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萧母不认
    萧天站在玉青树前,面对着自己父亲的坟冢,心中若有所思……

    萧天出生后,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从母亲和师父口中,萧天一直都只知道自己的父亲只是一个树匠工,却从来也不知道自己父亲生前的望子成龙之心。自己的父亲并不会任何的武功,也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丰功伟绩,却也拥有严格教子之心。如今自己的父亲早已入土,他的遗愿却依旧是如此的坚定,就像他生前种的这棵玉青树一般,无论风吹雨打、春夏秋冬,依旧是如此的挺立……

    萧天心中微微一颤,用手在玉青树的树皮上抚摸了一会儿,原来一直来这儿听父亲的“心声”,却不能完全知道父亲的心愿。但是今天萧天明白了,父亲想要借这棵玉青树表达什么,自己的母亲和师父为何又对自己如此的严格。

    萧天两眼一闭,单手撑在玉青树上,头微微一低,似乎是在回顾自己曾经不明真相的点点滴滴。

    苏佳在萧天身后一直看着,她知道自己把这个真相告诉了萧天,萧天并不是不能接受,而是在反思原来他自己误解的一切。“阿天……”苏佳轻轻呼应了一句,希望想什么话安慰一下现在心情有些乱的萧天。

    萧天轻轻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然后整个人抬头从玉青树前站直了。随后,萧天慢慢转过身,紧接着说道:“无论我爹生前说过什么,娘亲和师父从前隐瞒了什么。现在我还在萧家山庄,我是萧天,是爹娘骄傲的儿子。是师父的寄托,是萧家山庄的弟子,我就不能辜负他们”

    萧天的这句话说得很坚定,苏佳站在对面也是略有感触。

    “所以说,明天去陵关城见萧武忠的事情,我还是会去的……”萧天继续说道,“师父既然用两种方式培养了我和萧武忠师兄。那我就一定要亲自看看这一切的因果……”

    “可是你就这样去,万一在陵关城碰到了王大生……”苏佳最担心的,说到底还是萧天以及其他萧家弟子的安全。于是有些担忧道。

    “没关系的,佳儿,有萧博师兄领着我们,不会有事的。萧博师兄还没有在佳儿你面前露过手脚。可他也是很厉害的……”萧天微微一笑道。“倒是佳儿你,昨日在陵关城被王大生盯上了。现在王大生以为你死了,佳儿你明日就无需再去了,好好在山庄休息一阵吧……”

    苏佳听了萧天的话,似乎心里有了一种坚定的想法,眼神微微一皱……

    说罢,萧天又往院外的方向慢慢走去,跟着说道:“好了。我再去师父那里看看,看看师父给萧博师兄还有阿齐他们安排的任务怎么样了……”

    苏佳只是静静地看着萧天离开的背影。却没有再说什么话……

    萧家山庄正厅堂内,萧举贤还在给萧博等人一一讲述着关于明日前去陵关城取回帮中信物的一些注意事项。萧天这个时候也慢慢走到了正厅堂的门口,透过格子窗,看着自己的师父萧举贤在详细地叙述着任务的安排,知道了真相的萧天突然觉得平日里严格的师父萧举贤,此时渐现苍老的脸上多了一分隐隐的和蔼。虽然萧举贤还是一脸的严肃,但是萧天看得出,看得出自己师父对萧家山庄的责任,对自己弟子的关爱,想到自己从前不明真相的一些想法,如今知道了自己的师父和家人的操心,萧天的心里顿时多出一种暗暗的愧疚。不过萧天现在却觉得有一些从容,脸上也慢慢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终于,大约过了两柱香的时间,萧举贤好像是和萧博他们安排好了任务,随同人一起走出了正厅堂。走出正好和萧天打了一个照面,萧博不禁问道:“阿天,你怎么还在这里?”

    萧天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用一种从容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师父萧举贤。

    “你都知道了,是苏姑娘告诉你的吧……”萧举贤只是轻轻道了一句,“不管怎样,你都不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至于明天的任务你和不和阿博他们一起去,我也管不着,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萧举贤也没有再看萧天一眼,扭头便离开了,依旧是带着那副严肃的表情。

    如果换做是原来的萧天,他肯定心里会觉得命运不公。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知道了真相的萧天,可以从萧举贤的字里行间中感觉出自己师父对自己的关心。

    旁边的萧齐和雪翠等人也是不明真相,都觉得师父对萧天太过于苛刻了,简直就是有偏见。但是同样知道真相的萧博却很明白,他清楚萧天也知道真相后,慢慢走到萧天面前,随后对萧天道:“阿天,你明天还要和我们一起去吗?”

    “当然了……”萧天露出微笑轻声道,“我和萧武忠师兄都是师父培养的弟子,现在正是师父了却因缘的机会,他也想要为之前所做的一切明个了结吧……”

    萧举贤也是知道萧天心里的想法,但是也和苏佳一样,有些担心萧天安危地继续道:“但是明天去陵关城存在很大的危险,阿天你……真的不要紧吗?”

