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风云突变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萧武忠不但投靠了蒙元朝廷,并且还抢先一步先行运送了十门铜炮至了汴梁城王大生的手上。虽然按照之前的计划,萧博等人本是不该主动掺合有关萧武忠和蒙元朝廷之间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萧武忠已经完成了第一步阴谋,若是铜炮全部运送至了汴梁,那到时候遭殃的恐怕不只是萧家山庄……

    不能坐以待毙,但是有没有很好的办法。最要命的,留给萧家山庄人思考的时间不多了,明天山庄祭拜日的时候,萧武忠就会派人将剩下的铜炮运至汴梁。就算明日萧武忠回到了萧家山庄,萧武忠毕竟已经和蒙元朝廷有了密切的关系,萧家人也不敢随便拿萧武忠怎么样。

    萧天手里还拿着那卷文书,心中有些焦急,继续道:“现在萧武忠已经提前一步行动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萧天这句问得也有些不知头绪。

    萧博想了想,随后说道:“不管怎样,还是先把书卷放回去,把这个事情先汇报给师父好了……”

    “可是明天就是祭拜日了,那时萧武忠已经派人把铜炮运到汴梁城下了——”萧天回头说道,“事情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就算现在我们回去告诉了师父,也没时间再考虑对策对付萧武忠了——”

    “那现在还能怎么办,难道要当面揭穿萧武忠和蒙元朝廷有勾结,然后在这里草率地作了解吗?”萧博回应萧天道。

    萧天低头思考着,暂时没有说什么话。

    “总之,现在还不能把事情闹大了,还是先不要让萧武忠起疑心。等回到了萧家山庄,我相信师父他会有办法解决的。”萧博继续说道。

    萧天思绪了好久,觉得萧博说得确实有理,于是还是先点头答应了。随即,萧天把书卷放回了原来的凹槽处,然后四处找重新关上暗阁的机关。

    正在这时。门外又传出了脚步声,并且还夹杂着说话的声音——是萧武忠回来了。

    而这个时候,正厅堂的大门虽然是关上的,但是萧天还没找到重新关上暗道密阁的机关。

    “阿天,你快点啊,萧武忠他回来了……”萧齐轻声朝萧天叫道,示意他快点关上机关。

    本来非常熟悉机关之道的萧天,换做平时一定会很快找到机关的位置所在,但是此时紧张无比的他,也是半天没有找到任何路子。

    “快点啊。阿天……”萧竹也在一旁急着轻声提醒道。

    萧武忠的脚步离正厅堂越来越近。萧天头上的汗水也是渐渐冒出。在墙上敲打了好一会儿。萧天似乎是终于触碰到了什么机关,果真不过一会儿,柜角处又传来了机关“咯吱——”的声音。

    不过书柜还是半天没有动,由于急躁。萧天索性直接对着柜角处踢了一下。这一下还真是有效,柜角受到这一下脚踢,整个书柜总算是转动起来,在萧武忠进屋之前,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几乎就是在一瞬间,萧武忠推开了正厅堂的房门。萧天成功关上了密道的机关,在场的人也算是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了。

    再看萧武忠,手上多了一件装饰别致白色的衿衣布。那便是萧家山庄的帮中信物“白灵风衿”,也是萧家山庄祭拜日必须要用到的信物。

    萧武忠走进了房屋后。望了在场的众人一眼,随后用试探的语气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把师弟师妹们留在屋里,连清茶都没有准备,刚才在屋里你们没做其他什么吧?”

    萧博听出了一些萧武忠的意思。为了不被引起怀疑,萧博微笑着说道:“在武忠师兄的屋里,我们这些师弟师妹还能做什么?我们当然是静待武忠师兄能将‘白灵风衿’取来,毕竟师父一直嘱咐我们的,就是这个事情。”

    “帮中信物‘白灵风衿’就在这里——”萧武忠将“白灵风衿”提在手上,随后做出交还的手势,将“白灵风衿”递给萧博,紧接着说道,“先父生前即为萧家山庄的掌门人,先父过世后,‘白灵风衿’就一直在师兄我手上。后来我和师父他老人家闹过矛盾,顺势便把‘白灵风衿’也带到了陵关城,以至于尔后的几次‘祭拜日’都没能用上信物。但是这一次我决定弥补过错,奉还这个本该属于萧家山庄的信物,并回山庄参加这次的祭拜日。”

    “武忠师兄能有这个觉悟,我们也很高兴……”萧博也还是笑着回应道,“到时候我在师父面前多说几句,说不定师父也会原来武忠师兄,武忠师兄你又能重新回到我们萧家这个大家庭中。”

