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倾心夜谈
    萧家山庄的后山处,夜清宁静。后山清湖水波平静,偶尔几阵凉风吹来,荡起微微水波,给肃静的宁静之夜带来几分轻盈的点缀。凉风吹过湖面,荡漾在湖边的青草群上,青草随风摇摆。时不时能听见几声清脆的蝉鸣,还算是能给人几分惬意之感……

    从自己家里跑出来的萧天,直接跑到了这后山之上。听到了苏佳和自己母亲的对话,心情有些忧郁的他也鲜有地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自己一个人静静思绪。

    此时的萧天正躺在清湖边的草地上,嘴巴里叼着一根芦杆,翘着一只腿,眼神惆怅的望着夜星稀疏的夜空,静静感受着身旁湖边吹来的凉凉的风。萧天似乎是很享受这个样子,虽然现在听到刚才对话的他心里十分难受,但是这个样子好像是唯一能使萧天感到好受一点的方法。

    夜风还在静静地吹,吹过湖边的青草,吹过萧天的脸颊。偶尔从湖边带过的露珠滴在萧天的眼眶旁边,一种怡然的清凉也让萧天的心情平静了许多。

    不知何时,就在萧天躺着的草地的后面,一个倩影出现在了萧天的身后,然后停住不动了许久。

    “你果然在这里……”一个舒心的声音,残月映射而下,照出了苏佳那张优柔之美的面容。

    萧天知道是苏佳来了,不过自己是背对着苏佳的,并没有第一时间看清苏佳的面容。萧天顿了许久,随后放下了翘着的腿,只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苏佳静静地望了望萧天有些忧伤的样子,随后慢慢走到了萧天的右侧,最后蹲下身来,坐在了萧天身旁的草地上,轻声道:“你之前说过的,阿天你小时候不开心的时候,总会来这清湖边静静坐着……”

    “还是佳儿你了解我……”萧天轻轻叹了一句,随后整个人从草地里慢慢坐起来。用手拿下了叼在嘴里的芦杆。

    苏佳侧脸望着萧天略带忧伤的面庞,微微一笑道:“阿天,我知道,你刚才在外面听了你娘亲的话,心里一定很难过……”

    “你不也是一样吗?”萧天跟上去道,“说实话,我从小一直很听娘亲的话,每一件事情都是……但是今天,或许是我第一次反对我娘亲……”

    “所以说阿天你变了……”苏佳可能心里也有忧伤感,但是依旧是微笑面对萧天道。“刚才秀姨也说过了。自从阿天你遇到我以后。人也变了……”

    “也许这就是缘分吧,一个从萧家山庄出来,一个从追风派出来,最后竟然遇到了一起……”萧天也应和着道。“如果说在柳沙镇,我们两个没有遇见,也就不会有后面的种种事情发生。我可能还是会在柳沙镇做我的木匠,佳儿你可能还是会一个人走你的‘复仇’之路……”

    “但是我们的的确确遇到了一块儿,而且彼此改变了彼此的人生之路不是吗?”苏佳继续道,“刚才秀姨跟我说,是我改变了阿天你的人生,其实阿天你又未尝不是改变了我?如果我们没有遇见彼此的话,我可能还是会想以前一样不信任朋友。一个人孤零零地走着未知的路,而阿天你依旧是会像你师父所说的那样仅有燕雀苟安之志……但是正是因为我们遇到了,彼此改变了对方,人生的道路才变得更加的曲折并充满了意义不是吗?”

    “可是我娘亲反对我们两个在一起,现在再回眸以前太多的事情也没用了……”萧天暗暗叹了一句。随后捡起旁边的一块个头较大的石头,用力往前一扔,只听“扑通——”一声,石头掉进了湖里。

    “小时候想不清楚事情的时候,我也喜欢这样把石头扔进湖里,看石头会不会随水流流走,现在也是如此……”萧天继续说道,“石头再沉,也会随波逐流,不知何处;现在我和佳儿你的感情也向这石头一样,就算我们两个人再怎么坚定,外境的阻拦太多,我们自身也毫无办法……”

    “我们不是没有办法,现在只是碰到了这层坎罢了……”苏佳倒是不以为然,继续说道,“原来玄空大师也和我说过,‘世间之难,以情为首,不历百生沧桑之苦,轻薄以淡之,无缘无分,此非情也’,我们两个人只不过经历到了人生的另一道坎罢了,人生路途漫漫,兴许我们还有许多东西还未参透……”

