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巾帼本色
    “轰轰轰——”又是几声炮响,铜炮射出来的飞弹直接击中了其余后排的几门铜炮。同样的,后排的几门铜炮也击中了旁边还没来得及架好的其他铜炮,本来严整以待的铜炮军队,只在一瞬间,就被炸得烟云火海、兵荒马乱。

    铜炮的威力自然是很大,如今所有的铜炮全然炸在了千来人马的军队之中,所有的士兵顿时乱了阵脚。铜炮之间“同归于尽”,炮弹炸过的废墟,火海瞬间蔓延至河岸桥口,蔓延至人群中。

    “啊——啊——”逃命、哭喊、凄厉连成一片,开始严整的部队顿时变得手脚大乱、人心惶惶。有的士兵见火上身,直接丢盔弃甲地跳进了河里,而不会游泳的也直接淹死在了河里。

    岸上更是乱成一团,三十七门铜炮几乎就在一瞬间损失殆尽。但放下这些铜炮不说,现在挤在一起的蒙元士兵逃命都成了问题。火势蔓延的速度很快,很快烧到了人群中。刚开始纪律严明的士兵什么也不管了,为了逃命,甚至将前排的人直接推倒在地,然后踏着他们的身体逃走。来不及逃的,自然是被大火活活烧死;而被推倒在地的,甚至直接被踩踏致死。总之此时的西河岸口火光连天,哭喊声、惨叫声连成一片,久久回荡在河岸两旁,让人不寒而栗。

    火光、鲜血,映红染红了河畔之处,浓烟、废墟,弥漫在陵关西口。炮楼前的阵地,在一瞬之间变成了人间地狱……

    “不要慌、不要乱跑,队列重新整好——”而在人群中央。军队的首领还在竭尽全力地嘶喊着。然而声音很快埋没在了凄厉和火光之中,根本没有一个人听从他的命令。

    首领有些焦头烂额,毕竟火势蔓延的速度很快,过不了多久,自己所站的地方也会被“沦陷”。首领几乎已经绝望了,无法重新组织剩下的人手,他自己也准备辟路逃走。

    然而。就在首领回头转身的一瞬间,一个身影让他怔住了。

    首领的身后,苏佳就站在一个被炸毁的铜炮之上。虽然倾城的容颜在火光中隐隐而现。但是此时苏佳给人的感觉,是一股油然不屈的巾帼之风。

    “你……你……”首领看到苏佳就这样突然站在自己面前,整个人甚至有些傻了。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苏佳身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竟能一人独挡蒙元上千大军。并能顶着炮火的威力,摧毁三十多门铜炮——这些,都是苏佳一个人干的。曾经王大生一人都不是她的对手,现在看来,确实不假。

    苏佳现在已经很疲惫了,一人对付蒙元千军并摧毁三十七门铜炮,苏佳几乎是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内力,这也是她生来只身一人打得最艰苦的一战。但是苏佳此时站在蒙军首领面前。依旧是显出震慑力十足的样子,手中的鬼刀也是提在胸前。

    鬼刀本身就是全身漆黑。刀身不长,在火光中却闪现出令人畏惧的寒光。刚才“断魂刀法”的威力蒙军首领也是见识到了,此时自己如此近的感受着鬼刀的寒光,蒙军首领全身冷汗直冒。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蒙军首领战战兢兢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一个人能对付蒙元千军,你到底……”

    苏佳并没有回答,只是用满含杀气的眼神望着面前的蒙军首领。而在蒙军首领眼里,此时苏佳眼神中透出的杀气,完全不逊王大生的杀气。

    后方火势蔓延,前方苏佳拦路,蒙军首领此时也没有时间多想,见着面前的苏佳一直没有说话,蒙军首领大叫一声,随后拔出自己身上的苗刀,劈头就朝苏佳砍去。

    苏佳眼神一定,手中鬼刀寒光一闪,随后鬼啸即出,鬼影刀流即现,一瞬间结果了那个首领的性命……

    西河岸口火光冲天、炮声四起,陵关城全城上下都能注意到。西城的军队被苏佳一人扰得天翻地覆,早就没了秩序,四下逃散而去。而守城的士兵见了,也知道西城出了事情,于是立刻加派人手,前往西城岸口了解情况,东门城口的守卫顿时少了一半……

    而在东门城口,最先逃出来的雪翠按照约定,独自先在东门口隐蔽的地方等候苏佳出来。但是雪翠自己心里很清楚,苏佳一人在城里面对的可是有铜炮“护驾”的蒙元千军,此次前行必是九死一生,为此雪翠心中一直担心不已。

    而就在苏佳扰乱蒙元部队之时,雪翠也听到了西城传来的隐隐约约的炮火声,她也很清楚苏佳一定是和蒙元的军队正面交火了。曾让中原人士胆战心惊的蒙元铜炮,如今全部用在苏佳一人身上,一想到这,雪翠害怕得都流出眼泪了……

