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鸳鸯归宿
    萧天想了想,不禁觉得苏佳似乎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再看自己的母亲依旧是严肃的目光望着自己,萧天一定神,于是还是决定先离开房间,让苏佳和自己的母亲单独谈谈……

    萧天慢慢走出了房门,虽然没有回头去看苏佳和自己的母亲,但自己心中肯定是纠结着放不下。想罢,萧天出了房门后,偷偷站在了门口的一侧,然后整个人贴着门壁上,想要偷听里面二人谈话的内容……

    而在房间内,虽然苏佳刚才的表情显得很淡定,但是那也只是为了不让萧天多担心罢了。现在真的把自己和萧天的娘亲单独留在房间里,苏佳的心里也是紧张不已。何况,张秀本来就对自己有一些成见,这让苏佳对即将到来的二人对话更放不下心。

    “苏姑娘,你别紧张……”张秀看出来了苏佳有些紧张的样子,于是先轻声道,“只是坐下来和苏姑娘你好好谈谈,也不会别的怎么样……”

    苏佳没有立刻回应,心中不断地打颤,两眼也是略低地望着地面,始终都不敢正眼望张秀一眼。

    张秀稍稍顿了一下,随后先言道:“苏姑娘,我问你,你是真的喜欢阿天是吗?”

    苏佳听了,全身如同触电般“麻痹”了一下,随后轻轻点了点头。

    “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张秀继续问道,“换句话说,你们两人什么时候开始互有好感的?”

    苏佳愣了好一会儿,似乎还是很紧张的样子,随后才慢慢答道:“应该……应该是在我和阿天认识后,离开柳沙镇的日子……我和阿天曾经发生过矛盾,我……我因为一时之气,在阿天脸上留下了刀伤……不过阿天并没有怪我。而且……而且还在后来的一件事情中救了我……”

    “就是那个时候?”张秀紧接着道,“因为你们两个曾经发生过矛盾,然后阿天曾经救过你。你们便有了好感?”

    “不是的——”苏佳又接着道,“阿天他……他是一个很有博爱之心的人。在遇到卢欢前辈的时候,我不想让阿天和我一样身处危险,便让他先走。可是他不但没有离去,而且还一直在我身边,以至于后来我为了救阿天,被卢欢前辈打伤了,也是阿天差点拼了性命从梅花山庄金钗婆婆那里救了我……”

    “也就是说。你们两个人之间是互有恩情,所以才彼此对对方有了好感对吧……”张秀又问道。

    话说到这里,在外面的萧天听了,心中反而是稍微放了下来。因为他觉得,苏佳把这些事迹说出来,自己的娘亲答应自己和苏佳的几率要更大些。

    而房间里的张秀倒是不急,她继续问道:“可是,阿天原来在萧家山庄十几年。都没有出过什么事;怎么出去碰见了苏姑娘你,遇到的事情就这么多?还是说,是苏姑娘你的身世的问题,把阿天无缘无故地牵连进去的……”

    听到张秀说出这句话,苏佳的心中不禁为之一振。因为这不仅仅是现在张秀问出来的问题。自己曾经与萧天经历了许许多多的波折,苏佳也是不止一次两次地考虑到了这个问题——究竟是不是自己的一些过错,让阿天也无缘无故地卷进了本与他毫无干系的事情纠葛里来。想到这里,苏佳的表情又一次地略显忧伤。

    看着苏佳半天没说话,张秀想了想,紧接着又问道:“不如我换个问题吧……苏姑娘,就在这里,你把真正的所有身世,全都告诉我好吗?毕竟作为阿天的娘亲,知道自己未来媳妇的点点滴滴是很重要的……”

    此话一出,首先担心的倒不是苏佳,反而是在门外一直偷听的萧天。萧天心中有些慌了,之前回山庄的那一会儿,萧天本就已经决定了,不把苏佳的身世告诉自己的娘亲,以至于到现在,还只有自己的师父以及萧博他们知道苏佳的所有身世。现在自己的母亲主动提出来了,如果说苏佳真的如实回答的话,知道了真相的母亲肯定会拒绝二人关系的。

    而在房里的苏佳,心中的担心反倒是没有萧天那么多,她心想着自己都已经在萧举贤前辈面前袒露了身世,在萧天娘亲面前说出实情也是迟早的事。于是,苏佳定了定神,两眼一闭,做出了想要说出来的样子。

    “看来苏姑娘也是想要说了……”张秀继续道,“阿天他总是担心这担心那,连苏姑娘你的身世对我都有所隐瞒。阿天这孩子也真是的,原来他可是什么都不向自己娘亲隐瞒的……不过出去一年认识了苏姑娘你,萧天倒像是变了不少,那苏姑娘你可亲自告诉我实情?”

