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零六章 疏忽大意
    王大生与萧武忠的对话间,无意中提到了萧天,这让一直在房檐上观察情势的苏佳听到后有些震惊。不过萧武忠却是丝毫不感兴趣,他继续对王大生说道:“王大将军,小人只是说说罢了,何必对那个‘垫底虫’在意太多?现在当前的事情,小人已经将四十七门铜炮得手,只要王大将军您下令,这些铜炮自然就能运至朝廷军队的麾下。”

    王大生想了一会儿,走到一门黑色粗管口的铜炮前,用手在上面敲了敲,随后又对萧武忠道:“要将这些铜炮运送到汴梁军队的营帐底下可不是小工程,肯定会闹出大的动静。这里离萧家山庄很近,要是让萧家的人知道了这些都是你干的,那你想要做萧家山庄的掌门人,岂不是无颜以对欺师灭祖之行?”

    萧武忠眼珠子一转,紧接着道:“他们不会知道的……再过不久就是萧家山庄各前任掌门的祭拜日了,到时候包括小人在内的所有萧家弟子都要参加。小人想了想,运送铜炮之日可以放在祭拜日之时,到时让边央从边大人负责运送这些铜炮,小人回山庄参加祭拜日,这样既能避开萧家山庄人的耳目,又能不被外人察觉,一举两得岂不甚好?”

    “看来你所有的计划都想好了啊……”王大生对萧武忠冷笑了一句道,“没想到你身为萧家前任掌门的儿子,竟然背叛了自己的师门——哼,真是有趣的因缘啊……”

    萧武忠低了低头,紧接着又道:“小人这么做。可没有背叛师门啊……小人一直想要成为萧家山庄的掌门人,然后让萧家山庄能够抛弃老旧的祖法,真正名扬广大于中原。天下之道,理应顺之,所以小人才选择投靠朝廷。只有报效朝廷,萧家山庄才有出头之日不是吗,那小人这样做又怎是欺师灭祖之道呢?”

    听了萧武忠的陈述,王大生又冷笑了一句道:“哼。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

    苏佳在对面的屋檐之上听到了王大生与萧武忠的对话,心中也明白了为什么萧武忠一直会和自己的师父萧举贤闹矛盾,又为什么会离开山庄来到陵关城。想要报效自己的家族是不错,但是投靠蒙元朝廷,为了荣耀和名声与天下之民为敌,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的。看见萧武忠如此的言行,苏佳又一次想到了曾经同样叛逃师门的陈世今。苏佳的脸上顿起几分怒色……

    “行,只要你能忠心于朝廷,朝廷一定不会亏待你,会让你如愿以偿地当成未来的萧家山庄掌门人……”王大生又说道。

    听到这里,萧武忠的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然而,王大生只是稍稍顿了一下,随即又补充道:“不过在这之前……本将军得先‘验验货’。看看这些铜炮的威力究竟如何……”

    说着,王大生命令自己的几个手下在对着西河岸口最近的一门铜炮面前站好了,似乎是要有什么行动。

    苏佳在屋檐上看着下面士兵的举动,下面的动静又变的杂乱喧嚣起来,王大生和萧武忠等人的对话又不能听清楚了。但是看着这些士兵的动作,苏佳似乎是能猜到王大生接下去要干什么……

    王大生用冰冷的眼神瞅了瞅最前面的铜炮,随后又对萧武忠说道:“听说这些铜炮的威力惊人,一发便能使几十丈之远的兵马炸得人仰马翻甚至粉身碎骨,也不知是真是假,不如萧大人展示一下如何?”

    萧武忠顿了顿。随后瞥眼望了一眼一旁的边央从。边央从一心只想着讨好王大生,于是摆着奉承的笑容回答道:“这有何难?只要王大将军下令,随时都行——”

    “那就劳烦边大人一试了……”王大生又用冰冷的眼神望了一眼边央从,应声道。

    边央从哽咽了一下,随后便走到了西河岸口,指使着自己的手下让前方船上行事的人将船更让开。

    一听到王大生将军要对着西河口试验铜炮的威力,还聚集在和中心的众船只立刻一窝蜂地往两侧躲开而去,刚才让开的一条开道又一次变宽了。看来他们都对铜炮的威力感到忌讳……

    待到河道上的所有人散开后,边央从又下令王大生手下的士兵在铜炮处就好位。随即,边央从又转过身,笑对着王大生道:“王大将军。一切都准备就虚了,就等您一声令下。”

    王大生面无表情地朝着铜炮对准的河口方向望了一眼,随后往铜炮的方向稍稍走去。由于害怕铜炮的威力,萧武忠和边央从纷纷远离了铜炮一点。而王大生却似乎不怕,他离铜炮的距离很近,似乎想要更确切地知道这铜炮的斤两。

    空气一下子又变得凝重起来,王大生凝望了许久,随后下令一声道:“放——”

