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独战千军 下
    苏佳站在铜炮之上,围过来的,是千来身披盔甲、手持苗刀的蒙元士兵。面对蒙元千军,望眼曾经的中原武林,也只有传说中的上官仙剑前辈能够一人抗衡。苏佳自然没有上官前辈那样神乎其技的武功,但是今日却同样面临着如出一辙的境况。

    这样令人窒息的场面,苏佳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了;这样为难的境况,苏佳也不是第一次碰到了。但是一次面对这么多的涌上来的敌人,连自己逃跑的路线都没有,苏佳还是第一次,即使是在当日汴梁城夜闯相府被相府守卫包围之时,苏佳也没有这样的紧张过。

    “杀”苏佳沉浸在紧张和生死间的思绪中,但是底下的蒙元士兵自然不会给苏佳喘息的机会,只听到一声杀喊的叫声,四周的蒙元士兵全部一拥而上,仗着人多势众,这些士兵也不在乎苏佳刚才的武功强弱了。

    人太多了,实在是太多了,苏佳还没得及站稳挥出第一刀,已经靠上来的士兵直接踢动了苏佳所踩的铜炮上。铜炮沉重无比,但是十几个人同时撞上来,铜炮稍稍一个偏移,苏佳没有立刻站稳,已经有士兵的苗刀朝着苏佳的腰间挥去。

    既是碰到了这样的境况,苏佳也没有多少时间再思考了。相侧一望,苏佳手中鬼刀一个鬼影划过,瞬间结束了那个士兵的生命。

    苏佳知道再站在这里,只有“被动挨打”的份。于是苏佳一定神,两脚一踮,又一次施展轻功飞了出去。

    虽然苏佳的轻功已属上乘。但是这些蒙元士兵似乎都是训练有素,如饿狼般地跟着苏佳的脚步不放,即使千来人马挤在一起,但是就算苏佳不断转换方向,这些士兵似乎都能有条不紊地变换排头,以最快的速度重新整理好兵列,应对苏佳逃跑的任意一个方向。

    既然在中间打施展不开。苏佳想要找个开阔的地方缓一缓,再想办法应对。苏佳向四周的方向望去,当她把眼光瞟到西河岸口时。苏佳眼神一定岸口靠河,不会像刚才那样被四周的士兵包围,而且自己能时不时在河口处的几十条船舶上施展轻功、来回穿梭,毕竟在河船这里。千来人马不可能像在陆地上一样一拥而上。只要苏佳冷静对待,凭着自己的武功将其部队慢慢瓦解,就真的能依靠地形做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于是,苏佳加大了脚上的力道,三下两步飞出几十丈之远,然后落在了河岸口的一条船舶上,整个人站在船舶的顶上。

    而一直紧跟着苏佳的蒙元士兵。看见了苏佳逃到了河岸的船舶上了,以为苏佳已经没有退路了。于是军队中的头领便下令士兵分兵上前与苏佳进行纠缠。

    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从河岸桥头这边,到苏佳所站的船舶之处,只有一条道可以走,就算岸口有一千人马应对,但是只有苏佳站在桥头的对面,一次冲上来的最多也就二三十个士兵,苏佳也是站在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关口之处。

    “给我上啊”一个列兵头领终于大声喊道。

    于是,前排十几个蒙元士兵为一列,越过河岸桥头,拔出苗刀,准备朝苏佳面前而去。

    苏佳见定了,只身站在船舶之上,看着冲过来的一列蒙元士兵,苏佳起身鬼刀挥出,“神刀鬼影”再现,一条纵向的黑色鬼影自刀锋而出,鬼影与刀芒不断变换,疾速掠过前排蒙元士兵的腰间。鬼影刀流极为锋利,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鬼啸,最后只听得前排士兵的不断惨叫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十几个士兵全部倒在了血泊中。