    “这也我倒是也想,不过现在可能还为时过早……”萧武忠应声道,语气也似乎逐渐地在转变。

    一旁的萧天、萧齐等人没有说什么话,他们很清楚,萧博是在找托赶紧离开这里的话。现在萧武忠已经奉还了自己等人“白灵风衿”,越是在这里多呆一分钟,对萧博等人来说就越是危险。

    于是,萧博继续笑着对萧武忠说道:“既然武忠师兄按照之前所说,奉还了帮中信物,这边也算是完成了师父的任务,那我们也不多留了,现在即刻返还山庄,还望明日武忠师兄能够按约回山庄参加历代前任掌门的祭拜日。”

    “一定——”一直想让事情平稳过渡的萧武忠,打从心里也不想让萧博等人多呆在这里,于是也回应道,“既然师父于阿博你们等人有令,那师兄我也不方便多留了。这次师弟师妹们前来,却没有好好招待你们,师兄我实在是有些愧疚啊……”直到最后,萧武忠也不忘故意“煽情”几句。

    “无事无事,待到明日武忠师兄回到山庄,我们再好好叙叙闲事……”萧博也想要拖住萧武忠,避免让他产生怀疑,于是也应和着说道。

    当然萧博自己也不知道,一直想让事情就这样平稳过渡的萧武忠打从心里也和萧博等人期望同样的结果。于是没有再说什么话,萧博拉开了正厅堂的房门,准备离开这里,返回萧家山庄。

    出门的时候。萧博朝雪翠挤了一个眼神,示意她走在最前面,似乎是在告诉雪翠,一旦身后的萧武忠有什么变卦,前面的人先行离开。

    雪翠倒是没有多想,直接听从了萧博的意思。于是,雪翠走在最前面,紧跟在后面的是萧齐、萧竹和萧天,萧博走在最后面。萧博心里在想,如果萧武忠在后面突然有什么突变的举动。自己这边也好应付。

    不过此时的萧武忠也没有想这么多。见着萧博等人平稳地离开了。以为他们不知道自己与蒙元朝廷关系的萧武忠心里也算是放下了。

    萧武忠又回头望了望身后的书柜,自己与王大生的协议书也是藏在后面的暗道密阁里——这一点萧武忠也是清楚的,也是他唯一担心会被萧博等人发现的东西。

    但是看着书柜好像是完整无损的样子,萧武忠才算是松了口气。当然他并不清楚。其实萧天刚才无意间触碰了书柜处的机关,萧博等人已经知道了里面的真相。

    萧武忠朝书柜处慢慢走去,无意间低头望去,然而一个不经意的景象却引起了萧武忠的注意。只见书柜前距处,有一个半圆扇形的区域,上面的灰尘密度和四周普通的地面有些不太一样——这是刚才萧天触动机关后,书柜移动过的痕迹。

    萧武忠看到了这不经意的景象,眼神突然一惊……

    一切都显得很平静……

    萧博等人继续向前走着,萧博此时心里在想。在自己等人离开这座庭院前,萧武忠不要再有任何的怀疑。如果一旦身后的萧武忠又什么变卦的行动,自己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先掩护自己的师弟师妹们走……

    萧武忠在萧博身后的厅堂,随后伸出一只手,慢慢做了一个手势……

    萧博继续朝着前面走着。并没有注意后面萧武忠的动作……

    一切都还很正常,但是周围的空气似乎是凝固了几番,庭院的大门口处也传来了隐隐的脚步声,萧博的心不禁提起了几分……

    然而,接下来的一个景象,让萧博等人大吃一惊——几乎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庭院的大门口处突然涌进来了大量的身披白色盔甲的蒙元士兵。这些蒙元士兵训练有素,冲进大院后,还没等萧博等人反应过来,就已经几列将他们团团围在了庭院的正中央,并挡住了萧博等人的去路。

    如此的一幕,很明显这是萧武忠刚才下的命令,也直接说明了萧武忠承认了自己和蒙元朝廷的勾结。

    萧博也是清楚的,看来是萧武忠无意间发现了什么才变卦的。怕身后的萧武忠会有什么不轨的行动,萧博立刻回头。然而又是让萧博吃惊的一幕——就在萧博回头的一瞬间,萧武忠轻功一施,整个人直接从正厅堂的屋内跃至了庭院大门口的距前。

    没完,萧武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了自己身上的佩剑,并将面前还没任何反应的雪翠给一把拉了过来,并用佩剑架在了雪翠的脖子上,将她给挟持住了。