    令声一下,铜炮的引口处同时引燃,就等炮弹出口的一瞬间……

    苏佳在对面看在眼里,此时的她也是屏气凝神着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轰——”一声震天的炮响打破了宁静的西河口,只见最前方的铜炮处管口火光一闪,炮弹顺势飞出。几十丈之远,发出“嗖嗖——”的空气摩擦声,还没来得及眨眼的功夫,河中心顿时炸开了花。中心处有几个没人管的废弃的船只,随着第二声巨响,在一瞬之间被炸成了碎片,水浪被冲起数丈之高,飞起的水浪甚至打在了河岸上,可见铜炮的冲击力之强……

    两声巨响,废船的支离破碎,数丈高的水浪,看起来只是瞬间的一下,周围之人看了,却是久久没有平静。

    苏佳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尽管她离现场最远,但也能很清楚地感觉到铜炮的威力。几十丈之远的炮距。令人惊悚的杀伤力,看来这些铜炮能将几十丈之远的军队炸得人死马飞,并不是危言耸听。何况这仅仅只是一门铜炮而已,若是四十七门铜炮加起来,可想而知,其恐怖的威慑力甚至胜过千军万马。若是这些铜炮全部落入蒙元朝廷的手上,后果不堪设想。苏佳看在眼里,心中却是无法平息……

    河岸口这边。没见过铜炮真实威力的萧武忠和边央从也在一旁发怵了好久。而在最前面的王大生却没有一丝的害怕,相反,冰冷的面孔上还浮现出了狰狞的笑容。

    铜炮的炮管处还有烟灰,王大生用手摸了摸铜炮的炮身,随后笑着对萧武忠说道:“没想到萧大人弄来的这些铜炮果然名不虚传,此威力绝对不逊于千军万马的气魄。萧大人这回可算是帮了朝廷的一次大忙啊,朝廷自然也是不会辜负萧大人您的……”

    “是。王大将军说的是……”萧武忠连声答道。也许是被刚才铜炮的威力震慑住了,也许是对王大生夹杂冰冷笑容的口气感到害怕,萧武忠的声音也是断断续续的。

    王大生叫回了刚才手下的那些士兵,然后自己也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那就如萧大人所说的,先还是暂时把这些铜炮储放在边大人这里,待到萧大人参加祭拜日的时候。就由边大人再派遣手下将这些铜炮运至汴梁相府吧……”

    “是,将军!”萧武忠和边央从齐声答道。

    于是,王大生审视完了这些铜炮后,遂下令手下的士兵将这些铜炮重新放回“军火库”处,也就是苏佳匍匐在屋檐上的那座楼。

    底下铜炮轱辘的巨响声再次响起,王大生和萧武忠与边央从的对话更是听不到了。苏佳在屋檐上不时地感到下面如同轻微地震般的震动,不断地想着这些铜炮落入蒙元军队手上可能造成的后果,苏佳的心也随着这轻微的震动变得惴惴不安起来,也忘了要及时离开这个地方……

    铜炮一门门地推进楼内,王大生和萧武忠等人也跟着往楼方向这边走着。王大生感受着铜炮轱辘带来的震动。心中也是平静不下来。随即,王大生又对萧武忠和边沿从说道:“这些铜炮甚是重要,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肯定会造成无法预知的后果。这几日一定要加强这一带的戒备,千万不可让任何外人靠近。”

    “这个尽请王大将军放心,只要小人多加严兵把守,连一只苍蝇都别想飞进去!”边央从先是回应王大生了一句,随后便对两侧的手下士兵道。“喂,你们几个,多派人手,把楼四周包围起来。这几天严加看管,不可以让任何外人靠近,明白吗?”

    “是——”两侧的士兵同时答道,随即便转头跑向楼处的个个分手点,加派守楼的士兵人手……

    此时还在楼上担心的苏佳,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应该趁早赶紧离开,只见着楼下周围的士兵接到了边央从的命令,一列一列地将四周逐渐包围起来。

    “萧武忠不但投靠了蒙元朝廷,而且还给蒙元的军队运送了威力如此强大的铜炮……”苏佳心中一直担心道,“要是让这些铜炮落入蒙古人之手,中原又将涂炭。不行,我得赶紧离开,回萧家山庄把这个消息告诉萧举贤前辈还有阿天他们……”想罢,苏佳慢慢从屋檐上起来,想要转身离开。

    然而刚一起身,看到了楼下包围的士兵,苏佳又立刻低身了下去。苏佳心里一惊,由于刚才的疏忽大意,她不知道此时边央从已经接到了王大生的命令,加派人手看管了这座大楼,并且不让外人靠近。苏佳现在只身一人在高点,随着下面包围的士兵越来越多,自己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情。

    而让最让苏佳担心的,倒不是自己能不能逃脱甩开这些士兵,最致命的是——王大生还在这里。要是让王大生知道了自己在这里“偷取情报”,那遭殃的恐怕不止是她一个人,也可能整个萧家山庄都会被连累到。