    本以为这样可以震慑一下前面的蒙元士兵,谁知道,这些蒙元士兵像不要命了的似的,并没有显现出丝毫的畏惧,反倒是一拨接一拨,“嗷嗷”叫着继续朝着桥头口冲了上来。

    苏佳见了,也不管了,继续挥舞着手中的鬼刀。苏佳也没有留情,“断魂刀法”的力道刀刀十足,弥漫着血腥的空气中不断传出让人肝肠寸断、魂魄颤然的鬼泣之声,黑色鬼影般的刀芒也是密密麻麻的一道接一道。

    “啊啊啊”桥头口处,不断传来了蒙元士兵的惨叫声。苏佳见着眼前的场景,下手也很重,“断魂刀法”的威力令人畏惧,有的士兵站在前排甚至直接被一刀分了尸。

    可是这些蒙元士兵似乎是把生死置之度外,像是接了死命令一般的,不把苏佳杀死誓不罢休,继续一拨接一拨地冲上来。

    面对着蒙元士兵的“人肉城墙”,苏佳心中也清楚这些士兵的拼命,自己自然也是不敢有任何的懈怠,继续施展着“断魂刀法”。鬼影刀流一道接一道,惨叫一声接一声,倒下的尸体一个接一个,没过多久,桥头河岸口这里的士兵尸体已经堆了两层,桥下的河水也被鲜血染得通红。

    但对于千来人马的蒙元士兵来说,这点牺牲根本不算什么。反倒是苏佳这边,不断地施展“断魂刀法”,内力损耗了不少,蒙元士兵这边继续“人肉护盾”下去,苏佳不说在乱刀下战死,也会被活活累死。而且,苏佳每每施出几刀,中间会有一段停歇;而蒙元士兵这边确实源源不断,总体军队攻势是在不断向前。别看这桥头口一次只能冲上去一二十个人,对峙了一番后,踩着其他死去蒙元士兵的尸体,其他士兵几乎已经他到了桥头处,再冲几波就可以攻到苏佳所站的这条船舶上了。

    苏佳也是看出来了,继续在这里耗,敌人迟早会到自己这里来。想罢,苏佳屏气凝神。两脚一踮,再次施展轻功遇到了身后的一条船舶上,把前面的那条船给让了出去。

    前面的船只让出来了。后面跟上来的蒙元士兵自然也是踏上了那条船上。看见苏佳又跃到了另一条船上,这些士兵自然是想着在水路上,用行船的方法对苏佳进行追击。而且这条船只周身还有很多的其他船只,一会儿所有的士兵全部踏上了船,对苏佳在河面上进行船只包围,那苏佳就真的是再也没有可逃之处了。

    当然,苏佳也是看出了这点。刚才自己最前面的船位一丢,相当于丢掉了那一个狭隘的关口。当下之际,是绝对不能让其他的蒙元士兵再踏上别的船只。于是苏佳又往四周望了望。随后自己整个人腾空而起,手中的鬼刀旋转着手起刀落。

    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鬼啸声,苏佳的刀随身而转,很快刀流围绕成一道巨大的狰狞鬼影。“啊”苏佳拼尽全力大叫一声。几乎是使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道。只见着巨大鬼影瞬间四分五裂开来,无数的刀芒鬼影如流星剑雨一般,以苏佳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散射开来。“地狱鬼影”闪现,鬼影的飞射与缠绕真如同将人带入地狱一般,让人恐惧惊悚不已。苏佳曾经就是用这一招,在汴梁的南山郊打退了峨眉派的掌门人傲晶师太,如今这招再现。目标竟全是苏佳周围停泊的船只。

    无数的鬼影刀芒呼啸而去,没经过一条船只。一瞬之间便将船顶与船板斩得四分五裂,传来源源不断的船只断裂的声音,过了不久,河面上便飘着无数零零散散的船只木板。

    而之前苏佳站着的那条船只,也就是蒙元士兵最先踏上的那条船舶自然也是没有“逃过一劫”,鬼影瞬间划过已是“残垣断壁”的船舶,船只瞬时间解体,而在船上的那些蒙元士兵也是始料未及。鬼影刀流的威力未减,大部分上船的士兵也中了“断魂刀法”的刀芒,一块儿的人群瞬间变得血肉模糊。飞血四溅、惨叫声绵绵不断,“断魂刀法”的威力实在是让人惊悚不已。

