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零八章 死里逃生
    苏佳站在房檐上,楼下对准她的,却是几束黑色的管口……

    王大生的手下将还未放回的几门铜炮推出,管口直指苏佳。苏佳整个人有些怔住了,刚才和王大生的一番恶战让苏佳耗了不少的内力,此时面对威力十足的火药,苏佳纵使武功再高,也不会有任何的办法。

    苏佳整个人就吃惊地呆住了,眼睛直望着随时都有可能射出炮弹的铜炮管口,虽然自己所占的地方离铜炮有几十丈之远,但是一旦火药引燃,只需一发炮弹,也足以将这里炸成废墟,同时齐发,一瞬之间都有可能夷为平地。如果自己不能立刻逃离这里,很有可能会在霎时间粉身碎骨。

    苏佳对面的王大生似乎是缓过了一点神,慢慢站起身来,依旧是用那副冰冷的眼神望着苏佳,冷笑着说道:“我说过了,你今天不可能从这里活着走出去……虽然不能在武功上打败你有些心有不甘,但是姑娘你现在是汴梁相府通缉的头号人物,也不能怪本将军心狠了……”说着,王大生已经做出了让手下发炮的准备,命令即刻下达。

    楼下的士兵已经点燃了引线,苏佳已经没有再犹豫的机会了,只要一瞬间,黑色管口就会射出威力十足的火炮,苏佳现在就算是施展轻功跨步挟持王大生也来不及了。

    苏佳当然没有多想,也没时间多想,一个转身就朝楼下跳去。

    而就在同一时间,只听“砰砰”地几声连响。几发炮弹几乎是同时从铜炮的管口射出,飞火流星般地向着刚才苏佳所站的房檐上射了过去。

    王大生也是知道铜炮的威力,比苏佳更早一步地退到了后面去。

    苏佳还只跳下了半个身位……“轰”。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在苏佳的耳边炸开,火药与滚烫的弹片偶尔划过苏佳的发鬓。苏佳在那一刻似乎是意识有些模糊了,她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强烈的震撼,生死即在一瞬间,即使是在自己曾经中了卢欢的“夺魂掌”的时候,是在与王大生强强对招的时候。比起此时炮弹在身边炸裂,苏佳从来没有感觉到死亡的感觉离自己如此之近……

    强劲的炮弹直接将苏佳刚才所站的房檐处炸开了花,随着又是一声爆裂的巨响。上楼全然垮塌,木屑瓦片随风而飘,其破坏力让人不寒而栗。

    好在炮弹并没有伤害到苏佳多少,苏佳刚才只是被炮弹的威力震慑住了一下。意识也没消失太久。待到自己快落地的时候,苏佳的意识很快恢复了,立刻用轻功稳稳地落地了。

    但是好景不长,刚才在这座楼下包围过来了大量的蒙元士兵,当苏佳刚刚落到地上的时候,她的身旁依旧是站满了人。

    不过无论是苏佳还是蒙元士兵,双方还没有立刻动手,毕竟刚才的那一发炮弹威力十足。楼檐之处还没有平静下来。果然,受到炮弹的冲击。两个巨大的房梁直接从苏佳的头顶砸了下来。

    周围的士兵还不敢立即上前,苏佳看准了,利用自己还保存的一些内力,想要继续拼死一搏。只见苏佳一咬牙,整个人单手撑地一个转身,随后轻轻一跃,瞬间跃至了房梁之上。没完,苏佳脚步聚力,一个边腿而上,将沉重的房梁一脚踢向了蒙元士兵的人堆里。

    苏佳的脚力确实是大,几百斤重的房梁被苏佳一脚踢了过去,强大的冲击力横飞过去,前排的第一列蒙元士兵惨叫一阵,全部被房梁压倒在地。

    还有一个房梁,苏佳用脚背轻轻一顶,随后右手收回鬼刀,双手用足力气将那个百斤重的房梁把在手上。别看苏佳纤纤玉手如同弱女子,武功的内力实在是恐怖得惊人,两手提起百斤重的房梁,竟也能如同耍棍一般。

    当然,苏佳这样也是耗了自己不少的体力,但是面对周围茫茫多的蒙元士兵,苏佳也没有余地再多想,双手提着房梁,对着围在自己四周的蒙元士兵就是一顿横扫。

    由于房梁又长又重,拿着苗刀的一群蒙元士兵都不敢立刻上前。但越是这样,被围在正中央的苏佳反倒是越有主动性。只见着苏佳一鼓作气,提着房梁几阵挥舞,带着横扫千军的气势,朝着人堆里就是一阵猛扫。

    周围的蒙元士兵都看呆了,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刚才在房檐上还像一个亭亭玉立的仙女,到了拼杀的时候,就如同一个坚毅不屈的巾帼女将,不但打败了王大生,躲过了铜炮的齐射,现在还有力气对付千来人的蒙元军队。看着苏佳如此拼命的样子,周围的士兵纷纷不敢上前。

