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零四章 阴谋毕露
    那几个萧武忠的手下离去后,萧武忠也暂时站在原地没有说什么话。苏佳从屋檐缝口处先起了起身,随后急促了几阵呼吸。此时的苏佳得知了萧武忠的一些不轨动向,心中一瞬时间紧张得厉害。

    苏佳缓了缓神,暂时先坐在了屋檐上,一个人望着远方,静静思索着:“不会错了,看来萧家山庄失踪的那些铜炮,**成是萧武忠在暗中指使的。如果这样看来的话,说什么祭拜日回去也只是个幌子,去看昨天因为我偶然发现还没有弄走的寒洞里那几个剩下的铜炮才是今天他回萧家山庄的主要目的。可是萧家山庄想要看管几个寒洞里的火药根本没有大碍,或许萧举贤前辈早就应该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可是为什么他却一直没有揭穿萧武忠,难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依旧是让萧举贤前辈难以出口……”

    苏佳非常的不解,她不禁发现这些事情的前因后果不仅仅只是一个萧家山庄这么简单,恐怕连蒙元朝廷这边都牵扯进去了。苏佳心中继续迷茫道:“如果萧武忠真的和蒙元朝廷扯上关系了,那事情可就严重了……我曾经听阿天说过,萧家山庄的弟子曾经帮朱元璋讨伐过张士诚,并缴获了大量的铜炮火药,那个寒洞便是曾经朱元璋存放这些战利品的地方……如果萧武忠和蒙元朝廷这边真的有勾结,那就不仅仅是面临萧家山庄背负与朱元璋结缔的罪名,那些铜炮到了蒙古人的手里。一定还会用来对付中原的汉人。萧武忠要是真有异心的话,事情可就严重了……”

    苏佳想了太多,也不能干着急。随即自己又一次匍匐在房檐口,观察着屋内的萧武忠还会有什么举动。

    “是我想得太多了吗?现在就断言萧武忠和蒙元朝廷有勾结,是不是太武断了……”苏佳偷望着屋里的情况,心中还在不停地揣测着,“对了,刚才他的那些手下说,好像是要请什么‘边央从大人’过来是吧?萧武忠刚才说到。那个边央从好像是来这一段巡查,看来地位一定不小。如果能从那个‘边大人’身上查出个什么所以然来,说不定就真能弄清楚萧武忠的真正意图究竟是什么……”于是苏佳继续静静等待着。等着那个边央从的出现……

    果然没过多久,萧武忠家的大院门口突然来了什么人似的,门口的一些仆人各个显得非常恭敬的样子,来者地位自然不低。

    苏佳双手伏在向上翘起的那一半檐角上。继续观察着大院门口的情况。

    果然。此人的到来,在屋里的萧武忠见了,也笑脸相迎地走了出来这是在萧家山庄完全见不到的萧武忠的“笑态”。

    来者个子不高,三四十岁的样子,但是全身华服套装,一看便知是家财万贯。不出意外,此人应该就是刚才萧武忠提到的“边央从”了。

    “哟,边大人。您终于来了”萧武忠往边央从的身前走去,随后笑着招呼道。

    边央从看见萧武忠衣冠有些不太整齐的样子。便问道:“怎的,今天萧大人身着好像不怎么检点嘛,这倒不像是萧家山庄弟子的迎客方式。”

    面对边央从的“故意刁难”,萧武忠倒也没太当回事,只是继续笑着道:“还真让边大人说到点子上了,在下的确刚从萧家山庄回来,这回找边大人您来,正是要说这事儿”

    “事情都办妥了是吗?”边央从又问道。

    萧武忠四下看了看,随即道:“机密要事,这里人多不太方便,边大人不妨与在下进屋再谈?”

    看着萧武忠有些故意拐弯抹角的样子,边央从也不好说什么。可能萧武忠今天做的一系列的事情,和自己多多少少有些关系,于是边央从还是先答应了,随后和萧武忠走向了正厅堂的房间。

    见到萧武忠和边央从走进了正厅堂,似乎是要谈论正事的样子,苏佳继续全身紧张起来,然后全神贯注地蹲在屋檐口上,观察着屋内二人的一言一行……

    “事情发展得还算顺利吧?”进了正厅堂,关了房门,边央从上来一句就问道,“身为萧家山庄弟子的萧大人,不但熟知山庄大大小小的通道,还能骗过你师父,这次的任务应该不是问题吧?”

