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父亲遗嘱
    “沉香院”内,萧举贤和苏佳正在比武……

    其他的萧家山庄的弟子只能干等在“沉香院”外,静静等候里面比武的结果。里面不时传来鬼刀刀啸的声音以及萧家剑法的剑雨声,萧天在外面也是一直放心不下,却是着急得看不见里面的任何情况……

    终于过了一段时间,里面比武的声音停止了……外面的人也清楚比武结束了,所有弟子的目光全部放在了“沉香院”的门口,可是却迟迟没有看见萧举贤或是苏佳从里面走出来。

    “沉香院”里面顿时变得非常安静,萧家山庄的弟子在外面不时又有嘈杂的声音,即使是萧举贤在院内和苏佳说什么话,外面的人也是一丁点也听不清楚……

    比武声音停止后,大约过了两柱香的时间,“沉香院”的大门终于有了动静……

    “吱”大门打开,最先里面走出来的是萧举贤。

    “师父……”萧博轻声应道。

    萧举贤一脸严肃的表情,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随后也没有望周围的弟子一眼,径直朝着正厅堂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后,萧举贤先停下了脚步,随后背对着所有的弟子说道:“阿博、阿齐、阿竹还有雪翠,你们几个随我到厅堂去,我待会儿要安排给你们去陵关城取回帮中信物的任务……”

    见着萧举贤出来并没有说刚才和苏佳比武的情况,而是直接提明天去陵关城的事情。萧博等人也是略有疑惑。而苏佳这个时候还没有出来,刚才站在离院门最近的萧天更是放不下心。

    “是”萧博、萧齐、萧竹和雪翠还是先齐声答应道,然后慢慢跟着自己的师父萧举贤。朝正厅堂的方向走去。

    终于,苏佳这个时候也从“沉香院”慢慢走了出来。只不过,苏佳的表情略带凝重,似乎是知道了一些不可思议的真相,眼神也有些飘忽不定。

    看见苏佳终于出来了,萧天立刻走上前道:“佳儿,你刚才在里面没事吧?”

    苏佳看了一眼萧天。整个人微微颤抖了一下,似乎是对萧天多了另外一种目光。苏佳缓了缓神,还是先轻轻摇头道:“我没事。阿天……”

    “刚才佳儿你和师父对决的结果到底怎么样了?”萧天又急着问道,“还有,师父说要找你说话,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苏佳听了萧天的问句。整个人还是不禁怔了一下。随后她转头望了望一无所知的萧天,缓缓说道:“萧前辈其实说的,是关于你的事情……”

    “我的事情?”萧天更是百思不得其解,他不禁觉得现在只有他自己被蒙在鼓里,什么事情都不了解。

    苏佳又用迷茫的眼神望着萧天,嘴唇稍稍一抿,紧接着轻声道:“阿天,你真的……真的……”苏佳似乎是刚才在“沉香院”里听到了萧举贤说了什么。明白了身为师父的萧举贤对萧天的一切。

    “真的什么?佳儿,你到底想说什么。师父刚才到底跟你说了什么?”萧天还是急问道。

    苏佳想了想,轻轻摇了摇头,随后说道:“算了,待会儿再告诉你吧……刚才在‘沉香院’,我把昨天在陵关城经历的一点一滴告诉了萧前辈,明天就是去陵关城取萧家山庄信物‘白灵风衿’的日子,现在萧前辈应该急着回厅堂去安排山庄里的弟子取物的任务了吧……”

    “陵关城,萧武忠,蒙元朝廷,王大生……”萧天轻声嘀咕道,心中似乎有什么想法,随后说道,“不行,我要去向师父请示,明日我也要去陵关城”

    “什么?”苏佳一听到萧天说要去陵关城,立刻阻止道,“不行,阿天,陵关城太危险了,如果你去的话……”苏佳还是想到了昨日自己和王大生的对决,仍旧是心有余悸。

    “可是阿博他们都去了,我也不能单单眼看着他们冒险……”萧天继续说道,“而且萧武忠和当年的唐天辉以及陈世今一样,背叛了师门,作为萧家山庄的弟子,我也不能坐视不管……”

    萧天的眼神很坚定,苏佳看在眼里,似乎也很明白萧天此时心里的想法。“阿天……”从萧举贤口中知道真相的苏佳,心中也是充满了矛盾,一直在犹豫是否把事情告诉萧天。

    萧天没说什么,三两步地也跟着萧博他们也上了阶梯,准备一起和师父萧举贤进正厅堂。

    然而,萧举贤看到萧天也跟了上来,随即转头严肃道:“你跟上来干什么?”