    所有的一切几乎就是一瞬间,萧博这边,所有的人都有些看傻了。萧博也是万分吃惊,虽然萧武忠是变卦了,可是他万万都不会想到萧武忠竟然会在门前派兵动手脚,将自己等人的去路给拦住了。

    被挟持的雪翠也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情,刚才的一瞬之间,让她受到了不小的恐吓。

    “雪翠——”看见雪翠被萧武忠挟持了,萧天不禁大声喊道。

    “萧武忠,你干什么?”萧博知道萧武忠已经承认了自己与蒙元朝廷的事情,于是语气也不客气地问道。

    萧武忠冷笑了一声——和刚才完全不一样的表情——随后说道:“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在屋内,你们已经发现了我和王大生将军的协议书。你们明明就知道了真相,却没有在我面前说出来,看来是有备而来的啊……”

    “你先放开雪翠——”不管萧武忠如何,现在最紧要的是要救出雪翠,于是萧博对上说道,“不管你想怎么做,你先放开雪翠——”

    萧武忠则不以为然。继续冷笑道:“哼,萧博,我知道你的武功很厉害,我也不是你的对手,要是放了雪翠,我可就没有后招了——”

    “萧武忠,你到底想要什么?”萧博考虑着小屋中年这样做究竟是何原因,于是又问道。

    “我想要什么?”萧武忠也疑惑道。

    萧博继续义正言辞道:“因为和师父的矛盾,你离开了萧家山庄;现在又不知是处于什么目的,你又投靠了蒙古人。现在的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我想要的东西比你们想的都伟大!”萧武忠突然大声说道。“我要成为萧家山庄的掌门人,让萧家山庄在我的关心下,更够在众武林蒸蒸日上!”

    见萧武忠果然是提到了这个问题,萧博等人心里不觉一震。

    萧武忠依旧是挟持着雪翠。继续说道:“我和师父闹矛盾,是我的错?哼,我一直想要成为萧家山庄的掌门人,我的父亲生前是萧家山庄门人,师父他老人家之前也是让我以此为人生志愿的……可是等我有本事了,师父却说我不适合做萧家山庄掌门人,说我只会把萧家山庄带上末路。哼,我就不明白了,老是受那些腐旧陈规干什么。为什么萧家山庄总是隐匿在深山中,却不能官途于世?我和师父管理山庄的原则不一样,师父墨守成规,而我怎是真正想要让山庄发扬光大。所以我和师父闹僵了,一个人住在了这陵关城里……”

    听着萧武忠说的。萧博等人倒是没先说什么,继续听着萧武忠叙述着。

    萧武忠继续说道:“直到后来,师父永远不让我当上萧家山庄的掌门人,为此我痛苦万分。但是我从来没有忘记过我之前的愿望,想要让萧家山庄名扬四海。所以,我找到了蒙元朝廷的王大生将军,如今这世上,也只有投靠了朝廷,萧家山庄才有荣华富贵、出人头地之日!比起你们这些只会听师父话,却没有什么长进的萧家弟子来说,我的眼光比你们要远多了——”

    “你疯了!”萧天在一旁终于忍不住了,破口道,“王大生是蒙元朝廷的人,你身为前任萧家掌门的儿子,居然投靠了蒙古人,你究竟又有何颜面面对列祖列宗?”

    萧武忠听了萧天说的,白了萧天一眼,随后继续笑道:“哼,你可别把我这个未来的萧家山庄掌门人和你这个‘垫底虫’比,我可跟你不一样,我有远大的志愿!”

    萧天听了萧武忠的狡辩,心中立刻气愤不已,随后他大声回应道:“投靠蒙元朝廷,违背列祖列宗,只为虚名和荣华,与天下之命为敌,居然还敢说是远大的志愿?”

    “随你们怎么说好了,反正现在雪翠在我手中……”萧武忠又说了一句,手中的佩剑仅仅扣在了雪翠的脖子上,只需稍稍一用力,人质雪翠即刻便会命丧当场。

    雪翠被挟持着,也不敢乱说什么话,只是做出一个想要反抗却无力回天的表情。

    “你居然把一个手无寸铁的姑娘当做是人质,你简直就是灭绝人性!”萧天看见自己的师妹雪翠被萧武忠劫持的痛苦的样子,立刻愤怒道,“亏你还是前任掌门的儿子,居然想到要投靠蒙古人,违背天下之民,萧家山庄要是交到了你手上,只会臭名昭著!”

    “哼,你们就继续浪费口舌吧,反正我现在有筹码在手上,你们也不敢轻举妄动……”萧武忠又冷笑了一声。

    “什么意思?”萧博似乎是听出了萧武忠的这句话还有别的意思,于是心中略带担心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