    萧天低头静静想了想,随后又问道:“那如果是佳儿你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苏佳望着湖面思绪了一下,随后微微一笑,也捡起旁边的一块石头,扔向前方的湖水。也是“扑通——”一声,石头落进了湖里。

    “佳儿……”萧天看着苏佳竟也和自己做了同样的动作,一个女孩子会做一个男孩子发泄心情时做的事情,萧天不禁有些感到惊讶。

    “就和阿天你一样,既然心情不好,那我也像你一样把石头扔进湖里……”苏佳微笑着说道,“不管外境如何,我都会想办法替你分担忧伤,就像之前阿天你一直关心我那样……”

    “佳儿,有你在我身边真好,我是说真的……”萧天看着苏佳关心自己的样子,心中略有欣慰道。

    “嗯,我记得,这句话也是之前在梅花山庄的时候,我对你说过的……”苏佳继续微笑道,“说明我们两个心中已经彼此有了对方不是吗?”

    萧天半天没有做声,只是低头望着草地,随后又望了望远处的湖景。

    苏佳想了一会儿,目光也望向湖边,紧接着又道:“就像刚才阿天你说的那样,扔进湖里的石头会随波逐流。但是感情长路漫漫,未来的人生我们怎么可能现在就看清楚呢?在上面多处用心,感情也会多一份沉着不是吗?就像你把刚才的石头扔进湖里,你怎么知道石头究竟是真的随波逐流还是沉入湖底?我们不能改变石头的重量,但是可以改变扔石头的数量,并且能够掂量轻重。只要石头够沉,总有一块能够沉入湖底不是吗?”

    说完,苏佳又挑了旁边比刚才更大的一块石头,再一次扔进前面的湖里。这次石头落水的“扑通——”声,比刚才大了许多。虽然不能确定会不会被水流冲走,但至少可以肯定,这块石头比刚才那块沉多了,沉底的几率也更大了些。

    萧天在一旁愣了半天,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少有话语的苏佳,今天也会说出话如此有哲理的话语来。

    苏佳看着萧天还在一旁愣愣地发呆,继续微笑着道:“所以说我们两个人没必要为了今天的事情而太苦恼,像往常一样,也像现在这样说说笑笑不是挺好吗?”

    萧天听了,终于露出微笑道:“也对。既然我们两个现在还在一起。为什么要那么伤心呢。又不是生离死别……说实话,佳儿,第一次在柳沙镇碰到你的时候,就感觉到你是一个不一般的女孩。”

    “噢?”苏佳这个时候陪着萧天在夜色湖边静坐着。心想着能和萧天再多说些话,于是提起兴趣来道。

    “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只认为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但是后来没想到,你居然能一人对付朱雀派和苍鹰派两大恶势力……”萧天抬头望着星空,回忆着说道,“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认为你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女孩,所以我才渐渐喜欢你。”

    苏佳听了。脸微微一红,随后接着道:“是吗?不过第一眼见到阿天你的时候,只觉得你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傻小子罢了。不过看见你一人敢于反抗恶霸官兵,我也觉得阿天你很有正义心。”

    “当然,碰见了佳儿你。我才真正改变了……”萧天继续说道,“如果不是佳儿你在柳沙镇的事迹,我可能现在还在柳沙镇,陪我师父当一个小小的木匠,永远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出头之日’,不会这么快地回到萧家山庄,所以真的要谢谢你……”

    苏佳先是笑了一笑,随后想到了萧天左脸上的刀伤,眼神又有些迷茫。由于自己是坐在萧天的右边,所以看不见萧天的左脸。苏佳想了想,随后叫道:“阿天,你把头转过来……”

    “什么?”萧天还不知道苏佳想要干什么,不过还是把头转了过去。

    苏佳眼神迷离一阵,随后伸出右手,在萧天的左脸刀伤上抚摸了一道。这个时候,萧天知道苏佳想要做什么了,不过和苏佳交往了这么久,现在苏佳的纤纤玉手在自己脸上抚摸,萧天还是不自觉地心跳加快。

    “还疼吗?”苏佳有些苦笑道,“因为我曾经的一时冲动,害得你……”

    萧天轻轻一笑,把苏佳的手慢慢拿了下来,随后笑着回应道:“早就不疼了……说实话我还得谢谢佳儿你,如果不是佳儿你在我脸上留下这块刀伤,我不会清醒认识很多东西,也不会感受到佳儿你因为你的身世内心所感受的痛苦……”

