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二十章 抉择与否
    萧博等人离开陵关城后,就立刻赶回了萧家山庄。而萧博等人给萧举贤汇报情况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

    今天的夜晚依旧是和往常一样宁静,只是无风的夜晚多了几分隐藏在静谧之下的肃杀感……

    萧家山庄正厅堂内,烛光依旧是映照着整个房屋,萧博、萧齐和萧竹三个人正在跟自己的师父说明今天的情况。而萧天则是一个人站在正厅堂门外静静地听着,毕竟今天的任务,自己的师父萧举贤本来就没有重点安排自己。

    萧天一个人靠在厅堂门口的墙壁上,两手插间,中间裹着自己的那把梅花剑,眼神一动不动地望着大门远处的夜景,心思却是跟着厅堂内的对话走……

    “情况就是这样了,师父……”萧博站在萧举贤的对面,脸色踌躇地说道,“现在雪翠师妹还在他们手上,萧武忠要求师父您把萧家山庄的位置传给他,明天给他答复……”

    萧举贤没有立刻回答,只是静静地望着桌上的烛光,心中却是万分的犹豫。

    “师父,萧武忠这是在威胁您,威胁整个萧家山庄,万万不可将掌门人的位置给他——”萧竹大声道,“萧武忠背叛师门,投靠了蒙元朝廷,此等行为,天理不容。如果他成为了萧家山庄的掌门人,整个萧家会被他毁掉的,而且萧家也会在中原武林之上臭名昭著——”

    “可是如果不答应他,雪翠也会有危险……”萧举贤悄言回答道。

    “雪翠师妹她。也是……”萧竹此时也想到了雪翠的安危,于是也慢慢低下了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雪翠师妹我们绝对不能坐视不管。但是也不能轻易将萧家山庄掌门人的位置交给萧武忠!”萧齐也上前道,“难道这其中,就找不到可以衡量的办法吗?”

    “世上本来就没有多少两全其美之事,有其弊就必须舍其一……”萧武忠缓缓说道,似乎心中有什么想法,随后又对萧博道,“阿博。帮中信物‘白灵风衿’取回来了吗?”

    “取回来了,师父。”萧博回答道,并拿出了今天从陵关城取回来的“白灵风衿”——今天任务唯一的收获。

    萧举贤又说道:“阿博。把‘白灵风衿’给我……”

    萧齐在一旁不解师父为什么还在关心帮中信物的事情,于是抢着道:“师父,都这个时候了,您还在关心帮中信物的事情……”

    萧举贤倒是不紧不慢。萧博也听从师父的话。把“白灵风衿”递给了萧举贤。

    萧举贤接过了“白灵风衿”,随后转过身,将其在灵案台的烛光前映射了半会儿,随后将其挂在了灵案之上的置台上——那是“白灵风衿”在山庄的时候,一直放置的地方。

    众人还不清楚自己的师父萧举贤究竟想要做什么,萧竹在一旁忍不住问道:“师父,您到底想要做什么?”

    萧举贤放好“白灵风衿”后,没有立即转身。而是缓声问道:“为师问你们,你们还记不记得帮规祖训?”

    “记得……”“当然记得了——”三人答道。

    萧举贤两眼望着台前的灵案。并抬头看了看台上的“白灵风衿”,随后慢慢说道:“前辈掌门们定下的为人治世之规,就像这帮中信物‘白灵风衿’一样,永远是萧家山庄不变的象征。祖训有言,‘成帮立业,无非成人治世。然其根本不于光宗耀祖,而在于谋平于庶民,安定于人心’。萧家山庄的在中原武林的发展固然重要,但它并不是治帮育人的根本。帮规祖训对历代萧家弟子的根本,在于教育人心、抚民天下,即使萧家山庄最后衰败成为寒天飞雪,若能温其世间,也不憾此生——”

    萧齐和萧竹听着师父的话语,静静地没有说什么话。

    “师父……”萧博似乎也是理解自己的师父的心情,也用满含期望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师父。

    萧举贤这回慢慢转过了身,随后带着和蔼的微笑,继续说道:“萧家祖先教育后人奉献普渡世间,而萧武忠的志愿却与之相反,只想着‘光大’家族,却违背了天下之道……当然,萧家师传讲究正理育人,萧武忠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也和为师教育之道有关,有为师的过错在里面……”

    萧举贤讲到这里,在门外墙壁旁静静聆听的萧天却是深有感悟,因为他和萧武忠一样,都是师父教育出的曾有同样志愿的弟子。但是两者教育的方式有别,所以才会有萧天和萧武忠截然不同的人生,而这其中,孰对孰错其实已经很清楚了……

