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零二章 独自跟踪
    正厅堂门口,萧博和萧天已经回到了萧举贤的身边……

    “萧武忠也对阿博说了那样的话是吗?”萧举贤两眼望着门外的远景,轻声对身边的萧博问道。

    “武忠师兄还是把原来自己离开山庄的事情说了一遍……”萧博应声道,“看来,武忠师兄似乎还是对以前的事情怀记在心,师父您看……”

    “不管他说什么,祭拜日的事情他总没有意见了吧……”萧举贤又问道。

    “嗯,武忠师兄答应了,祭拜日一定会献上帮中的信物‘白灵风衿’,这一点应该不会假……”萧博回应道。

    “可是我总担心,这事情好像没这么简单……”萧举贤有些担心道,“萧武忠一句话不说地就回到了山庄,昨天还发生了外人闯入山庄的事情,总感觉这一切的一切,似乎有什么阴谋似的……萧武忠性格孤傲,也喜欢猜忌人心,他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回山庄只来说祭拜日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能放松警惕……”

    “这个我知道,师父……”萧博又低声答道。

    而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萧天,表情一直很疑惑。他本来不太了解有关萧武忠的事情,今天萧武忠突然回到山庄,萧天却是明白了许多的因果是非。见着这事情和自己也没有太大关系,萧天也只是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

    萧举贤侧眼望了一眼萧天,随后表情严肃道:“你在这里站着干什么。萧武忠的事情和你也没有关系,你该干嘛干嘛去!”

    “噢”萧天有些沮丧地回答了一声,他明白师父到现在还在“排挤”自己。依旧不承认自己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于是萧天转过身去,慢慢离开了正厅堂。

    “阿天……”知道真相的萧博看着萧天有些忧伤的背影,随后又看了看师父萧举贤的面容,自己不仅也有些感叹起来,“师父,这样做对阿天……真的好吗?”

    萧举贤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稍稍闭了闭眼。然后摇了摇头,过了好久才轻声呢喃道:“我不清楚,至少……为了弥补原来的罪过。我也只能对阿天狠下心了……”

    萧博看着师父萧举贤犹豫不决的样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正在这时,萧武忠正好从后山回来了。来到正厅堂门口,萧武忠还是很恭敬地在自己师父面前应声道:“师父。愚徒回来了”

    “你刚才在后山做什么。怎么这么慢?”萧举贤见着萧武忠并不是和萧博跟萧天一起下来的,于是反问道。

    萧武忠不慌不慢地答道:“没什么,只是好久没有回到山庄,怀念山上的一些花花草草,于是在上面多呆了点时间罢了……”看来萧武忠是刻意隐瞒了刚才在后山的真相,直到现在为止,也还只有偷偷跟踪萧武忠的苏佳知道这个事情。

    萧博听了,两眼又是凝视了一下萧武忠。

    “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萧举贤又问道。“关于祭拜日那天,拿回帮中信物‘白灵风衿’的事情……”

    “这个师父您放心。祭拜日那天,‘白灵风衿’一定奉上,只不过……”萧武忠说着,故意拖延了口气。

    “不过什么?”萧举贤怕萧武忠又会玩儿什么花样,于是谨慎地问道。

    萧武忠倒是不慌不忙,直起身来说道:“不过近些天来,愚徒在陵关城也有闲杂事等,恐怕没时间再亲自将帮中信物‘白灵风衿’直接归还……如是需要提前供上信物,恐怕需要山庄的其他弟子亲自来陵关城一趟,取回信物方可……”

    “亲自去陵关城?”萧博在一旁疑惑道,“倒是武忠师兄只身一人在陵关城,又会有什么闲杂事等让武忠师兄你连回来的时间都没有了?”

    萧博的这句话明显带着对萧武忠怀疑的态度,萧武忠稍稍顿了一下,随后反驳道:“哼,我离开了萧家山庄这么久,心里一直惦记着这里,听阿博你的口气,似乎还怀疑我是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萧博也顿觉自己刚说的话有些过了,于是立刻缓道。

    萧武忠继续说道:“倒是萧家山庄原来的师兄弟妹们,我惦记这里这么久,每年也都抽时间回来看看,你们却从来没有人来陵关城看过我一次……”

    萧武忠这句话说得有些反客为主的意思,萧博似乎还想要再说什么,却被一旁的萧举贤给一把拦住了。

    萧举贤用手拦在萧博的胸前,随后自己亲自对萧武忠说道:“行,就按武忠你说的,两日之后,我们便派弟子去陵关城拿回山庄信物‘白灵风衿’……”

