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零三章 陵关城下
    萧天在正院里没有见到苏佳,他又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萧天觉得,苏佳若是有什么心事的话,很有可能又像昨天晚上一样一个人在后院。

    然而这次让萧天失望了,苏佳也不在后院,可以说,整个山庄萧天都没有见到苏佳的身影。见不到苏佳,萧天有些着急起来:“奇怪,萧家山庄就这么大,到处都没找到人,佳儿这个时候会去哪儿?该不会真如雪翠所说,佳儿还在跟踪武忠师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糟了……”

    萧天还不敢有太多乱想,问了山庄的许多弟子,也都没有见到过苏佳的身影。萧天满脸急躁地走出后院,随后走到了自己的家门口。萧天侧脸望了望自己的家,心中犹豫道:“要不要问问娘?可是娘本来就对佳儿有成见,她又怎么会注意到呢……不行,现在事情要紧,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想罢,萧天还是先回到了家。张秀此时正在房里做着针线活,也没有太在意萧天的动向,萧天随后对自己的娘亲问道:“娘,我想……问你个事……”萧天的声音有些颤抖。

    张秀见着儿子问自己,于是转头回应道:“怎么了,阿天,你今天不是陪你的萧博师兄去后山习武了吗?怎么,回来有什么事情吗?”

    “娘,我想为你……”萧天战战巍巍道,“我想问你见到佳儿了没有……”萧天知道自己的娘亲本来就不怎么喜欢苏佳,如今这么问,萧天算是硬着头皮了。

    果然,一听到萧天问及苏佳,张秀又板起脸,随后道:“阿天啊,你现在回了萧家山庄。得先好好把山庄的关系重新弄好,不要整天都想着那个野姑娘……”

    “不是的,娘。今天萧武忠师兄从陵关城回了萧家山庄,和师父说了几句。我和萧博师兄也从后山提前下来了,说完几句就走了……”萧天顺带着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并说了,“可是那之后我就没有见到佳儿了,整个山庄都找遍了,都没有见到佳儿的身影,所以我想……我想问娘亲你今天有没有见过佳儿她……”

    “我怎么可能见到她?”张秀反问一句道,“昨天我们说话的时候。她人都不在屋里,也没跟娘亲多见几面,娘亲又怎么可能刻意知道她的动向?”

    “果然……”萧天自行嘀咕了一声,随后整个人显得有些低落。

    张秀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一个姑娘弄得“神魂颠倒”的样子。于是叹了一口气道,“阿天啊,娘知道你非常喜欢那个苏姑娘,可是男子汉大丈夫在世,活着可不能仅仅是为了一个女人。而且如果那个女人三从四德也就罢了。阿天你却找了这么个野姑娘,身世都不完全明白,如今又是跑得你到处都找不到,那个姑娘真的可靠吗?”

    “娘,佳儿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萧天知道自己的娘亲又在“诋毁”苏佳。于是立刻辩道,“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虽然有时候性格上有些冷淡,但是我很清楚,佳儿是孩儿见过的不仅仅最漂亮,而且最善良、最坚强、最有正义心的女孩,她从来都会为了孩儿还有她的朋友敢于出面,能解救受压迫的百姓,也从来只把心中的痛苦放在自己心里,留给别人的永远是微笑和乐观的一面,所以佳儿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孩儿!”萧天有些激动了,一连串地说了一堆,但也看得出他确实是真心喜欢苏佳。

    张秀看着萧天如此坚定的样子,稍微顿了一会儿,紧接着又道:“娘亲的意思是……阿天你未来的路还有很长,可不能只把心思放在一个你喜欢的女孩儿身上。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苏姑娘不见了,你就跟丢了魂儿似的什么都不顾了,这又像个什么样子?”

    “孩儿知道……”萧天先是低声应了一句,但是出于对苏佳的担心,萧天继续道,“可是现在真的不能不急,雪翠师妹说佳儿刚才去跟踪萧武忠师兄了,但现在武忠师兄已经离开了,佳儿还是没有回来,所以我担心佳儿他会不会出事——”

    “萧武忠?”张秀听到萧天又一次提到这个事情,于是问道。

    “对啊,萧武忠师兄娘您应该知道吧?”看见自己的娘亲有些关心了,萧天继续道,“他原来是前任掌门萧人聪前辈的儿子,可是曾经和师父发生过矛盾,最后独自离开了山庄,定居在汴梁附近的陵关城内。如今他又回来了,也不知是何用意。雪翠说佳儿去跟踪武忠师兄了,孩儿心想,佳儿一定也是发现了什么问题才跟上去的。如果说佳儿这个时候还在跟踪武忠师兄的话,说不定会出什么事情的,所以孩儿现在才非常担心佳儿的……”