    厅堂内的萧举贤没有停下来,继续说道:“如今萧武忠威胁为师交出掌门之位,无非为了他的私欲和永不满足的野心。雪翠的性命还握在萧武忠手上,如果不能救她出来,作为萧家掌门,又有何德何能再以祖训之道教育后世后人?掌门之位不过一个虚名而已,无论萧家山庄成败与否、安能长存,掌门之位只是名位一个,世世代代都会替换;真正流传下来的,是育人之道。他萧武忠若是想要这个虚名的位置,给他便是,若是不能救出雪翠,那才是有违祖训之理……”萧举贤的声音不大,也带着和蔼,但却是语气坚定。

    “那师父您的意思是……”萧博觉得结果很明显了,也清楚师父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萧举贤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轻声道:“明天就告诉萧武忠,我愿意把这个掌门的位置传给他,前提是要保证雪翠的安全。”

    “师父……”萧齐和萧竹也在一旁叹息道,虽然他们知道师父的抉择是正确的。但心中也是惋惜不已。

    “但是事情就真的这样算了吗?”萧博也在一旁有些不甘心道,“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既可以安全救出雪翠。又可以保住萧家山庄不落入萧武忠的手上,一定会有的……”

    “如果真有,那就只能看天命了……”萧举贤看着萧博也是有些鲜有的激动,于是缓言道,“阿博,天命不可强求,逆心以求之。终不得果……”

    萧博心中既带着悲伤,也带着愤恨,可是确实没有任何的办法。现在萧武忠投靠了蒙元朝廷。有蒙古人的庇护,而且还挟持了雪翠,萧家弟子根本就不能动萧武忠半点。萧武忠行尽恶事,最后还得寸进尺。凡有义心之人。心中自然会愤愤不平。

    “行了,事情就先暂时这么定了……”萧举贤又转身对着堂前的灵案,继续道,“明日在正厅堂举行祭拜日,祭拜日一完,阿博你便派人捎口信,说我愿意把掌门之位让给他,让他放了雪翠……”

    萧博等人站在萧举贤身后。其实知道自己师父心中的痛苦。萧武忠曾是师父一手栽培大的弟子,如今却反目成仇。虽然萧举贤刚才说了那么多的帮规祖训,但是萧博等人也很清楚,从某种意义上讲,萧举贤这么做也是在为自己的育人失败赎罪。

    想到这里,萧博等人望着师父的背影,眼神中也流露出暗暗的悲伤……

    而门外的萧天听了里面的所有对话,有的不仅仅只是悲伤。更多有的,是萧天对萧武忠犯下一切罪行的愤怒。

    一想到今天萧武忠恶人嘴脸的言行,以及挟持雪翠、威胁师父的无耻行为,萧天心中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萧天似乎是想要干什么,本是靠在墙上的他瞬时站直了身子起来,随后提着自己手中的梅花剑,朝着山庄庭院的中央处走去。

    萧天走到庭院的正中央,将手中的梅花剑提在正前方。萧天慢慢抽出梅花剑,凄寒的月光照射在玲珑的梅花剑的剑锋上,闪出幽寒的光芒。

    萧天两眼一聚,随后快速抽出了梅花剑,只听得一声锋芒出鞘的脆响,随剑锋而出的一道剑气平动而出,煽动着前排的花叶。

    萧天顿了顿,随后右手握紧梅花剑的剑柄,从上而下,伴着一道金黄的剑气挥舞起来。只听寂静的夜晚中突然传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啸——神龙九变剑法第一式“蛟龙出海”,剑气化成一条巨龙,震动山河般地拔地而起,带着无比磅礴的气势,震慑着周围的一切。

    没完,萧天似乎心中有着欲要发泄的愤怒,起身一个翻腾,随后持剑一个旋转,巨龙剑气同样随着一起旋转起来——神龙九变第五式“龙翻江河”随龙阵杀出,数道剑气盘旋在萧天周身,化成数条巨龙,不断的旋转,如同翻搅着大河江山,每一道巨龙掠过,都伴着震慑天地的苍龙咆哮声。

    半空中的萧天最后一鼓作气,手持梅花剑,随后垂直向下一个俯冲,所有的剑气凝聚在了剑锋一道,对着地面就是一击,集中的一声龙咆哮即起——神龙九变第六式“青龙神威”,欲要扭倒乾坤般,巨龙带着神龙怒气,一道倾泻而下,最后在落地点形成一道巨龙盘旋的屏障,环绕在萧天身旁。