    “看来还是师父挺惦记愚徒,也按先父生前的遗愿,非常照顾愚徒嘛……”萧武忠又提起了自己父亲生前和自己师父萧举贤的事情,转身说道,“那就依师父您所说,两日之后,愚徒亲自在陵关城等候。待到同门师兄弟取回帮中信物后,祭拜之日愚徒自会回到山庄。”

    “行,就这么定了”萧举贤似乎是不想再让身边的萧博插话,于是抢先回应道,想要尽快结束和萧武忠的对话。

    “既然师父您今日答应了,那愚徒便先告辞了……”萧武忠最后说了一句,并望了一眼萧博,随后自己便转身离开了正厅堂,往萧家山庄的大门口走去……

    萧举贤和萧博继续站在门口,萧博有些不解道:“师父,我越来越觉得武忠师兄有些异样了,他似乎是一直试图想要隐瞒我们,近些年来他一个人在陵关城,一定有不为人知的事情……”

    “这个我又怎么会不知道……”萧举贤叹了一口气道,“只是我一直还在反思我原来的过错。原来我过于纵容萧武忠了……如今他野心**膨胀成这个样子,我也没有办法硬着来,如果他真的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也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刚才我急着拦下你,是为了不让他对我们起太多疑心……”

    萧博想了想,随后又道:“那刚才说过的话还算吗……两天之后,我们真的要派人去陵关城亲自拿回帮中信物‘白灵风衿’吗?”

    “当然,但是也不能放松警惕……”萧举贤两眼一皱回应道,“陵关城是汴梁城的附属地,和汴梁的军机有很大关系。到时候为了保险起见。可能我还要派阿博你亲自去一趟……”

    听到师父可能要分配自己非常重要的任务,萧博双眼凝神道:“我知道,师父……”萧博说着。心中有着一种坚定的想法……

    萧武忠出了正厅堂后,径直地朝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然而从去后山开始,萧武忠就一直没注意到,苏佳依旧是紧紧地跟在萧武忠的背后。

    苏佳总是和萧武忠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屏气凝神着也没有让萧武忠发现。为了不让其他山庄的弟子起疑心。来到正院的时候,苏佳直接施展轻功跃至了山庄内高大的松树之上。苏佳是从追风派出来的,追风派的武功很大的特点就是弟子轻功甚好,这自然对苏佳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出了门口,萧武忠还四下望了望,确定身后没有其他弟子和自己打招呼了,自己才匆匆下了山。由于刚才在后山处给自己的那些黑衣手下说了事情,萧武忠这个时候似乎是要赶回陵关城办什么事情。只见此时萧武忠的情态和刚才在山庄里面的时候装作平静的样子截然不同。此时的他似乎很匆忙似的,加快脚步下了半山阶梯。看来是不想让其他人察觉。

    苏佳又是一个轻功跃至了萧家山庄大门口的顶上,站在这里可以俯瞰山下的一切事物。由于半山腰的阶梯处没有什么树木,如果还像刚才那样贸然地跟在后面,凭萧武忠的能力,不可能察觉不到。于是苏佳暂时先想着让萧武忠完全下了阶梯,自己再加快脚步赶过去。

    可是萧武忠毕竟在萧家山庄也是武功不俗的弟子,山下的丛林路子又很崎岖复杂,若是萧武忠下了阶梯,加快脚步甚至是施展轻功离开的话,那纵使苏佳的轻功再厉害,也是追不上了。苏佳一边看着山下密密麻麻的丛林深处,一边皱眉思索着。

    “如果直接从这里施展轻功跳下去,先一步来到阶梯口下,那就不会跟丢萧武忠了……”苏佳心里嘀咕着,“可是这半山腰高度可不小,就算轻功再怎么上乘,若是稍不留神,很有可能就会命断谷底……不行,萧武忠既然能和王大生扯上关系,那事情肯定不简单。若是不尽快查清楚,可能会对整个萧家山庄甚至整个中原武林有所不利,前面剑道大会的秘密就已经是例子了……”苏佳这个时候想起来自己在汴梁城夜闯相府的时候,发现的目前还只有自己知道的不可轻易外穿的剑道大会的秘密。

    苏佳眉头一皱,随后心中又道:“只能试一试了……虽然有些危险,但是之前我和阿天被卢欢前辈追杀的时候,从那么高的山上跳下来都没事,这次更不算什么了。要是错过了发现这些事情背后的秘密,可能会有不可预知的后果……”

