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零一章 不敢相信
    对于萧武忠的突然到来,萧博和萧天两个人有些怔住了。

    “萧武忠?”萧博疑声道,“今天早上还提及到武忠师兄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

    “好久不见了,阿博……”萧武忠先是笑着回应道,随后望了一眼萧博身后的萧天,然后也招呼道,“哟,没想到你也回来了,垫底虫”

    听到萧武忠叫自己“垫底虫”,萧天倒也并不是太在意,因为自己原来在山庄的时候,其他的师兄弟妹门也经常这么叫他。而且,萧天离开了山庄一年,还并不是太清楚萧武忠和掌门萧举贤之间的事情,所以萧天心里也没有太多提防,只当是多年没见的朋友。于是,萧天笑着应声道:“武忠师兄,你回来了”

    三人在后山坡道处,如同久别未逢的朋友一般聊着,刚才在山下说要跟踪萧武忠的苏佳这个时候也悄悄跟了过来。苏佳看到萧武忠和萧博、萧天他们在一起,果然如她心中所想。苏佳第一眼见到萧武忠,就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一路跟踪到这儿。苏佳屏气凝神起来,然后躲在较远的一棵大树的树梢上,两耳警醒,目不转睛地望着眼前的场景……

    “你这个时候回来干什么?”萧博见到萧武忠的突然出现,心中有所警觉,于是提声问道,“你不是和师父闹了矛盾,离开山庄了吗?”

    “哟,同门师兄弟见面。阿博你还有什么疑惑啊?”萧武忠反笑道,“怎么说我也还是萧家山庄的弟子吧,连阿天那个‘垫底虫’被师父赶出了师门。如今阿博你还对他这么好,怎么,我这个正牌弟子回来了,你倒不欢迎我了?”

    听到这句话,萧天这个时候心里才有点堵。萧天顿时觉得萧武忠的确在某些方面有些恃才傲物了,难怪自己以前和他交往甚少。

    “我也没说不欢迎武忠师兄你……”萧博知道萧武忠突然回来,一定不会无缘无故。说话也处处拿捏着尺寸,随后继续道,“只是武忠师兄你不请自来。作为山庄的弟子,我们心里还没有任何准备,也不知道武忠师兄你究竟是何用意……”

    萧武忠听了,抬头轻笑了一声。随后说道:“别那么紧张嘛。我还能有什么用意……再过不久就是前任历代掌门的祭拜日了,先父生前也是萧家山庄的掌门人,我这个掌门儿子,或者更低点说是萧家山庄的弟子,怎有理由不参加呢?”

    “如果是这样那就是我们多虑了……”萧博在萧武忠面前,还不敢随便在语言上对其压制,于是他还是先平静一下情绪道,“作为萧家山庄的弟子。参加前任历代掌门的祭拜日是理所当然。但是武忠师兄你也应该很清楚吧,举行祭拜活动的信物……”

    “‘白灵风衿’是吧?”萧武忠见萧博和师父萧举贤一样也这么问自己。于是抢先答道,“这个我当然知道,祭拜日上必不可少的信物。”

    萧博继续说道:“‘白灵风衿’是萧家山庄从开山立派以来一直流传下来的信物,本应是各任掌门保管的,可是前任掌门,也就是武忠师兄你的父亲萧人聪前辈过世之后,‘白灵风衿’就一直保管在武忠师兄你手上。如今武忠师兄离开萧家山庄,在陵关城居住好些时日了,估计山庄信物‘白灵风衿’也一直是在武忠师兄的手上。如果武忠师兄你在祭拜日之前不将此信物归还山庄的话,别说是前任历代掌门的祭拜日了,以后山庄的秩序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归还’这是说的什么话?”萧武忠继续反笑道,“我不还是萧家山庄的弟子吗?放心,我一个人在陵关城,拿着这山庄的信物也没啥用。我只是日日思念过世的父亲,才将这‘白灵风衿’留在身边,待到祭拜日那日,我自会将其信物带回山庄,给师父以及前任历代掌门和整个萧家山庄有一个好的交代。”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师弟我多疑了……”萧博见萧武忠这么说,也还是下把之前的怀疑放了下来。

    萧武忠定了定神,望了一眼萧博和萧天,随后又道:“怎么,阿博你在教阿天你武功啊?”

