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零九章 疲惫归家
    王大生收兵后,并没有立刻回汴梁,而是和萧武忠等人先回了边央从的府上……

    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萧武忠怕自己投靠蒙元朝廷的秘密会外泄,于是提心吊胆地向王大生问道:“王将军,您说今天那个姑娘暗中窥视我们,会不会……铜炮的秘密让外面的人知道了?”

    王大生顿了一下,随后冷冷道:“她今天会窥视我们,也是偶然间才发现这个秘密的吧?如今本将军已经干掉了她,这秘密自然也就不会再外泄了……”

    “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还得多亏了王将军今天过来巡视啊……”萧武忠还不知道苏佳和萧家山庄的关系,心中自然也没有想到萧家山庄派人跟踪这个层面去。而且就算是,到时问下来人的去向,萧武忠还可以谎称是汴梁城的王大生做的。

    王大生想了一会儿,又对萧武忠说道:“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先下去吧……你只要记住,祭拜日那天,安排好边央从大人往汴梁运送铜炮的事情,还有你要回你的山庄去参加祭拜日就行。”

    “是,小人一定不负将军所托!”萧武忠最后答了一声,然后便慢慢地退了下去。

    王大生又望了一眼一直站在自己身旁的边央从,随后问道:“边大人,今日本将军本是来审查铜炮的,没想到遇到了故敌跟踪一事,身心俱是疲惫。不知边大人可否安排适当的住处,今晚容本将军以及手下士卒休息一宿?”

    边央从一听说是王大生今晚要在这里过夜,于是脸上立刻呈现出奉承的笑容道:“王大将军开口,安排住处又有何难?没问题,今晚一定让王将军您和您手下的众将士好好休息一晚——”

    于是,边央从应了一句后,就立刻出了房去安排此事……

    剩下的王大生一个人。依旧是留在厅堂里深深思绪着,他的表情冰冷而又凝重,似乎有些心存疑问。

    这个时候。门外的一个士兵领队报告进来,王大生听到了。立刻回头。

    士兵领队跑到了王大生的身前,王大生随即问道:“怎么样,我叫你和你的手下查的事情,你们都查清楚了吗?”

    那个领队随即答道:“只清楚了一部分……今天在马棚处,最后用铜炮炸死那个贼人的地方,一共找到了不完整的烧焦的尸体十三具。但是至于是男是女,依旧是无法分清……”

    “十三具尸体?”王大生又询问道。“难道当时本将军派手下去屋槽里搜寻那个贼人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数清当时本将军派了多少名手下吗?”

    “回将军,没有——”那个领队继续道,“当时那个姑娘的武功实在是太可怕了。我们全队上下都集中注意力在如何对付那个姑娘的身上,根本没有刻意去数当时将军您派了多少的手下。而且,当时马棚处的战马战车扎堆很乱,并排参差不齐,就算认真去数。也未必能立刻数清楚当时将军您派了多少人。是属下无能,还请将军恕罪——”

    “这些也不是你们的错,是本将军太疏忽大意了……”王大生紧接着道,“当时把那个贼人逼到了死角,一心想的都是如何去干掉她。根本没有去注意当时派了多少的手下……”

    士兵领队想了想,又继续道:“不过后面我们都看清楚了,在用铜炮攻击之前,将军您让我们把屋槽旁的战马战车都拉开了,中间只剩下光秃秃一个屋槽。我们没看到什么人出来,而且铜炮的威力又这么大,两发炮弹同时下去,就算是那个贼人会用遁地术也来不及了。所以属下心想,那个姑娘应该还是被铜炮炸死了,毕竟那种情况下没有任何机会生还……”

    “可是我心总是放不下,那个姑娘可不简单,她既然敢独自一人独闯相府,还能从我的手上逃脱,武功和胆气都不简单,那种情况下绝不会想要选择这种窝囊的死法……”王大生冷冷道,“我有一种预感,那个姑娘还活着……”

    “可是被炮弹炸毁的现场,并没有发现那个姑娘的身影不是吗?就算是用轻功,我们也应该能发现的才对……”那个领队紧跟着又道,“那种情况下不可能生还,是将军您想多了吧?”

    “或许吧……”王大生先是罕见地轻叹了一声,随后又恢复冷漠的口气道,“不过还是不能松懈,今夜必须继续加强存放铜炮地方的戒备,就算那个姑娘真的死了,也不能排除还有别的人会从中惹事,所以千万不可掉以轻心,明白吗?”