    于是,苏佳还是坚定了决心,决定从这个地方直接跳下去。只见着苏佳看准了山崖峭壁上的沟坎,自己纵身一跃,腾至半空。随即,伴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苏佳看准了峭壁的岩痕,自己的身子每下一段,便立刻用手和脚施展内力往岩壁上一扣,使自己暂时停住。紧接着,继续向下,苏佳又施展一次轻功,身子又往下,自己有一次抓住岩壁……来回往复,苏佳直接踏着轻功、攀着陡峭的岩壁,一步一步地慢慢向下。虽然速度很慢,但至少比萧武忠走路下山要快得多,而且在峭壁处下来,也能很好地避开萧武忠的耳目……

    终于,快到山脚下了。苏佳最后扒在一块岩壁上,看准了落下的高度。随后全身一紧,整个人往后侧一个轻推,脚下轻功骤起。随着一声树叶的“沙沙”声,最后苏佳落在了阶梯口旁的一棵大树的树梢上。透过层层交织的枝叶,从中间望过去,视野正好对着阶梯口,从这里可以看到接下来萧武忠的一举一动。

    果然,萧武忠依旧是没有注意到苏佳正在跟踪自己,甚至这次苏佳提前做了预判。直接从山崖峭壁上施展轻功而下。萧武忠走到阶梯口后,才自觉是离开了萧家山庄的范围,松了一口气。然后往陵关城东门的方向走去……

    苏佳看在眼里,心里依旧是不平静:“看来这个样子,萧武忠是想直接回陵关城了。不过刚才在后山听他说,他要亲自和王大生谈话。如果地点就是陵关城的话。那估计很有可能会碰上王大生。毕竟陵关城是汴梁城的一个附属城。而且还是汴梁城的军机要地,离汴梁又不远,汴梁守将隔三差五地过来巡视也是情理之中。如果王大生也在陵关城的话,那我可以就要万分小心了……

    苏佳心里紧张着,随后又悄悄地向萧武忠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依旧是没有露出一点被发现的痕迹……

    萧家山庄正院内,被师父“赶”出来的萧天一个人有些闷不做声地漫无目的地走着。今天萧武忠的到来,让萧家山庄的整个气氛有些紧张起来。而自己的师父萧举贤和师兄萧博却是有意让自己回避,似乎对自己有所隐瞒。为此。萧天心里也是充满了疑惑。

    萧天心里有些不太舒朗,于是便想找苏佳说下话。不过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和苏佳在庭院内的对话,以及母亲对苏佳的一些“疏远”,萧天也对自己和苏佳的关系略感到迷茫。

    想到这里,萧天便到处去找苏佳。然而,今天一大早就没有见到苏佳人影,整个院子绕遍了,也没有发现苏佳本人。平日里苏佳一个人的时候,总会自己吹笛解忧,然而今天早上萧天自己直接去了后山,回来连笛子的声音也没有听到。

    “佳儿”萧天不禁在院子里叫了一声,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回答。萧家山庄也不是太大,如果不是去了后山,萧天实在想不出苏佳一个人这个时候会去哪里。但是今天后山只有自己和萧博师兄以及突然到来的萧武忠,自己也没有看见苏佳。想到这里,萧天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萧天继续沿着阶梯向上走,依旧是没有看见苏佳的身影,但是却看到了雪翠一个人在门旁干活。

    萧天想了想,兴许雪翠知道苏佳的下落,虽然她们二人的关系有些微妙。于是,萧天两步跑到雪翠身边,急着问道:“雪翠、雪翠,你看到佳儿没有?”

    见着萧天这么急,雪翠先是怔住了一会儿,两眼有些吃惊地望着萧天,还没有说话。

    “我问你看到佳儿了没有?”看着雪翠有些发呆,萧天继续问道,“几天一早上都没见到她,她这个时候会去哪儿了?”

    雪翠眼神微皱,随后回答道:“苏姐姐刚才跟我说……她去悄悄跟踪萧武忠师兄到了后山,阿天你不是刚才也在那吗?”

    “什么,佳儿跟踪武忠师兄干嘛?”萧天听了,有些吃惊道,“就算真是这样,刚才在后山没见到她不说,现在我们都下来了,而且武忠师兄也走了,为什么还是没有看见佳儿?”

    “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苏姐姐该不会……”雪翠有些惊恐地说道,“苏姐姐该不会还在跟踪萧武忠师兄吧……”

    “不会吧?佳儿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萧天的语气夹杂着疑惑和担心,“佳儿来到萧家山庄,本来就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她跟踪武忠师兄出了什么事情,那该如何是好……”

    “苏姐姐她……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雪翠知道这个情况后,也十分担心道。

    萧天站在原地想了想,随后对雪翠道:“雪翠,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再去找找佳儿,说不定山庄里里面其他人会知道一些什么……”

    于是,萧天立刻转身,先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雪翠看着萧天为了苏佳着急离开的背影,心中不禁一阵说不出的酸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