    当然,苏佳此时也是豁出去拼了,趁着现在王大生还没有恢复过来,苏佳现在逃跑成功的几率还要高上几层。苏佳见定了,看到周围的士兵都远离了自己十几步,苏佳一鼓作气,双手将百斤重的巨大横梁悬空托起,然后自己“啊”地大叫一声,转身一脚,用尽全力地将房梁踢向周围的士兵。

    苏佳的力道太惊人了,周围的士兵都看呆了。果然,第二根房梁飞过,周围的蒙元士兵全部乱了阵脚,大部分的人被飞过来的房梁冲倒在地,队列瞬时全部瓦解。

    苏佳看到机会来了,也没有多想,继续施展轻功踏上屋檐,以居高临下的优势,准备快速离开这里。

    然而就在苏佳再次踏上房檐的一瞬间,苏佳侧脸的余光又看到了不想见到的东西楼下的几门铜炮的管口依旧是对着自己,似乎是已经等好了自己飞上屋檐。

    火药已经引燃,苏佳的脚还悬在半空冲,不能立刻改变方向。就在生死的一瞬间,楼下又传来了炮弹飞出的剧烈声……

    “轰”苏佳刚才所站的房顶再一次被炸平,屋顶四散爆炸开来。屋瓦和木屑在半空中胡乱飞作。这一回炮弹爆炸的距离离苏佳更近了,真的是生死一瞬间,炮弹爆炸的时候,苏佳才刚刚离开房檐处。

    果然,这一回苏佳似乎是受了点伤,感觉到身体受到铜炮的一些震伤,苏佳全身有些痛得发麻。体内所剩内力也不多了。

    下令开炮的自然还是王大生,王大生看得很准,似乎是在苏佳跳上房顶之前。就已经预判好了。

    旁边的一个士兵首领见了,向王大生问道:“将军,这姑娘虽然厉害,但似乎也支撑不了多久了。我们还有必要继续用铜炮对付她吗?”

    王大生冷冷地说道:“不能小看了她。她可不是一般人,当夜她曾一人独闯相府,我和另外两位王将军都没能制服她……现在正是干掉她的好机会,不能有一丝轻敌。现在就要这样,全军行动起来,把铜炮口对准房檐顶,一旦她施展轻功想要从房檐上逃跑,就用铜炮追击。若是她从地面上逃跑。我们便下令军队排阵拦截,一定让她插翅难飞!那姑娘艺高人胆大。敢与整个蒙元朝廷作对,一定会是个危险人物,现在她一人的价值胜于一支军队,所以一定要抓住她并立即处决!她现在一定刚刚落地,传令下去,城中三军,刀盾兵阵型伺候;骑兵包后路,拐三巷夹击,将其逼入死角,决不可让她逃走!”

    “得令”那个士兵首领接到了命令,于是立刻派手下传令示意,改变部队阵型……

    而苏佳这边,才经历了身旁的又一次爆炸,而且这一回更加的猛烈,现在整个人有些身体麻木了。不过苏佳还是强忍着,毕竟自己还有剩余的内力,若是仅仅对付王大生手下的兵马,也并不是没有机会全身而退。

    苏佳也明白了,刚才自己踏上房檐的那一下,一定是王大生事先预判好的,料到自己会从高点施展轻功逃走,王大生早就已经等好了。如今之计,只有从地面上找机会逃走。

    由于几次铜炮的轰炸,靠近城中心的一些百姓已经开始有些骚乱了,现今蒙元军队已经在大街小巷开始夹击苏佳,街道上的百姓马上都躲进了旁边的楼屋里,街上也只剩下苏佳和蒙元的士兵了。苏佳也是想到自己再踏上屋檐,王大生的铜炮一定还会伤及无辜,于是苏佳也决定不再踏上屋檐。

    当然,没了居高临下的优势,苏佳的逃亡自然是费劲了不少。苏佳本来就不太熟悉这里的地形,拐到一个狭窄的巷口,不远处已经看见几列蒙元士兵已经在这里等候自己多时了。

    苏佳觉得自己能够一次冲破阻拦,于是停也没停地拔出身上的鬼刀,一阵鬼啸而去。然而,对面的蒙元士兵并不害怕,早就准备好似的,同一时间举起盾牌,一层一层形成一个屏障,准备挡下苏佳的这一刀。

    苏佳的“断魂刀法”威力惊人,但若是遇到层层的屏障防御,也不可能一击击破。再加上苏佳的内力已经耗费了不少,现在的这一刀也只剩六七成的功力。只见鬼影刀流飞向了众蒙元士兵的盾牌之处,仅仅只是冲倒了前排的十几个小卒而已,却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苏佳一刀未能解决,心情有些急躁了,想要冲上前,近处的一脚将其“盾牌阵”给踢开。然而,就在苏佳想要近身的时候,盾牌的缝隙口突然冒出几十片刀尖看来这些蒙元士兵是有备而来,而且训练有素,刀盾兵的阵型活用得如此针对。

    苏佳立刻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看着前排蒙元士兵阵型和出招的整行,苏佳心里一下就想到是王大生手下的士兵训练有素。怕被后面的军队包抄,苏佳也不敢在这里多耗,于是一个转身就往别的方向逃去。