    岸上的蒙元士兵见了此等情况,知道已经不能在用船只包围的方法对付苏佳,于是暂时停缓了进攻。

    “快,用箭,用火箭攻击,这样她就没有逃脱的余地了”突然,一个士兵头领大声喊道。

    这些蒙元士兵果然也不笨,此时苏佳孤身一人立在河岸中央,对方在岸上用火攻的确是非常正确的用兵之法。但是苏佳此时一点都不紧张,毕竟如果只是弓箭的话,根本就伤不了苏佳半点。而且千来人马守卫,本身弓箭就不多,一旦火攻不下,蒙元士兵不但继续无计可施,还会白白浪费成百上千的箭。

    但是蒙元士兵这边似乎是要铁了心要置苏佳于死地,岸上的人马瞬间整齐排列,弓箭手也站好了位置。这些蒙元士兵中,也有很多是蒙古人,在草原马背上长大的他们,弓箭的能力自然是不用说。苏佳里河岸的距离也不算太远,自然而然在射程之内。

    “放”点燃的火箭准备好了,士兵头领一声令下。只听到一声很整齐的弓弦声响,火箭自天上而降,如暴雨般朝苏佳的方向袭来。

    火箭的威力自然比普通弓箭要强,而且还是蒙古人的箭术,即使苏佳有信心从容应对,也是不敢懈怠半点。苏佳眼神一定,整个人身在先是微微后侧,随后起身跃起,鬼刀继续随人旋转起来。

    过了不久,并不是听见鬼啸,反倒是密密麻麻的刀芒先行而出,如闪电般,无数的刀芒与飞来的箭雨一一向对,只听见空气中密密麻麻的金属碰撞声,飞来的箭雨全然被斩成两截,一支不剩。

    这一招并不是纯粹的“断魂刀法”,其中还运用了追风派“九大剑法”中的“天问剑”的套路。苏佳现在不但习得了“寒灵神功”,还能很好的将“断魂刀法”“寒灵神功”和追风派的武功三者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武功较之以前又提升了一个不小的档次。

    第一波箭雨无效,接下来的第二波、第三波,源源不断的箭雨朝着苏佳飞来。而苏佳依旧是很从容淡定的样子,虽然自己现在内力已然耗去大半。但苏佳却显得很有信心的样子。

    几轮下来,苏佳依旧是半点未伤,相反。刚开始河岸边气势如虹的蒙元军队此时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蒙元士兵那边停止了火箭进攻,看来他们认定这样也不能拿苏佳怎么办了。这边的苏佳还在思考着什么,对面的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用铜炮,之前王大将军就是用铜炮将这个贼人逼入绝境的!”

    此话一出,刚刚运出炮楼的三十多门铜炮很快朝河岸口这边聚集过来,看来蒙元军队这边是想要效仿那日王大生将苏佳逼入绝境的方法,用铜炮对付在河中心已无逃脱之处的苏佳。

    铜炮很快架在了河岸口。黑色的管口正对着河口中心的苏佳,发炮的士兵也做好了引燃的准备。

    “上钩了……”苏佳似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什么,心中凝神道。“只要他们用铜炮对付我,我就有机会一次性摧毁那些铜炮了……不过这是搏命的一赌,一旦其中出现了闪失,今天我也可能命丧此处。但是现在没有退路了……”

    苏佳心中一紧。头上冒出的一两滴汗珠随侧额慢慢留下。苏佳此时全神贯注的看着河岸口准备引燃铜炮的士兵,似乎是在算着时间。

    “就是现在”苏佳看准了,整个人起身,用脚用力将自己所在的那条船只向前踢去。

    看来苏佳是想要用这条船,迫使处在河中心的自己想办法上岸。由于刚才对付上船的蒙元士兵,苏佳已经毁了周围几乎所有的船只,施展轻功也不可能一次性踏上岸,只能依靠船。而如今苏佳也只有自己脚下的这条船可以用了。