    “对呀,昨天阿天才回来,我今天上午到后山来给阿天指导指导原来他没学过的其他萧家山庄的武功……”虽然一直心有怀疑萧武忠的为人,但是谈到山庄里面的“家常事”时,萧博还是很坦然地将自己曾经的师兄萧武忠当做是自己的好友来看待。

    “原来阿天在山庄里,武功不是‘垫底虫’吗?”萧武忠直望着萧天道,“后来还被师父赶出山庄,逐出了师门。怎么,现在这个时候回来,师父他老人家同意了?”

    萧博笑着说道:“师父倒似乎是没怎么答应,但是还是同意让萧天留在山庄,只不过依旧不承认阿天是萧家山庄弟子罢了……不过你别看师父不承认,现在阿天的进步可是很大咧,山庄里的其他弟子,要是没个扎实武功底子的,还真不是阿天的对手。”

    萧博说到这里,萧天自己在后面露出了一张傻傻的笑脸。

    “既然如此,师父为什么还不留他?”萧武忠又问道。

    萧博没有立即回答,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实他是知道原因的,就在昨日自己单独找师父萧举贤去为萧天求情的时候,萧举贤把原因都告诉萧博了,但同时也嘱咐了萧博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尤其是萧天……于是,萧博苦笑了一下,没有说任何的话。

    “师父他老人家不教阿天了,所以你就来教了对吧?”萧武忠又反声笑道,“哼。看来师父倒是挺相信你的,不但看你的武功盖过山庄,而且还能教导其他弟子。看来师父眼光没错。让你成为下一任掌门的继承人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此话一出,萧博心中的弦顿时绷紧。他知道这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曾经萧武忠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和师父闹矛盾的。萧武忠作为前任掌门人萧人聪的儿子,一心想要继承父业,成为萧家山庄的掌门人,然后为山庄做出贡献。然而作为师父的萧举贤确实没有答应,说萧武忠戾气太重。脾性不改,终不得位。也正因如此,萧武忠和师父萧举贤闹翻。一气之下,萧武忠便离开了山庄,只身一人住在陵关城内。而近年来,师父越来越有意向将下一任掌门人的位置留给萧博。这也不得不使萧举贤对萧博产生了一些抵触情绪。

    萧博想了想。想要把这敏感的事情压下去,随即便说道:“师父可没有说这个事情,我也没有去想这个问题。我知道武忠师兄你还因为原来的事情痛恨师父,但是师父他也是有苦衷的,武忠师兄你也别多想了……”

    “哼,师父没有这么说,但他肯定有这个想法……”萧武忠继续道,“阿博你的武功在山庄冠绝。而且为人又得师父喜爱,放眼望去。没有人更比你适合成为下一任萧家山庄的掌门人了……”

    萧博看得出来,萧武忠提到原来的事情,情绪也有些激动。随即,萧博又道:“现在什么都说不准,武忠师兄你越是多想这个事情,对所有人来说也越不好。当下的事情是如何顺利解决祭拜日的事情……”

    萧武忠听了后,自笑着点了点头,随后说道:“行,反正能成为下一任掌门的你本来就不用多想这个问题……既然山庄里面现在忙里忙外都在准备祭拜日的事情,那我现在就回去再和师父商讨商讨好了。”

    萧博听着萧武忠的话语,心中有些阴霾。萧博想了想,随后对自己身后的萧天说道:“走吧,阿天,今天习武就到此为止吧……武忠师兄回来了,我们要和师兄去商讨一下有关祭拜日的事情。”

    “噢……”萧天答应了一句,随后跟在萧博身后,慢慢往山下走去。不过他心里似乎也并不怎么开心,听到今天萧博和萧武忠的对话,萧天这才更加了解了萧武忠和师父萧举贤只见究竟发生过什么,以及萧武忠离开山庄的原因。

    当然,一直躲在树梢上的苏佳把三个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听进了心里,也大概了解了萧家山庄近些年来发生过的种种事情……

    “走了,武忠师兄,我们现在就回去找师父。”看着萧武忠仍旧是站在原地,似乎再观望什么或是思考什么,萧博回头叫了一句道。

    萧武忠随即答道:“噢,是这样,我最近虽然年年回来山庄一两次,但依旧是没能长时间重新感受一下这里的花草树木。虽然和师父闹了矛盾,离开了山庄,但是我也很怀念原来在这里的日子,所以想在这里多看看……你们先下去等我吧,我随后就来……”

    萧博听到后,用怀疑的眼光望了一眼,心中似乎有什么想法。

    而在一旁生性单纯的萧天却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他只是跟着说道:“原来武忠师兄和我一样,也怀念这里的日子,看来我们两个人确实是很像啊……”