    “是,将军,属下这就安排人手,继续加强戒备!”那个领队接了命令后,也立刻退下了厅堂。

    又只剩下王大生一个人在厅堂内,王大生一个人默默地望着厅堂内墙上的壁画,心中似乎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凭她的胆识,她真的就这样死了?还是说……”王大生心中一直对苏佳是否真的死了感到纠结不已……

    夜幕渐渐降临,由于今天在大街上发生的骚乱,直到现在,街上的行人还不是很多。被铜炮炸毁的废墟仍在,不时传来短暂的失去亲人的痛哭声。许多老百姓有的甚至还在铜炮炸毁的废墟处围观,由于旁边还有不少的蒙元士兵在巡视,所以老百姓也不敢在这里逗留太长的时间——今天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不平静了……

    只有马棚这个地方没有蒙元士兵巡视,毕竟这里发现了十三具被烧焦的尸体,即使是运走了,可能是由于忌讳,没有哪一个士兵愿意留在这个地方巡视……

    一个密闭的空间内,传来了微弱的呼吸声,不过比起之前的不稳定,此时的声音要平静了许多。是苏佳,她还活着,此时的她蜷缩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内,慢慢依靠剩余的内力。用寒灵神功帮自己疗伤和恢复——看来今日再被王大生逼到马棚的死角处,苏佳依旧是想办法成功逃脱了。

    觉得自己恢复得差不多了,又发现四周黑了下来。才知道已经是黑天了。苏佳试着慢慢伸开腿脚,然后准备从密闭的空间内出来。

    打开密闭空间的天盖。苏佳刚才所在的地方竟然是——马车上人驾驭的笼座下部。

    原来,在今天王大生派兵把自己所在的马棚包围起来的时候,苏佳就已经想好了策略。她在帐篷搭的屋槽后方开了一个小口,并干掉了王大生先发派来的手下。她深知那时的王大生已是筋疲力尽,绝不可能冒着生命危险,亲自一人来屋槽内和自己单挑。唯一快速解决自己的办法,只有用铜炮炸掉这个屋槽。而马棚周围又是汴梁军需所用的战马战车。王大生决计不会轻易放下不管,一定会先把这些杂乱的马车拉到安全的地方,而且这样若是自己施展轻功逃跑的话,王大生也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于是苏佳便抢先一步。趁着马车还很杂乱的时候,趁乱钻进了一辆马车笼座下部的密闭空箱里。待到王大生手下的士兵将这些马车拉到安全区域后,自己也便跟着到了安全区域,于是接下来王大生下令放的铜炮,自然是放了“空炮”。仅仅只是把空无一人的屋槽给炸了,留下的只是被自己干掉的王大生没注意数量的十三具蒙元士兵的尸体。

    虽然这种躲法有些“窝囊”,但是当时之计已无他法,也容不得苏佳再多想了。计划成功,也算是苏佳又一次险象环生、死里逃生了一回。

    苏佳打开笼座下部的天盖后。整个人从里面爬了出来。虽然此时的她身心俱疲,但还是有力气施展轻功回萧家山庄的。

    苏佳从笼座上跳了下来,先用右手握住了一下鬼刀的刀柄,生怕周围还有巡视的蒙元士兵甚至是王大生本人。苏佳稍微蹲下身子,接着朦胧的夜色,四下张望了一下。

    苏佳很幸运,这周围并没有巡逻的蒙元士兵,看来王大生自以为干掉了自己后,就带着手下的士兵“回府”了。

    苏佳暂时松了一口气,但也不敢多做逗留。慢慢站起身的她,调整了一下身子后,苏佳即刻便又施展轻功,朝着城外的方向奔去。

    因为王大生自以为自己以及干掉了苏佳,而且手下加强戒备的兵马都集中在存放铜炮的地方,所以整个陵关城城楼上的戒备并没有加强多少,苏佳还是很轻松地就避人耳目地出了城。

    但这对于苏佳来说,可已算是又松了一口气,离开了王大生的视线,苏佳终于可以放下之前的提心吊胆了。今天在陵关城与王大生一战,生死瞬间几度来回,恐怕苏佳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了……

    但是苏佳现在也不能闲着,她必须赶紧回到萧家山庄,并把今天自己知道的消息告诉萧举贤萧前辈以及萧天、萧博他们。而且今天出去跟踪了萧武忠一天,也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山庄里的人,尤其是萧天,一定现在担心死自己了。想到今天又是一声没跟萧天说地独自行动,和在汴梁那晚夜闯相府如出一辙,苏佳的心中又是有着无数的愧疚。