    萧举贤顿了一下,随后收回了刚才奉迎的笑脸,正经道:“说实话,这次的任务……出现问题了……”

    “什么?”听到萧举贤这么说,边央从先是惊了一声。

    萧举贤深吸一口气,似乎是表达着一丝无奈,随后继续道:“任务出问题了……昨天本来好好的,我雇的那几个高手已经接近了山庄后山的寒洞了,谁知道关键时候居然被人发现了。如今再去山庄,恐怕那里已经有所戒备了。不得已,我们只能先暂时收手了……”

    “被人发现了,萧大人雇的那几个不都是身手敏捷,连藏在不到十丈开外的树上都不会轻易让人发觉吗?”边央从又疑惑道,“这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可能是偶然吧……”萧武忠急着道,“一般山庄的后山都没什么人注意的,后山小道也是鲜有人知所有的径道。或许昨天碰巧寒洞处有采药的什么人,不经意间撞见了吧……”

    苏佳在屋檐上,把屋内二人的对话一字一句都听得很清楚,当谈到这里的时候,苏佳心里也是稍稍明白了一些:“看来那些个萧武忠雇来的手下确实是有些本事,今天在后山的时候,我和萧天的师兄萧博那么警觉的注意力都没有注意到。看样子昨天在后山寒洞的时候,真的是无意间撞见了……”

    “原来不都是没什么问题吗?偏偏最后的这几门铜炮出了问题……”边央从终于把话题抓到了“铜炮”上。这也确定了萧武忠此行的目的,“王大生将军交代的任务,叫萧大人你将萧家山庄藏在密道里的铜炮运至陵关城。然后让管查陵关城的我来保管。这些日子运了这么多趟,从来都没出过问题,偏偏今天最后的这几个出了问题。按萧大人你所说的,被发现了行踪,现在再找机会回去取那些铜炮已经不太可能了,那究竟该怎么向王大将军交代?”

    萧武忠眼珠子一转,随后说道:“虽然少了几门铜炮。但我想王大将军也不至于这么死板吧……反正大部分的铜炮已经运到了陵关城,足以提供汴梁军队足够的炮弹火药,王大将军总不至于为了几门炮的事情。让我犯着被发现的危险再去回取吧,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既然是这样,你今天找我来又是为了什么?”边央从又问道。

    萧武忠轻轻一笑,随后继续道:“城里的人都知道。边大人您和王大将军的关系。正因为如此。在下才来找边大人您。在下希望边大人您能够在王大将军面前说说情,这一两门炮的事情就算了。毕竟若是我因为不能按量完成任务而惹恼了王大将军,边大人您也逃不了干系。我们两个现在都是在王大将军乃至汴梁都尉大人手下做事,都为了各自的目的。若是能成功讨好了王大将军,您可以如愿以偿地加官进爵,而我也能真正成为萧家山庄的掌门人,各得其乐,何乐而不为?”

    “哼。原来萧大人您还是一直惦记着那个萧家山庄掌门人的位置啊……”边央从笑脸对萧武忠继续道,“不过萧大人背叛你的师门。投靠了蒙古人,依靠蒙古人帮萧大人您上位,难道不怕以后即使做了萧家山庄的掌门人,也会被有辱你们萧家的列祖列宗?”

    “有辱?哼,笑话”萧武忠反声笑道,“师父他老人家,只会天天急着筵席什么祖法。如今看着萧家山庄世世代代隐没在无人无津的深山里,我不禁对山庄的未来感到着急。我原来就在师父他老人家面前说过,若是让我做了萧家山庄的掌门人,我一定会让萧家山庄名耀中原,获得无上的权势和地位。可是师父他老人家就是不听,非要按照什么祖训的来,虽然培养了几个出类拔萃的弟子,可山庄的地位却不见上起。我之所以投靠王大生将军,不也是为了萧家山庄的好?靠朝廷的势力,让我做成萧家山庄的掌门,然后让萧家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并且名扬天下,这才是萧家真正该走的路不是吗?我也不是为了个人的私欲,我这么做完全都是为了萧家山庄,既是这样,我想萧家的列祖列宗不但不会怪我,反而还会以我为荣吧……”

    “萧大人你还真是什么都敢说……”边央从听了萧武忠的叙述,跟上去道,“你们萧家的事情我管不了,不过萧大人您前面说的那几句倒是正到点子上,我和萧大人您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有福自然是同享,若是谁出了事,我们哪一方都不好受……行,就依萧大人您的意思,反正过会儿王大生将军会前来审查西城的情况,到时候我会和王大将军说说的。”

    “西城?”萧武忠又问道,“王大将军来西城干什么?”