    萧天站住了,随后回应道:“师父,您是要派阿博他们去陵关城对吧?弟子也愿同他们前行”

    萧天毛遂自荐,在一旁的萧齐还有雪翠他们自然也是愿意。然而,萧举贤严肃的眼神似乎是“死令牌”一般,能把所有的一切都扼杀掉。只听萧举贤用严肃的口气道:“我说过了,阿天你已经不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了,我也没有义务再给你安排山庄里的任务了,你也没必要要求我派你和阿博他们一起去。”

    萧举贤此话一出,萧天如同受到晴天霹雳一般。但是萧天此时的心里非常坚决,苏佳在陵关城险些丧命,萧家的弟子萧武忠背叛师门,萧天自觉不能自是不管了。然而师父萧举贤的一口回绝,彻底把萧天“打压”了下去。

    萧天终于忍不住了,他与师父大声对峙道:“为什么。为什么师父您总是针对我?原来我在萧家山庄的确是不认真,师父您教导我打骂我,我都没有任何怨言。您把我赶出山庄后,我也一直认真努力着,想着终有一日可以回到山庄,为山庄做贡献。现在我回来了。而且比起以前已经进步很大了,可为什么师父您还是不接受我?如果我做错了什么,师父您提出来或是像原来那样打骂我都行。我可以慢慢改正;可是现在师父您却直接忽视我,对我也是不理不睬,我想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若是换在以前,萧举贤一定会严词相训。可是此时的萧举贤表情虽然严肃,可是却并没有立刻回声反驳。相反,萧举贤在萧天对面沉默了好久,看着萧天罕见地有些激动。萧举贤只是静静地看着萧天,过了好久才缓声道:“再多的话我不想多说,我既然说过了不再认阿天你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你就已不再是……不过你想陪阿博他们去,我也阻止不了你,你想去的话就去吧……”

    说完,萧举贤有意地望了一眼萧天背后的苏佳。随后转过身。再也没有看萧天一眼,径直地朝着正厅堂方向走去。而在萧举贤背后的萧博等人,听完了萧举贤和萧天的对话,不禁也觉得自己的师父委实太过于无情了。但是在师父面前也不敢说什么,他们也只是用怜惜的目光望了萧天一眼。

    而在原地的萧天,顿时感觉到了自己被师父冷落了一般。自己永远不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了,这对萧天来说是绝对接受不了的。他原来的理想就一直是想学有所成,然后回到萧家山庄。为山庄贡献自己的一份力。可是自己师父的一个回绝,这个理想永远也不会实现了。人生的理想被无情扼杀。别说萧天了,所有人都是难以接受的。萧天在这一刻,甚至感到了对人生的一丝绝望,堂堂男子汉的他,面对理想永远不能实现的现实,眼角也慢慢泛红起来……

    苏佳一直站在萧天的身后,看到了刚才萧天的一言一行,她自己心里也很痛苦。过了许久,苏佳慢慢走到了萧天身边,随后轻声道:“看来,是时候把事情告诉阿天你了……”

    萧天听到苏佳突如其来的话语,收回了一些伤心,转头问道:“什么事情?”

    “刚才在‘沉香院’,你师父告诉我的一些事情……”苏佳缓缓说道,“他其实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件事情和阿天你说,也没打算说。直到昨日他知道了萧武忠背叛师门、投靠蒙元朝廷的事情后,他才有想要告诉你的意向。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和你开口,所以先把事情告诉了我,想让了解你心思的我把话语传达给你……”

    萧天听了后,似乎又有了一些希望,于是继续问道:“那师父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苏佳往四周望了望,随后轻声道:“这里人太多了,萧前辈告诉我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其他的萧家弟子,我们去阿天你家后院吧,我还要和你慢慢道来……”

    于是,苏佳先行一步走在前面,朝着萧天家后院的方向走去。萧天心中也是充满了好奇和疑惑,但是看到今天自己师父萧举贤和苏佳一系列奇怪的言行,于是自己也决定跟了上去……

    终于到了萧天家的后院这里是玉青树,也是他父亲的塚的地方……

    这里只剩下萧天和苏佳两个人了,急于知道真相的萧天急着问道:“这里没有其他人,现在你可以说了,佳儿,师父他到底……到底给佳儿你说了什么,师父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

    苏佳顿了一会儿,随后道:“阿天,我知道,你一直都很疑惑,为什么你师父一直不承认你是萧家的弟子对吧?”

    萧天点了点头,跟上道:“是呀,难道师父真的对我有偏见?”