    萧天连续施完了三道神龙九变剑法之后,平稳地落在了地上。不过他本人却是不怎么平静,整个人微微喘着气,眼神也是带着悲愤,一动不动地望着被自己剑法打出一道石坑的地面,心中若有所思……

    正在这个时候,萧天的身侧突然传来一道青色剑光。萧天感应到了,想也没想地回手一剑,龙啸再起,强大的剑气直接将飞来的剑光给弹开。

    但是还没完,紧接着,从正厅堂门口的方向又飞来道道青色剑光,目标直朝萧天面门而来。萧天这次看定了,起身剑光再现,龙吼声震响而出——神龙九变第三式“飞龙在天”杀出,极具冲击力的巨龙剑气与对面飞来的青色剑光硬接上去,虽然内力看似强于青色剑光,但青色剑光却似乎带着一种以柔克刚的阴柔内力,逐渐将萧天的巨龙剑气给一点点消磨。源源不断的青色剑光逐渐瓦解了“飞龙在天”的剑气,最后的几道青光剑又突然加快了冲击力似的,直接飞向已无剑气屏障的萧天。

    萧天眼神一定,半空中一个翻身,直接躲掉了这最后的几道剑光,随后又平稳地落在了地上。

    站在对面正厅堂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萧博。萧天也不知道萧博这个时候出来想要干什么,两眼疑惑地望着萧博。

    “正不愧是神龙九变剑法,‘江湖第一剑法’果然名不虚传——”萧博略带微笑着说道,“之前一直说要和阿天你的神龙九变剑法较量较量,却一直没机会,今天算是第一次对上了……”萧博说着,慢慢走下阶梯,朝着萧天的方向走去。

    而萧天似乎是心情并不怎么开心,也没有放在刚才比武的细节上。等到萧博走到了自己的身边,萧天轻声问道:“怎么,萧博大哥你还有阿齐和阿竹都把事情告诉师父了?”

    “你刚才在门外不是都听见了吗?”萧博知道萧天刚才在门外“偷听”,直接道,“怎么,心情不好,这么晚独自一人在这儿练剑?”

    萧天并没有笑,他低头想了想,随后问道:“师父他……难道师父真的要把掌门的位置给萧武忠那个混蛋吗?”

    “为了救雪翠,为了其他萧家山庄的弟子不受牵连,师父只能这么做……”萧博苦笑着淡淡说道,“就像师父刚才说过的帮规祖训一样,萧家人治理萧家山庄的目的不是在于光宗耀祖,而是在于成人治世……”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我也明白,比起山庄的事情,救出雪翠还有不让其他萧家弟子连累的事情更重要……”萧天先是低头续道,随后抬起头,声音变大一点道,“我只是愤恨,愤恨萧武忠做了这么多的恶事,却没有得到应有的下场,反而还让他得寸进尺——”说到这里,萧天的情绪也逐渐有些激动。

    “我知道阿天你的心里很乱,但是师父也说过了,萧武忠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和师父他自己的育人也有关系……”萧博继续说道,“师父说是他的纵容,才让萧武忠变得如此狼子野心,明天的决定,或许也是他自己的赎罪……”

    “不,不是的,这不应该是师父的赎罪!”萧天突然很坚定地说道,“师父的赎罪,应该是同样教育了我不是吗?师父一直隐瞒的真相,他答应了我父亲生前的遗愿,要严加教育我的……正是因为有了萧武忠出走师门的例子,所以同样在教育我方面,师父就已经明白了自己原来的过错,并用另一种方式对待我、管教我,以至于狠下心把我赶出山庄。既然师父有心赎罪,成就了和萧武忠不一样的我,那我就应该担起责任,和萧武忠有一个命运了结,了结师父他多年来心里的结不是吗?”

    萧博听完了萧天所说的话,不禁觉得知道了真相的萧天,才是真正了解师父萧举贤心思的弟子。

    “这些真相……苏姑娘后来都告诉你了是吗……”萧博收回笑容淡淡道。

    萧天点了点头,轻声回应道:“就是佳儿和师父比武的那天,师父在‘沉香院’告诉佳儿的,然后佳儿又告诉了我……等等,佳儿呢,怎么回来都没有看见她?”

    说到这里,萧天这才发现今天回来之后,一直到晚上,又没有发现苏佳的身影。

    “真的耶,苏姑娘好像又不见了……”萧博也轻声道。

    “佳儿这个时候又不见了,到底去哪儿了,难道又冒险去了陵关城,可是我们也没看见她啊……”萧天见到苏佳又不见了,心中又是焦急万分……

    苏佳又一次背着所有人,自己一个人还悄悄呆在陵关城。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苏佳即将做的,将很有可能是帮助萧家山庄扭转一切形式的冒险计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