    “萧大人不知道吗?”边央从随即道,“本来萧大人您今天按之前的计划无误弄到最后的那几个铜炮的话,我就会把加上原来一起的铜炮推设出来,让王大将军今天能够顺利审视。不过因为萧大人您说的意外事情,恐怕过会儿在王大生将军面前费点口舌了……”

    萧武忠听了,轻声道:“我知道了,这次只好再次有劳边大人您了,事后我再好好款待边大人您则是了……”

    “瞧萧大人您说的,我也没有责怪萧大人的意思……”边央从也轻声笑道,“毕竟之前弄来的那些铜炮,萧大人您可是费了不少心血,这次最后的几门炮出了问题,我相信王大将军也不会过于责怪的吧……倒是萧大人您这段日子来辛苦了,不如现在随在下一起去西城一望,看看萧大人您的‘成果’?”

    萧武忠想了想,随后笑着回答道:“也好,今天上午的在萧家山庄的时候,没少受师父和阿博他们的‘气’。现在回来也不想总坐在这大院子里为没完成任务的事情‘生闷气’,倒不如陪边大人您出去走走,然后谈谈下午该如何和王大将军汇报的事情……”

    “那就请萧大人一起吧”说着,萧武忠和边央从两人相视一笑,随后一前一后地走出了正厅堂……

    然而在屋檐上明白了所有事情的苏佳,完全是另一个表情和心情。苏佳简直不敢相信,萧武忠果真是做了蒙古人的走狗,为了萧家山庄掌门人的这个位置,不惜丢弃作为汉人的尊严。不过这也正如苏佳所预料,萧武忠和王大生甚至是汴梁的都尉勾结在了一起,还将原来帮助朱元璋从张士诚那里缴获的铜炮交代到了蒙元士兵的手上,萧家山庄将会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问题。

    “和唐天辉、陈世今一样,中原武林又出了这样一个败类是吗……”看着萧武忠“丑陋”的言行,曾经追风派山脚下陈世今在众武林人士以及自己面前的所作所为仿佛又一次从苏佳的脑海中闪过,痛苦和仇恨的回忆再一次用上苏佳心头。

    “为什么,为什么武林中总会出现这样的卖尊求荣的小人……”苏佳两眼迷离着,心中激动道,“曾经被灭门的唐门世家如此,追风派如此,现在连萧家山庄也是如此……陈世今的仇还未报,阿天这边也出了这样的败类。就算不是为了中原的武林,只是为了萧家山庄,为了阿天,这一回我不能再袖手旁观了,哪怕是冒着被王大生发现的危险……”苏佳心中渐起愤怒,双手的拳头也是越握越紧。

    “不过,眼下还是那些铜炮的事情更让人担心……”苏佳坐在屋檐上,心中继续思绪着道,“萧武忠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才弄来的铜炮,看来数量不少。最让我担心的是,萧武忠说他帮了王大生的话,他就能顺利成为萧家山庄的掌门人。萧武忠想要成为萧家山庄掌门人,仅仅只是一个交易,王大生又会怎么做,难道蒙元朝廷会对整个萧家山庄不利吗?要是那些铜炮真的顺利到了蒙元军队的手上,那一定还会涂炭更多的生灵……不行,我必须先去看看情况,再做事后打算……”

    想罢,苏佳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没有人注意到屋檐上的自己,于是才慢慢站起身。苏佳往门口的方向望去,萧武忠和边央从刚离开不久,是往城西的方向去的。看来边央从说的没错,他们现在正是先要到城西处去。

    “按照边央从刚才所说的,好像萧武忠弄来的那些铜炮就在那些地方……”苏佳心中一定道,“听到他们刚才说的,王大生好像不出多久也会去那里。我得赶紧才行,尽快在王大生到来之前从那里离开……”

    于是,苏佳沿着房檐处悄悄潜行着,然后趁着没人注意,施展出轻功,迅影般地在高楼的屋檐上穿梭着。苏佳一边在楼檐上穿行着,一边悄悄注意着萧武忠和边央从前进的方向,一边还要注意白天不被人发现。

    苏佳穿梭在楼与楼之间,心中却始终是放不下。如今萧武忠的阴谋毕露,苏佳顿时觉得整个事态全然变得紧张了起来。伴着无数种不敢预知的想法,城西已经离苏佳越来越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