    苏佳的这一下脚踢,船只向前动了一段距离。看来苏佳是想要让这条船往岸上靠。没完,苏佳在半空中继续踢打着,船只不断地向前动。

    而岸口这边,铜炮已然引燃,过了没多久,只听得几声巨响“轰轰隆隆”几门铜炮同时发炮,黑色的管口瞬时打出几发炮弹。

    苏佳是知道铜炮的威力的,铜炮射出炮弹时,苏佳全然没有去理会炮弹的行路,而是一个劲儿地让自己脚下的这条船往岸上的方向靠……

    “砰砰”就在苏佳船只刚才的方向,炮弹在水面上炸开了花,水浪被激起数丈之高。再看苏佳,已经将船向前移动了好一段距离。幸好苏佳刚才将船踢动了不少,否则刚才的那几下,足以将苏佳自己连同船一起被炸得粉身碎骨。

    “快,给我对准了再轰!”岸上的头领又一次大声喊道。

    接到命令的士兵立刻调整铜炮的方向,将炮管的方向往苏佳船只前进的方向移去……

    “轰轰轰”“砰砰砰”又是几发炮弹,这次直接在苏佳的船后跟和船前爆炸开来实在是太险了。

    这次的轰炸距离很近,水浪甚至打在了苏佳的身上,苏佳也轻微地受了点伤。

    但是没完,接下来又是几发炮弹,在苏佳的周身爆炸。苏佳已经听不见周身除炮弹以外的任何声音了。和那日在房檐上被铜炮轰炸的情形一样,此时的苏佳甚至有些被震得失去意识,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啊啊”苏佳竭尽全力地大叫一声,最后用脚将自己这仅剩下的一条摇摇欲坠的船只往岸上踢去。苏佳的脚都快失去了知觉,此时的她已经是拼命到了极点……

    “轰轰”火光一闪,意想不到的场景……一发炮弹着着实实地打在了苏佳的那条船上,船身被炸得粉碎,而刚才还在半空中竭尽全力的苏佳很快被浓烟、火光和水浪给淹没了……

    没有看见苏佳的身影,只见着船只的碎片随风飘散,伴着烟火掉在了河面上,刚才被击中的那一处依旧是被淹没着……

    “成功了吗……”士兵的头领望着刚才被炮弹击中的船只残骸。

    船只的残骸依旧飘在水面上,但是已经看不清是船的轮廓了。残骸依旧是冒着被铜炮破坏后的浓烟,与水浪一起,将前面的景象掩盖乱作一团……

    铜炮停止了攻击,河面上停缓了少许的平静……

    突然,岸上的蒙元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船只残骸处突然传来了一声鬼啸,一道黑色的鬼影穿过水浪,向着岸上的一列蒙元士兵横面而来。

    只是一瞬,岸上前排的蒙元士兵同一时间瞪大眼睛、倒在了鬼影之下。紧接着,一个蓝色的倩影自水浪之间杀出是苏佳,不断拼尽全力的她,终于将船只在被炸之前踢到了河岸口附近,自己也能用轻功踏上岸边。

    苏佳的突然出现,岸上的蒙元士兵顿时慌了神,完全没了之前千来人马的强迫气势。士兵的头领也没来得及下令,站在前排的只有炮兵。

    那些炮兵想也没想,如此近的距离,竟然继续用铜炮准备攻击苏佳,点燃了导火索。

    “就是现在”苏佳情不自禁地大喊道,在铜炮被引燃的一瞬间,苏佳一个轻功跃至炮管处,用鬼刀三下五除二干掉了那几个炮兵,随后自己“啊”地大叫一声,用最后的脚力将前排的炮管踢向偏移位置……

    “轰轰轰”所有的铜炮再次射出炮弹,但是这次苏佳偏移了炮管的方向,铜炮的攻击目标顿时大乱,而这正是苏佳之前计划好的想要看到的情况。

    铜炮的炮管方向一转向,铜炮与铜炮之间甚至互相对轰了起来。“轰轰轰”又是几声强烈的爆炸声,铜炮间的“互相残杀”,刚才的几十门铜炮,在互相的轰炸中,几乎同一时间全部“同归于尽”地变成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