    “好吧,我本不应该对所有人隐瞒的……”苏佳慢慢睁开眼睛,似乎是决定了,随后缓缓道,“我本是武林中盛传的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十七年前,也就是我刚出生的时候,我父亲就被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莫天行给害死了,我的母亲也因此不知下落。尔后也许是出于愧疚,莫天行也自觉做出了伤天害理之事,伤害了自己曾经也爱过的我的母亲,所以便收养了算是无父无母的我,好像是借以赎罪。后来因为种种的波折,莫天行到了追风派,并随之成为了追风派的掌门人,我也因此被莫天行以‘李忆瑶’的名字收养在了追风派下……或许是因为种种的机缘吧,追风派的弟子陈世今投靠蒙古人,我也稀里糊涂地进了帮派的禁地‘水月洞’,习得了‘断魂刀法’,却触犯了帮中门规,知道真相的我最后算是离开了追风派……后来我出山以后,在遇到阿天之前,本来是就以复仇和寻找母亲为人生目的的……”

    “遇到阿天以后,苏姑娘你也变了是不是……”张秀跟上去道,“不过听阿天说,苏姑娘你是他见过的最善良、最坚强、最有正义心的女孩,曾经可以为了镇上的百姓只身和恶势力作斗争是吗?”

    “那只不过是我原来一直的一个理想或是原则吧,就像阿天从来都想要为萧家山庄做出贡献一样……”苏佳淡淡地回答道。

    “看来这也是阿天喜欢上苏姑娘你的理由之一啊……”张秀继续道。“之后,苏姑娘你和阿天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逐渐生出了感情是吗?”

    苏佳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轻轻点了点头。

    张秀闭着眼睛想了想,随后道:“我明白了。你和阿天之间的关系。我想了想,在你们面前主要存在两个问题。”

    听到张秀说出这话,苏佳用不经意的目光望了张秀一眼。

    张秀缓了缓神,继续说道:“首先第一,你和阿天只见确实是经历了许多的磨难不假,由此生出感情也是情理之中。但是还很年轻的你们,有没有想清楚一个问题。苏姑娘你阿天的好或是阿天对你的好,究竟是为了报恩于对方还是真的有感情在里面,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在哪里,而你们又是属于哪一种……”

    第一个问题即出。苏佳不禁愣了一下。的确,眼看着表面上二人的经历,的确是生出了感情,但是像之前柳沙镇遇到的事情还有后来自己为了救萧天吃了卢欢的“夺魂掌”,以及梅花山庄的时候。萧天为了自己而付出这么多,两人之间起初真的是生有感情还是说仅仅只是为了还彼此的恩情。就当时发生过的经历来看,当时他们二人的第一感觉好像是后者的情况。一想到这里,苏佳突然间对自己和萧天之间的感情又产生了一种迷茫感……

    但是还没等苏佳想明白这个问题,张秀的第二个问题又来了。“第二个问题……”张秀继续说道。“苏姑娘你的身世如此的坎坷,而且还面临着这样那样的危险。你能为了百姓的安危,只身一人与恶势力斗争了这么多,阿天欣赏你毋庸置疑。但是你们两个想过没有,在感情方面,这些东西并不是主要的,或者说,甚至可能会成为感情的累赘……”

    苏佳似乎是没有一下听明白这其中的意思,愣了好一会儿。

    看着苏佳有些迷茫的样子,张秀继续说道:“简单点说,苏姑娘你和阿天想清楚没有,你们二人的感情究竟该往何发展?之前遇到了那么多的经历,让你们两个有缘在一起;但是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呢,还是像现在这样每天过着出生入死的生活吗?江湖险恶,人心苟测,将来你们若真是在了一起,甚至说是结婚有了孩子,你们也会让你们的子女后代也和你们一样过着‘吃了一顿没下顿’的生活吗?”

    听明白了张秀的意思,苏佳又一次愣住了,这个问题她自己还有萧天也是从来没有想过的。

    “我懂你们年轻人感情,你们为了彼此,可以不不惜一切,甚至是付出生命……”张秀继续道,“就像苏姑娘你和阿天之前遇到了卢欢前辈时那样,为了对方的安危,甘愿付出彼此的生命,你们把这当做是二人之间的缘分爱情了……可是这不是,这仅仅只是缘分,不是爱情——”

    苏佳有些迷茫了,今天听了张秀说的这些话,苏佳才觉得自己有太多东西没有弄明白,自己和萧天的感情变得更加朦胧起来。随即,苏佳轻声地问道:“那……到底什么才是爱情?”