    萧天自信却声音不大地笑道:“现在的我和以前大不如前了,再说了,连阿齐都能去,打败我的他还担心什么?”

    萧齐见着自己在旁边被萧天无缘无故“黑”了一句,于是不好气道:“喂,阿天,你怎么什么时候都拿我开刷,和我有成见是不是?”

    萧天和萧齐在一起时,总能找到开玩笑的点子,这让萧天也觉得自己的生活不乏乐趣。于是,萧天笑着回应道:“怎么,败在我手下。现在不服气了?想要看不起我,明天去陵关城再说吧……”

    “好你个阿天,以后再有什么好事。我可不会让给你……”萧齐也笑着回应道。

    本来有些凝重的气氛,一下子被萧天和萧齐的对话给逗乐了,旁边的人听了,也是禁不住笑了起来,洋溢在了说笑的欢乐中……

    到了晚上,萧天一个人在家里帮自己的母亲做点针线的家务,由于母亲张秀临时有事出门送了点东西。萧天还是先一个人慢慢做着活儿。

    而就在这个时候,萧天家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谁呀,这么晚了?”萧天轻声道。“门没锁,进来吧……”

    “吱”门打开了,来者竟是苏佳。

    “佳儿?”萧天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对苏佳多多少少有些成见。苏佳现在来找自己。万一碰见了自己的母亲可不好说,于是又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跑到我房间里来了?”

    苏佳看着萧天在帮自己的母亲干活,于是微笑着说道:“没什么,只是过来看看。虽然可能你娘亲不太喜欢我,但是总少不了要真正和她见一见,尽管有些尴尬……”苏佳说着。脸上不禁抹过一片绯红。

    萧天似乎也是知道了什么似的,脸上也微微红了红。随后又道:“噢,那……那佳儿你先坐吧……”说着,萧天走到床边,给苏佳来了一个板凳。

    苏佳看着萧天在做针线活,于是笑着道:“呵呵,没想到阿天你一个大男人,也会做女人做的这种针线活……”

    萧天听着苏佳略带俏皮的口气,心跳不禁有些加快。随即,萧天慢慢说道:“小时候虽然娘亲管我管得很严,但是我也算比较懂事吧,看着娘亲每天都要为山庄的弟子缝这么多的衣物,我不禁觉得爹不在了,娘亲一个人实在是太辛苦了。所以我也学着做了做针线活,虽然外人也像佳儿你一样说我这大男人做得有些‘磨叽’,但是我也想要帮娘亲分担一点活,所以也没太在意……”

    “看来你还是一个大孝子……”苏佳看着萧天在一旁干活的样子,微微说道。

    萧天可能天生就是做手工的料吧,做木匠能做得很好,现在做针线活也不差,只是速度慢了一点。苏佳看了看,随即对萧天说道:“阿天,不如让我试试吧……”

    “佳儿,你要试?”萧天见到苏佳竟然主动要求帮自己和娘亲缝针线,于是不禁问道。

    “怎么,不相信我?我好歹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孩子,针线活这方面肯定比你们男孩子强……”苏佳微笑着说道,“原来在追风派的时候,小红姐姐也是教了我不少。小红姐姐的手工可了不得,我现在身上穿的这套蓝色的布绸衣就是她亲自缝的……”说到这里,苏佳的心里略微抹过一丝忧伤,因为她很清楚,这件衣服是小红姐姐生前在自己生辰日的时候送给自己的。第一次穿上这件衣服的时候,是自己亲自给小红姐姐下葬之后,然后自己就杀出一条血路、离开追风派的。

    “噢,那你想试就试试吧……”萧天默默地说了几句,然后就把手中的针线递给了苏佳。

    苏佳两手放在桌面,轻轻拿起针线,然后开始慢慢地缝织起来……

    女孩子和男孩子果然就是不一样,尽管萧天的手艺已经很纯熟了,但是依旧是远远比不过苏佳。只见苏佳真的就是很娴熟的样子,每一针每一线都缝得很到位。

    渐渐地,萧天有些看呆了透过红晕的烛光,苏佳面带微笑地慢慢缝织着针线。和平日里在江湖中拼杀的冷艳不同,现在苏佳这个样子就真如同一个贤惠的妻子一般,尽心尽力地做着家事。烛光映射出佳人的倩影,萧天脸红得更厉害了……

    安静的夜晚,房间里萧天和苏佳正并挨着坐在缝线桌前。烛光红晕中带着柔和,映照出萧天与苏佳两人相偎相依的影子,那样的场景,不禁给充满暖意的房间凭添了几分温馨……

    烛光一照佳人韵,感慨平日共彷徨。兴许幽醉微人意,寄语何叹世情长……

    “吱”又是一声房门打开的声响,沉浸在温馨氛围中的萧天和苏佳同时回过神来。一齐转头望去。

    两人在同一时刻怔了一下萧天的母亲张秀回来了。

    “娘……”萧天不禁叫道。

    “秀……秀姨……”苏佳也有些不知所措道。

    张秀看到萧天和苏佳单独在房间里,脸上似乎有些死板。苏佳很清楚,看到自己和萧天单独在房间里。对自己本来就有些成见的张秀自然不会很开心。于是,苏佳放下了手中的真相,立刻站起身,朝萧天的娘亲微微鞠了一躬,然后想要慢慢离去。

    然而,还没等苏佳走到房门口,张秀却把苏佳叫住了:“苏姑娘你今晚是来见阿天的对吧?既然来了。为何这么快就要离去呢?”