    “你一直相信我,所以没有怪我,而我却一次次连累了阿天你,直到现在我也觉得有些愧疚……”苏佳收回右手后,继续苦笑着道。

    “应该说是我连累了佳儿你吧……”萧天继续回忆道,“碰到卢欢前辈的时候,如果不是我武功太差,也不会连累佳儿你太多,还害得你……害得你为我负伤……”

    “可是阿天你还不是拼了性命地把我背到梅花山庄了吗?”苏佳跟着道,“为了救我,你当时还吃下了郜前辈的毒药,差点把自己的命都搭上去了……”

    “我当时只是想,如果能够救了佳儿你,我死也不怕,我是说真的……”萧天又笑着道。

    本来是一句让人感动的话语,但是此时的苏佳听了,似乎心里并没有太多的开心,反倒是有些惆怅起来。

    萧天在一旁注意到了,于是转头问道:“佳儿,你怎么了,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

    “你娘亲……”苏佳把头转向正前方的清湖,忽地淡淡说道。

    “我娘亲?”萧天有些不解道,“和我娘亲有什么关系?”

    “刚才你娘亲提到了……”苏佳带着淡淡的忧伤说道,“我们可以为了彼此,献出自己的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我们把这当做是了爱情……但是你娘亲说,我们之前遇到的种种仅仅只是缘分。根本不能算是爱情……”

    “为了彼此,连生命都可以献出,如果这都不能算爱情,那究竟什么才算……”萧天也不清楚自己娘亲究竟意思何在,疑惑地嘀咕道。

    “我觉得你娘说的没错,应该是我们自己没弄明白……”苏佳这个时候,眼神又有些迷茫道。

    “就因为这样,我娘才没有答应我们两个在一起是吗?”萧天又问道。

    苏佳轻轻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轻声道:“或许真的是我们错了,换个角度来说。我们还有经历到人生的那一处吧……”

    “感情真的有那么复杂吗?”萧天也有些忧伤道。“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娘已经明言反对我们两个人了……”

    “还不晚——”苏佳峰回路转道,“秀姨刚才说了,如果今后的日子我们能想明白这个问题,秀姨她……她就能答应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了……”说了这么久。苏佳才算是把最关键的东西说出来了。

    “什么,是真的吗?”听到这个消息,萧天整个人一下子回过神来了,似乎重新看到了希望,“佳儿,你刚才为什么不早说?”

    苏佳倒是显得很淡定的样子,继续说道:“我只是在思考秀姨刚才对我说过的话……我想通过和阿天你一起的回忆,回忆我们一起走过的路,根据秀姨刚才说的。找找这其中的问题究竟在哪里……”

    “这倒也是……”萧天想到这一茬,也静静地思考着道,“又回忆了我们两个人曾经走过的路,依旧是没能明白任何东西……我和佳儿你一直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挫折。甘愿为了彼此而献出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可是我娘却说这并不是真正的爱情,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说,一定要让我们两个人真正分离一次,才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吗……”苏佳冷不丁地突然冒出一句道。

    “佳儿你说什么?”萧天听到这句话,也顿时间感到一丝心寒,于是立刻问道。

    苏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随后自己不断摇头道:“我不清楚,不清楚……要是我们两个真经历了生离死别,恐怕……”

    话说到这份上,两个人顿时沉默了好久。也许在他们心里,可能想到了一些从来不敢预料的问题……如果有一天,彼此两个人真的分离了,甚至是生离死别,他们接下来的日子会如何过……

    不知何时,夜晚的凉风渐渐变大了……

    越想越是心寒,萧天和苏佳也不敢在往下想。萧天先站起身,随后说道:“行了,这里夜晚太凉了,别在这里冻病了。我要早点休息了,明天我还要陪萧博大哥还有阿齐他们去陵关城呢,得回去养足精神才行……佳儿你也回去早点休息吧,明日陵关城一行,你还是好好待在家里吧,毕竟王大生这个时候认为你死了,他一定会放松警惕的……”

    “阿天……”苏佳两眼望着萧天,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想法。

    “起来吧……”萧天继续道,“可能今天我娘亲的话,让我们两个人想得有些太多了……但是路是慢慢走的,无论我们两个人究竟将来命运如何,我们还是用一颗平常心去看待吧,想得太多了未必能有好的结果,所以说还是先回去早点休息吧……”

    苏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站起身来,准备陪萧天一起回去。不过苏佳的眼神一直很迷茫,她似乎在思考着问题,也许是今天张秀对自己说的话,也许是未来自己与萧天的命运,也许是对萧天明日去陵关城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