    苏佳摇了摇头,紧接着道:“不,萧前辈其实非常关心阿天你,只是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告诉你……刚才比武的结果是我赢了,所以萧前辈很信任我,希望我把他的意思传达给你……”

    “佳儿你赢了”听到苏佳战胜了身为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自己的师父,萧天先是高兴了一下,随后又问道,“那师父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对我如此这样?”

    苏佳停顿了一下,紧接着道:“你师父生前有两个挚友,一个是前任掌门萧人聪前辈,一个就是阿天你的父亲萧祯。你是知道的。同样是萧举贤前辈的挚友,儿子萧武忠和阿天你也都是萧家山庄的弟子。”

    “这个我知道,那又怎么样?”萧天又问道。

    苏佳继续说道:“不同的人确实在先天上会有不同的命运。同样是挚友,萧武忠是前任掌门的儿子,而阿天你的父亲只是一个树匠工。阿天你父亲和萧武忠父亲萧人聪生前都曾嘱咐过你师父萧举贤前辈,要萧举贤前辈将来能够好好教育阿天你和萧武忠……阿天你和萧武忠一样,原来都有一样的愿望,都希望将来能够为萧家山庄做出贡献。萧武忠比阿天你大不少,因此萧举贤前辈最先是教导萧武忠的。萧武忠有励志为山庄做出贡献的愿望。萧举贤前辈曾经的确是很欣慰,因此一直都是手把手教育他。但是让萧举贤前辈没想到的是,一味地纵容萧武忠。促使萧武忠的野心越来越大,只想着成为萧家山庄掌门人,如何‘发扬光大’萧家山庄,从而忽视了山庄发展的本质。以至于现在。萧武忠为了成为萧家山庄掌门人而不择手段。甚至违背民心,想要投靠蒙元朝廷……”

    萧天一直在静静地听着,苏佳没说一道,萧天似乎就有感悟一道。

    苏佳没有停下来道:“尔后就是教育阿天你……阿天,其实你父亲不会武功,也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却是很有远见的人。你父亲生前的嘱咐不仅仅只是让萧举贤前辈教育好你,你父亲希望你师父把你培养成一个心寄苍生、胸怀天下的人……”

    “心寄苍生、胸怀天下?”萧天自己不仅嘀咕道。

    “对”苏佳继续道。“萧天你原来一直都只是想要为了萧家山庄而努力,却很少将目光放得更远。现在的你其实和当年的萧武忠也一样。你师父萧举贤前辈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想要用另一种方式改变你。他想遵循你父亲生前的愿望,把你培养成一个胸怀天下、顶天立地的汉子,这也正是你将会和萧武忠的区别。你一味地只想为了萧家山庄,萧举贤前辈怕你步了萧武忠的后尘,便狠心把你赶出萧家山庄。表面上你师父赶你走是对你有偏见,其实他是想让你真正去人世间历练历练,走出萧家山庄,真正做到心寄苍生、胸怀天下,他做的一切真正都是为了阿天你好,这也正是你父亲生前的意思……”

    苏佳一连串说完了所有的原因,萧天听了后,眼角不禁挤出了几滴泪水。如今苏佳说出来,萧天才终于明白自己师父所做的一切,以及自己的师父为什么那么尊重自己生前连武功都不会的父亲。

    想到这里,萧天回头望了望“玉青树”他父亲生前栽的那棵树,心中改变了原来许许多多的想法。

    “我能说的只有这些了……”苏佳最后道,“除了萧前辈和我以外,知道这个事情真相的,只有你的萧博师兄和你的母亲。所以一年前的时候,你母亲才会‘狠心’也把你赶出了家……你师父之前之所以不把这件事情的真相告诉你,是怕你知道真相后,失去了在外历练自己的决心……”

    萧天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心中顿时感悟万千。原来自己师父对自己所有的一切“偏见”,全部都是为了自己。现在也是一样,师父之所以还在赶自己走,是因为自己做的还不够。而萧举贤之所以想现在要把实情传达出来,是因为萧武忠投靠蒙元朝廷的事情,也是该让萧天知道真相了。但是自己去说也不方便,只有让一向了解萧天心思的苏佳传话了。

    萧天低头望了望自己的双手,两只手稍稍握了握,想着自己这十八年来的经历,真真对人有偏见的不是自己的师父,而是自己。

    随后,萧天又慢慢朝着“玉青树”的方向靠过去,似乎是有话要对自己身在黄泉的父亲说,毕竟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父亲对身为儿子的自己的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