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零五章 再遇死敌
    陵关城的西城和东城这边有些不一样,东城的城门口接着高松山林,而西城这边最独特的则是接着一条运河的分支。走到西城区域,明显能看见一条大河贯穿在城区的一侧,河的宽度直接延伸到了远离陵关城的另一处。由于是运河的分支,这条大河自然而然成了城中运流的一大要道,果见岸处停泊着大大小小的船只,不时还有人在船上装卸东西。

    城西这一块主要是边央从管理的,运河上的物流自然也是。萧武忠随边央从来到了西城岸口,看到了岸口聚集的船舶,随后说道:“看来边大人果真是治理有佳啊,这西河岸口的运流倒是挺频繁的,怎的也没听说过王大将军在面前夸奖边大人您啊?”

    边央从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回应道:“王大将军只管汴梁的军事问题,对物流经济这些东西从来都是不闻不问,别说你把这里管理的多么多么好,要是你在陵关城的军备方面出了点什么差错,那王大将军会责备好一段时间。”

    “倒是在下之前弄来的铜炮,不知道边大人管理的怎么样了?”萧武忠这个时候扯回话题道。

    边央从轻轻笑了笑,随后说道:“行,就如萧大人您所愿,在下现在就叫人布置……”

    这边正说着,苏佳这个时候也从后面跟了上来。由于西城河岸这边比较开阔,而且到处也都是边央从的手下,苏佳一时间也不敢立刻落地。依旧是在对面的房檐之上静静观望着。

    “运河分支?”苏佳看到了西城河口的情况,心中惊道,“没想到这个小小的陵关城居然还能连到运河的分支……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萧武忠一定是在萧家山庄的后山将铜炮先从后山小道运下,然后到达陵关城的北门,最后利用运河的运流沿着运河的分支顺流而下。船上的运输,往往能够避人耳目,所以按照刚才萧武忠和边央从说的,萧武忠弄来的铜炮就是这样到了西城边央从的手上……”

    苏佳不禁觉得,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萧武忠及其他人蓄谋已久。这也不得不让苏佳对这些事情可能造成的影响产生无数的担心……

    边央从往西河岸口的方向向前走了几步,随后对岸口处的手下下了几道命令。只见着不出几下,西河岸口的人似乎是接到了命令。停泊的船只全部开始动起来,随后大大小小按顺序,一条跟着一条,一列并着一列。顺延着从中间让开了一道宽阔的河口。

    看这个架势。边央从似乎是要做什么大动作,苏佳在对面的高楼屋檐上看得也是疑惑不已……

    紧接着,边央从似乎是做完了一件事情,随后又转过头,面对着苏佳所在屋檐的高楼。苏佳惊了一下,还以为是自己的行踪暴露了,立刻下意识地低下了头。

    然而,边央从好像是并没有发现苏佳。仅仅只是又回走了几步,然后对着那座楼下的手下侍卫也是下了什么命令似的。然后就没了动静。

    苏佳也甚是感到好奇,她不知道边央从究竟想要干什么。出于好奇,苏佳壮起胆,稍稍将身子探出,然后往楼底下望去由于角度的问题,苏佳并不能全部看见所有的东西,只能观察到几个穿着铠甲的士兵按行列地纷纷打开了楼底下的门,随后又重新站好了。

    “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苏佳心里始终是不太了解,然而还没等苏佳反应过来,突然,苏佳感到全身有一些震动起来。

    苏佳还以为是发地震了,她转过身来缓了缓神,这才意识到仅仅只是自己所在的这座楼在震动。过了一会儿,又听到楼里有巨物在移动的声音,苏佳不禁意识到自己所在的这座楼不简单。不过也好,苏佳能够更清楚地观察这一切。随即,苏佳再一次转身,又将目光对着西河岸口的方向,想要看边央从究竟要弄什么名堂……

    对着苏佳目光这边,萧武忠的表情突然一笑,看来他很清楚边央从究竟想要干什么。边央从又对着那里的士兵喊了几句,随后,苏佳所在的那座楼的震动越来越大,而苏佳一直疑惑的东西也终于浮出水面。

    苏佳惊呆了,从屋檐楼上观望而去,从下面逐渐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黑色的管口。慢慢地,越来越多的管口逐渐冒出,整齐并排地向前行进这些黑色的管口,正是萧武忠从萧家山庄后山弄来的铜炮。

    铜炮并排着,本身就很沉重,每一管铜炮都有两个士兵在推行着,而刚才那座楼发出巨大的震动,就是因为铜炮轱辘的震响。苏佳看着这些铜炮,这才明白自己所停落在的这屋檐的楼不简单自己施展轻功,最后竟然停在了“军火库”的房顶上了。

    但是此时边央从及其士兵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苏佳所在的这座楼上,苏佳暂时也不方便立刻移动身子,否则很有可能被发现。于是,苏佳依旧是匍匐在屋檐上,低头观望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