    果然,还在犹豫间的苏佳还没反应过来,楼下有的士兵就已经抬起头望见了屋檐上的苏佳了。

    “什么人?”楼下的士兵突然对着屋檐上的苏佳大喊道。

    苏佳没有作声,她只是继续蹲伏在屋檐上。随时想办法从这些士兵的视线中逃脱。

    然而下面的士兵一列接一列,短时间内根本无法逃脱。苏佳也不敢随便使用轻功,毕竟现在王大生就算知道这里有人,也不知道是自己,若是自己贸然直接用轻功从这里穿越而走,被王大生认出来了,很有可能会成为王大生直接追逐的目标。

    苏佳还在思考,可是给她思考的时间也不多了。只见着有几个士兵举着兵器。慢慢爬上了楼,想要直接将屋檐上的苏佳赶下来。

    “是谁这么胆大包天,敢在这铜炮楼上呆着,是没活够吧?”一个士兵接连爬上了两层楼檐,已经拿出兵器正对着苏佳了。

    有一个士兵见到了苏佳的面容,随后笑着说道:“哟,还是个挺俏的小妞儿啊。居然躲在屋檐上,不会是仙女下凡伺候哥们儿几个的吧?哥们几个上去啊,谁先到谁先得啊!”

    此话一出,有更多的士兵垂涎欲滴地望着楼上的苏佳,随后纷纷提着兵器沿着屋檐爬了上去。

    苏佳此时很镇定,不能立刻现身让王大生发现。好在自己是背对着河岸口,苏佳见着爬上来的几个士兵。灵机一动,脚下不断变化着,踢起一块块瓦片。随即,苏佳将踢起的瓦片连环般地用脚朝爬上来的士兵头上和脸上踢去。果见不过一会儿,一块块瓦片打在士兵的脸上,苏佳强大的脚力直接将瓦片踢碎在士兵的头上和脸上。一些士兵中招后,惨叫了几声倒在屋檐上,有的甚至直接滚下了屋檐,重重摔死摔伤在地上。

    但是楼下的士兵依旧没有停下脚步,继续挥舞着手上的苗刀冲了上来。苏佳看定了。脸上的表情依旧没变,脚下的步伐继起,一个横扫激起屋檐上的瓦浪,破碎的瓦片如飞雨一般地飞射而去。

    这一回苏佳的脚力比起之前更加迅猛,瓦片如刀芒一般,在士兵的铠甲上划出层层片痕,有的甚至划在士兵的脸上,直接挂出了血痕。

    士兵没有停止下去。苏佳也没有停。虽然苏佳对付这些士兵喽啰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纵使苏佳出招再快,上来的士兵却是越来越多,苏佳再不拔刀。恐怕不能继续应付了……

    而往楼前慢慢走来的王大生,还在和萧武忠和边央从交代着事情。忽觉对面房檐之上有不小的动静,王大生抬头一看,只见不断有士兵沿着房檐向上攀爬,却不知是为何。

    “上面发生什么事情了?”王大生用冰冷的口气问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朝房檐上面攀爬?”

    萧武忠和边央从看在眼里,也不知所措。这时突然有士兵跑来报道:“不好了,将军,房檐之上有人窥视!刚才我们的人发现了,现在正对其进行包围!”

    听到了这个消息,首先最紧张的自然是萧武忠,因为他非常担心知道自己投靠蒙元朝廷事情的人会是萧家山庄的弟子。

    王大生知道后,头上青筋立刻抱起,全身自内而外散发出浓烈的杀气。萧武忠和边央从感到了什么不妙的样子,下意识地躲开了一下王大生。

    王大生冰冷的眼神注视着房檐之处,双手握紧又松开,令人窒息的内力聚气……忽地,王大生双手成掌形,两式铜墙铁壁般的阴掌直接对着十丈之远的房檐处打了过去。只见一个黑色掌晕排山倒海而去,十丈之远,空掌而上,看来王大生对自己的掌力甚是自信。

    苏佳还在房檐上与四周的士兵纠缠,忽觉背后冷风一刮——苏佳不敢多做一刻停留,拔出身上的鬼刀,随后整个人两脚一跃,也不管王大生发现不发现了,直接施展轻功跃至了远方的另一处房檐上。

    “轰——”只听一声巨响,黑色的掌晕打在十丈之远的高楼屋檐上,屋檐瞬间被削开一个缺口。王大生的内力实在是恐怖惊人,如此之远竟也有如此强的掌力,刚才在屋檐上攀爬的士兵也多支持不住,被王大生的这一掌震慑住了,随后纷纷掉了下来。

    王大生看到了苏佳——那个熟悉的蓝衣身影,望着另一处屋檐上站立的苏佳,王大生嘴角边抹过一丝阴笑。

    而苏佳看到了王大生冰冷的面孔,握刀的右手不敢放松,心中却是战栗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