    “这得问你自己啊——”张秀转头望了苏佳一眼,最后的一句话有些让苏佳心寒了,“你没有弄明白这些,所以很遗憾……我不会答应你成为萧家的媳妇的……”

    此话一出,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同时使房内的苏佳以及房外偷听的萧天震惊住了,张秀的这一口回绝,直接否定了二人的关系。

    萧天在房外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但是自己也不能闯进去和自己的母亲理论。萧天重重地在墙上打了一拳,也许是为了发泄,不能进房间的他也只好转头,心情悲痛地往后山的方向奔跑而去……

    苏佳在房内也是听到了,张秀的一句回绝,似乎所有的一切愿望都在这一刻破灭了,一向坚强的苏佳此时眼角中也渗出了泪水。但是苏佳的心里并没有怨恨,在萧天的娘亲面前,苏佳也只能默默接受着这似乎已经决定好了的命运。

    伫立了好久,心中满是悲伤的苏佳慢慢朝张秀鞠了一躬,随后缓缓道:“对不起,秀姨,给您和阿天添了这么多麻烦……也许真的是我和阿天不懂,经历了那么多却不懂人世常情……”苏佳说着,心中越来越难受,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当上天似乎已经注定好的爱情破灭的时候,对其心里的打击是沉重无比的。

    张秀看了一眼苏佳的悲伤的眼神,心中突然是想到了什么。随即,张秀的一句话让有些绝望的苏佳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我只是说苏姑娘你没弄明白这些,就不能成为萧家的媳妇……但是,时间也能考验一切,现在不明白不代表永远不会明白。如果说苏姑娘你能够在日后想明白这些问题,便是真正懂得情感的本质,到那时候也不是不可以答应你们……”

    苏佳听了,有些重回希望般地抬起头,随后用略带激动地口气问道:“是真的吗,秀姨?”

    张秀轻轻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阿天能一心一意喜欢苏姑娘你,你们两个人也经历了那么多,说明还是有缘分在里面……但是仅有缘分远远不够,你们想要真正弄明白你们二人之间的感情,以后要走的路也还有很长。至于能不能修成正果,就看你们两个人今后的路了,如果还是没能弄明白,我依旧是不会承认苏姑娘你成为萧家媳妇的……”

    话是这么说,苏佳心里却是早已没了刚才的那种悲痛。既然张秀给了自己机会,说明萧天的娘亲并不是完全对自己有偏见,关键是看今后自己与萧天如何把握了。

    于是,苏佳又一次鞠躬道:“谢谢秀姨,谢谢……”苏佳说着,不禁有些带着哭腔。

    “行了,别哭了……”张秀看着苏佳这个样子,也不忍心再说什么了,“你到外面去看看阿天吧,估计他这个时候还在赌气呢……”

    苏佳站起身,摸了摸眼角的泪水,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便离开了房屋。

    张秀看在眼里,心中却是思绪万千:“阿天啊,虽然一开始娘亲并不是完全同意你和苏姑娘在一起,但是如果你和苏姑娘以后能想明白这个问题的话……说实话,是苏姑娘改变了阿天你的人生,娘亲相信在这个问题上,无论你们最终能否在一起,你们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满意的答案……”

    苏佳跑出了房门后,却四下没有看见萧天的身影,苏佳也猜到了萧天一定是在外面听得心情悲痛不已,便跑到了别的地方了。

    这一下子可不太妙,因为萧天是因为自己娘亲回绝苏佳的那一句才悲痛地离去的,而之后张秀给苏佳机会的那些话,萧天却是没有听见,心在萧天的心里应该还是非常悲痛。

    苏佳心想着,第一反应觉得萧天可能是跑去了玉青树的后院,于是便到后院去看了一眼。

    很遗憾,萧天并没有在后院,可见萧天此时的心里一定是万般的伤心,连父亲坟冢前的玉青树也不能抚平心中的痛。

    苏佳站在原地想了想,心中也担心萧天这个时候究竟会跑到哪里去。

    “对了,阿天现在心里很难受,会不会到那个地方去了……”苏佳似乎是萧天有可能去的地方,随即又转头加快脚步,往后山的方向跑去——刚才萧天的确是从这里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