    直到城里的炮声停止了,雪翠的意识才从无限的猜想中回过神来。但是炮声听了,雪翠反倒是更加揪心了,因为这意味着西城的战斗已经停止了。而结果只有两个——要么是苏佳赢了,成功逃脱;要么是苏佳在铜炮和蒙元千军的威慑下,壮烈牺牲……从战斗的时间上和蒙元部队的数量上,一般人都会猜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正因如此,雪翠的心更加紧张了。虽然她知道苏佳战死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她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城门口,她多么希望,多么希望城门的延伸出,能够出现那个身影,那个熟悉蓝色身影……

    然而也许是西城火光冲天的缘故,废墟的浓烟甚至蔓延到了东门城口,弥漫在城门四周,让雪翠根本不能看清城门的人影。

    闻着飘来的烟火味,闪现着隐隐约约没有出城门的人身影,时间不断的流逝。苏佳生还的可能性越来越低,雪翠一直望着城门口,整个人都快要伤心地掉下眼泪了。

    “苏姐姐……苏姐姐……”雪翠心中默默念叨着。为了救自己和萧家山庄,苏佳不惜拼上性命也要独自对抗蒙元千军、面对炮火的摧残,她多么希望,希望苏佳的身影能够从城门口出现……

    过了很久很久,甚至到了黑烟逐渐从城门口散去的时刻,雪翠依旧是在城门口处静静守候着苏佳。虽然之前苏佳是说若是两个时辰后还没见自己出来,就让雪翠先回萧家山庄汇报情况。但是此时雪翠又怎肯放心回去。但凡有一丝生还的希望,雪翠就一定会等待,等待苏佳从里面平安出来……

    ……

    “相信我。雪翠妹子,我不会有事的!我和阿天在一起的时候,他一直都是很信任我的,所以我相信雪翠妹子你也很信任我的不是吗……”

    ……

    当时苏佳最后对自己说的话。还萦绕在雪翠耳边。“我相信苏姐姐你。所以你一定要平安回来,我和阿天都不希望苏姐姐你出事,苏姐姐你快点回来啊……”雪翠心中依旧是暗叨道……

    迎着无限的期盼,渐渐地,渐渐地,那个熟悉的蓝色身影透过薄烟,逐渐从城门口处向外走来。

    雪翠似乎是认出了,眼眶中的泪水顺着脸颊逐渐落下。

    是苏佳。苏佳平安无事地出来了……

    雪翠什么也不顾了,哭成花的她立刻从城边跑出来。跑上前去扶着走路有些一拐一拐的苏佳——苏佳实在是太累了。

    “苏姐姐——”雪翠迎上前去哭喊道,“苏姐姐你真的没事了,太好了……”

    “雪翠妹子,先别在这哭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赶紧回萧家山庄要紧……”苏佳身子也有些虚了,说起话来都有些吃力。

    雪翠知道苏佳的辛苦,立刻扶着马上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的苏佳,随后扶着她施展轻功离开了陵关城,往回萧家山庄的方向离去……

    陵关城内萧武忠住处……

    “萧大人,刚才西城处……”从西城狼狈逃回来的巡抚边央从,来到萧武忠的家,把西城的情况汇报给了萧武忠。

    萧武忠听了边央从的叙述,整个人顿时大吃一惊,面容都是神色尽失:“什么……你说什么?”

    边央从也是惊魂未定地说道:“三十七门铜炮全被毁了,那个女娃娃居然一个人打败了千人的军队——”

    “一人抵挡千军,传说中原武林也只有上官仙剑前辈能够做到,那个蓝衣女子究竟是何人……而且她之前不是已经死在了王大将军手里了吗,为什么现在又像鬼魂一样重现……”萧武忠全然慌了神,现在雪翠被救走了,剩下的三十七门铜炮也被苏佳摧毁了,萧武忠现在已经基本上没了可以和萧家山庄对抗的资本了。

    “那个女子实在是太可怕了,没想到上次王大生将军也没能杀死她,她究竟是何方神圣……”边央从也在一旁紧张兮兮道。

    “我上次不是和边大人您说过了吗?西城炮楼那里要加强警戒、加派人手,为什么……”萧武忠又有些紧张地责怪起边央从来。

    “谁知道那个女娃娃上次并没有死在王大生的手上……”边央从也毫无章法地回答道,“而且西城可是有千人士兵把守,谁知道……谁知道那个女贼居然那么厉害,居然能一人……能一人抵挡千军……”

    萧武忠一想到苏佳一人对抗蒙元千军,不仅便觉全身寒颤起来:“那个女子究竟是谁,为什么那么厉害,为什么要和我们作对,难道她也和萧家山庄有关系……”

    边央从看到现在陵关城乱成一团,和萧家山庄的交易也失了筹码,于是向萧武忠担心地问道:“萧大人,现在您看看……到底该怎么办?”