    但是苏佳这一转向,也正好了中了王大生的套子。来回的萦纡,只能是在城中心的地方不停游走,根本无法到达城门口逃离。时间拖得越久,王大生包围上来的步兵和骑兵巷战阵型严守以待,那苏佳就真的是插翅难飞了。

    果然。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的苏佳又不知不觉绕到了一个街道口,就听见阵阵的马蹄声王大生的军队行动很开,一下子就拦住了苏佳准备逃跑的去路。苏佳也没有多想。继续转变方向逃去。然而结果还是一样,没绕多少路,总能看到包围上来的士兵。

    王大生非常熟悉这里的地形,军队包围上来的速度也是层层有次。苏佳见到自己马上就要无路可逃了,心中更是觉得极度紧张。

    “现在该去哪儿,到处都有王大生的部队。看来王大生的统军能力确实可怕,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封锁住我全部的去路。该怎么办。再耗下去,我今天迟早会死在这里……”苏佳的额头上已经渗出汗水了,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蒙元士兵就如同死神一般向自己靠拢……

    苏佳四周不停地望去……终于。她发现一个不一样的地方那是一个非常大的马棚,设在城中心稍偏一点的地方。因为陵关城是汴梁附属城中的军机要地,所以这里自然也是设了许多的军需地。

    苏佳看准了马棚,发现这里设了许多的战马。每一匹战马车都是四马相连。马后还有人驾驭的笼座。马棚的中心处有一个很大的不透明的屋槽,似乎是存放了更多的战马物品。

    苏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二话不说地施展轻功跃至了马棚处,然后一个瞬影钻进了马棚里。而就在这个时候,王大生亲自带领的蒙元士兵也赶到了。

    正如苏佳预料的那样,屋槽里都是大大小小的战马物品,只是所有的马都在棚外。不过这里似乎是很长时间没有人细心管理,屋外的战马也是杂乱无章。根本分不清列队的优劣。苏佳定神想了想,似乎想到了逃跑的妙计。随即便在帐篷搭的屋槽处用刀开了一个口……

    “王大将军,刚才那贼人就是钻到了这马棚的屋槽里!”包围到这里的士兵向着刚刚才感到的王大生汇报道。

    “你们几个,进去看看”王大生抓住苏佳心切,立刻派手下的几个士兵前去查探。

    那几个士兵接到了命令,立刻提着苗刀往屋槽处小心翼翼地探去。然而,就在他们准备拉开屋槽帐篷的门时,门里传出一阵鬼啸,那几个士兵全部倒在了血泊中。

    刚才自然是苏佳用鬼刀将这些士兵给解决的,王大生看在眼里,觉得苏佳如今是困兽之斗,于是自己脸上露出了一丝冰冷的笑容。随后,王大生命令道:“现在她人就在里面,逃不出来了,我一定让她死无葬生之地。你们几个,多派人手把马棚旁的战马战车拉开,本将军要用铜炮亲自送她去地府!”

    看来王大生想要用铜炮对准这里的马棚屋槽,将苏佳直接炸死在这儿。果然,旁边的士兵接到了命令,立刻分派人手将屋槽旁的战马战车全部拉开,不出一会儿,中间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屋槽了。

    王大生看准了苏佳不可能从屋槽里逃走,随即便命令士兵推来两门铜炮,炮管对准马棚处,看来想要一炮将苏佳炸得灰飞烟灭。

    “放”王大生怕耽误一时,让苏佳有了一丝逃跑的机会,于是即刻下令。

    两门铜炮的火线引燃……“砰砰”两门铜炮齐发“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刚才还在马棚中间处的屋槽,顿时被炸成平地。强劲的火炮发出灼热的火焰,连屋槽旁的一些用具也被烧得丁点儿不剩。由于发出强烈的爆炸声,刚才被拉开的战马也都紧张得嘶啼了好一阵……

    待到中间平息了,也没有见到苏佳逃出来的半个身影。王大生随即下令派人去看看,士兵前去一望,黑乎乎的被炸平的平地上,只有残余的火焰和被烧焦的几具尸体其中肯定有刚才被苏佳用鬼刀做掉的那几个蒙元士兵的尸体。

    “将军,只有几具烧焦的尸体而已”现场检验的士兵报告道。

    王大生抹出一丝冷冷的笑容,随后又问道:“有没有看到那个姑娘的尸体?”

    “不清楚,铜炮的威力太强了,烧焦的尸体有多少,是男是女都分不清了”士兵又回答道。

    “那她很可能也被炸死了”王大生冷笑道,“刚才的情景,她不可能有逃生的机会,而今天,我终于干掉了这个夜闯相府知道剑道大会秘密的贼人,算是解了一心头大患,相府那边也算是有了交代,哼哼……收兵!”王大生随即下令,周围的步兵骑兵全部撤走了,只留下了黑色被烧焦的马棚的糟乱场景,以及在马棚四周依旧紧张嘶啼的数百匹战马……

    与此同时,一个密闭的角落里,传来了微弱而又急促的呼吸声是苏佳,她还活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