    然而此话一出,萧武忠的心里突然一颤,他突然想到了刚才从正厅堂出来前,师父萧举贤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

    “哎,你这样子,野心和**永远得不到满足,实在是可悲啊……”萧举贤摇头叹气道,“不过这一切,都源于我的孽根,我不该过度地纵容你……其实在山庄,有一个人原来和你很像,有类似的身世,也有一样的抱负,但是出于你的经历,我这次对他却做出了完全相反的抉择……”

    ……

    提到了“经历很像”,萧武忠侧眼瞟了一下萧天,虽然心中似乎是有跟紧弦和不太好的预感,但看到萧天只是一个生性单纯的傻小子,萧武忠心头的想法过去后,也没太在意。

    “我们走了,阿天”萧博还是叫了一句萧天,萧天“噢”地答应了一声,然后便跟着萧博走下山去……

    剩下萧武忠一个人站在原地,他轻轻地闭上眼,似乎是在等什么东西。而在远处树梢上一直观望的苏佳,也觉得萧武忠有什么不对劲,于是苏佳也没有离开,继续观察着接下来萧武忠会有什么其他举动……

    一切似乎都很平静,萧武忠依旧是闭眼静静站在原地……突然,萧武忠睁开眼睛,打了一个响指,然后手上有节奏地拍打了几下,如同发出暗号一般。

    苏佳在树梢上看见萧武忠奇怪的举动,心中也不免有些担心这些如同暗号的意思,然而接下来眼前的一个场景简直让苏佳不敢相信

    只见只是一瞬之间的功夫,萧武忠的四周顿时冒出几个黑衣行者。那几个黑衣行者似乎是萧武忠的手下,全部像得了命令似的在萧武忠面前跪下了。

    “那些黑衣人是谁?”看见萧家山庄居然出现了这么多的黑衣人,苏佳心中也不免紧张道,“看来这些黑衣人一直都在这附近,我和阿天的师兄萧博这么好的武功,都不能察觉刚才这几个人的存在,看来这些人肯定不简单。而且他们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萧家山庄,一定对这里的路很熟悉。如果是熟路的话……说不定很可能是那个萧武忠事先就安排好的……”

    只见那些黑衣人在萧武忠身前跪下后,萧武忠先行问道:“我昨天叫你们办的事情,你们为什么没有办好?”

    其中一个黑衣人蒙面答道:“回大人,昨日我们潜入寒洞的时候,不巧被人发现了,我们被迫才从后山小道快速离开的”

    “哼,都是一群饭桶,亏你们还是王大生将军雇佣来的高手,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萧武忠有些愤怒地小声训斥道。

    “那现在怎么办,大人?”那个黑衣人又道,“现在后山没人,不如我们现在就行动,把昨天没做好的事情办好吧……”

    然而,萧武忠瞬时做出一个阻止的手势,随后道:“不,昨天你们失败了,那今天他们就加强警惕了。别看现在后山没人,但是说不定待会儿,指不定又会出现什么……此地不宜久留,你们先回去吧,我还要尽快去师父他老人家那里报到,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到时候再回去跟王大将军说……”

    “是”那几个黑衣人齐声回答道,随后同时施展轻功,同一时间消失在了后山小道处……

    苏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她所见的她所听的都是自己一时间无法想象的。

    萧武忠有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了四周没什么人后,自己便朝着刚才萧博和萧天下山的路走了过去,准备按照原来的计划,回去和师父谈及有关祭拜日的事情……

    待到萧武忠离开了好久,苏佳这个时候才敢露出头来。苏佳施展着轻功,三下两步地跃到了昨天她发现那几个黑影逃跑以及今天这些黑衣行者消失的小道口,望着崎岖复杂的小道,苏佳的心里却是久久不能平静。

    “原来如此,昨天也是这一伙人,一定是奉了萧武忠的命令,到寒洞来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而且,萧武忠似乎和王大生有什么关系,莫非这事情关系到了蒙元朝廷……”苏佳心中越来越纠结,“阿天被赶出山庄有隐瞒,萧武忠又曾经和萧举贤前辈关于掌门继位之事发生过矛盾,现在萧武忠还和汴梁的守将王大生扯上了关系,这其中的事情一定不简单,我必须得想办法查清楚……”

    于是带着无数的疑惑,苏佳定下心来,决定继续观察萧武忠的一行一动。即使今天萧武忠回了陵关城,自己也要跟踪下去。

    想罢,苏佳也回头转身,施展轻功沿着刚才三人下山的路飞身而去……