    边央从依旧是没有发现苏佳,他继续指挥着自己的手下,将所有的铜炮对着河岸口,一列一列排整齐了。

    弄了好长一段时间,萧武忠走到边央从身边道:“看来边大人倒是把在下的铜炮管理得挺好的嘛……”

    边央从拍了拍手袖上的灰土,接着又道:“那就请萧大人您看看,有没有部分缺失的。”

    萧武忠抬头算了算,随后应声道:“本来应该是五十一门铜炮,由于昨天的失误,萧家山庄后山的寒洞里还有四门没有取出,这样看来,边大人这里有四十七门铜炮是没错了。”

    边央从又笑着说道:“哼,我帮萧大人您保管的好坏。可不仅仅只是这些而已,等到待会儿王大将军来了,我还会让王大将军和萧大人您见识见识……”

    萧武忠点了点头。随后两人一边管理着手下对这些铜炮的摆设,一边静候着王大生的到来……

    别看只有四十七门铜炮,这一串整齐地伫立在西河岸口处,瞬时间就能给人一种命上心悬的压迫感。苏佳匍匐在屋檐之上,这么远的距离就能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窒息敢甚至是致命感,想想铜炮火药的威力,苏佳曾经还在追风派的时候。在汴梁郊区见着蒙元的士兵练兵的时候用过。一发炮弹下去,遥隔之处地点就会被炸得尘土飞扬,连攀附在岩山上的巨石都会被炸成碎片。纵使你武功盖世,面对威力强劲的火药,也只能毫无办法地震慑在铜炮的威力之下。

    何况这里有四十七门,如果全部用上。几乎能吃掉军队中的所有前排。看着下方一排排黑色的管口。见到了真正的铜炮,苏佳心里更是担心不已:“没想到朱元璋讨伐张士诚,居然能缴获这么多的铜炮。如今这些危险的东西全部落在了萧武忠的手上,萧武忠又投靠了蒙古人,如果这么多的铜炮全部用来对付朱元璋的义军,肯定会造成无法估量的后果……往下点说,不说朱元璋,就是萧家山庄。刚才萧武忠说如果这些铜炮能按计划安在蒙元军队中。王大生就会让他当成萧家山庄的掌门人,难道说王大生会用这些铜炮对付萧家山庄?而且中原武林一直是蒙元朝廷口中的‘心腹大患’。也不排除蒙元朝廷会用这些对付中原的武林人士……不行,若是继续任纵下去,肯定会出事,我必须想办法阻止这一切。至少,必须得先把这个消息告诉萧举贤前辈才行……”

    于是,苏佳悄悄转过身准备离开,反正该知道的秘密基本上也清楚了,苏佳现在是越早一刻回去通知消息,萧武忠的阴谋就越不能得逞。然而,还没从屋檐上起身,一个不想见到的画面让苏佳暂时放弃……

    正见着这个时候,城东方向来了一批军队。军队的人数还不少,少说也有千来人马。最前面骑在马上的,是一个身高九尺、身披铠甲的大汉,来者一脸冰冷的面容,周身散发出令人胆寒的杀气,不问已知此人便是汴梁城的守将王大生。

    王大生,熟悉而又令人畏惧的面孔,苏佳最不想见到的,曾经在汴梁城的时候就已让苏佳吃了不少苦头。夜闯相府的时候,王大生武功的恐怖让苏佳见识到了;帮助李玉如和唐战在离游区脱困的时候,苏佳被王大生死命追逐着,险些被发现。没想到冤家路窄,今日在陵关城,曾经的死地再一次碰上了。

    其实苏佳的武功完全不在王大生之下,但是苏佳想要打败王大生,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而让苏佳真正感到恐惧的,是王大生全身上下散发出的那种冰冷的杀气,以及手握的兵权,若是贸然和王大生干上了,就算自己能摆平王大生,但自己也不会有余力逃脱王大生手下的兵马。

    见到了王大生的突然到了,苏佳立刻把自己身子压得更低了,生怕被王大生看到自己的一根头发丝儿。当夜在相府的时候,王大生仅凭楼檐上猪血的味道就能知道苏佳的动向,可见王大生的觉察力是有多么恐怖;拥有一掌就能将一座楼的房间打穿的内力,来自西域的王大生的武功绝对不逊色于中原武林的顶尖高手。完全一个冷血杀手的形态,还手握汴梁兵权,这也是苏佳不愿碰上王大生的主要原因。

    不过此时的王大生并没有发现苏佳,毕竟现在苏佳和王大生离得太远了,苏佳能居高临下看见王大生,而王大生怎么也不会想到大白天的这西城的“军火库”上还有人敢潜伏……

    萧武忠和边央从这边看见了王大生的到来,立刻叫身边的侍卫都站立到位了。“王大将军来了……”边央从对着身边的萧武忠轻声道,“待会儿说到这些铜炮的时候,我会帮萧大人您解释一下的……”

