的温暖,似乎自己也是萧家山庄的一份子。

    “救回了雪翠,摧毁了铜炮,剩下再对付萧武忠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苏佳又在喃喃道。

    萧举贤站起身,转过头望了一眼堂前的灵案,随后略带叹息的口吻说道:“哎,今天本是山庄的祭拜日,没想到却是如此的命运蹉跎。或许今天,也是决定萧家山庄命运的一天,竟然就发生在祭拜日这天,还真是苍天有命啊……”

    “什么意思?”苏佳第一时间没有听懂,转头问道。

    萧齐向苏佳解释道:“阿天刚才……阿天知道苏姑娘你的事情后,现在正去陵关城准备和萧武忠做个了断。萧博师兄担心阿天的安危,也跟了过去……”

    苏佳听了,先是惊了一下,但是随即想想,去出奇地摆出面容淡定的神情。

    雪翠在一旁很不解,因为她印象中苏佳应该是十分担心萧天的安危。如今看着苏佳却是略带淡定的神情,雪翠不解道:“苏姐姐,你……不担心阿天吗?”

    “担心,当然担心……”苏佳微笑着说道,“但是就像阿天之前信任我一样,我也信任阿天。他一直想要找萧武忠做了断,找到自己一直要去寻找的,命运的答案。或许现在正是时机到了,阿天他……也想要自己去决定,自己的命运,以及萧家山庄的命运……”

    苏佳又一次提到了自己和萧天之间相互信任的事情,想到陵关城时的一幕,雪翠的眼神又一次踌躇起来。

    萧举贤继续望着堂前的灵案,在他心里,他也非常担心萧天的安危。但是他也清楚,萧天去找萧武忠做了断,或许自己二十年的一直想要追求的命运的答案,今天就能了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