    不过苏佳现在也不必多想,内力快要耗尽的她必须加快脚步,赶紧先回到萧家山庄才是要紧的……

    此时萧家山庄内……

    已经到了晚上,萧天依旧是没有发现苏佳的身影。一向关心苏佳的他,此时也是心急如焚,萧天心想,如果一天见不到苏佳的身影,那苏佳一定是出事了。

    萧天一个人在房间里,收拾好了行装,手提梅花剑,准备离开家里。

    “阿天,你要去哪儿?”张秀看到自己的儿子二话不说地要收拾行装地出门,于是担心地问道。

    萧天顿了一下,随后对自己的娘亲道:“娘,孩儿要去找佳儿——”

    张秀听到了,萧天依旧是在担心着苏佳,虽然自己心里并不太认可苏佳,但是看着自己儿子如此担心的样子,也只能叹一口气道:“哎,到晚上了,苏姑娘依旧是不见身影,这个时候她能跑到哪里去呢?”

    “现在还没有回来,佳儿一定是出事了,所以孩儿现在要去找她——”萧天继续坚定地说道。

    看见萧天坚定不已的样子,张秀继续道:“傻孩子,你今天大白天都没有找到苏姑娘,现在大晚上去外面找,又怎么能找到?”

    萧天想了一会儿,继续说道:“今天听雪翠说,佳儿她早上的时候一直在跟踪萧武忠师兄。可是今天亲眼看到武忠师兄离开萧家山庄,却一直没有发现佳儿的身影。如果是这样的话,佳儿她一定是还在悄悄地跟踪武忠师兄。萧武忠师兄一直是住在陵关城,孩儿只要去陵关城,就一定能找到佳儿!”

    “可是阿天你又从来没有去过陵关城……”张秀继续道,“何况,山庄里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去陵关城见过萧武忠,阿天你又怎么会找到?”

    萧天可不管,他现在心里想的,都是对苏佳安危的担忧,于是他义无反顾道:“不行,佳儿一个人在陵关城,这么晚都没有回来,肯定是出事了,我一定要去陵关城见佳儿才行!”答了一句后,萧天怕自己的娘亲又会对关于苏佳的事情多啰嗦几句,于是自己立刻跑出了房间……

    夜色逐渐变深,山庄的院子里面也没多少其他弟子了,萧天一个箭步从一个阶梯跨至了另一个阶梯,心里万般对苏佳的担忧,萧天很快跑到了萧家山庄的大门口。

    然而刚到大门口,阶梯上一个熟悉的蓝色身影让萧天悬着的心算是落了一半——苏佳回来了。朦胧的月光下,苏佳拖着疲惫的身子慢慢沿着阶梯向上而行——苏佳已经是耗尽了内力,连用轻功上阶梯的力气都没有了。

    借着月色,萧天看出了苏佳面容的一丝憔悴。满是担心的萧天见了,立刻几步上前,到了苏佳的身前,于是急问道:“佳儿,你……你今天究竟到哪儿去了?”

    苏佳还在慢慢地喘着气——这是自苏佳被卢欢“夺魂掌”打伤后,萧天第二次看到苏佳如此疲惫虚弱的样子。萧天心里很清楚,苏佳今天一定是遇到了不寻常的事情。

    苏佳停下了脚步,缓了好半天,随后回应道:“这件事我待会儿再说……阿天,快带我去见你师父萧举贤萧前辈,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我得赶紧……得赶紧去告诉萧前辈……”苏佳累得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看到苏佳累成这个样子,萧天也不好意思再问什么。二话没说,萧天担心苏佳身心过于劳累,立刻走上前去搀扶了一下苏佳。想到自己刚从陵关城的生死玄关里逃出来,现在回到山庄,看到萧天如此地关心自己,苏佳欣慰了不少……

    “秀姨,我看到阿天他回来了,好像是他扶着那个苏姑娘回来了……”萧天家里,知道一些情况的萧齐说道。

    “不是说去陵关城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张秀问道。

    萧齐继续说道:“好像是苏姑娘她自己回来了,苏姑娘好像疲惫不堪的样子,阿天还过去搀扶了苏姑娘。”

    “没事回来就好……”张秀知道自己的儿子平安无事后,心中也放心了不少,这个时候也不管对苏佳偏见不偏见了,紧接着又问道,“对了,阿天和那个苏姑娘现在在哪儿?”

    萧齐回答道:“他们两个……好像去师父那里了,好像是苏姑娘有什么事情要告诉师父的样子。阿博和其他的几个师兄弟也去了,看来苏姑娘今天跟踪武忠师兄,好像是在陵关城发现了什么,样子有些急……”

    “哎,这些孩子,真是让人担心……”作为人母,张秀轻轻感叹了一句,似乎心里有着许多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