    张秀听了,轻轻叹了一声道:“哎,没想到阿天你带回来的那个苏姑娘也摊上这么多的事情,真不知道是福是祸……”

    萧天知道自己的娘亲还是不会认可苏佳,看着自己娘亲有些抱怨的样子,萧天自己的心里也很难过……

    萧家山庄那边,萧天等人正担心着,陵关城外这边,苏佳却是一直悄悄跟在萧武忠的身后,随着他往陵关城城内方向走去……

    陵关城只是汴梁城附属的一个小城,城郊之处也确实有些不大相同。汴梁城由于属于关口要地,城门之外尽是开阔荒地;而陵关城只能算是小城数镇,城外依旧是依稀的丛林。尽管这里和汴梁的军机有着密切的联系,城外也没有刻意地“拓土开疆”。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苏佳跟踪起萧武忠也更加方便了许多,萧武忠每往前一段距离,苏佳就在丛林树枝上施展轻功继续跟着,也一直没有让萧武忠有所察觉……

    终于来到陵关城城下,只见着这里的确只是小城一座,城墙的高度也完全不能和汴梁比。如果是苏佳的话,只要轻功几步便能踏入城墙之上。尽管这里是汴梁的军机要处,可是城墙上的守卫士兵并不算太多,兴许几个轻功好的武林高手潜入。这些零零散散的守卫也未必能察觉。不过这也难怪,陵关城这里毕竟只是汴梁的一个附属城,汴梁底下还有大大下下几十个附属城。这些附属城彼此联通,并发挥着各自的作用。就好比现在来到的陵关城。它就专门负责是汴梁城的军机要地,还有其他的附属城,负责运粮物资或是官员行地。若是汴梁关外发生了战乱,汴梁城这边自然是首当其冲,以最精锐的兵力抵御入侵,后面的附属城大都就负责运送后备军需,所以这些附属城并没有如同汴梁城那样的严密军卫。

    不过这样也好。军队守卫不精严,苏佳进出城里城外也不会太麻烦。像自己原来和阿天第一次一起到汴梁城的时候,带不带兵器进城都犹豫了半天;到了这边,别说带兵器了。就算你身后跟着几个土匪,估计这城上的守卫也不会管太多。

    萧武忠依然没有发现苏佳跟着自己,径直地往陵关城城内走去。苏佳紧接而至,来到城门口,楼上“陵关城”三个大字刻在如同见证过古城沧桑的破碎城墙上。给人一种沉郁感。但是苏佳此时也没有心思把心情放在这上面,她现在主要要去做的,是好好跟着萧武忠,看他究竟会有什么动向。

    萧武忠进了陵关城,自然是要直接回家。苏佳也是这么想的。她心里琢磨着:“好像听说,萧家山庄里面还没有人去过萧武忠在陵关城的家,我倒是想见见,这个萧武忠的家究竟是什么个样子……”

    陵关城的街道,自然不比汴梁城那样的繁华,不过也还是时不时有一段人杂的路段——这对跟踪的苏佳是件好事。萧武忠什么也没管,继续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苏佳也是装作路人地紧紧跟着。大约绕过了几个弯口,萧武忠渐渐走到了一个大院口,随后萧武忠在这个大院门口停住了——看来这里就是萧武忠在陵关城定居的地方了。

    苏佳来到最后一个弯口处,侧眼望着一切。只见萧武忠招呼了门口的仆人一声,随后便大大落落地走进了大院。

    “看这样子,萧武忠倒是这里的主人嘛……”苏佳心中嘀咕道。

    萧武忠进了大院,苏佳自然是不能再向之前那样跟踪萧武忠了。苏佳抬头望了望,见到这个院子的围墙似乎也并不是很高。想罢,趁着周围人不多,苏佳两脚一踮,整个人跃至了围墙之上。

    苏佳从围墙上朝庭院里望去,只见着这真就如同一个富贵世家一样。想着萧武忠只不过是一个萧家山庄的弟子,就算他是前任掌门的儿子,也决计不可能凭空会有这么多的钱,并在陵关城内建这么奢华的一个庭院。

    由于是在院子的围墙上,怕被外面的路人见了怪不好,苏佳顺着围墙的檐上继续横走着,随后看准了如同正厅堂的房子,一个轻功一飞而过。苏佳的身影甚是轻盈,在追风派学的轻功也属上乘,即使是在大白天,从围墙檐上飞跃至正厅堂的屋顶,包括萧武忠在内,院内也没有人注意到。