    萧天在一旁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话,甚至自己有些紧张得站起身来。苏佳想了一会儿,随后回头用略带紧张的口气道:“秀……秀姨。我今天本来是找阿天说点事的。看到阿天在……在帮秀姨您做活,我就想……也帮帮阿天……”

    张秀没有立即回答,她只是慢慢走到萧天身前,然后低头看了看苏佳缝织的衣物。看到萧天和苏佳两个人紧张兮兮地站着不动。张秀微微一笑道:“呵。你们两个干嘛都站着,我又不会把你们都赶出门……既是来了,便是客人,阿天,还有苏姑娘,你们两个都坐啊”

    看见张秀并没有立刻摆出那种讨厌自己的样子,苏佳这才略微地放下了心,随后便和萧天面对面地坐在了张秀的两边。

    “娘……”萧天想要和自己的娘亲说什么。却被张秀抢先说话了。

    “我知道,你们两个彼此都非常喜欢对方吧……”张秀先言道。

    说到这里。萧天和苏佳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脸都是微微一红,并没有立刻说什么。

    “我也听萧掌门说了,苏姑娘你出生入死,帮萧家山庄做了很大的贡献……”张秀继续道,“不过,帮助萧家山庄做出贡献是一回事,将来能成为萧家的媳妇是一回事,这两方面我可不会用同一种眼光看待……苏姑娘你帮萧家山庄这么大的忙,我们都很感谢你。但是你喜欢阿天,甚至将来想要成为萧家的媳妇,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了事……”

    本来对于苏佳一个女孩子来说,突然说到成为媳妇的事情,苏佳会感到羞愧无比。但是听张秀的口气,很明显张秀对自己和萧天的爱情并不是十分的认同,想到这里,苏佳的心里略微地摸过一丝忧伤。

    “娘”萧天看出来了这其中的尴尬,于是立刻应声道,“佳儿是一个女孩子,干嘛在她面前说得这么直接?”

    张秀依旧是保持刚才那个表情,继续说道:“既是女孩子,为人之妻是迟早的事情。而且现在你们两个人的年纪也不小了,就这事情,作为母亲的我当然也要说了。”

    苏佳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微微低着头,没有说任何话。

    张秀继续说道:“苏姑娘你喜欢阿天,我很理解,你们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生出感情也是很正常。但是感情这方面并不是简简单单几句话,也不是几次坎坷的经历就能弄清楚的。换句话说直接点,仅仅只是有过同生共死的感情的经历,就像成为萧家的媳妇,那是决计不可能的”

    这句话说得有些直接,苏佳听了,心里似乎是受了一些轻微的打击。萧天在一旁也有些听不下去,于是又发话道:“娘,你这样说佳儿心里不好受……”

    “感情这个东西在没弄明白之前,本来就是不好受的……”张秀想了想,随后继续道,“阿天,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话想要跟苏姑娘单独说说……”

    苏佳听了,心头一震,她不敢相信萧天的娘亲居然想要和自己单独说话。

    萧天心里很清楚,苏佳的来路有点像一个“野姑娘”,自己的娘亲一定会千方百计地刁难苏佳。于是,萧天站起来有些反驳道:“娘,您这样是对佳儿有偏见”

    “有没有偏见我比你清楚……”张秀严肃道,“总之阿天你先出去,我和苏姑娘在这儿单独说就行了。”

    “可是……”萧天的情绪都快有些激动了,了解娘亲的自己很清楚,要是让苏佳单独和自己的母亲在一个房间里谈话,最后的结果肯定是没戏,于是自己想要一味地反对。

    然而,接下来苏佳的一句话,倒是让萧天震住了。“阿天,你先出去吧,我和秀姨在房间里就行了……”苏佳轻声说道。似乎苏佳是觉得这样的场景迟早会来,还不如自己早一点勇敢地面对。

    “佳儿,你一个人的话……”萧天还想说什么,却被苏佳止住了。

    “放心吧,不管最后结果怎样,我都能受得住……”苏佳对萧天微微一笑道,“无论什么时候,阿天你一直都是很信任我的不是吗?我相信,现在我和你娘亲都在这里,我们两个人应该都是阿天你最信任的人不是吗?既是如此,阿天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萧天想了想,不禁觉得苏佳似乎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再看自己的母亲依旧是严肃的目光望着自己,萧天一定神,于是还是决定先离开房间,让苏佳和自己的母亲单独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