    “今天萧家山庄就会派人来谈判,现在失去了筹码,我也不能坐以待毙了……”萧武忠闭着眼睛想了好久,随后说道,“有了,我手上还有一个重要的筹码……现在我可是蒙元朝廷个的人,就算没了和萧家山庄对抗的能力。萧家山庄的人也不敢轻易动我。幸好我之前提前给王大生将军送去了十门铜炮,拉好了关系,否则就真的没办法了……萧家山庄掌门的事情大不了先放一下。等这一阵风头过去了,萧家山庄还是我的,等着瞧吧……”

    “但是萧家山庄的人今天就回来谈判……”边央从又提到,“萧大人您可不能就这样和萧家的人协议……”

    “是呀,没了铜炮和人质,说不定萧博他们会直接拿我‘开刀’……”萧武忠又想了想,随后说道。“眼下之际,只有先把这件事情先汇报给汴梁城的王大生将军。事不宜迟,必须现在就去通知。然后让王大将军亲自前来,避免待会儿和萧家山庄的人谈判时出现冲突不好收拾……”

    边央从可不想惹火上身,他眼珠子转了转,随后说道:“在下和萧家山庄的事情一概无关。西城那边已经乱成一团。在下还得先行一步告退,去重整西城秩序了……”说完,还不等萧武忠回话,边央从自己便先自己告退了。

    萧武忠此时也没心情管边央从了,他现在担心的,是待会儿和萧家山庄人的谈判。留给萧武忠的时间不多,萧武忠随即派手下去给汴梁城的王大生通报消息,并通知王大生来陵关城一趟……

    萧家山庄处。萧博等人正准备出发前往陵关城,还不知道陵关城发生事情的他们。准备按照昨晚计划的那样,去和萧武忠谈判……

    “师父,那我们走了,您自己也别太担心了……”大门口,萧博对自己的师父萧举贤说道。他很明白,自己的师父交出掌门之位,完全是为了救雪翠并未自己以前的事情赎罪。当然,昨晚讲了帮规祖训的道理,萧博等弟子也很明白师父的心里所想。

    萧举贤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萧天则一个人倚靠在大门口旁的石狮子上,整个人脸色严肃地望着前方云雾缭绕的景色。他心里很难受、很困惑,不说萧武忠坏事做尽却没受到应有的惩罚,自己的师父却因为救人而将掌门之位拱手给这个‘欺师灭祖之徒’,就连苏佳的去向,萧天也是一概不知。此时的萧天,心中也是乱成一团。

    “萧博大哥,我们该走了……”准备一同前往的萧齐也说了一句道。

    萧博点了点头,最后跟师父告别后,准备沿着阶梯走去。

    然而,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正当萧博等人想要出发时,阶梯处却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是苏佳和雪翠,失踪的苏佳和之前被萧武忠挟持的雪翠居然出人意料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本是好的事情,现在在众人面前看来,有些疑惑不解。

    “佳儿,雪翠——”萧天见了二人的平安归来,心中虽有疑惑,但更多的是担心。于是,萧天立刻跑上前去,关心询问情况。

    雪翠是扶着苏佳回来的,苏佳全身有些累得瘫痪的样子,而雪翠面容则是哭得有些伤心——众人有些明白了,是苏佳竭尽全力救回了雪翠。

    “佳儿,雪翠,你们……是怎么回来的?”萧天继续关心地问道。

    雪翠继续扶着苏佳往阶梯上走,走到了萧举贤、萧博等人的面前才停下。苏佳似乎是精疲力尽了,最后抬起头说道:“我昨天就一直潜伏在陵关城,趁今天边央从运送铜炮疏忽之际,救下了雪翠妹子,并且……并且摧毁了剩下的三十七门铜炮……”

    众人听了事情的概况,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

    苏佳继续坚持着说道:“现在陵关城已经乱成了一团,不过好在雪翠妹子成功得救了,剩下的铜炮也都摧毁了……现在萧武忠没了筹码,他也不知道我和萧家山庄的关系,你们也不用急着去陵关城……他现在一定是去通报汴梁城的王大生,所以说现在不要去陵关城,好好想想接下来对萧武忠的对策为好……”

    最后说完这句,苏佳似乎是体力透支了,两眼一闭,最后昏阙了过去。

    “佳儿——”萧天看到苏佳晕了过去,立刻担心地上去扶着昏过去的苏佳,并将她抱在怀里。

    苏佳是真昏过去了,全身无力地倒在了萧天的怀里,她实在是太累了。

    雪翠看的也是伤心,眼角的泪水到现在也没有停下。其他的萧家山庄弟子见了,也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萧天怀里昏过去的苏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