    苏佳轻功飞跃至了正厅堂的屋檐上,这里还算对苏佳非常有利——只见这个屋檐的形状甚是非同寻常,檐阁并不是完全按照南方的屋檐结构做的。屋檐四角分成上下两层,下一层是为了滴落雨天落在房檐上的雨水,而上一层则是稍稍翘起,似乎是一种地位的象征。不过苏佳伏在屋檐上,翘起的上一层角阁正好将苏佳的身子给遮住了,这样外面的人也不能立刻看见屋檐上匍匐的苏佳,这对悄悄跟踪的苏佳只能说是再好也不过了……

    萧武忠进了正厅堂之后就再也没出来,看来他似乎是要在这里谈论什么事情。苏佳匍匐在屋檐之上,悄悄拨开屋檐上的一块砖瓦一点,留出一点缝隙,好让苏佳能看到听到待会儿萧武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而且今天天气阴沉,并没有阳光,所以苏佳搬开砖瓦一处的时候,并没有阳光射进屋里,这样萧武忠更是难察觉到屋檐上有人——这对苏佳来说,也是再好不过的条件了。

    苏佳蹲在屋檐上,全神贯注地注意着厅堂内的一切……

    萧武忠回到家后。把身上华贵的袍子脱了,丢给了下人。随后,他吩咐自己的仆人道:“去。叫那几个人过来——”

    “是——”仆人回答了一声,然后低身退了下去。

    “萧武忠想要找人。会是什么人……”屋上的苏佳心里一直嘀咕着,继续注视着屋里的一切。

    果然没过多久,几个身形精瘦、面貌一般的人走进了厅堂。见到了萧武忠后,那些人跪下身来说道:“大人,小的们回来了……”听他们的口气,他们刚才似乎是去办什么事情了。

    萧武忠缓了缓神,随后又问道:“刚才你们从萧家山庄的后山小道回来。没有让别人发现吧?”

    “没有,大人,这一回我们很小心……”那些人其中一个类似头领的人答道。

    苏佳听到这里,心中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刚才在萧家山庄碰到的那些黑衣行者,就是这些人……看来这个萧武忠真的不简单,不断地在陵关城和萧家山庄只见安插眼线,他一定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哼,这次还算凑合……”萧武忠不经意瞥了一句道。

    “那大人那边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那个头领又问道。

    “还算成功。我师父那边现在一门心思都放在帮中祭拜日的事情上,不会留心这里。两日之后山庄会有人来这里取走帮中信物‘白灵风衿’,然后回去办祭拜日,我也就可以趁所有萧家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祭拜日上的这个机会,避人耳目地完成计划了……”说到这里。萧武忠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苏佳蹲在房檐上,听觉灵敏的她,将萧武忠的话一字一句听得很清楚。知道了萧武忠果然是有不可告人的阴谋,苏佳不禁冷汗一冒。随即,苏佳继续屏气凝神地观察着屋内萧武忠的言行……

    “可是我们不是还有几个没弄来吗?”那个头领又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饭桶,昨天潜入山庄的时候被人发现了!”想到昨天的失败,萧武忠有些气愤道。

    “是,大人,我们错了……”那个头领继续低头道。

    萧武忠回过神来想了想,随后又道:“算了,那几个没弄来也没太大关系。帮中的祭拜日即在眼前,我也没有太多时间再等了,因为计划只能在那日实行。虽然没了那几个,但是影响不大,也不妨碍计划的继续实行……”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那个头领又问道。

    萧武忠考虑了一会儿,随后嘱咐道:“我好像记得边央从大人今日来这一块儿巡视了,边央从大人又是我的朋友。去,把边央从大人请来,我亲自有事情想要跟他说——”

    “是,属下遵命,属下这就去办——”那个头领答道,随后便起身带着另外几个人一起走出了正厅堂,去找他们所说的那个在这儿巡查的“边央从大人”。

    萧武忠暂时没有再在房里说什么话,屋檐之上的苏佳此时倒是有太多的疑惑了:“‘那几个没弄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说他们昨天潜入萧家山庄也是为了取‘那几个’东西的话……昨天我是在后山清湖,也就是寒洞旁边发现他们的,如果他们是要去寒洞弄东西的话,寒洞里面又有什么东西是他们感兴趣的……萧家山庄的武功自然不可能,萧武忠基本上都会,他熟悉寒洞里的地道,一定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对了,是铜炮!阿天他们曾经说过,寒洞里曾经藏着朱元璋讨伐张士诚时义军缴获来的铜炮,最近又听说山庄里的铜炮经常不断消失,看来果真是离开萧家山庄的萧武忠干的,可是萧武忠拿这些铜炮想干什么呢……陵关城是汴梁的军机要处,而且刚才在后山的时候,萧武忠也谈到了汴梁城的王大生,莫非……”

    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闪过苏佳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