    王大生的到来,本来还有些热闹的西城河岸口立刻变得安静起来。就连远在高楼屋檐处的苏佳甚至都能听到王大生骑马铁蹄的声音。如此肃杀安静的场面,苏佳更是不敢动周身一下,生怕碰到了哪块砖砖瓦瓦。发出声音让王大生注意到了。不过安静有一点挺好,那就是待会儿王大生那边说什么话,苏佳也能隐隐约约听到。此时的苏佳屏气凝神起来,望着远方的目光也只露出半点,自己的呼吸频率也是时刻拿捏着……

    王大生带着手下的千来人马到了西城河岸口,遂下令手下的士兵整齐站好了。萧武忠和边央从见到了王大生的到来,齐声道:“恭迎王大将军到来”

    王大生脸上依旧是冰冷表情。萧武忠和边央从招呼道后,王大生独自从马上下来,伴着金属铠甲的摩擦声。九尺高的身板,周身散发的阴冷杀气,站在对面的萧武忠和边央从也不禁感到一股压迫感。

    王大生走到了两人的跟前,随后用冰冷的腔调问道:“怎么样。本将军要的东西你们都弄好了吗?”

    萧武忠还不敢说任何话。和王大生关系稍微好一点的边央从笑脸相迎道:“王大将军,基本上都处理好了,只不过……昨天最后的四门炮出了点意外,没……没能顺利弄来……”说着,面对王大生冰冷的面孔,边央从说话的声音都是战战巍巍的。

    然而,当听到边央从说“不顺利”的时候,王大生回头一个严肃带有杀气的表情。让萧武忠和边央从二人怔了一下。

    萧武忠这边再也静不下来了,急着解释道:“王大将军请息怒。昨天本来是很顺利的,可是不巧在萧家山庄后山的时候被不明人士发现了,估计这会儿山庄里面加强了后山的戒备,不太容易再弄到了……”

    然而不等萧武忠说完,王大生抢先用冰冷的口气道:“你是怎么跟本将军保证的,不是说一定能顺利弄来全部的铜炮吗?”

    边央从知道王大生的性格,于是立刻上来缓道:“王大将军也别对萧大人太严格了,毕竟萧大人要背着他们师门做出这么危险的事情,已经很不容易了。何况,现在五十一门炮已经弄到手了四十七门,剩下的四门不会有多大影响的……”

    王大生想了想,随即转头说道:“算了,如果萧大人真的勉为其难的话,本将军也不勉强。而且正如边大人所说,已经弄到了四十七门铜炮,剩下的四门弄不来也罢……”

    听到王大生不再怪罪自己,萧武忠和边央从心里同时舒了一口气。萧武忠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随即又道:“王大将军,昨天有人发现在下手下的动向,在下可能知道和谁有关系……”说着,萧武忠脸上浮现出一丝奸诈的笑容。

    “和谁?”听萧武忠这么说,王大生又冷声问道。

    萧武忠先是被王大生冰冷的表情吓住了一下,随后又缓过气来道:“今天在下再回萧家山庄的时候,碰见了一年前被赶出去的弟子又回来了。上一次去铜炮的时候没碰见他,这一次却碰见了,在下心想,昨天被人发现的事情会不会和那个小子有关……”萧武忠口中说的“那个小子”,自然是昨天回到萧家山庄的萧天。

    “一年前被赶出来,现在才回来,又是萧家山庄的弟子……”然而,王大生似乎是能猜到什么,只听他回应道,“哼,那个小子的左脸颊上是不是有个刀痕?”看来,王大生也想到了是萧天。

    “王大将军您既然知道,难道王大将军和那个小子打过照面?”萧武忠吃惊道,“那个小子叫萧天,曾经是萧家山庄的‘垫底虫’,不过我也没想到他会回到山庄,脸上还多了一个刀痕……”

    “原来他叫萧天是吧……”王大生知道了萧天的名字后,冷笑一声道,“哼,我和他何止是打过照面,那个小子可是让我印象很深刻啊……”

    “只不过一个武功差劲的家伙罢了,王大将军您英明神武,怎么会对那种‘垫底虫’感兴趣?”萧武忠有些讥笑道。

    “萧大人,你可没资格笑他……”王大生冷笑一句道,“你是萧家山庄前任掌门萧人聪的儿子,他只不是一个平平之辈,但在骨气方面,你可比不过他……”说着,王大生用冰冷的眼神望了一眼萧武忠。

    萧武忠被王大生的眼神盯着,全身不禁一颤,但是看到王大生对萧天这样的“垫底虫”挺感兴趣的样子,萧武忠心中也是不禁感到疑惑……

    场面很安静,说话的声音自然也是清楚了许多。楼上屋檐的苏佳听到了王大生那边的对话,整个人彻底震惊了。

    “阿天,是阿天为什么,为什么阿天会被王大生盯上……汴梁城的时候,阿天又没对王大生做过什么,或者说是阿天他……他在王大生面前做过什么,只是对我隐瞒没说……”原来一直以为王大生只对自己危险,如今没想到竟然直接牵连到了萧天身上,苏佳一天之内知道了这么多的事情,顿觉自己身边的一切危险重重。特别是萧天,当王大生提到萧天的时候,苏佳的心简直提到嗓子眼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